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江湖青年十强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江湖青年十强

    “在他们眼里,你更是个祸害。”周若眉捂嘴笑道。

    沈若凡表情一僵,这话貌似说的挺对的,这里除了江南本土的之外无论朝野文武正邪都异常的嫌弃他。

    “他们能和我比吗?我祸害我自豪,出不了事,他们出事,可是要地震的,一个个什么都不缺还争什么?”沈若凡道。

    “那你又缺什么?武功、名望、财富,这天下现在有几人能和你比?然而你不也还是什么危险就往哪里撞?只不过你在阿睿阿哲面前是长辈所以压着他们,而你没人压。”周若眉轻笑着整了整沈若凡因为刚才战斗而有些乱的衣服。

    “那我保证,以后老实些,等把世界浪完一圈之后,我就老实。”沈若凡道。

    “你就是欺负我舍不得管你。”周若眉怪嗔地看了眼沈若凡。

    “这不能怪我,要怪该怪怀钰,我本来就想在江南安生到死的,但怀钰和我说天下是很大的,江南太小,所以要出去走走。”沈若凡一脸无邪地甩锅。

    “这就是你们男人,永远都是在外面跑的,却要我在家里等你们。”周若眉道。

    “就当还债咯,我们认识这么久,好像一直都是我在等你诶。”沈若凡笑道。

    周若眉闻言轻轻一笑:“也是,算是公平吧……”

    “不,还是不公平的好,你和进平说被偏爱的会更好,所以我以后还是继续交易,到处贸易,让你等我。”周若眉眼里忽然露出一分慧黠。

    “随传随到。”沈若凡道。

    “凡哥,姐,你们能别虐狗吗?我还小。”周怀泰默默在一边插了句话,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周若眉闻言脸色一羞,沈若凡没好气地瞪了眼周怀泰:“少和武阳在一起都学坏了,让你进六艺是读书的,不是学这些的……”

    沈若凡说到一半,忽然看着周怀泰手上的伤微微皱眉道:“谁打伤你的?”

    周怀泰也参加了游戏本土的比武,虽然前十不可能,但能和各路高手交手无疑是锻炼的好机会,只是周怀泰的武功虽然不能和沈若凡几个人比,但和各门各派的嫡传弟子也不弱,像武当的李剑南和梁书航就没比周怀泰强多少,可现在伤得却不轻,分明是存着要命的样子。

    “凡哥,我这是代你受过诶。”周怀泰带着一丝幽怨道。

    “嗯?代我受过?是妙公子或是司徒多情他们打你?”沈若凡猜测道。

    “是展忠。”周怀泰道。

    “展忠?”沈若凡目光顿时一厉,眼中带着股杀气地看向一边六扇门的聚合地,身上杀意几乎可以化作实质,伤他小弟该死,伤他小舅子,更该死!

    任东流敏锐地察觉到这股杀意,脸色微变,目光直视沈若凡,身上一股刀意升起,郭巨不在,他也顺便领着六扇门,否则六扇门没人带着地位难保。

    虎目微张,目光直视沈若凡,他不清楚沈若凡这突然的杀意是从哪儿来的,但作为如今朝廷最高级别的官员他必须给沈若凡教训,身上刀意不断凝聚,隐隐好似有青龙长啸,一柄淡淡的直刀虚影凝聚。

    沈若凡瞳孔微缩,虽然没想到会遇上任东流,但他也不在乎,身上两股恐怖的刀意升起,一股浩气凛然,一股霸道狰狞,截然相反,一左一右,却同样威力强大。

    沈若凡和任东流各自一震,目光当中均闪过忌惮之色,任东流是没想到沈若凡的刀意竟然已经如此纯粹,沈若凡则是再次肯定了任东流的实力,任东流不仅仅武功高强,还是一名出色的刀客。

    这样的人,沈若凡极是喜欢,因为江湖之上,虽用刀剑者最多,可到底是以剑成名的剑客多,而以刀成名的刀客少,能遇上一个强大的刀客无疑困难,而遇上了,则非要打打看,虽然沈若凡知道若不用惊神一刀,此刻的自己不是任东流的对手,但不打打看又怎么知道差距到底有多大呢?

    任东流也感受到了沈若凡浓烈的战意,微微挑眉却没多说,恢复常态,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承认那一瞬间他也有想要和沈若凡一战的冲动,但不行,因为他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受伤,而如果受伤便有些麻烦了。

    天子峰开,是盛事,武林人的聚会,但同样武林人多,一个个拿刀带剑的,脾气又暴,难免不会出事,虽说有藏剑山庄这些山庄还有大门派在,但其实在任东流看来,这些名门大派的比魔门更麻烦,一些骄横的弟子打着正道的名义,不一定做着正道的事情,所以任东流只信自己。

    “别冲动,展忠现在还躺着,你也不用去打他。”周若眉拉住沈若凡的手道。

    “谁出手了?”沈若凡问道,倒也不是很惊讶,江南比展忠强的人还是能找出几个的,而这几个恰好和他都很熟。

    “怀钰。”周若眉道。

    “怀钰?”沈若凡面露惊讶,这个答案还真在他意料之外,虽然怀钰和怀泰的感情很好,超过其他所有,而且武功也很高,但怎么说呢,怀钰的性格太好了,好到你就算当着他鼻子骂,估计他也不会当回事,连练的武功都是防御为主不胜不败的,配合着别人的实力战斗,哪怕是生死比武恐怕都只像是寻常比武切磋,他竟然会把人打残,难得呀。

