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二章 冰凰神鸟
    不二庄内,周若眉端坐在房间当中,穿针引线刺着手中的绣。

    古时,女子出嫁,除却嫁妆之外,还有两样东西,无论贫富几乎都要具备,一是白布,验贞洁,二便是刺绣。

    前者显然已经不需要,但周若眉却还是在准备着后者的。

    虽多年打理家产,但并不代表周若眉针线活差,恰恰相反,她的女红很好,可谓心灵手巧。

    只是针尖无意间忽刺破手指,食指出血,周若眉心中一忧,莫名感觉到一阵恐惧,像是有什么极其不详的事情发生了一样。

    “是若凡。”周若眉反应过来,迅速将手里刺绣放下,迅速踏出房门,“怀钰。”

    春风化雨阁中,一间竹亭当中。

    秦语曦一袭粉衣,秀发自然分在两侧,垂在胸前,在江南湖畔中,充满着画意诗情,如画中仙,梦中人,

    纤指弹动琴弦,悦耳的琴音从指尖流出,好似天籁,天空当中鸟儿不断在亭子上回旋盘踞。

    “铮”

    一声突兀的杂音响起,琴弦崩断,秦语曦吃痛地将手上的手指含入口中。

    “奇怪,怎么会突然就断了?虽然不是绿绮琴,但也是不俗的名琴了。”秦语曦疑惑道,又想着不对劲,通常来说,一般电视剧里面发生这种事情的话,都是说有人出事了,不过这又不是小说电视,应该没有这么离谱吧。

    而且我身边会有什么人出事呀?

    爷爷?爸妈?哥哥?

    还是……

    好久没见若凡了,他怎么了?

    秦语曦忽然想起沈若凡,登上工作室频道询问消息。

    衙门当中,宋青瑶专心练剑,秋水剑在手中变得好似活过来一般,秋水剑光纵横,树头一片落叶掉落,宋青瑶俏眸翻动,秋水剑轻柔划过,落叶瞬间断成七分。

    “不错。”

    郭巨坐在一边石凳上看着宋青瑶的剑微微点头赞许道:“青瑶你再练二十年,足以和天下英雄争锋了。”

    “我就算再练二十年,若无机缘的,恐怕也到不了如今秋寒枫与萧如风的境界,不过是与周和、戴老大类似。”宋青瑶道。

    “他们两人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怪才,还有周家怀钰,竟然连不胜参化诀都练了,这江南之地也的确是太热闹。”郭巨摇了摇头道,“不过所幸,秋寒枫与周怀钰都是难得的英才,出身名门,正气浩然,萧如风也有所约束,真让我担心的,倒是沈若凡,桀骜不驯,视朝廷王法于无物,当众掌掴宁王,又与各大门派关系密切,倘若他心存不良,恐怕江南将会成为国中国呀!”

    “应当不会,他没有这份心,这对他来说太累太烦。而且他和太子关系很好,他不会出卖朋友。”宋青瑶道。

    郭巨古怪地看了宋青瑶一眼:“你和他关系倒真的很好。”

    “师伯不是教诲青瑶实话实说,不要因为身份而有偏见吗?”宋青瑶道。

    “好吧,我不日就要回京城向圣上述职,我会带展忠回去,你就留在江南吧,努力盯着沈若凡,我放心不下他。而展忠和他矛盾太深,如果留他下来,水火不容,有镇国公在,只会我们吃亏。”郭巨道。

    “是。”宋青瑶一点头,“不过,我们六扇门有人,锦衣卫有人吗?”

    “应该是朱雀使吧,毕竟留下来是监视不是动手,这方面青龙白虎玄武都不如朱雀。”郭巨道。

    “行了,你继续练剑吧,我去见见太子。”郭巨道。

    “师伯走好。”宋青瑶道,等郭巨走后却并未练剑,蛾眉轻皱,怪了,为何今日练剑有些不安,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难道是有什么贼人作乱,可有师伯在,谁这么蠢?

