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空多读书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空多读书

    “两条路,哪边?”六耳问道。

    “哪边?”沈若凡微微挑眉,这路不好选,如果设计者善良的话,只是难度的问题,简单和困难,困难那也就困难了吧,可以鬼谷子的性格,多半就是生死路。

    生路未必一帆风顺,死路注定有死无生。

    “女帝,有想法吗?”柔儿也问道。

    女帝同样皱眉想到了和沈若凡类似的,一左一右,一阴一阳,一生一死,如何选择呀。

    各大门派的人也陷入迟疑之中,一生一死,太耗脑筋,也太挑战心脏。

    沈若凡看着洞口的两行字,眼中露出深思的神色,真的麻烦了,竟然玩选择题,太考验人心脏了。

    按理说,一般比较好的游戏,关卡设计都是逻辑缜密,一环扣一环的,让人可以不断思考,然后根据之前做出正确判断。

    可如果这个关卡设计人是鬼谷子的话,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接触过,所以沈若凡算是了解几分鬼谷子的性格,爷乐意。

    实实在在的爷乐意,从春秋战国到现在,两千多年,无数人一辈子奢求的东西,都是鬼谷子玩腻的,所以他的需求根本不能用常人去想象。

    沈若凡甚至在想,鬼谷子会不会和风云帝释天一样活得太久,把人性都丧失了,活成了个疯子。

    想了许久想不出来,最后沈若凡还是一咬牙,他相信直觉,前几次接触,鬼谷子虽然我行我素,但他有我行我素的资格,绝不是帝释天那样的疯子,所以应该有逻辑的。

    努力回忆这一路走来的变化,从剑台跳下,一路走来的各种变化,风吹草动,山石泥土……

    想了许久,沈若凡颇为头痛地摇了摇头,没有什么问题,应该不是这些,就只有文字了……

    心里烦躁,沈若凡忽然注意到姬如钰表情微妙的变化,目光看去,看出端倪了?

    姬如钰丢了个不屑的眼神,这还没反应过来,反应太慢了你。

    莫名被鄙视了一顿,沈若凡微微郁闷,认真思考一番,面前的两行字,本身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一群人都已经摸摸碰碰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变化,所以字本身的含义就是一句话,那么还有别的是……

    沈若凡忽然眼前一亮,他想到是什么了,入口“行正路”。

    不是行正/路,而是行/正路。

    换言之便是从这两句话当中判断出何为正路。

    “言必信,行必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两个的正邪似乎非常明显。

    沈若凡微微一笑,又古怪地看了眼姬如钰,他能迅速想出来,是他天赋过人,而且当贼所以训练过,可姬如钰是什么情况,竟然比他还快。

    “行正路。”燕扬忽然提着剑走到沈若凡身边小声道了声,“还你人情。”

    “这个不算,你发音不标准,是行~正路。”沈若凡笑眯眯道,果然顶尖杀手也不简单。

    柳随风脑中灵光一动,猛然间也想到了剑台旁边的石碑开口就要和师婉清说,却听师婉清先道一声:“行正路。”

    “仙子聪明,是我多事。”柳随风道。

    “不是多事,是关心。”师婉清微微一笑,转身看向点苍派和雁荡派的人道,“列位请听婉清一言,对前路如何抉择,婉清心中已有所想法。列位都是武林同道,江湖好友,藏私不分,未免可耻,令人背弃,且婉清才疏学浅,年纪轻轻,想法也不得体,还需要各位指正一二。”

    “师仙子说的哪里话,尽管说来。”洪厚德一脸豪迈道,师婉清不过是给他们留面子罢了,分明就是换种方式说怎么带你们进去,他如何听不出来?

    “师仙子高风亮节,相较之下,许多人的行径更显自私龌龊,有如魔道,好似云泥,堪称少侠之楷模。”司马青楼闻言当下赞道。

    “是啊,自私龌蹉。”沈若凡不屑地瞥了眼司马青楼,明着夸师婉清,但暗地里损的除了是他之外还能有谁?

    “师仙子立场分明,又包容天下,有正道之风,老夫甚感欣慰,武林有后辈如此,老夫也可退隐江湖。”洪厚德洪亮一笑,不留余力地夸赞道,又话音一转,“不知是何谋略?”

    “列位应当都记得来时,剑台旁的石碑吧,行正道,行天地正道。如今两言,都是出自儒家,显然就是儒家的正道,仁,善,修身,君子。”师婉清微微一笑,人群之中年轻一辈许多感觉连骨头都像是轻了几斤一样。

    司马青楼和洪厚德闻言大赞,细细思考,想来便该是如此,当下好评如潮,各种夸赞华美的言词毫不吝惜地说出去。

    师婉清安然受之,一切都好似理所当然的一般,瞬间成了整个山谷的中心。

    “还是及早动身为好,婉清先行一步,为各位探路。”师婉清笑道。

    “哪里的话,就算路是对的,前方想必也有诸多危险,我们几个长辈哪能让你一个晚辈在前面冒险,我和司马掌门站最前面,你跟着我们二人便是。”洪厚德笑道,显示出一番长者风范。

    “多谢洪掌门和司马掌门了。”师婉清盈盈一笑道。

    “该是我们谢你才是。”司马青楼和洪厚德异口同声道。

    师婉清不再说话,目光看向沈若凡道:“沈少侠,是否同往?”

    “你们先请就是。”沈若凡笑道,目光扫过几人,颇为玩味。

    方才一番话,师婉清大公无私,大义凛然,司马青楼和洪厚德也表现出了长辈该有的风范。

    但如果用阴暗角度来看,师婉清如此,是否施恩众人?因为此刻众目睽睽,她若进去,许多人不都看着,不会直接跟进去?故意说出来,是否是为了招揽人心?

    而司马青楼和洪厚德的话,一方面是他们两个年纪都大师婉清一轮,如果只让师婉清在前面,抵抗危险,面上挂不住,古人大多是爱面子的,另一方面不让师婉清一个人在前面,也避免了师婉清在前方视野广阔发现什么珍贵东西,用小手段独自拿了。

    不过这些和沈若凡无关,到底是光明还是黑暗,沈若凡不知道更没兴趣知道,人心是天下最复杂的东西,人性闪耀的光辉能让无数内心阴暗的人自惭形秽,无关力量权势,但那罪恶的阴暗也能让很多人一辈子想都想不到,所以除非必须,否则沈若凡不会自找苦吃地研究人心和真假。

    师婉清见沈若凡的举动,微一皱眉,好似没有想到沈若凡会如此,但又想着沈若凡或许是过分相信他自己,对自己仍有怀疑,心道刚愎自用。

    洪厚德几人也类似,只当沈若凡刚愎自用,不当回事,一众人浩浩荡荡地朝着“言必信,行必果”的右边山洞走去。

    “凡哥,他们走的……”闻仲通看着几个人走的方向,脸色变化,这条路不对呀。

    沈若凡拿手捂住闻仲通的嘴:“乖,没事。”

    这作风果然是鬼谷子的作风,看着像是赶集一样进入的右边山洞的人,沈若凡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空多读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