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五十六章 谁敢动我孙儿?

第五十六章 谁敢动我孙儿?

    “沈若凡快放开宁王。”

    “若凡快放开宁王。”

    突如其来的变化,超出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就算是秋寒枫都没有想到沈若凡会在这时候突然朝宁王出手。

    “沈若凡,你快放开本王,本王乃是当今圣上的胞弟,你敢对本王做出半点伤害,就要被诛九族。”宁王被沈若凡抓着,依旧不显惊慌,反而朝沈若凡威胁道,刹那间好似有处变不惊的王者风范。

    只可惜,沈若凡不玩英雄相惜这一套,看着有恃无恐的宁王,沈若凡一个耳光打过去。

    清脆响亮,直接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无论是久经官场的李三思,还是铁面无私的郭巨,亦或是谦谦君子的秋寒枫。

    这可是大明第一王,江南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大明天子唯一的嫡亲胞弟,莫说是动他一下,就算是言语辱骂,也没人敢。

    宁王更是不敢相信地看着沈若凡,这一巴掌直接把他打懵了,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从来没有人打过他的脸。

    哪怕是年幼时不懂事受罚,最多也就被夫子用戒尺打手板。

    打脸,这已然是极具侮辱性的惩罚。

    “放肆,本王一定要诛你九族。”

    盛怒之下,宁王把平时的贤王气度丢得一干二净,歇斯底里地朝沈若凡喊道。

    “啪”

    回应宁王的依旧是沈若凡的一记耳光。

    “啪啪啪”

    不,是n多的耳光。

    郭巨看不下去,怒道:“沈若凡,适可而止吧,他是大明亲王,你挟持他就已经是死罪,断断不能这么折辱他。”

    “都是死罪了,我干嘛不打得更狠点?郭铁心呀,我看你不仅是铁心,还是铁脑,朱来说的一点没错,榆木脑袋。”沈若凡不屑道。

    “不要轻举妄动,我能保证在你们动手之前,我一定会掐断这个王爷的脖子。”

    沈若凡察觉到郭巨的动静,又警告了一句。

    “这里人数如此多,你一个人是无法离开的,就算挟持也没有用,放下王爷,你还有一线生机。”郭巨道。

    “我现在不想听到你讲话,想让他活命,就给我闭嘴,傻子别说话。白如砚是觉得从开封跑到京城太麻烦,而且你们一大堆六扇门高手窝在展家也拦不下他太废物,所以才没有再跑六扇门一趟,外加觉得要给你们六扇门留点面子,免得一群小偷小摸的太放肆,所以才没有把展家的蘸金判官笔和武林判官令送到六扇门大厅,否则你们六扇门现在都颜面扫地。再多说些别的,信不信我请人帮忙将夜香倒在你们六扇门牌匾上。”沈若凡扫了眼郭巨道。

    “沈若凡,你找死。”展忠捏紧判官笔,展家判官笔和武林判官令被丢进粪坑,是展家的奇耻大辱,莫说原本就与沈若凡不和,就算和,现在也想杀了沈若凡。

    “沈若凡,六扇门自有朝廷法度,不容轻贱,你现在已经触犯国法,如果再这样下去,只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宋青瑶秋水剑遥指沈若凡,一切都会万劫不复的。

    “侠以武犯禁,是因为侠客逞强,许多时候从一己之私出发,犯禁,导致国不宁。但倘若这个国本就不宁,还有什么意义上的不宁。”沈若凡冷笑着,“国法,如果说以权谋私,欺世盗名也是国法一部分,这禁犯了也就犯了!”

    宋青瑶的反应,沈若凡心痛,却也觉得理所当然。

    宋青瑶不是传统意义的女子,她比多数现代女性更现代,沈若凡感觉宋青瑶爱的是自己,只是她更有她理想自我的追求。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婚姻却只是一点五个人的事情,因为在婚姻中,双方都必须为对方做出改变,而这改变就是牺牲自己,兴趣、愿望、梦想等等,所以往往要从一个人变成零点八个人,如果生个孩子,就更别说了。

    所以很多人可以谈恋爱谈得很好,可结婚之后却矛盾重重,在以前,男子往往没有减少,因为女子作为附属品,几乎不存兴趣愿望梦想自我等等,自己减少了一半,只剩下0.5.