    “陈铭,调人查一下江南各个门派,我要知道江南现在的变动。”

    冰洞之中。

    沈若凡重重摔倒在地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抬头看着天空当中的神鸟,蓝色凤凰,该是冰凰。

    原本是找不到凤凰,所以只能找朱襄医典,却没想到这里竟然就有一头冰凤凰,只是可惜,冰凰属水,不是火凤凰不能涅槃,就算拿到血也救不了眉儿……

    不得不说,沈若凡当真是异想天开,此刻竟还想着这个,却不曾想着,如果再不动手,他该忧虑的是这头冰凰根本不是他对付得了。

    一声凤鸣,冰凰盘踞高空,鸟喙张开,强烈的寒流爆发,朝沈若凡俯冲而来。

    沈若凡脸色微变,连忙运起随风逐流的轻身功法,然而才刚刚运气,冰凰就已经突然暴进到他身前,一个强烈冲刺,沈若凡被浓烈的寒气所冲刷,才刚刚站起来的沈若凡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吐出口血,看着空中的冰凰,脸色凝重。

    这头死鸟,速度快,又力大无穷,还具有空中优势,恐怕就连周和他们都不是对手,只有萧如风几人能和它抗衡了。

    心中忌惮,又见着冰凰又俯冲而下,沈若凡吓一大跳,连忙一个懒驴打滚朝一边滚去,异常狼狈地暂时躲过了冰凰的一击,然而才刚刚躲过一击,连松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冰凰就又冲了下来,这一次沈若凡终于有了些反应的机会,跳起来,一刀朝冰凰砍去,冰凰鸟喙正面撞来,强大的冲击力袭来,沈若凡立刻就被撞飞了出去,一路上撞断了四五根冰柱,重重地倒在地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了,而且鲜血流出,沈若凡只感觉自己想要回到刚才的状态了。

    糟了,回光返照的时间到了。

    沈若凡心中着急,看着又要冲过来的冰凰,已经顾不了别的,拿起一把飞刀,汇聚自身所有意志,贯彻精气神,如电光般的飞出。

    必中。

    沈若凡眼睛瞪大,刹那间自己好似变作了这把飞刀。

    鲜血迸射,交战到现在,沈若凡第一次伤了冰凰。

    冰凰雪白的小腹当中出现了一抹不和谐的红色,一柄飞刀直直地插在那里。

    冰凰双翅张开,仰头朝着上空发出愤怒的鸣叫,冰洞当中冰柱不断掉落,黑色的瞳孔当中闪烁着熊熊的怒火,冰洞中的冰冷水汽瞬间结冰化作冰刺,刹那间充满整个冰洞。

    致命的死亡感从冰刺上传来,强烈的无力感从自己的身上传来。

    沈若凡这一刹那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妈妈。

    是要死了吗?

    果然玩命玩太久,是要真把命给玩进去了。

    冰刺袭来,沈若凡胸口同时中了三根冰刺,鲜血直流,沈若凡再吐出口鲜血来,体内的毒素更是反扑上来,躺在冰柱上的沈若凡只觉眼皮前所未有的沉重,缓缓地就要合上。

    就要这么死了吗?

    自己死后,会有人想我吗?

    六耳淑妮不用说,他们两夫妻自己就能照顾自己,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小霜也不用说,自己本来就没怎么照顾。

    最要担心的就是寒和心妍,但心妍已经六十级,现实当中的武功不低,阎罗也奈何不了她们,而且和沈家、秦家靠近,出事可能性不大。

    还有语曦,应该也轮不到自己担心,熊窝当中的仙鹤,最多就是失去了自己这个朋友伤心一段时间,但之后也不会有事。

    青瑶……六扇门名捕,也不需要多操心,如果自己尸体还有,留给她鞭尸不知道能不能让她顺气。

    眉儿……

    一起死吗?生同衾,死同穴?

    沈若凡鲜血流在七杀断刃上,红光闪闪,却没有多少强烈的杀意,反而流露着一股浓浓的悲凉之意,刀随主。

    一起死?

    大海上,周若眉忽然心口一痛,若凡,你到底怎么样了?以你的武功,若不是遇见逍遥侯一类的人物,自保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