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八十三章 十年约战
    “若凡。”周若眉叫了声。

    沈若凡从惊喜当中醒来,看着周若眉,脸上的欣喜顿时收敛,“朱襄医典还在吧?”

    “放心吧,在。”周若眉道。

    “能救你吗?”沈若凡道。

    “能,有记载,寻找草药不难,不过六七日的功夫,但炼制的话就比较困难,大致一到三个月的时间。”周若眉道。

    “三个月,你还有……”沈若凡脸色一变,又败在时间上吗?

    “有时间的,可以先服用部分汤药缓解,然后再服食药丸。另外,朱襄医盒中的千年灵玉,虽然不是万年不能立竿见影地救我,但可以缓解病情,大概能延续一年左右,所以……你这辈子真的离不开我了。”周若眉笑靥如花。

    “不准骗我。”沈若凡道。

    “放心,若能活着,我也不会离开。何况我若这么走了,怎么对得起你为我闯朱襄谷?”周若眉道。

    “姐,你们在说什么呀?”周怀钰不解道,好像和他想的不一样。

    “没什么,一切都没事了。”周若眉道,都能解决了,也就不想多说。

    “对啊,没事。”沈若凡笑着摸了摸冰凰的头。

    “若凡,这只大鸟为什么会和你这么亲切呀?三天前突然把你抓走,像是老母鸡护犊子一样护着你,都不让我和若眉姐靠近?”秦语曦好奇问道。

    “因为这只冰凰以后就是我的宠物了呀。”沈若凡得意道。

    “冰凰,寒冰凤凰,这是若凡,你给它取的名字吗?倒也不错。”周若眉道。

    “嗯?这不就是冰凰吗?”沈若凡一奇,又扫了眼信息,“对哦,这好像是鸿鹄。”

    “是啊,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鹓鶵;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这就是凤中鸿鹄,而且是极具战力能聚水为冰的鸿鹄,若是成年的话,恐怕这里除欧阳前辈之外,没有人能对敌。”周若眉道。

    “龙凤龟麟,乃是天地神兽,和我们不一样,百年方算一岁,千年才算成年,在座的恐怕都活不到那一日。”周怀钰道。

    “千年才成年。”沈若凡倒吸一口凉气,这头鸿鹄才三百岁,那不是还要七百年才成年?

    到那时候,别说自己,就是自己孙子的孙子恐怕都作古了。

    “不然你以为何为神兽?又为何能让历代风流人物梦寐以求?有的甚至不惜用尽毕生之力去追求?传说当中的一些神药,也是要用这些神兽的鲜血,当年朱襄老人培育这头神禽,估计也是有着要炼丹的心思,只是估计还没有付诸实践,就被太祖皇帝杀了,白留下这头神禽,便宜了你。”欧阳浊道。

    “前辈,你这么说,让我心里突然有点慌呀,会不会偷偷给人抢了呀?”沈若凡道。

    “这么怕呀,那就给我吧,能有一只鸿鹄代步也是好得很。”欧阳浊道。

    “想都别想。”沈若凡毫不犹豫地拒绝道,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只这么拉风的坐骑,乖乖送出去,死都不可能。

    “利令智昏,财宝当前,就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欧阳浊道。

    “前辈您就别逗若凡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可问题在于当今武林,能杀若凡的人已经不超过一手之数,尤其是在江南,只要若凡不做出什么倒行逆施,天理难容的事情,就算把天都捅破了,也没能奈何得了他,上一个和他对着干的宁王现在都被赶出去了。”周若眉笑道。

    “别人家的都是丈夫护妻子,你倒好,妻子护丈夫的。难怪让这混小子为了你把命都舍出去了。不过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在这里坐着的,两个地级,一个准地级,外加这头本来就有地级战力的鸿鹄,这江湖之大有几人能抢夺?何况江南之内,江南第一强庄藏剑山庄,江南第一富庄不二庄,以及仅次于两者的神风山庄。这江南本来就是你小子的地盘,天级之下,就算是魔门四大派来攻,又能耐你如何?”欧阳浊道。

    “那要是天级的来了怎么办?”沈若凡道。

    “天级大多隐居,估计看不上你这只鸟。何况,若真能逼出天级高手,我倒要感谢你,自从修炼到天剑之后,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若真能逼出来,最好不过。”欧阳浊眼中一抹杀气闪过。

    而且惊神一刀传人有难,我倒也想看看,他会不会出现,他到底死了没有!

