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六十二章 梅林之外
    碧海惊涛之上,一道黑影在重重浪涛当中穿梭自如,破浪乘风,如利刃无双。

    沈若凡驾驭虎鲸,迎风傲立万重浪,张开双臂,硬接这强大的海风。

    置身这浩瀚天地当中,狂妄自大的人类才会发现自己的渺小。

    “啊”

    沈若凡仰天长啸,声如雷霆,任由海水冲刷在自己身上,这种完美的贴近自然,感受自然的伟岸力量,无与伦比的酣畅。

    不同于战斗的痛快感,一种别样的美妙滋味。

    与众不同的大和磅礴。

    人类生来如是,不甘心在狭窄的空间当中生存,向往蓝天,甚至向往外太空,自然也就包括大海。

    即便沈若凡是个宅男,但不代表他不喜欢这种代表自由的感觉。

    如此在海浪之中穿行,沈若凡只觉前所未有的畅快,像是个孩童一般。

    直到玩的有些累了之后,沈若凡才重新坐在虎鲸上,闭上眼睛,精心聆听着潮汐声和风声,多久没有这么过悠哉日子了。

    一切都解决了,有秋老爷子坐镇,哪个不长眼的白痴敢来劫掠?

    宝藏连同粮食都顺风顺水地运送了回来,如今江南灾民有了粮食,自然不再闹事。

    沈若凡提议让六艺书院用这个来实践,贯彻知行合一,主张让学生负责一部分的灾民情况,彼此分配,免得日后出来的和普通文官没有区别,只知道死读书,连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都不知道。

    沈允全好似为了能让太子知道更多的事情,是以很愉快的答应了,有着丐帮的人相助,又有六艺书院一群专门的政治人员,沈若凡觉得自己一个业余的就别插手了,外加自己想放假,所以很愉快地带着伤好了的虎鲸溜出大海。

    虽然江南的人几乎都知道沈若凡是风云阁沈爷,但实际上,沈若凡自己的地盘该是桃花岛,这才是自己的家。

    “小虎,朝前面继续游,那是我的家,很快也就是你的家了。”沈若凡摸了摸虎鲸的头道。

    沈若凡自问真的是没有什么起名的艺术,所以简单粗暴地就给人家起小虎的名字。

    做人就是这么任性!

    虎鲸微微抬起头,表现出欢悦的情绪,虽然扛着沈若凡,但依旧矫健有力,堪称水中健将。

    沈若凡半个身子浸在海水里面,也不觉难受,心想虎鲸虽然已经很大了,但勉强当坐骑,如果当旅游航母就不行了。

    如果能抓头蓝鲸就好了,沈若凡心里期许。

    心想着,沈若凡忽然闻到淡淡花香。

    沈若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梅花林,眼里露出复杂的表情,当初一时戏言,要在桃花岛东南西北四个地方,种满四个季节的代表花朵。

    桃花、荷花、菊花、梅花。

    只是自己一时戏言,而且这么懒的自己,也没这么多精力去弄,所以除了她之外也没有人会帮自己种这梅林了。

    沈若凡摸了摸虎鲸的头,让虎鲸自己玩去,自己纵身一跃跳上岛中,四周梅林,自动移开一条道路让沈若凡走入。

    当初成为天下第一门派的时候,抽奖得到地级阵法桃源幻阵,整个桃花岛都在阵法当中,当日沈若凡和柳心妍说阵法结界的时候,其实还少说了一个他自己的,桃源幻阵几乎自成空间,就算是如今一片桃林都是干枯的,但普通人若走进去,也能见到漫天粉色。

    沈若凡至今不知道这些桃花到底是什么原理,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桃源幻阵都随己心,只要自己一念之间,很多东西都可随心变化,这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沈若凡就是神,虽然只是幻觉上的神。

    而周若眉在栽种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情况,所以连这片梅林也被桃林自动吞没,成为幻阵当中的一部分。

    沈若凡缓缓走入梅林当中,顺着梅林走动,走到一边,沈若凡脚步忽然停下,不敢置信地看着梅花林中的女人。

    她怎么会在这里?

    沈若凡刹那间,手足僵硬了起来,愣愣地看着梅林中的女人,一身大红衣服,艳而不妖,美而不俗,肌肤晶莹如玉,好像就是这梅林当中的魂。

    沈若凡之前一直以为她是如桃花一样娇艳的女子,妩媚动人,倾国倾城,但在这一刹那,沈若凡忽然觉得梅花更配她,一样的高洁清幽。

    好似是沈若凡的目光太过明显,周若眉若有所觉,带着些激动地转过头,看着沈若凡,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迅速转为淡漠,只是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出口,沈若凡就化作点点星光消散。

    周若眉强装出来的冷漠瞬间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奈的忧心,自嘲笑道:“老人常说,一个人临死前会见到自己一生当中最重要、最想见的人,可我现在还不到这时候吧。”

    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沈若凡利用桃源幻阵的特殊能力,自动隐藏了自己。

    哪怕很想见她,哪怕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哪怕他自问没有什么错,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若有选择沈若凡此刻哪怕再面对长江水贼和倭寇,也不愿在这儿,但却偏偏一步都舍不得移动。

    心里的刺插着,拔不出来,就算周若眉来找沈若凡,沈若凡藏在深处的刺也未必能拔出来,只是能容易地将露在外面地拔掉,何况她未来。

    沈若凡真的不知如何面对,想要舔着脸讨好,沈若凡做不到,而要冷漠着,当作不在乎对方,冷言冷语地伤害,到底是伤害她,还是伤害自己,那又何必呢?

    但听着周若眉的话,沈若凡冰冷的表情露出一丝喜悦的表情,她说她最想见的是我吗?

    可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若凡恍惚间想起单雄信向他的报告,秦家庄陷入困境,除却失去萧如风的威慑,更重要是不二庄落井下石,给秦家庄致命一击,连枯木派几个都敢骑到秦家庄头上。

    还有今日,宁王几处粮仓被抢还有江南童谣的兴起,都是不二庄在背后动的手。

    宁王到底是一方亲王,势力在江南盘根错节,一旦被发现,不二庄也会有麻烦,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毫无道理的?

    沈若凡隐隐想到个可能,却不敢相信,站在梅花林外,静静地看着她。

    他很久没有这么近地看过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