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五十四章 下马威!
    船只刚刚靠岸,沈若凡入眼便是一群卫兵和六扇门捕快。

    精兵,青衣。

    沈若凡脸色微变,这群卫兵和身后这队官兵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群卫兵都是真用钱养出来的,而不是后面这一群为了省钱而养出来的。

    至于捕快,赤橙黄绿青蓝紫,青衣已经是第三等级的捕快,五品官衔,却有近百人。

    能出动这阵容的,大明朝似乎一共也就那么一双手,不,可能都只有一只手。

    沈若凡心里微微好奇,走上岸,眉头却忽然皱起,自从修炼惊神一刀后,他的第六感就接近猛兽,得到七杀断刃后,又突然跟走火入魔一般,很容易发现别人觉察不到的地方。

    说玄乎点,就像是有第三只眼睛一样。

    而现在一踏上岸,沈若凡就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这些人都没有保留的意思。

    是光明正大的针对。

    “宁王千岁,驾到。”

    “六扇总捕,到。”

    “漕运总督,到。”

    “吏部尚书,到。”

    沈若凡还在疑惑间,一连四个传呼声大声响起,沈若凡脸色再变,好家伙,江南最大的宗室,名义权力最大的文官,还有明明不在江南,但因为漕运的事情却可以插一手算是实际权力最大的文官,以及专对武林权威特殊的六扇门总捕。

    这阵势,大得有些离谱。

    如果再来个南京守备的,那江南最大的文武官就都来,不过那个武官不来反而不好,因为那个武官原本是朱睿的亲信。

    霍春歌、柳心妍、展忠、宋青瑶四个人脸色全变,这阵势也超乎他们的预料,没道理呀,竟然会来这么多人。

    提前一个渡口到来这是做什么呀?

    秋寒枫眉头微皱,主动站到沈若凡旁边,他敏锐的感觉到这里要有风暴,而中心就是沈若凡,所以他必须站出来。

    这里也只有他有能力站出来,在朝,他是未来镇国公的爵位继承人,在野,真掰手腕,藏剑带着江南武林和朝廷硬干也不惧,尤其是在他突破地阶之后,现在的藏剑真的敢跟任何一个门派掰手腕,也包括朝廷。

    秦语曦站在沈若凡身后,这时候怂是不存在的,至于阿山、平辽更是不用说自觉跟在两个人后面。

    戴长春眉头微皱,他们能轻易站出去,他不行,因为他既代表运河系的人,又没权力真的决定,只能朝下面人使了个眼色,快去找戴老大。

    沈若凡察觉旁边人的动静,不动声色,先给了阿山一个表情,让他回去守好六耳几个人,就别窜出来看热闹了,这里情况不对劲,老老实实待船舱吧,如果一会儿打起来,白白死在这里掉等级就不好了。

    静静地看着两边人马分开,四个人如众星捧月般先后到来。

    第一个,宁王朱和林。

    四五十岁的模样,身穿锦袍,一脸富贵逼人相,行走间带着些和善,看着便是与人为善的好人。

    宁王,贤王,这是在民间的说法,但在经历了这一路上的事情之后,沈若凡确定宁王从来不安宁,贤王更不贤能!

    不过是披着的一层皮罢了。

    第二个第三个的郭巨、李三思都已经认识,而第四个吏部尚书,沈若凡就淡淡扫了眼,这个人在这里就是个陪衬。

    如果是北边的吏部尚书,那是大佬,但这南边的说地位,还真低的可怜,没什么实权。

    “是来见我吗?”沈若凡朝着几人道。

    行礼,尊敬?

    扯淡,沈若凡一个江湖人,会管你这些?就算是友好会面,沈若凡也不见得给面子,何况现在这一群人过来明显是来找茬的。

    “放肆,见到王爷也不下跪。”

    见到沈若凡的动作,宁王几人尚未说些什么,宁王王府长史就朝沈若凡一脸威严地喝道。

    “主人都还没开口,狗就别说话了,否则我不介意替人杀狗,滚一边去。”沈若凡冷冷地扫了眼那名长史。

    长史表情顿时阴沉下来,宁王却挥手阻止道:“不碍事。”长史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眼神满是仇恨。

    嘴上说着不碍事,但宁王原本春光满面的表情也有了分短暂的停滞,打狗还要看主人,当着他的面如此威胁,是全然没把他放在心上了,只是城府深沉的他不会表露半点,朝沈若凡朗声笑道:“阁下就是找到宝藏,并无偿将宝藏献给朝廷的沈若凡,沈大侠。本王在此代表受苦的江南灾民向沈大侠道谢。”

    说着话,宁王就朝沈若凡一拜。

    亲王之尊朝沈若凡一介江湖白衣下拜绝对是礼贤下士的典范,更是爱民亲民的典型。

    不过,正常来说,面对这种亲王的上级下拜,对方往往会扶住,就像历朝历代的非正常登基,臣子们明知自家主公要拒绝三次,还要主动地去提。

    大家都知道这么回事,就是意思意思。

    只是沈若凡显然没跟宁王意思意思的意思,不但没有主动上前去扶,反而主动退后一步,欣赏着宁王的下拜,硬等他一揖到底,也没说什么话让他下台阶的意思。

    吏部尚书看着沈若凡的举动,却大大皱眉,朝沈若凡怒道:“放肆,你一介白衣,竟敢真受宁王一礼,目无尊卑,毫无上下礼制,还不扶起宁王。”

