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六章 天泣
    六艺书院外,青绿竹林中。

    欧阳浊戴着斗笠,保持着万年不变的姿势,拿着万年不变的直钩鱼竿在小溪边钓着永远钓不到的鱼。

    忽然见着东海之上的鲜红血光,眼中射出一道光芒,头顶斗笠直接破裂两截,欧阳浊却震惊的浑然不觉,那握着鱼竿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用着怀念、恐惧而又兴奋的复杂语气道:“惊魔一刀。”

    “是若凡这小子吗?好强的杀气和刀气,这才多久不见,他的武功已经高到了这种地步,真是旷古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难怪苏晨苏夜两个人都将自己毕生的武学传授给他,只是这煞气这么重是为了什么?”

    “等等,这血光是化魔的征兆,该死的,要过去,不然就是下一个苏夜了。”欧阳浊脸色变化厉害,放下手里鱼竿,纵步跨越,如移形换影一般,竟然已经在百米之外。

    藏剑山庄内,坐在轮椅上的秋易青抬头望向天空,大皱眉头:“奇怪,哪来的这么强烈的杀气?而且如此纯粹,如此似曾相识……是惊魔一刀。小凡。”

    “老庞,寒枫在哪儿?”秋易青紧张道。

    “小少爷今日一早就出去了,好似和萧庄主一起的,据说是要渡船去东海。”老庞道。

    “东海吗?”秋易青目光深邃,看着自己这一双腿露出无奈的沉重表情。

    “走。”

    无名小岛上,逍遥侯道。

    “为什么要走?如今师婉清等人都死了,沈若凡又走火入魔,倘若有人,沈若凡还会暴乱坚持,但如今人都死了,沈若凡过不了多久就会力竭昏迷,到时朱襄医典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为什么不拿?”慕容明成不解道。

    “因为沈若凡不是走火入魔,而是化魔。”逍遥侯表情凝重道。

    “化魔?这是什么?”妙公子不解道。

    “走火入魔你们都知道,就是练功出了岔子,真气乱走,轻则武功全废,重则暴毙;而入魔,则是一种特殊情况,是在全废和暴毙之前这段时间,内力乱走,失去理智,但武功反而暴增的情况,但却是用生命力作为代价换来的力量。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叫化魔。”

    “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况,世所罕见,非天纵奇才不能进入。入魔,说是入魔道,但其实就是被魔所控,是魔的傀儡,是本门最不屑的,而化魔,则是自身为魔,也就是本门所追求的自由。化魔之后,无视一切条纹约束,而且力量暴增。”

    逍遥侯解释道。

    “就算如此,但也不可能比师父强吧?”慕容明成不信道。

    “不错,如果是一般的化魔的确不会比我强,但他不一样,他手里的七杀刀,他练的竟然是惊魔一刀!”饶是逍遥侯城府深沉此刻竟然是一脸震惊。

    “惊魔一刀?他不是已经会惊神一刀了吗?怎么还能会惊魔一刀?”慕容明成同样震惊道。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会了,化魔之后,他的武功只会突飞猛进,而且越战越勇,以我目前的实力和他也不过就是在伯仲之间,可若真打起来,他有七杀刀在手,又悍不畏死,我多半不是他的对手。”逍遥侯道。

    “那他不是无敌了?”慕容明成嫉妒道。

    “你也不用羡慕,你的天赋绝世,好好修炼,十年之内就能达到这个境界,而沈若凡,他一旦化魔而不回头,那留下来的就只是魔,而你之前所认识所恨的沈若凡就死去了。”逍遥侯看出慕容明成心思道。

    “可我们若现在就走,动静大了,不会让沈若凡发现吗?”听到沈若凡将会消失自我,慕容明成眼中闪过一分喜悦,却还带着冷静地判断道。

    “我们若不走,才是真的会,化魔之后的沈若凡会迫不及待地寻找人进行战斗,用鲜血来喂养七杀刀和他自己。所以他会四处地找人,很有可能会来到这里。”逍遥侯道。

    “走。”

