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半月追逃,诛展义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半月追逃,诛展义

    “紫前辈,您怎么在这儿?要不就让我过去吧,你说就半个月就过年了,华山派的兄弟们一定很想念前辈,迫切地希望前辈回去大家一起吃的团圆饭,和和乐乐,你说这么累干什么?”

    月夜下,沈若凡站在屋顶上双手抱胸地看着面前的紫衣人道。

    “莫要前辈晚辈的,你的功力已经极高,配合七杀刀,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你,还是出手吧。”紫东来道。

    “话不是这么说,不凡兄最近日子过得不错,和我兄弟阿山感情很好,我兄弟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不凡视您为父,您便是我长辈,自然该客气。”沈若凡道。

    “你竟然说我是长辈,那我也就多说一句。”紫东来道,“你干脆把七杀刀交出来吧,单凭你惊神一刀的威力,也足以笑傲江湖,日后江湖必有你一席之地,没了七杀刀,你只会是惊神一刀传人,甚至还会受到众人尊敬,何必呢?我在此保证,你将七杀刀交出,天下无人能动你。”

    “苏夜养七杀如养命,我养七杀如养友,我从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朋友,兄弟手足如何轻弃?”沈若凡道。

    “那是没办法了,也罢就让我看看你这连西门锐泽都不是对手的七杀到底有何等威力。”似是早已想到沈若凡的答案,紫东来并未有如何惊讶道,双手摆动,淡淡的紫色真气闪耀,如云如雾,好似云霞蔓延。

    “紫前辈,你这样很不对诶,这么大动静,是想让我被人发现呀。那就拜拜了。”沈若凡猛地跳起,一刀砍下,血红色的刀气斩下,血气和紫气相撞,屋顶顿时瓦片横飞,沈若凡立即施展万里绝尘的功夫迅速离开。

    紫东来身上真气流动,四周灰尘近不得身,尽数飞开,却只见着沈若凡消失在天边的一点身影:“好快的轻功,无愧盗榜风盗,半个多月都还抓不住这人,再这样下去,沈若凡的名气越来越大。我们这些老一辈的都要被小辈踩着肩膀上去咯。”

    叹着气,紫东来起身就想追逐,老一辈的天才也是有老一辈天才的骄傲的,随随便便就被人踩着上去,实在没有尊严。

    提步想走,紫东来忽然听着楼下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响起。

    “好酒,好酒。”

    紫东来脚步一顿,踢开屋顶上的瓦片,低头往下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下面房间,那个烂醉如泥的可不是他的大徒弟岳不凡!

    愤怒地踩碎瓦片,直接掉下去,都是徒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别人家的那么出色,秋寒枫实力比自己都高,沈若凡和整个武林玩捉迷藏半个月了,现在自己的徒弟,白榜白榜排名不咋滴,武功武功也没有什么出人的战绩,要是天赋烂,努力了也不行,好我忍了,可你天赋好,成天泡酒缸,怎么都忍不了!

    “啊?怎么了?来小偷啦?”岳不凡一脸醉意道。

    “小偷?”紫东来怒极而笑,白皙的脸庞气得发紫,跟发动了紫气神功一样。

    这一瞬间,什么七杀魔刀,什么沈若凡,紫东来都忘了,心里想的就是揍自己徒弟一顿,死活不论。

    沈若凡一个腾纵离开,一口气逃了半天,没见着后面有紫东来追踪的痕迹,心里微微奇怪,浑然不知是有人代他受过,只是躲过了岳不凡,沈若凡还是没有任何放松的心情,因为沈若凡这半个月天天被追杀,真的是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说是十面埋伏都毫不为过。

    只不过可惜的是江南是沈若凡的后花园,藏剑山庄两不相帮,不二庄跟神风山庄却是一边倒地倒在沈若凡这边,二贤庄更不用说,各个小弟一边地通风报信,就连丐帮都在帮忙,所以一次次的有惊无险。

    甚至几次的惊都是沈若凡自己觉得躲着太无聊,出去浪一浪,又害怕这些人觉得完全不可能找到他,又搞出幺蛾子来,所以主动出去浪一浪。

    否则沈若凡戴上鬼谷子送的易容面具,比余千面还能易容,掉在人堆里面,就像是一滴水掉进大海,七大派的人想要找到沈若凡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跳到街上,再次发动易容面具的功效,瞬间易容变脸,沈若凡悠哉游哉地走在大街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

    耳朵微动,沈若凡忽然听着人极速行走的速度,眉头微挑,深更半夜,在大街上跑绝不是好事,不是鸡鸣狗盗,就是杀人越货。

    沈若凡迅速拐入一边的拐角处,见着两个捕快打扮的人从前面走过。

    “六扇门的?”沈若凡眉头微皱,其实这些天来,武林门派的追击虽然厉害,但和朝廷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六扇门和锦衣卫就像两条看见肉骨头的猎犬紧紧地咬着他,而且从柳心妍传来的消息,他们不在乎七杀刀,而是在乎自己,好像是因为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这两门武功自身的缘故。