    “怀钰不会因为自己的事情愤怒,但他会因为自己亲人朋友的事情而愤怒,而且这样的他不会轻易放过对方。你杀了展义,展忠因此迁怒怀泰,出手是想废了怀泰武功的,虽然中途被怀钰拦下,但怀钰的怒火可不会这么轻易平复。一月之内别想动武,换言之这次的天子峰与他再无关系。”周若眉道。

    “看来还是心肠好,要是我的话,就不仅仅只是让展忠错过这样的机会而是同样废了他的武功了。”沈若凡道。

    “改明儿让展忠送一份大礼给怀钰,他可是救了他一命的。”沈若凡道,若不是展忠现在被教训过了,要是进了天子峰,沈若凡非让他再也出不来不可。

    “进入天子峰的名额都确定了吗?”周若眉道。

    “剩下两个,要不你来选,名额可以转移的,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要进去。”沈若凡道。

    “好吧。你凡事要动脑的东西,我都可以帮你。”周若眉道,“江湖门派的十强也快决出来了,一切都要开始了,小心。”

    “放心。”沈若凡道。

    “现在十强就等燕扬和司马翼的比武还没结束,就看是谁获胜便能进入天子峰了。”周若眉道。

    “哦,燕扬?”沈若凡听着名字感觉有些生疏,稍稍想了下才回想起来,燕扬,暗影刺客,杀榜第八,杀榜前十之中唯一一个年纪不过三十的,被盛赞为十年之后必为杀神。

    沈若凡脑子里将燕扬的资料过了一遍,略带新奇地看去,通常来说这种年轻比武都是大门派的表演场,难得有一个不是大门派的。

    擂台之上司马翼像是真有了对羽翼一般,身法飘忽快捷,如奔雷迅捷,腿法迅疾强大,腿影重重,踢到一边山壁上都留下一个浅浅脚印,眼神凌厉,像是一头孤傲的苍鹰在攻击他的猎物,气势之强,比自己之前所见还强上许多。

    甚至隐隐超过展忠,一身的气势强的过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司马翼竟然只是防守,不是他不强,而忽视对面的燕扬好似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而且一柄没有剑鞘的剑。

    只攻不守,将浑身上下每一丝每一毫的力量都用在进攻上,从未防守,不是没有要放手的地方,而是燕扬都选择以伤换伤,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

    剑意,这是燕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境界威力上和当初没入地阶的秋寒枫一样,只是剑气杀性极重,和秋寒枫的大相径庭,倒是和欧阳浊近似,就是没有欧阳浊那么强而已。

    看着燕扬身上的剑意,沈若凡眉头不禁皱起,他不想燕扬进去,虽说在这个都是门派高手齐聚的地方,有一个不是大门派的黑马闯入,会显得很有意义,但老实说,沈若凡有点怕。

    因为一个优秀的杀手刺客从来都是躲在暗处偷偷动手的,而天子峰那里面谁都不知道,所容易被埋伏刺杀,燕扬若进去,恐怕连无花几个都有阴沟翻船的可能。

    当然,这样的还有一个唐门唐骏,毒药配合机关术,无花几个也不一定能应付,虽然对自己威胁小了点。

    沈若凡抽空看了下另外几乎已经定了的九个人,周怀钰,秋寒枫,萧如风,无花,君莫惜,月姬,师婉清,司徒多情,唐骏。

    这几人也确实有实力代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高手,无花几人不提,月姬君莫惜几人也都是接近八十级,几乎到玄级极限的人。

    “对了霍春歌和白虎几个呢?他们几个人的实力不在月姬师婉清之下吧。”沈若凡好奇道。

    “没错,月姬师婉清几人和霍春歌、白虎是在伯仲之间,但因为交手规则刚打过不能立刻挑战,只能换人,轮到他们挑选的时刻,就只有怀钰他们,他们绕过萧大哥、寒枫,却正好对上无花禅师。也是无花禅师一直没有出手,所以霍春歌不清楚他的实力。而白虎是和唐骏交手,两人武功倒是不相上下,甚至白虎还略胜一筹,但他中了唐骏的毒,最是倒霉,现在也还没醒来。”周若眉道。

    “运气真不错。”沈若凡点了点头,如果霍春歌几人和师婉清对上,这几人未必能留下,当然也不是说她们没实力,毕竟现在能站在这儿,也是很有实力的,只能说运气而不能说侥幸,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侥幸不算。

    “那华山峨眉的呢?”沈若凡扫了眼没怎么见这两个门派。

    “峨眉姬如钰对上月姬,两人交手两百招,惜败一招,华语凝对上师婉清,输的较快,最后铁不平不提也罢。崆峒青城昆仑也都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弟子,只能算是不错,算是出类拔萃,人中之才,但距离人中之龙就差很多了。至于华山的,岳不凡在擂台上醉了。”说到岳不凡,周若眉不禁捂嘴轻笑。

    沈若凡听到这个奇葩,也是哑然失笑:“那家伙就别管了,也真不知道紫掌门收了这徒弟之后的感受是什么。和他比,进平都是模范徒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