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要你见的剑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要你见的剑

    “你说的也算有道理,只不过我为什么一定要帮你?刚才你们似乎没跟我讲什么规矩?至于江湖人怎么看?洪掌门你也是老江湖,这实际的江湖你该明白,正道虽然比魔门讲道义些,可这江湖上杀戮太常见了,非亲非故,凭什么为你报仇呀。”

    “抛开江湖十强和已经是门派弟子的玩家不算,这一次各大门派能进来的总人数只有百人,而你们雁荡派足足有十二人进入,多的难以想象,尤其是连掌门都亲自来了,一点不怕出意外,雁荡派就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险。所以我料定你们是孤注一掷,这里的显然已经是雁荡派全部力量,把这里人全部解决,再瞒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就算有人知道也不会找我麻烦。毕竟人在人情在,人不在了,人情也就没了。”

    “江湖是个势力的江湖,讲情义的人终归还是少的,尤其是你们雁荡派这些年低调之后,好似和少林武当也没有太深往来。”

    沈若凡笑眯眯地看着洪厚德,每说一个字,洪厚德的脸色就白一分。

    “你竟如此歹毒?”洪厚德瞪大眼睛,心中惊怒,倘若沈若凡不帮忙,以他们雁荡派现在的实力恐怕就要团灭。

    燕扬目光一亮,抓住洪厚德的心理破绽,细剑迅疾刺出,直朝洪厚德要害关键,洪厚德躲闪不及,眼见就要毙命。

    沈若凡眼色微变,一抹银光陡然爆发,一声轻响,燕扬手中细剑坠落。

    燕扬惊愣地转过头看着沈若凡,第二次,第二次有人打落他手里的剑,而且还是同一个人。

    燕扬发愣,洪厚德却终于反应过来,抓住这难得机会,铁剑沉重地朝燕扬脑袋劈来。

    “当”

    又是一声清脆响声,七杀断刃稳稳地拦在铁剑之前。

    “沈若凡,你是什么意思?”洪厚德怒道,两边都帮,你到底在干什么?

    燕扬怀疑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你到底在干什么?

    “只是做藏剑山庄历年来都在做的事情,主持公道。如此下去只有一个后果,雁荡派全军覆没,而燕扬毒发心脉。但是燕扬毒发心脉其实也不一定会死,因为服下千年雪莲能解百毒。当然其实最大的可能,就是我把你们都杀了,然后用化尸粉解决了你们所有,最后独吞千年雪莲。所以其实是我不要千年雪莲来救你们这么一大群人的命,还不感谢我?”沈若凡微微笑着道。

    “你若出手,这杀手必亡。你如此行径,怎为正道?”洪厚德道。

    “我怎么说呢,你还是不明白吗?我杀你不是也容易。算了,不说废话,洪掌门,看在雁荡派历年来也算是行侠仗义的份上,和藏剑也有些关系,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把千年雪莲给燕扬,然后走,否则我绝对袖手旁观,然后数百年历史的雁荡派彻底淹没在尘埃当中,各位的妻儿无依无靠。”沈若凡道。

