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六十三章 庭有枇杷树

第六十三章 庭有枇杷树

    周若眉站在梅花树下,孑然独立,好似成了梅花一样,一样冷,一样孤独。

    “还有一个多月才开花吧,亲手将你们栽下,可惜却没有机会看着你们开花结果。”周若眉温柔地抚摸着梅花枝,“他们若见了你们,或许有一天,还能想起我这个绝情的女人。”

    “希望他还能留着你们吧。”周若眉忽然在一棵大树前蹲下,拿着一根稍微大些的树干刨开底下的土,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将它埋入土中。

    “若有可能,埋在这里,永远地看着他才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希望吧,但注定是做不到的,鲛人泪你替我吧。”周若眉低语道。

    沈若凡躲在一边静静听着,看着周若眉,脸上表情复杂,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抬头看着那几株长势良好的梅花树,沈若凡不知怎的,心头忽然冒出一句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当初课文背诵的时候,这句并不要求背诵,自己也从未背过,当时觉得这句话毫无意义,甚是多余,直到成年后,忽然回忆,才发觉那一篇都忘得干净,只有这一句还记得。

    人间世事几番沧桑,当时只道是寻常,却更触景伤情。

    沈若凡脸色变化,见着周若眉,却又不觉周若眉身体有何恙。

    拳头捏紧,沈若凡几乎想要冲出去将答案问清楚,哪怕他知道周若眉不会回答他。

    忽然感觉到周若眉行动朝自己走来,沈若凡连忙遁入一边,看着周若眉走出梅林,走入桃林,连忙又跟了上去。

    步入桃林,那些幻阵对周若眉毫无影响——因为沈若凡一直对她全开放。

    周若眉好似也有所预料,穿过桃林,走进桃花岛的门派住址。

    “这是我的房间?”沈若凡看着周若眉移动的方向微微挑眉。

    周若眉推开门,看着里面布置微微摇头,拿起放在一边的扫把弯腰打扫。

    沈若凡站在外面看着房间里面打扫的周若眉,心里某一块儿像是被触动了,他喜欢夜间的刺激,喜欢钢丝上行走的快感,但归来后,所希望的也不是什么奢侈富贵的享受,所要的只是一个干净的家,哪怕只是一间草屋,一个人送他一杯热茶。

    这本就是他所想要和规划的。

    桃花岛,本就是他和周若眉的。

    周若眉见着书桌上带着些灰的书本,又走去,将书本上的灰弹走,又将书整整齐齐地都放在书桌一角——沈若凡喜欢刺激,不守规矩的约束,但他自己是个对自我要求极高的人。

    打扫收拾完整个屋子用了不少时间,周若眉睿智过人,身体却是弱质女流,额头不禁微微沁出细汗,将东西都放回去,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看着沈若凡空出来的床,轻动莲足,走到床边,将棉被拿起,先是嗅了嗅,好似能闻到沈若凡的味道一样,躺在床上,露出安心的笑容,闭着眼睛,安详地倒了下去。

    沈若凡从头到尾也就这么一直看着,动都没动,直到周若眉躺下后,过了段时间,才发觉竟是睡了过去。

    轻轻走入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睡容安详的周若眉,沈若凡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轻轻拨开周若眉的秀发,指尖触碰到周若眉光滑的肌肤。

    周若眉忽然伸手握住了沈若凡的手,吓得沈若凡一惊,仔细一看才发觉周若眉还在睡眠,只是梦中无意识的举动。

    “若凡,若凡……”

    周若眉小声梦呓着,沈若凡听清楚后,脸色微变,看着周若眉,忽然伸手捏住她的脉搏。

    若真是身体有问题,不该瞒得过他。

    他的医术不差,尤其是在看了解百药留下的医经之后,沈若凡自问医术虽然不能比得上名医,但诊病断症,却自问有能力。

    轻易切脉,沈若凡细细判断……

    随即,沈若凡就脸色顿变,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周若眉。

    阴年阴月阴时生人,我知道,可你体内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寒气,已经充盈全身,若再盘踞心脉,必死无疑。

    最多三个月,可像你这般劳心劳力,可能不过两月!

    恍然间,沈若凡想起当日在杨树林的情况,当日的毒真的解了吗?

    解百药,沈若凡眼中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当初秦家庄外,他给周若眉诊脉过!

