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与唐门的赌斗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与唐门的赌斗

    “终于齐了吗?你们真的有够慢的。”

    沈若凡看着头顶那一万次数凑齐,从冰凰鸟身上直接滑了下来。

    鬼谷子就是一个死坑逼,之前什么规则都是骗人的,三十号就是三十号,不早一天,不迟一天,也不知道这山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这一天一堆人成山成海地涌上来,然后一天时间爆满。

    “鸿鹄神鸟。”女帝却仿佛完全没有看见沈若凡一样,眼睛紧紧盯着冰凰,虽然她已经从月姬手里得到了许多消息,但听说始终不如亲眼所见来的震撼,如此磅礴神话的一头神兽凤凰竟然被沈若凡驯服了。

    如此表现的不止女帝一人,甚至女帝的表现已经是非常沉稳的,这一万玩家之中的多数对鸿鹄是听都没有听过,亲眼见着通体雪白的鸿鹄鸟,满脸震撼。

    “鸿鹄。”

    一个一米六几的女孩一脸欣喜地朝这边跑来,脸上带着浓烈的可爱表情,就像是个瓷娃娃一般惹人怜爱。

    一下子超过许多人,女孩动手就要摸鸿鹄的身体,鸿鹄乃是五种凤凰当中白凤的王者,虽然被沈若凡驯服,但凤凰的高傲依旧不减,哪里容得撩别人随意触摸,凤瞳一厉,浓浓的寒气扑面而来,就要动手。

    沈若凡轻轻拍了下冰凰:“乖,人家只是小女孩,别欺负人。”

    安抚了下冰凰,沈若凡又朝女孩道:“小姐,注意一下,冰凰脾气不是很好,对不熟悉的人是会攻击的。”

    “可是好美,好可爱呀,威猛哥,我们打个赌好不好,如果我打赢你,你就把它送我行不行?”少女眼睛像是被黏在了冰凰身上,怎么都挪不开,抽个空给沈若凡回话。

    “小姐,我叫沈若凡,威猛哥那破东西,不知道是谁起的,但总而言之就是和我没什么关系。另外和人说话,先自我介绍一下,以及最后我不和你赌。”沈若凡道。

    “哦,那我叫你沈哥哥怎么样?我叫唐果,你说我这么卡哇伊,就和我赌嘛,难不成沈哥哥这么一个大男人,游戏界威名远扬的超级高手还怕我一个小女生呀?”少女唐果刺激着,又带着丝撒娇意味道。

    沈若凡低头打量着唐果,的确一米六几,天生童颜,可爱十分,要是意志不坚定的说不定还真会给她忽悠过去,只不过沈若凡只是翻了翻白眼,从怀里倒出一颗药丸给唐果:“来,吃了这颗感冒药,吃了之后能治感冒,别发烧做梦了。”

    再可爱的妹子,只要不是自己的妹子,那就只是路人,赌鸿鹄鸟绝对不存在的,没了这东西,以后就算是找遍武尊都找不到。

    “你才发烧呢。”唐果水汪汪的眼睛瞪着沈若凡,“一个大男人都不敢打赌,就这么怕呀?”

    “哦,原来一个男人就一定要打赌什么的啊?那你一个女人出来干嘛,回去绣花去!打什么架,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怎么嫁的出去呀?”沈若凡毫不客气地怼道。

    “说得好,一点姑娘家的样子,打打闹闹,日后怎么嫁得出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沈若凡转头一脸惊诧地看着唐门老夫人缓缓地走过来。

    “奶奶。”唐果看见唐老夫人走过来,怯生生地吐了下舌头。

    “奶奶?”沈若凡面色惊讶,唐门和别的门派不一样,虽然不断收徒,但核心的掌权人都是一家子,也就是唐家,所以叫老太太是奶奶,岂不是说这小姑娘就是唐门小公主?

