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门三巨头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门三巨头

    毫无防备的突然攻击,功力极强的一掌,时机又恰好是沈若凡心情愉悦全无防备的时刻,一击之下沈若凡当即重伤,勉强运气支撑住自己不倒下,豁然转身看向偷袭者,却见着了让沈若凡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团鲜血一样的东西,似蛇又似团一样的东西,根本不是个人,就像是个怪物。

    沈若凡瞳孔缩紧,眼中寒光闪烁,好似两柄刀光射出,运用惊神一刀带来的超凡洞察力,才隐约看见了这一团鲜血当中包含着一个人。

    看不出年纪,脸色惨白,说是四五十岁可以,说是五六十岁也可以,只是一双眼睛带着强烈的贪婪,看着自己的目光就是像是在看一头猎物一样。

    沈若凡有心想要拿出飞刀来自保,却发觉体内真气乱成一锅粥来,浑身的鲜血更有血凝之势,心里顿时一惊,化血神功,目光看着那团东西,带着分惊恐道:“血影神君。”

    有如此功力,一掌就把他打成这样,哪怕是偷袭,整个血影门里面也就只有血影神君可以。

    至于这血影神君现在是什么状态,沈若凡不清楚,但想必就是血影门大名鼎鼎的血影神功,排名还在化血神功之上,传得神乎其神,似乎能用影子把人杀死,沈若凡不清楚原因,现在倒有几分猜测,这门血影神功该是整个人变成这种状态,然后潜行和鬼影一样,所以有影子杀人的说法。

    只是此刻沈若凡也没多少心思想这些问题,虽然只是初见,但心里已经觉得血影神君太可怕了,不仅是武功卓越,还有不要脸,不要以为坏人就都不要脸,通常来说当身份地位高到一定程度之后,无论黑白,都会讲规矩面子,魔也有魔的骄傲和风度,什么都不管的,那是小人,可这家伙武功比自己高,年龄至少大自己一轮,说偷袭就偷袭,一点气度都不讲,无耻。

    如果单单是无耻其实还好,沈若凡还不至于忌惮,恐怖的是血影神君利用四周环境和敌人心理的能力竟然高到这种地步,时机把握的分毫不差,若不是沈若凡那一刻心情愉悦,有稍稍放松,别说正面对敌,就算偷袭,沈若凡自信多少也能回击一下,不像现在这般。

    握紧飞刀,沈若凡强聚真气,如果真的要死,他怎么说也要给血影神君留下点深刻印象。

    只是沈若凡刚刚握起飞刀,忽地感觉到一股劲风来袭,速度极快,纵然沈若凡全盛状态下也难以抵挡,何况此刻,飞刀未出手,又被一掌打中胸口,打出街道,重重吐出口血来,盯着来人道:“逍遥侯。”

    “不错,是本侯,许久未见了,是否想念本侯?”逍遥侯朝着沈若凡笑道。

    “我想你死,你竟还敢来,真不怕死吗?”沈若凡道。

    “本侯若不想死,谁又能杀得了本侯?”逍遥侯自傲道,倘若没有七杀刀的事情,他十年之内都不会下江南,但如今七杀刀的事情出来,江南乱做一锅粥,他自然敢。

    “你们两个,堂堂魔门两大巨头,竟然联手对付我一个小辈,而且还是用近乎偷袭的手段,还真不要脸,也不怕被人耻笑。”沈若凡道。

    “旁人耻笑便耻笑去,强者从来不在乎弱者的看法。”逍遥侯道。

    “而且,你说错了一点,不是两个,而是三个,也是本侯高估了你,没想到你这么不堪一击,早知道也不比花这么多功夫,白白让胜利果实被人分了一部分去。”逍遥侯起先高兴,随即态度又变成了点不甘失落。

    “侯爷,这是觉得本王光看不动手了?”

    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心中惊觉,他虽重伤,但观感的敏锐仍在,方圆十丈之内有人不该瞒的过他才对。

    警觉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一个中年人,月白长衫,看着极为儒雅,好似饱腹诗书的大儒一般,唯独那一双眼睛,稍稍破坏了这份气质,因为那双眼睛除了睿智深邃之外,更带着分霸道,舍我其谁的自信,虽然藏得很深,但在惊神一刀下无所遁形。

    “我们两人都有出手,唯独你一个人坐享其成,难道不是吗?”血影神君冷冷道。

    “我可是帮你们放风来着,而且若不是本王的落红录,你们也不能肯定这就是沈若凡不是?更别说最后收尾,将这小子打伤。”中年人淡淡笑道。

    “哈哈”听着几人谈话,沈若凡忽然笑了起来,“我沈若凡到底何德何能,先让少林方丈带两大首座设伏,又让六扇门名捕郭巨带六大高手堵截,最后竟然还有堂堂黑帮前三的,邪王、逍遥侯、血影神君三大巨头来偷袭。看来我死得也不远,你们怎么不把月后也叫上,魔门四大高手一起来,我死的还光荣。”

