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六十六章 失败者的密议

第六十六章 失败者的密议

    海岸旁,十来艘巨大的航船停泊在码头。

    吸引许多民众前来围观,看着高大像是小阁楼一样的海船,不少民众指指点点,表示惊叹。

    大海波澜壮阔,但自从大明海禁之后,大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对大海都充满着敬畏、好奇,却半点不知。

    而自从郑和下西洋之后,如此大的规模的航行也是第一次。

    南财神卫万里倡议,发起集资,不二庄响应配合,主动带动江南大商人,最后渐渐演变成如今几乎代表着所有江南士绅利益的一次航行。

    一次不允许任何人破坏的航行,无论是朝廷,还是倭寇。

    晌午开始剪彩,投放三牲入海,祭祀龙王。

    如今还有些时间,炎华人传统,凡是大事,无论好坏喜丧,必有酒席。

    今日亦如是,卫万里亲自发帖,江南人多少给面子。

    沈若凡和周若眉都收到了请帖,两人在桃花岛带了四五天,也要赴萧如风和秦婉容的婚宴,所以便出了岛,顺道来这地方。

    毕竟两人都算是这次航程的大股东,周若眉无须赘述,沈若凡还入股四十万呢。

    说起来沈若凡和周若眉关系的促进,第二次见面是因为护送卫万里的东西,第三次在慕容山庄,还商谈商船,最后在桃花岛关系突飞猛进,都是因为这一趟航行,是以沈若凡和周若眉也没有不来的道理。

    南财神卫万里,沈若凡久闻大名,但亲眼所见,却还是第一次。

    约莫五十来岁的老者,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充分体现了古代商人和气生财的理念,但谈吐说话间,自带一股自信沉稳。

    沈若凡轻轻笑着应和。

    依次坐下,位子自有次序,更有长幼尊卑,哪怕现实都有规定,何况是这古代背景。

    秋寒枫是当之无愧的坐在第一位,虽然他算幼,但他代表藏剑,代表秋老爷子,整个江南基本没什么人能让他居于次位。

    第二位,本该是漕运总督的李三思,但李三思却出人意料地主动将位置让给了沈若凡,众人微微惊讶,却又感觉在情理之中,因为沈若凡把宁王当中掌掴,结果宁王被撤出江南,而他还活的好好,所以众人对他忌惮更甚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便是些正常排位,就是周若眉坐在沈若凡旁边,李三思也识趣地再退一步了而已。

    周若眉坐在沈若凡旁边,替沈若凡介绍在座的各位士绅,对各位士绅和武林人的过往功绩如数家珍,沈若凡也含笑点头,礼数周到到让人无法挑剔,两个人坐在一起好似金童玉女,天造一双一般。

    同在一层,角落处,一张桌子上,唐胜武嫉妒地看着坐在首席上的沈若凡,尤其是看到周若眉和沈若凡的亲昵,眼里嫉妒的火焰就无法自我控制。

    “别嫉妒了,刚刚才从保安堂里面出来,你要是再乱看看,说不定又要进去。”楚狂云在一边道。

    “那是他们卑鄙用群攻手段,否则我会怕他?”唐胜武道。

    “你若不怕,等会去试试,看你能挨他几刀?”楚狂云讥讽道。

    “说起来,这家伙是脑子智障吧,把宝藏找到,最后竟然全用来赈济灾民,还不要名,简直蠢的可以。做慈善不宣传,连名都不要,这不就是傻子吗?”富甲天下赵景武道,他有钱,但到现在没有建立帮派,连参加帮派战的资格都没有,唯一一次出手就是沿路抢劫,结果死伤惨重,也是一根毛都没有偷到,所以果断中止,但说起损失,却是最少的,要比苏家、杜家、武家、唐家、楚家损失的少多了。

    “也是,这年头,谁还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营销公关的够好,白的可以是黑的,黑的可以是白的。捐款,要是不宣传宣传,不就跟没捐一样嘛。果然智障。”杜陵也吐槽道。

    “你们就是嫉妒吧,嫉妒他已经坐在了那里,而你们只能坐在这里。”楚晴冷不丁道。

    赵景武、杜陵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原本喋喋不休的话顿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恰恰好被说中,的确就是羡慕嫉妒恨!