    逍遥侯带着慕容明成和妙公子朝着远处遁离,慕容明成回望了眼沈若凡,可惜,原本以为你能成为我的对手的,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要成为活死人的杀人机器,再也不见了。

    沈若凡握紧七杀刀,强大的灵敏让沈若凡注意到逍遥侯的情况,却只是微微侧目没有追击,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肃杀的剑意,纯粹杀戮,比七杀更强。

    一柄比七杀刀更厉害的神剑。

    一道血光从天边疾驰而来,剑气凛然,等血光停下,才发觉只是一个人,而没有任何一把剑。

    化魔后的沈若凡已然不认得欧阳浊,只是紧张地握紧七杀刀,他的六感所接收到的信息是好强好锋锐。

    明明是个人,却感觉面对的是一柄无双的剑。

    来者已经达到了剑道的至高境界,天地人剑合而为一的无上剑道。

    “还真是化魔,而且都不认识我了,化魔化的够彻底的呀?”欧阳浊看着沈若凡自言自语道,又瞥了眼沈若凡手中蠢蠢欲动的七杀刀,笑道,“想要和我一战吗?在我那里呆了几十年,现在跟了主人,就一点不理我,还真好意思呢?”

    “行啦,快动手吧,早点打完早点回去钓鱼,你小子就是让我不安生的。出手吧,也算是稍稍补偿当年我不能和苏夜一战的郁闷。”

    话音落下,欧阳浊眼神转为凌厉,一股凌厉霸道的杀戮剑气从身上喷薄而出,刹那间,风沙尘土都变作了无坚不摧的神剑,一草一木,皆可为剑。

    沈若凡握紧七杀刀,身上爆发出好似修罗地狱般的煞气,真气纷飞,身后好似尸山血海一般,七杀刀随心,凶威更涨,毁天灭地的一刀斩下。

    尚未逃离多远的慕容明成看着这毁天灭地的一刀,心中大惊,终于明白逍遥侯为什么转身就走,心里突然对自己不自信起来。虽然沈若凡不再是沈若凡,可如此威力的刀,他什么时候才能发出来。

    然而这一刀还没有落下,慕容明成忽然见到这威势无双的一刀竟然突然散掉,就像冰雪遇到了烈焰一样的消融。

    “怎么可能?”慕容明成震惊道,这种刀,是谁能这么无声无息地抹除?

    “如今江湖之上,无论黑白榜都没有人有这个实力,但黑白榜之外有。而且不凑巧,江南已知的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应该是他来了。快走,否则我们可能真的走不了了。”逍遥侯道。

    欧阳浊看着沈若凡,一脸惋惜地叹了口气:“这一刀威势浩大,并且将一身的杀意融于其中,很好,很不错,可惜的是,凝而不聚,空有其形,三十岁的时候我就不用了。”

    沈若凡面色更加凝峻,七杀刀刀身鲜红如血,血光闪烁,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大,如狱如海,刀光转动,血色真气不断转动,刀势一分强过一分,瞬间好似成了天地中心一样。

    欧阳浊目光当中微微闪过一分光芒,在这刹那间,他好似看见了一副人间炼狱的景象,一片尸山血海,血色翻涌,天空大地都是一片血红,无数的人类在这片大地上哀嚎痛哭,连神灵都在哭泣。

    人神共愤。

    欧阳浊心里闪过这一招式的名字,随即又摇了摇头,自己什么时候那些废物一样喜欢给这些招式命名,当初苏夜练惊魔一刀的时候可是半点名字没取的,对苏夜来说,刀就是他自己,还取什么名字。

    只是这一招已经算是苏夜的巅峰,沈若凡如今竟然就已经能发挥了,虽然这一刀的威力不足苏夜的十一,但也算不错。

    “好像有人来了,还是藏剑的人,免得误伤,还是先将你制服吧。”欧阳浊淡淡道,身上气息又是一改,不再内敛,而是同样的漫天血色。

    沈若凡仿佛陷入了奇异的境地之中,天色一片暗淡,下着点点的红色雨水,不,是血泪,众生皆苦,天地哀悼,天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