    来人一口一个本王,有何逍遥侯、血影神君谈笑自若,全然是平起平坐的姿态,又说落红录,沈若凡若猜不出这人身份也就真的是傻到家了。

    沈若凡也是真的没想到,这一次的动作竟然这么大,黑榜前三呀,这等埋伏对付少林方丈武当掌门还差不多,对付他这个黑榜二十二的,真的太大了。

    “小子,你还是死了心吧,月后那女人躲在明月宫里面修炼她的太阴十二诀,不会出来找你,而且四个一起上,也的确是太给你面子。”逍遥侯道。

    “是人家不屑和你们一帮背后偷袭的鼠辈为伍吧?谁能想到堂堂魔道三大高手,竟然畏惧我一个后生晚辈,以多欺少不算,连正面群殴都不敢,竟然只敢偷袭,一把年纪都不知道活到哪里去了?看来以后的黑道还是女人当家,三个大男人不如一个女人。千秋万代,月后称尊。”沈若凡讥讽道。

    听到沈若凡的话,邪王三人面色具是一沉,显然被沈若凡说到痛处,不如女人,就算是现代被说都有人觉得是丢人的,何况是大明背景?

    血影神君功力运转,沈若凡体内鲜血忽然乱流,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气息更显虚弱,血影神君冷冷道:“不是很能说吗?再说啊,说一句,本君就让你吐一口血。”

    “神君,能换回正常形态吗?你这样说话,声音很怪,横竖这小子也没有发刀的能力了,你又何必浪费公里保持这种血影状态?”逍遥侯挑了挑眉道,血影神君用血影形态说话的声音比解百药当影魔时候的声音还难听,他不是很适应。

    “也好。”血影神君回了一句,全身血光回收,重新变回人形,脸色稍稍红润了些,他的血影神功,其实只练成了第一重,勉强能用,维持那种形态很耗内力,只是那种形态,惊神一刀无法一击致命,而惊神一刀又被传得神乎其神,哪怕血影神君自信自己的掌力,也自信沈若凡没那个实力,可也还是谨慎地维持,直到现在确定了,才解散了状态。

    “按照约定,七杀刀是我的,沈若凡给你们。”血影神君道。

    “没问题,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的秘籍,还是值得一柄七杀刀的。”逍遥侯道。

    “本王也没问题。”邪王道。

    “这样就好,只希望你们不要问不出武功来,反而打我七杀刀的主意,到时候本君不会交出来的。”血影神君道。

    “我们还不会因为一把刀而背信,不过神君就不在这小子身上报复些,高徒可是死在他手下的。”逍遥侯道。

    “我若动手,他还有命在吗?你们不会来攻击我吗?一把七杀足以。”血影神君阴鸷笑道,“只不过你们问完之后,这东西没用了,把他的人头送来让我祭奠一下徒儿。”

    “好,到时风干了给你,本侯的两个徒弟虽未死在他手中,但却都恨他入骨。”逍遥侯道。

    血影神君沉默不言,只是眼神中多了分杀意,明月宫月姬未现不谈,天魔宫惜花公子司徒多情,武功比庄长海本就强出一线,逍遥门妙公子虽然差,但年纪最轻而且精通许多旁门,尤其是最近还收了个天资更好的徒弟,日后恐怕不会再司徒多情之下,这般算来是他最差,后继无人,倘若不寻个好苗子,血影门虽不至于没落,但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是四派之末,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要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而要七杀刀的原因。

    武功虽好,但需要天赋,而七杀刀是最能提高人战斗力的东西。

    至于天魔宫和逍遥门得了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会不会突飞猛进,血影神君不忧虑,因为血影神功不比任何武功差。

    都是天级武学,当年强的是苏晨和苏夜,他不信别人也有这个天赋。

    天级武学高深莫测,可也最考验天赋,他苦修血影神功多年,也只是迈入了第一层,一身也未必能有第二层,逍遥侯玄天九变已经第四层,但五层以下都是基础,换言之他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入门,而邪王也类似。

    所以神功再好,又如何?真能找到传人吗?

    血影神君想的极好,俯身就要拿走沈若凡的七杀断刃,忽然听着一声尖锐愤怒的鸟鸣声响起,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忽然见着一大块冰笋朝他射来,心中凛然一惊,一掌拍出,将冰笋拍碎,便见着眼前一道白光闪烁,将沈若凡抓走飞向天空。

    “鸿鹄鸟!”逍遥侯目力最是惊人,一眼认清带走沈若凡的是什么东西。

    “传说中的神鸟,有趣。逍遥侯,这小子你自己留着,本王要这只鸟。”邪王脸上露出一分自信的笑容,话音未落,人已经飞向高空,手中一团黑色的真气团直朝冰凰羽翼打去,他看得极准,若是真让鸿鹄飞上高空,他就算轻功再好也是追不上的,必须先将鸿鹄的翅膀打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