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吊打苏安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吊打苏安骋

    轻松一掌将对手拍下擂台,沈若凡从容下场,先前群战倒还有些危险,如今单打独斗,几近全无危险。

    一路顺风,顺的都有些无趣。

    下了台,沈若凡依旧先去找秦语曦,因为秦语曦是最好找的。

    这一次的对手,沈若凡就有些意外,因为秦语曦面前的赫然就是苏安骋。

    “是这不入流的家伙,没想到竟然也能混到五十强。”沈若凡走过去略带惊讶道。

    “你这么快?这边才刚刚说好开场白呢?”观战的秦家三兄弟一脸诧异地看着沈若凡。

    “对手太弱,没有挑战性。话说你们仨连参加都不参加是不是太怂了,现在语曦竟然是你们秦家最强的。”沈若凡横了眼秦君义三兄弟。

    秦君义三头黑熊,难得的竟然有了丝尴尬,大眼瞪小眼的,不想说话,虽然自己三兄弟的发展方向和普通武林人不一样,但这种玩家盛会,武斗大会,自己三兄弟不能上场,反而自己妹妹已经赢到五十强,一脸尴尬,秦家男人的尊严呀。

    “这不都怪你吗?说给我们武功,结果教了我们合击武功,不能让我们单独逞威,否则哪里轮得到这帮人。”秦君策迅速甩锅道。

    “你真是甩得一手好锅呀。君策,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沈若凡将手放在秦君策肩膀上微微用力。

    “妹夫。”秦君策顿时变成谄媚脸。

    沈若凡松开了手,不和秦君策斗气,和这三头熊较真就是自己脑残,抬头看向擂台,他本来以为自己或许能和苏安骋打得,虽然也是自己血虐对方,但他很想揍对方一顿,从小就想,却没想到变成秦语曦了。

    擂台上,苏安骋看向秦语曦,一脸自信道:“语曦,你我之间还有必要动手吗?你该懂得,自己退出吧,我可不想伤你,我的未婚妻。”

    “你还活在梦里呢,小巷如花还说你是她未婚夫呢。”秦语曦道。

    苏安骋脸色一沉:“语曦,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想要自由,拍戏,我请舅舅帮忙,给你最好的经纪人和资源,否则你以为你能这么容易成为一线女星吗?这是我对你的爱,但你不能因为我对你的爱就恃宠而骄,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生下来就注定了,没有别的选择。”

    “我给你自由,但你拍戏的时候不可能有吻戏和亲密戏,同样现实更不可能有所谓男朋友,谁来谁死。你是我的,今日就把话放在这儿,我爷爷已经要找秦爷爷谈我们结婚的事情了。”

    “不可能,爷爷已经答应我让我自己选。”秦语曦道。

    “语曦你太天真了,我们身为世家人,怎么可能想自由就自由?”苏安骋道。

    “人生而自由,却无处不在牢笼之内。这句话反过来说便是人虽在牢笼之内,却依旧自由。也就是有着自由之心,所以这世间才有善,所以人类文明才一次次的进步,而你却自己把自己囚禁,不可笑吗?”秦语曦道。

    “只有强者才有说话的资格,而你没有。”苏安骋道。

    “那就试试吧,二十五强,我先要了,苏安骋,我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了,但我从来不喜欢你,只是这个理由你估计不会接受,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个你可以接受的理由吧,你太弱了。”秦语曦道。

    “弱?以为赢了个程幻灵就能和我比吗?秦语曦,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到底有多强。”苏安骋目光一厉,手里一柄长剑剑光闪烁。

    “三分钟。”

    秦语曦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琴弦翻动,琴音响起,内力顺着琴音弹出,空中空气震颤,沙石飞起,秦语曦眼神明亮似水,琴音如刃。

    苏安骋脸色顿变,内力灌输在剑上,身上运起充盈内力,却被秦语曦的琴音逼得寸步难进,脸上露出一丝惊骇,这是何人?秦语曦怎么会这么恐怖?

    苏安骋长剑震颤,一手飞燕剑法用出,秦语曦脸色丝毫不变,弹动琴弦,内力顺着琴音灌入,苏安骋周身气血逆行,竟是连剑都拿不稳。

    众目睽睽之下,倘若输给秦语曦,自己绝无半点颜面可言,日后名誉扫地,在世家圈子当中再也抬不起头来。

    一想到那种画面,苏安骋就难以接受,倘若自己输了,自己在秦家人面前也更抬不起头来,一切都会泡汤。

    不想这些还好,一想,苏安骋心中惊乱,气血逆行的更加厉害,一口鲜血喷出,败势已现。

    围观的苏安纵、苏安横几人脸色大惊,万万没想到看着娇滴滴的秦语曦武功竟然这么高。

    倘若苏安骋输了,日后两家联姻,秦家就能有更充分的理由,一大群人彼此担忧,苏安纵和苏安横眼里则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显然各有心思。

    “我不会输。”

    苏安骋一咬舌尖,使出飞燕剑法中的飞鸟还林,奋力一掷,长剑朝秦语曦刺来。

    “语曦。”

    长剑来得凶急,速度又快得匪夷所思,眼见着就要刺入秦语曦,秦家三兄弟看得大急,沈若凡却不慌不忙的同时摁住三个:“别急,区区一个苏安骋伤不了语曦分毫。”

    好似在验证沈若凡的话一样,面对疾速而来的长剑,只是猛地一弹琴,琴音迸发,长剑顿时被停在了空中,秦语曦又猛地提高功力,弹起琴声,长剑震飞,苏安骋受到琴音强攻,鲜血喷出倒飞除了擂台,重重摔在地上。

    “三分钟没到。”秦语曦背起长琴,转身走下擂台。

    “语曦,你真厉害,苏安骋这货人五人六的,现在怂的一匹呀。”秦君义道。

    “哥,我觉得你也该认真点,稍微练点武功吧,毕竟这不是纯古代,有些人万军之中取敌人首级是如探囊取物的。”秦语曦道。

    秦君义三个人默默不语,从小到大家里地位就不如妹妹,现在连武力值都被嫌弃了。

    “行啦,走吧,还要看六耳他们呢。”沈若凡道。

    几个人轻笑着离开,只留下一群失败者留在那里

    苏安骋愤怒地砸着地面,一脸阴狠地看着秦语曦:“这个仇,我一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