    “沈若凡,你这么做不怕我日后说出去,让你声名扫地吗?”洪厚德道。

    “这已经是我以德报怨,否则你今日必死无疑,交出来。”沈若凡道。

    “山水有相逢。”洪厚德将还没捂热的雪莲又交了出来,然后撂下一句狠话,带着存活的弟子离开。

    “真是的,明明被我救了一命,还这么多话,出去之后估计还要给我找麻烦。”沈若凡摇头道。

    “那只是因为你蠢。为什么帮我?”燕扬冷冷地看着沈若凡道。

    “那你又为什么非要这朵千年雪莲不可?你虽身中剧毒,但有内力压制,只要有足够时间想要恢复过来不难,不一定非要这千年雪莲。”沈若凡道。

    “这与你无关。”燕扬道。

    “可既然碰见了,就与我有关。我可是因为救你,把一朵千年雪莲给了,又有了骂名,虽说我不在乎这些骂名。”沈若凡道。

    “这与我无关,皆你自找。这世间没有毫无缘由的东西,为什么救我,要我如何?”燕扬冷冷道。

    “因为你的剑够快够狠,是一名少见至极的剑客。而且你的剑很像是某人的低配版,那人与我相约十年之后一战,我毫无胜算,所以我要见你的剑。”沈若凡道。

    “低配?那人是谁?”燕扬目光陡然锐利,他一无所有,心中所在乎的就只有一人和自己手中的剑,而最能陪伴自己的给自己心灵慰藉的就是手中的剑,他不允许任何人轻贱。

    “这你还是不要问了,也不要想着去挑战他。武当虚叶道长,少林通玄方丈再加上魔门四大巨头一起上都未必当得了他一剑。”沈若凡道。

    燕扬脸色骤然一紧,他纵然再自信,但以上六个人中的任何一人,他都不是对手,更遑论同时与六人为敌,而对方还只用一剑。

    “还有你的身手当杀手太可惜了。”沈若凡道。

    “你想让我替你办事?”燕扬道,他不蠢,有些话听一半就能知道下面的意思。

    “当然想,你的武功很高,年轻一辈胜你者寥寥无几,尤其是你无门无派。”沈若凡很坦诚。

    “我不会为任何人效力。”燕扬很决绝。

    “好吧,我向来不会强人所难,你走吧。只是出去后记得和我比一场,我要见你的剑。”沈若凡道。

    “你就这么放我?”燕扬微微吃惊。

    “不放你,也不可能留你吃饭呀。”沈若凡笑道。

    “擂台半次,这些人半次,刚刚半次,我欠你一条半,日后我必还。”燕扬看了眼沈若凡,转身离开。

    “有趣。”沈若凡嘴角微微一笑。

    “你这么做是在为什么?黑不黑,白不白,立场不定。”女帝道,沈若凡做的事在她看来很愚蠢,绝不会做两边不讨好,毫无益处。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黑的或者是白的?”沈若凡反问道。为什么?不为什么,我开心。

    “凡哥,你为什么要救雁荡派那群人,你刚才不都已经说了不救的应对吗?为什么要救,他们还和我们动手呢。”刘敢问道。

    “你还真想都杀了呀?为了药物,然后解决人命?到底是这么多条人命,不是数字,小小年纪杀性这么重干嘛?以德报怨不知道吗?”沈若凡道。

    “以德报怨?何以报直呀?孔老夫子说的。”武阳回道。

    “孔老夫子?孔老夫子还真可怜,平时没事就一口一个孔老二,现在就叫他孔老夫子。只是你确定以直报怨不是一种德行?他打你一拳,你还他一拳,加上利息,两拳,这算公平吧,可正常情况下,别人打你一拳,你如果有机会有能力报仇,你不打他十拳才罢休?”沈若凡斜眼看着武阳。

    其实以德报怨其实是个很笼统的概念,因为德随着时间的改变定义不一样,怨在每个人心里定义也不一样,你眼中的大事在别人心里可能不值一提,反之亦然,只不过常常有人用最大的标准去要求,所以一群人看的不喜欢而已。

    其实简简单单,比如你大舅哥瞧不上你,每次见面都对你不待见,是怨,但某一天他突发心脏疾病,你帮他打个急救电话不就是以德报怨吗?上学和室友吵架,但人家感冒送包感冒灵,也算以德报怨不是?

    你非要用杀爹杀妈这种大仇让人放下,让人用德,还有一些不值得原谅用爱,那才只能是去你大爷的。

    “可那又怎样,成天以德报怨,圣母呀。”武阳脸色微红,昂着头像是只战斗的小公鸡

    “圣母?如果每个人都是圣母,世界都和平了呢?只不过这要求太高,而且表面上是圣母的人,往往是用高道德要求别人,自己各种混私利的虚伪货,所以给人嫌弃。另外别成天乱用这个词,这个词太苛刻,也太恶毒笼统,一群人不知所以,随便扭曲歪曲扩大。就像装b一样,一些不知所谓的把一群有底气,有实力,牛b还有炫耀显摆的行为也算为装b,其实只是显示了自己的可悲,因为他们所想的装只是人家的常态。”沈若凡摇了摇头道。

    “管什么以德报怨,杀伐果断,用杀解决一切,多干脆,直接了当,婆婆妈妈干嘛?”武阳道。

    “所以说,你该感谢你有个姐姐。小敢走吧。”沈若凡叫起三小只往前走。

    会有上面想法,只是因为这货年轻幼稚,或者说有个姐姐保护的太好。

    以崇高道德宽容报怨和以直报怨哪个方式的修养品德更高?毋庸置疑,前者。谅解和宽容似乎软弱,但真正发自肺腑的谅解宽容实际是天下最难做最伟大的事。

    但哪个更好啊,以直报怨,就像道德归道德,法律归法律一样,这只能是极少数人的,佛祖出家都是因为人家是王子,什么都见惯了。

    爱不能发电。

    但同理恨也不能发电,杀也不能解决所有,想不明白的看看元朝和清朝两个同样杀进来,但国运时间却完全不同的朝代。

    “姐,他是什么意思呀?”武阳不解道。

    “没事,你做你爱做的事就可以了。”女帝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