    “孙大人无需如此,这是本王愿意的。”宁王温和地朝吏部尚书道,态度谦逊得很,如果不看他眼中的那丝阴霾。

    身为宁王,他还没受到这么大的冷待。

    “对嘛,人家愿意的,关你毛事。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哦不,他不是皇帝,只是个王爷,那这位大人岂不是……”沈若凡笑道。

    吏部尚书孙大人听着沈若凡的话,一口气卡在喉中,上不上得来,下不下得去,脸色刷的一声变得苍白,随即又迅速变得血红,显然是怒到了极致。

    皇帝不急太监急,旁人这般讽刺,最多骂人是太监,可沈若凡加了句宁王不如皇帝,那他堂堂吏部尚书岂不是还不如一个太监,也是他们清流口中最不屑的阉人。

    这刹那间,吏部尚书险些喷出血来,然而一时却不敢反驳,因为他是万万不敢说宁王的位置和皇帝差不多的,如果这么说了,第二天罢官还乡还是轻的,说不定就直接处决了。

    “黄口小儿,放肆,咳咳咳……”

    可怜这吏部尚书一大把年纪,也没怎么和人对骂过,一口气给气的,反而咳嗽了起来。

    李三思微微挑眉,不动神色地站在一边,他应宁王之邀来,就已经隐隐探听到风声,虽然不得不来,却不打算出面,宁王不好惹,太子就好惹吗?而且宁王是成年人,行事不能太过分,可太子不一样呀,他现在还能说是少年郎,做些出格的事情,最多就是关东宫面壁几个月,而他会不会被他弄的下不了台,就不好说了。

    身为政治人物,李三思第一时间思考的不是什么朝堂武林也不是什么灾民,而是站队!

    现在一个是太子的人,一个是宁王本尊,这吏部尚书也是蠢货,这时候竟然敢冒头,就算被骂死,也是站队错误,没人觉得他不是活该!

    “孔圣伦理,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王爷乃是皇室贵胄,你这样的白衣竟敢受王爷一礼,毫无规矩教养,江湖野人,放肆!”吏部尚书怒道,“还不快向王爷道歉,否则日后必留下骂名。”

    “骂名?你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都不能不留下骂名,再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呀。”沈若凡冷笑着,大明文官真的是被皇帝惯坏了,不对,应该说是历代士人都被皇帝惯坏了,尤其是宋朝之后,真觉得自己了不起,要不是因为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一群皇帝都瞧不起这帮文官,还真觉得有本事了。

    “你你……说,本官,哪里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敢污蔑本官,本官必定让人将你抓入牢中,郭大人,还不动手,将这狂徒拿下。”礼部尚书朝郭巨道。

    宁王见此也不发话,由吏部尚书打这个先锋。

    “你什么你?你这样比阉党还不如的,还能有忠孝仁义?你身为吏部尚书,应当主管江南一切民生,官员考察,结果江南之中发现有贪官使江南决堤,上负君恩,下负百姓。忠?你配吗?事故发生之后,你又做了什么吗?君忧臣辱,民困仕更辱,这段时间之内,江南百姓可有半分好转?或者有半分与你有关,没有。江南百姓受辱,你竟身穿华服,没有散尽家财,你也配为官,这是不仁,更是不义。孔老夫子以教化万民为己任,若是知道千百年后知道有你这么个徒孙,一定气死。最后不孝,父母生你如此,愿你成才,你却如此肮脏,忠孝仁义你哪点配?”

    “我千辛万苦寻得宝藏,愿全交江南灾民,用于赈灾与灾后安置,你行吗?你能吗?却反而在此为他人出头,置灾民于不顾,你也配为官?”

    “还有宁王言他代表江南灾民,就是代表大明子民了,我若没记错的话,这天下唯一能代表大明子民的就是当今圣上,宁王说着话,是要谋逆吗?而你到底是谁的官,是想要换主公,谋逆吗?”

    沈若凡目光尖锐地盯着吏部尚书,身上杀气不自然地翻涌,一瞬间好似修罗重生。

    吏部尚书眼睛瞪大,手指颤抖地指着沈若凡,半天说不出半点话来,沈若凡说的并不是很具有条理性,如果用现代人身上,一群人绝对能说出千百种解释来,因为现代人承认人心的恶,而古代所有文人都不断用到的制高点来要求别人,所以自己要是品德高尚的人,而这品德高尚,就是随便怎么要求都行。

    至于沈若凡最后一句话,更是让吏部尚书甚至宁王都说不出话来,似乎说得没错,但说代表灾区灾民的人,多了去,不止宁王,灾民也这么说呀,但这江南子民和大明子民又好像没错。

    宁王也是一脸懵,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全然不知道被沈若凡偷换概念玩白马非马的套路。

    最后吏部尚书猛地吐出口鲜血,笔挺挺地倒下。

    他不知道说什么,怒极攻心,又被沈若凡无意识的杀意针对,倒下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