    当然柳心妍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甚至连两大部门的老大郭巨和任东流都不清楚,似乎关系皇家内部。

    沈若凡知道的时候一脸懵逼,把朱睿拉出来好好问了一顿,结果那货反过来问他怎么回事,沈若凡只好作罢,心想苏晨苏夜是做了什么孽吗?他们造成武林萧条,分明对朝廷有帮助。

    脚步轻动,沈若凡偷偷跟了上去,他倒想知道这帮猎犬一样的东西又在密谋什么。

    沈若凡在后面跟随,转过了几个街道,见到了个“熟人”——展义。

    “人都到齐了吗?”展义扫了眼四周道。

    “报告大人,基本都到齐了。”一个人道。

    “可是展大人,真的不需要通知告诉总捕大人还有其他名捕大人吗?单凭我们的实力想要强冲不二庄,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呀。”一个青衣捕头道。

    原本想要走的沈若凡,听到这话顿时停下脚步,细细聆听,闯不二,这帮人活腻了吗?

    “不错,不二庄富甲天下,财雄一方,和朝中显贵、武林强豪都有密切往来,一旦有个不慎,我们的乌纱帽都要不保。”又一个青衣捕头为难道,他的官阶不比展义低,只不过因为展忠的缘故,所以听命展义而已。

    “甚至不说事发之后的结果,我更觉得我们根本冲不破不二庄的防御,不二庄财可通神,湘西四鬼刀枪不入,温润如玉周怀钰更是江南双璧之一,我们这些人进去是有去无回吧。”又一个捕头道。

    “闭嘴。”展义面色一厉,“你们身为六扇门的捕快,难道还贪生怕死?对得起自身的这一身官皮吗?我等身为捕快,就要一切以国事为重。如今沈若凡危害社稷江南,我等必须要将他除去。”

    “但这和不二庄有什么关系?”一个捕头不解道。

    “你们不知道不二庄的周若眉和沈若凡的关系不一样吗?动了周若眉,沈若凡就一定会现身,到时候拿了沈若凡,我们就都是大功一件,列位与我都能成为蓝衣捕头。”展义道。

    “展大人确定吗?”一个捕头倒吸口凉气道,好似是在思索这件事情到底值得不值得做。

    “确定一定,只要能找到周若眉,沈若凡也就不远了。”展义道。

    “那好,我等与大人干了。”几个青衣捕头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列位齐心,何愁大事不成!”展义大笑道,刹那间仿佛青云仕途已经唾手可得,开口就想布置命令,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血柱从喉间飞射出来,整个人重重倒下,彻底闭上眼睛。

    “谁?”其他几个青衣捕头脸色剧变,当着他们的面如此无声无息地杀了。

    “你们不是要杀我吗?”

    沈若凡走出巷子拐角,影子在月光下拉得长长的。

    “沈若凡。”

    四个青衣捕头脸色剧变,纷纷拔刀,但刀才拔到一半,四把飞刀同时飞出,四个青衣捕头喉间鲜血迸发,同时毙命倒下,至死没有拔出腰间的佩刀。

    惊神一刀按理来说不能同时发射,但面对四个只有四十级左右的捕头,即便瞬发四刀也不会影响太多,因为这些人太弱了,也因为沈若凡怒了。

    周若眉如今处在治病的重要阶段,不能有丝毫打扰,为此沈若凡给周怀钰的指令只有一个——禁止一切消息传入周若眉耳中,哪怕他真的死了也绝不允许。

    可这帮人不但想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还想抓周若眉,已经触动沈若凡的逆鳞。

    “沈……沈若凡。”

    眼见四个大人全部被沈若凡一刀毙命,剩下的捕快心中惊惧,连忙想要拔出手里的佩刀。

    沈若凡七杀断刃血光一划,一排佩刀尽数断裂开来,六扇门捕快心中大惊,眼神之中带着恐惧。

    如今的沈若凡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默默无闻或者只在江南最高处流传的沈爷,这半个月,沈若凡和整个江湖正道玩游戏,更和两大朝廷机构对干,虽然大多数时候是藏着的,但少数几次惊险,沈若凡一刀败了西门锐泽,一刀败了潜虚子,还有从白虎司马翼的围剿当中从容脱身,几次的成功,外加沈若凡藏的太好,所以如今沈若凡的传闻越来越夸张,隐隐的又要变成当初风盗老怪物的样子了。

    沈若凡一刀拔起,就要斩落,只是忽地想起宋青瑶来,七杀断刃终是停了下来:“念在你们只是下属,身不由己,饶尔等一命,若再有下次,你们就可以想象你们死了之后,爹妈没人养,老婆跟人跑了,孩子跟别人姓了的一些情况、”

    收刀入鞘,沈若凡转身离开,展义这蠢货真的该死,当日就不该给六扇门和展家面子,一次警告,若是再有别的,那也别怪自己。

    若真让眉儿有事,我管你什么正义不正义,朱和标也好,六扇门锦衣卫也罢,老子不让你们改朝换代,老子不姓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