    慕容明成,你好样的,竟然歹毒如斯,不折手段如此,你也配说爱?

    此生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沈若凡身上杀气翻涌,腰间的七杀断刃蠢蠢欲动。

    床上的周若眉被杀气惊醒,睁开眼睛看着床边一脸杀气的沈若凡,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若凡听到这话,看着周若眉道:“这是我家,我自然在这儿,该是我问你,你为何在这儿?还睡在我床上?”

    “我只是来这里拿回上次赖在这儿的东西,现在找到了要走了……你快松开我的手。”在沈若凡的目光下,周若眉眼色飘忽不定。

    “我若不放呢?”沈若凡不但没有依言松开周若眉的手反而握得更紧。

    “你……”周若眉没想到沈若凡竟然会在这时候耍起了无赖,想要挣脱,却根本挣脱不出来。

    “别挣扎了,我不会放手的,这辈子都不会,你是我的。”沈若凡认真地看着周若眉,目光当中的炽热让周若眉不敢直视。

    “我们不可能的。”周若眉道。

    “我刚才把过你的脉。”沈若凡看着周若眉道。

    周若眉娇躯一颤,背过身去不敢看沈若凡,只是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那又如何?我的情况,你既然知道,就该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难道你要娶一个只有几个月好活,而且连生育都不行,无法为你们沈家传宗接代的女人当妻子?”

    “你我之间,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离开我,你还有更好的未来,宋青瑶、秦语曦、沈傲媚……”

    周若眉话只说到一半,沈若凡已经听不下去,一手抱住周若眉的细腰,在周若眉错愕惊讶的目光下,直接吻下。

    感觉口中异物的进入,周若眉美眸瞪大,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柔夷尽力地推着沈若凡的胸膛,想将这个男人推出去,然而铁了心的沈若凡显然不是她推得开的,只能被动的承受着沈若凡的侵犯,力气越来越小乃至顺从。

    沈若凡直接上了床,抱紧周若眉道:“你面前这个男人是个贼,无恶不作还好色,活该千刀万剐,他不是个大侠,所以他要的,不管对方愿不愿意,他都非要不可,所以从今以后你的丈夫就是我。夫唱妇随,天字出头是为夫,夫比天大,所以你没有选择,你的一切我来定。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做任何事情是,甚至不能离开桃花岛。”

    “我的寒气是与生俱来,又恰逢阴年阴月阴日阴,注定活不过三十的,又被解百药他们下了寒冰散,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而且根本是不治之症,无法可救。”

    周若眉缓缓道,抚摸着沈若凡的脸庞温柔道:“不要再像个孩子一样了,以后学会好照顾自己,如果可以,还要帮我照顾爹娘、舅舅、怀钰怀泰,我到现在没让他们知道。”

    “其实老天对我已经很不错了,能让我遇见你。我这辈子已经得到了太多别人一辈子得不到的东西,能在最后这段时光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我得的是寒症,最后发作该是全身冰寒,须发皆白,还是让我在海上随便找出地方自然地走了,让我在你心里永远是最好的。”

    “我不。”沈若凡紧紧抱着周若眉,眼睛发红,泪珠几乎落下,他这辈子一共只哭过两次,第一次哭完之后,就被人狠狠打了一顿,因为他没有哭的权利,第二次是他娘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哭过,但这一次他真有些忍不住。

    “如果说老天让你遇见我,是对你的好,那我呢?天煞孤星命,生在一个冷得要命的家族,爷爷把我当工具,父亲要我死,凡是和我亲近的,都要有灾难吗?还是说桃花劫,其实是你的劫难,你算的不准呀?”

    “天命?什么狗屁的天,那他妈就是大气层!人类都能出宇宙了,还怕个天?就算有天,老天要忙的事情多了去,没空管我们两个小虾米。我说过以后我决定你的一切,所以与之相同的代价就是,在我死之前,绝对不允许你死!”

    “好,我努力让自己不死。”

    感受到沈若凡的坚决,周若眉最终选择屈服,舒服地躺在沈若凡怀里,这或许也是自己所期盼的吧,哪怕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有他陪着很好。

    “若凡。”

    周若眉轻轻唤了声,沈若凡还有些迟疑,周若眉却主动地献吻了过来,扑倒在床上。

    沈若凡与周若眉目光相对,已然懂了周若眉的意思,更加主动地回应周若眉,反客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