    当然也有例外,萧如风入赘之后,自己成了零点五,所以成了萧止。

    而宋青瑶显然不是,换言之,她是一个人的。

    只是让沈若凡变成0.5也是不可能的。

    “若凡,放了宁王吧,这事的确是你做的冲动,擅自杀了方济番,这的确是错,不过方济番却也该死,你宁王,其余事不用担忧。有我在这儿,六扇门动不了,这江南不是别人想来撒野就能来撒野的地方。但你若伤了宁王,我也没法子了。”秋寒枫道。

    “寒枫,不用操心我,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命格上更是天煞孤星命,大局妥协,我也清楚,但有什么用?一路上,我不是在妥协吗?忍了方济番,结果东西不还是被抢了?弱者只能妥协,而强者,会让别人向他妥协,这才是一切的实质。”

    “肆意放纵又怎样?我杀了方济番,东西回来了。至于抓宁王,我倒不是要拿他来威胁,而是单纯地想揍他而已。一个空有贤王之名,背地之中却与外敌勾结,更置江南灾民死活不顾的王爷,到底有什么资格活着?朝廷法度能让百姓安稳,便不该破坏,但如果这朝廷法度本身就是罪恶的呢?这样的渣滓留着,只是大明的祸害。而且有仇不报,非人哉!他既将矛头对准了我,我不回敬他一二,怎么对得起他?”

    说着话,沈若凡低头看着宁王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

    “因为本王带人来抓你这个恶徒。”宁王咬牙道,眼中对沈若凡的恨,已经是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刷。

    “错。”

    沈若凡一耳光呼过去:“仅仅只是因为我想打你而已。”

    “够了,士可杀不可辱,何况本王乃是堂堂王爷,皇室贵胄,乃是天家,是君,而你是民,君要臣死尚且不得不死,何况你这样的民?目无王法,心无皇室,你这贼子当杀。”宁王怒道。

    “可杀不可辱?你说的。”

    沈若凡手上忽然发力,想死,就赐你一死呀。

    正好替阿睿除了登基路上的绊脚石。

    扯什么伦理纲常,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好意思,不说这家伙不是君,就说是君,你们孔老夫子的主张是君择臣,臣亦择君,什么时候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了,是董仲舒把“君使臣以礼,则臣事君以忠”改成了“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

    宁王眼珠几乎要突出来,死亡的窒息感传到大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竟然真的敢杀我!

    生死危机的巨大刺激下,宁王原本怨毒的目光陡然一变,一股强大的内力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身体一震,硬生生从沈若凡手中挣脱出来,一掌排在沈若凡胸口。

    沈若凡喉间一甜,险些吐出口鲜血来,也迅速和宁王拉开距离。

    刚才匆匆一交手,宁王身上的等级是70+。

    谁能想到一直以文弱示人,号称谦谦贤王,深谙儒家经义的宁王竟然也是一名武林高手!

    “全部动手,将这个贼子拿下。”一脱身,宁王就一脸怒色地下令吩咐道,苦心隐藏数十年的秘密今日被彻底揭穿,饶是城府深沉,也有些难以自控。

    一众王府高手闻言纷纷朝沈若凡出手,而六扇门捕快的态度却变得特别爱美,尤其是郭巨,他此刻看着宁王的眼色具是一片忌惮。

    好高明的武功,好深沉的城府。

    方才一闪而逝的武功,六扇门之内,除了郭巨他自己之外,就是展忠也未必是对手。

    而就是这样的武功,为了隐藏,竟然甘愿忍了沈若凡十几记掌掴,若非沈若凡“不服教化”真要动手杀他的话,是否就能这么一直隐瞒下去。

    而他一个王爷,如此隐瞒自己的武功,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郭巨目光微凝,虽然沈若凡触犯国法,天理难容,但一个飞盗而已,能惹出多大的事情来,而且找宝藏救灾民,破案件卫江南,除了杀方济番之外,都不太出格,可一个如果王爷有反心的话,大明是会变天的。

    沉思间,一抹磅礴浩然的剑气忽然在人群之中爆发,宁王府一众高手尚未临近沈若凡身前,便被剑气重创。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远处而来,像是惊雷乍响。

    “谁敢动吾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