    沈若凡心中微微惊诧,武尊果然藏龙卧虎,这武斗大会一个炸弹砸下去,一群人顿时被炸了出来,唐门,比武当少林还麻烦的门派。

    “沈少侠,我这孙女不懂事,还要你多多体谅?”唐门老夫人微微弯腰好似道歉一样。

    “不敢不敢,唐小姐天真可爱,谈不上体谅。”沈若凡连忙闪过,唐门老夫人的身份不同一般,能受她一礼的没有多少,要是受了这一礼,指不定要弄出什么妖蛾子来,而且唐门和藏剑山庄历来交好,眼前的老妇人和秋老爷子关系也是极好的。

    “果然年少有为,大方得体。不过少年郎,理当奋勇上前,区区女子的赌斗都不敢接吗?当年秋大哥可是连江山社稷都能扛在肩上的人物,你作为他的义孙不该没有这等魄力才是呀?”唐门老夫人话音一转道。

    沈若凡眉头微不可察地一动,看来冰凰还真是一群人眼中的香饽饽,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以为藏剑一役,一群人已经吓破了胆子呢,看来果然是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什么刀山火海的都敢闯。

    只是唐门老夫人亲自开口,这话就不能回绝得太狠,辈分这东西,虽然和惹人嫌弃,但他在炎华传统当中就是存在。

    “爷爷常常告诫若凡,好男儿该胸怀天下,不着眼于一城一地,该为天下考虑,绝不做意气之争。”沈若凡淡淡地回了句,先前是不想打,现在知道唐门身份也有些忌惮,这天下最能阴人的就是唐门,虽然他现在万毒不侵,但沈若凡不想去尝试到底能不能万毒不侵,而且唐门的机关暗器更恐怖。

    “好,不愧是秋大哥教出来的,只是年少意气,少年当豪迈,真的不赌吗?若是赢了,老身做主给你一只暴雨梨花针如何?”唐老夫人道。

    “暴雨梨花针?”沈若凡目光微亮,唐门十大暗器之一,专破罡气,就算是放在孩提手里,也能威胁七十级的武者,倘若在高强武者手里故意偷袭,八十级的也要小心翼翼。

    唐老夫人说出这个条件的时候,沈若凡真的心动了,尤其是还有朱来,给朱来说不定还能破解了,批发呢。

    但万一输了呢?唐老夫人这么断定的赌,说明是有一定把握的。

    “冰凰是晚辈的朋友,晚辈是绝不会拿他来赌博的,但暴雨梨花针,晚辈也的确想要,不烦用朱襄医典打这个赌如何?”沈若凡道,朱襄医典是属于他输的起的东西,没了也就没了,其实没多大影响,反正周若眉和他都背下来了。

    “朱襄医典?朱襄老人的心血,倒也值得,就和你赌了吧。小果,要赢过他呀。”唐老夫人道。

    “奶奶,不公平呀,朱襄医典拿回来也是大家的,不是飞鸟,一点都不好玩。”唐果道。

    “你要是能把朱襄医典赢过来,我就让你三叔将飞天鹰鹫送你,也能带你上天飞翔。”唐老夫人和善笑道。

    “当真?”唐果眼神发亮。

    “当真,不过一定要赢。”唐老夫人道。

    “没问题。”唐果目光坚定,眼神当中好似火焰灼烧。

    沈若凡心下微动,飞天鹰鹫,传闻中唐门用毒控制野兽心智御兽,看来是真的,难道……

    不好,中计,老太太一开始就没想要冰凰,从头到尾想要的都是朱襄老人的朱襄医典,一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以借鉴朱襄老人的医毒功夫来增强自身,二来也是看重了朱襄老人的驯兽能力吧,明眼人看得出来自己能驯服冰凰,都是因为朱襄老人留下的布置。

    只是怕一开始就提出来,容易让自己防备,所以故意绕了一大圈子,让自己先否了他们的建议,自己提,变成她们接受。

    真的是老狐狸,姜越老越辣。

    沈若凡在心中暗骂,不过答应下来的事情也无法反口,而且他拿朱襄医典赌也的确没什么,是他心里价位,最后也不相信自己会输,是以知道被算计了一把也就只能在心里发发牢骚。

    心想着忽见着天空当中一团云气升腾,只见卫仲道腾着祥云登在高空之中,一脸肃穆开口道:“列位天选者,你们来到此处,皆是历经千难险阻,得上天垂怜安排,眼前摆在你们面前的是一条无比危险也无比光辉的道路。”

    说话间,一条云路升起,光芒闪烁,不知最深处是何情况。

    “走上这条道路便无规则地分配场地,分成一百场,每场一百人,百里挑一,唯有最后生存之胜者方能进入下一回合,现在开始。”

    话音落下,光芒团忽然爆发出强大的吸力,将一大群玩家吸入其中,沈若凡见状不惊反喜,主动跳入其中,一下子,一万多人全部消失无影无踪。

    虚叶道长等一众掌门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但却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异的事情,心中大为震撼,对着天之境界无限向往,直到一声琴声响起,方才回过神来。

    “各门各派三十以下青秀选举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