    他们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结果只能坐在这离主桌最远的桌子,而沈若凡不仅坐在主桌,位置还如此靠前,巨大的落差,让每个人都接受不了。

    “行了,大家也别否认了,就是嫉妒,至少我是嫉妒的。”苏安骋坦言道。

    “也是,最该嫉妒他的应该就是你,只不过你不是早就派人说要杀他了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唐胜武道。

    “这家伙现在整天都呆在游戏舱里面一步不出,然后整栋公寓楼现在都被沈家保护起来,我的人很难找到机会。”苏安骋道。

    “堂堂阎罗就这么水?”武新嘲讽了句,目光阴阴地看着沈若凡道,“我没记错的话,桃花帮现在的帮主刘尔现实是江南沧浪集团总经理,而桃花帮基本都是靠这个集团的资金在支撑,我们一群人联手,还搞不残一个集团吗?”

    “没这么简单,沧浪和徐绍阳的名城集团以及江南各个集团都有合作,现在以桃花帮为纽带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动一个集团,就等于和整个江南商界开战,现在什么都靠经济说话,如果经济残了,政界一群人还有社会上各个社团组织也不会罢休,闹的太大,不是我们几个能担得起的。”苏安骋道。

    若是这么好动,早就动了。

    游戏是强者的游戏,弱者只有服从规矩,隐忍着等待机会。

    “弱者抱团,就该给他打击,否则就会不知道规矩。赵景武,商界是你们赵家的地盘,怎么?现在玩不转了?”武新朝赵景武嘲讽道。

    “你当江南商界抱团是开玩笑的吗?要是玩商战,不知道要爆发出多少的危机,没个三四年时间根本不能打残他们,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赵景武不屑道。

    商战,这种地域抱团,如果贸然卷入,三四年也不一定可以,真要独霸,是等等这些企业自己内部出问题,否则真打起商战来,波及太大,搞不好弄出金融危机来,还吃力不讨好。

    “明的不行,就用暗的,教训总是要给的,刘尔他父母不是没人保护吗?那就让他们发生车祸吧。”杜陵道。

    “这么下作的手段亏你也想得出来,在哪里输的,就在哪里找回场子来,就只能用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吗?”楚狂云不屑道。

    “你有本事,将宝藏抢来呀?狂神?”杜陵反唇相讥道。

    “我保证出了这个房间,你就要再进保安堂。”楚狂云眼里杀气一闪而过。

    “好了,大家现在都是自己人,没必要意气之争吧,杜陵向楚狂云道歉。”苏安骋及时出面道,现在的楚狂云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打得过的。

    “是。对不起。”杜陵咬牙道。

    “咦,这么快就怂了。苏安骋,你不是得到了天级武学吗?怎么这么怂呀?”武新好奇地看着苏安骋。

    “天级武学?如果这东西真这么好,你以为沈若凡为什么不私藏,而放在宝藏堆里面。我把资料共享,你们自己看。”苏安骋阴沉着脸咬牙道,把向阳宝典的资料共享。

    “噗”

    正在喝酒的赵景武看清楚了资料之后,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向阳宝典?这特么不是就葵花宝典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原来如此,我就说武尊现在的阶段不可能将完整的天级武学放出来。”楚狂云了然笑道。

    苏安骋臭着脸不说话,如果不是因为这东西既不能练,别人又不知道,最近打他冰河帮注意的人越来越多,他都不会主动共享丢人。

    “说笑归说笑,到底怎样总要拿出个规章来吧。如果真不行,暗杀也无所谓,大家也别装纯,谁家手里没点阴暗的力量。”武新道。

    “这东西我不怎么赞成,我更信楚狂云的,哪里输了哪里爬起来,我就不信有用钱砸不倒的人。”赵景武道。

    “看着来吧,你们有没有发现,沈若凡虽然是沈家人,但桃花帮里面几乎没有沈家的人,会不会是江南商团对沈家的排斥,如果我们现在这时候把人给暗杀了,会不会让沈家彻底把手伸到桃花帮里面去,到时候沈家+江南商界,就更难对付了。”唐胜武虽然恨沈若凡,但这时候却前所未有的冷静。

    “顾虑这么多真的是。”杜陵不耐地吐槽着,但也没有再说要杀的事情,因为他也怕沈家突然变大。

    “行了,看来大家意见是统一了,暂时不会动手,那就在游戏里面碾压他们吧。我们这里可是有三个帮派,六个公会,难道联手还会输?”苏安骋道。

    “说起联手,帮派任务里面多了个寻找朱襄谷的副本任务,一起下吗?”楚狂云道。

    “一起呀,传说当中的医经,要是能找到,就能不怕毒不怕病,如果能有像真武丹一类的丹药炼制,那就更好了。不过这个任务是怎么开的呀?好奇怪,说是有人不断挖掘,然后自己蹦出来的。”武新奇怪道。

    “管他呢?动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