    “那就多谢前辈了。”沈若凡笑道。

    “十年之期未到,我自然保你周全。但你也要自己争气,否则要是让我感觉你十年之后还是不可能与我一战,我可能会提前下杀手的。”欧阳浊道。

    “大家都是朋友,不至于这样吧。而且我已经努力变得很强了。”沈若凡道。

    “你强在哪里?到现在还没有领悟到底什么是刀,这次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受七杀刀的牵引入魔,领悟惊魔一刀,导致功力大增,不说别的,就连这头鸿鹄,你都不是对手。更别说救人。想要守护,前提是你有守护的实力,否则光有守护的心,有个屁用?”欧阳浊毫不留情地呵斥道。

    “别忘了你和我的约定,十年之后,你还要与我一战,现在的你,实在弱的可怜。这里面,除了那个异人之外,你就没一个打得过的。苏晨和苏夜要是知道自己的传人是你这样的,不从棺材里面跳出来打你,都对不起你。”欧阳浊道。

    “苏晨苏夜是苏晨苏夜,我是我,谁说非得要一个人孤独碾压一个时代,就不能一群人一起浪吗?还有就算我不是苏晨苏夜,十年后,打你没问题。”沈若凡道。

    “很好,有这个自信很好,别怪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十年后你不能让我满意,这两个丫头都要死。”欧阳浊道。

    周怀钰几人手上动作一顿,眼神中露出凝重的表情,原先因为沈若凡醒来而友好热烈的气氛顿时一改。

    “前辈,大家好好吃饭,你这样说话很破坏气氛。”沈若凡脸色微不可察的一变。

    “只是简单陈述一个事实罢了,没有压力,便没有动力。这个江湖太静,和六十年前相比实在太平静,武林人的武功提升也慢,黑白榜加起来地级才二十多个,这在当年,少林武当一个门派差不多就有这么多人。所以必须压迫一下你,你若恨我,便努力杀我吧。”欧阳浊道,又扫了眼周怀钰三人,“这也适用你们,你们三个不也有所要保护的吗?”

    “前辈何必咄咄逼人呢?”周怀钰道。

    “这是不想让天才白费,其实在场众人当中,你的天赋最高,可却到现在还没有突破地级。而且我也不想逼你,但你要守护的人已经被波及,毫无他法。要不你可以让沈若凡断除爱情,这也可以。”欧阳浊道。

    “既然如此,十年后就在此地吧。”周怀钰道,欧阳浊说的哪是方法呀,若凡为姐姐都闯了朱襄谷,九死一生,素来处变不惊的姐姐沈若凡为了若凡,完全失了分寸,还几天几夜在一边衣不解带,不饮不食的,能分开才有鬼。

    所以只有一战了,索性还有十年,十年时间,也不一定不可能。

    “好,有魄力,你们两个姐夫小舅子的才是干脆。”欧阳浊道。

    “十年后,便算我一人吧。见识见识前辈的天泣。”秋寒枫按捺住蠢蠢欲动的锋影剑道。

    “大家都来,那我也非来不可。领教领教前辈的天泣,传说前辈只用了十年时间就纵横江湖,那晚辈也不能太后。”萧如风道。

    “我能插一句吗?大家能吃烤肉吗?再不吃就凉了,还有十年的时间呢!说不定,哪天前辈先嗝屁了呢!”六耳一脸懵地插嘴道。

    “有道理。”沈若凡当先反应过来,一脸嬉笑地看着欧阳浊道,“欧阳前辈,请坚挺,您老高龄,不知还能不能多活十年,不要十年后,你就不在了。”

    欧阳浊眉毛一挑,冷冷地扫了眼沈若凡和六耳,六耳浑身一寒,像是被利刃加身一样,沈若凡却一脸淡定:“咋滴,想宰我呀?不到十年,你不但不能杀我,相反还要好好保护我,否则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断了传承,您老人家就没有对手。”

    “你这臭小子,我还真后悔救了你两次。接下来有事,不要希望我出手。”欧阳浊道。

    “嗯~前辈,能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吗?等回去之后,我给你做竹笋炒肉好不好。”沈若凡眼睛一眨一眨地扮无辜道。“你当本座是什么人?区区竹笋炒肉就能打动?”欧阳浊扫了眼沈若凡。

    “两盘。”沈若凡道,对付欧阳浊,没有一盘竹笋炒肉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盘。

    “十盘。”欧阳浊慢条斯理地把烤肉从火堆上拿下来,然后淡淡地吐了两个字。

    “唉,冰凰呀,主人为了你可是煞费苦心,出卖劳力,出卖自己呀。”沈若凡摸着冰凰的头道。

    冰凰不是很懂,但主人摸着自己的头,温顺地表现出享受的表情。

    “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头神兽生命悠久所以可以保护一代代的人类,而且要是让鸿鹄成年,到时候,就等于有了最忠诚的天级高手守护,只要不是太傻,一个家族基本都能长盛不衰。”周若眉道。

    “而且若凡你为什么叫它冰凰?不是都知道是鸿鹄了吗?”秦语曦道。

    “因为鸿鹄太没有显著性,像什么大雁一类的都可以叫作鸿鹄,这不就显得鸿鹄很不拉风。所以我就给它取名冰凰。”沈若凡道。

    “所以你就是爱虚荣,扯门面,玩包装。”秦语曦吐槽道。

    “语曦,注意自己的言行,否则某人想要骑鸟上天是不太可能的。”沈若凡笑眯眯道。

    “若凡,你的照片在我手里。”秦语曦同样笑眯眯道,眼睛笑得好似天边新月。

    “姐姐,我错了。”沈若凡小小一怂。

    一群人当即捧腹大笑,沈若凡小小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