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五十三章 你有病!
    血光一抹而去,七杀断刃上鲜血不停,沈若凡脚步一分,肩头微微一矮,回手一刀,一道鲜血射出,一具尸体重重摔入河中。

    月光照耀在运河上,船只缓缓行驶,但原本碧蓝色的江水今夜却是红色的刀。

    “八格牙路。”

    一个黑衣人看着满地同伴尸体,眼中怒色一闪骂道。

    沈若凡眉头一皱,倭人,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大步踏前,一刀斩落,霸道强势,只见一片鲜艳的血光,双手握紧倭刀,猛地一咬牙朝沈若凡砍去,硬碰硬地对砍,他不信自己会输。

    错身而过,沈若凡保持拿刀姿势,另一个倭人手里倭刀断裂,尸首分离,沉重倒下,摔入河中。

    “恭喜玩家沈若凡等级提升到五十级。”

    “轰”

    来不及顾这声系统的提示,沈若凡就听着一声轰鸣,回头望着,见着身后一手船舶发出爆炸的声音,直接被烧。

    那一艘船是关押王府护卫的?

    沈若凡眉头微皱,看着船边潜伏着的水贼,心中杀气更盛,握紧七杀断刃,气沉丹田,猛然一提气,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杀气,和一边的阿山站在一起就像是两个从地狱之中出来的修罗。

    浓郁的几近可以化作实质鲜血的气息,沈若凡瞳孔当中几乎没有半点情感。

    刹那间,沈若凡仿佛忘却了自我,人心与刀心结合,顺着七杀断刃而动,好似即将爆发的山洪。

    一米长的血色刀气霸道斩出,一路鲜血爆发,江河之中数十朵血花迸发。

    同样在杀敌的平辽诧异地看了眼沈若凡,沈公子何时有这么恐怖的刀法?

    沈若凡一刀斩出,威力恐怖,然而这一刀斩出,沈若凡体内的内力不但没有半点衰竭,反而越来越强。

    若是平时,沈若凡一定好奇自己为何会有这么可怕的刀法,但现在的他显然不在正常状态下,双眼开始变得血红。

    朝着着火的地方跳跃,沈若凡一刀砍去,火焰硬是被沈若凡砍成两半。

    杀气铺天盖地而来,好容易从船中逃出来的王府护卫一脸惊慌,连忙跳入水中,飞速逃跑。

    沈若凡七杀断刃挥舞,几下刀下,河面之上当即又一阵鲜血涌动,但显然无法再阻止这些人离开。

    天色渐渐变亮,汹涌的贼寇们纷纷退去,只留下血红色的江水。

    一夜厮杀,所有人都有些疲倦了,也没有如何打扫,船只上处处充满血迹。

    戴长春粗粗包扎下,骂骂咧咧道:“这一路上的人,还真他娘的多,而且几乎个个都是成名高手,还不分大明、蒙古、关外……嘶”说着话,牵动伤口,戴长春长吸了口凉气。

    “戴大侠没事吧?”霍春歌关心道,距离上河已经有四夜四日,白天还好,但晚上的水贼几乎就没少过,连夜厮杀,大家的精神都到了超负荷的状态,友谊也迅速建立。

    “还好,昨天多亏若凡的一刀,要不然我可能还真出事,还要多亏若凡。”戴长春道,想要跟沈若凡道谢,抬头却见着站在船头的沈若凡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明明还是那个人,而且距离自己不远,可为什么身上的杀气这么可怕?

    察觉沈若凡不对劲的,不止戴长春一个,霍春歌、宋青瑶、柳心妍等人也都感觉到了。

    原本的沈若凡玩世不恭,脸上总是带着玩味邪趣的笑容,但现在的沈若凡显得杀气腾腾,一看就是那种不能惹的。

    “若凡的刀心里面惨杂了一股霸道和残忍,和之前的浩然正气不同,隐隐带着一股宁错杀不错放的无情霸道。有入魔的感觉。”秋寒枫忽然皱眉道。

    “入魔。”宋青瑶脸色顿变,满脸担忧地看着沈若凡,只是想着众人情况又有些不好意思,将这情感忍下,忽见着秦语曦直接走去朝沈若凡的七杀断刃抓去。

    “不好。”秋寒枫脸色一变,刀对刀客来说就是第二生命,偏执的刀客,刀对他们来说,比父母妻儿都重要,甚至有些刀客为了刀,会将父母妻儿都杀了个干净,做到一心为刀,不禁他们允许就动刀,会被认为是对他们刀的亵渎,必杀。

    只是秦语曦的动作很快,众人根本拦不住。

    一直没有动作的沈若凡感觉到秦语曦的动作,七杀断刃上血红色的光芒闪烁,本能地一刀朝秦语曦杀去。

    “呀”

    秦语曦惊讶叫了声,沈若凡才反应过来,强自停下动作,七杀断刃及时停在秦语曦脖间,只斩断几根秀发。

    “语曦,你没事吧,干嘛突然过来,吓我一跳。”沈若凡担心道,刚才如果不是及时反应过来,秦语曦这纤细的脖子就真的一刀两断了,虽然只是游戏里面,但沈若凡也接受不了。

    “因为若凡,你有病。”秦语曦丝毫没有在意放在脖间的七杀断刃,美眸闪闪地盯着沈若凡,一字一句道。

    “是是,我有病,不该拿刀砍你。”差点把人砍死,沈若凡底气也不是很足,丝毫不计较道。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真的病,若凡,你没发现你现在的脾气很大,也很暴躁嘛。”秦语曦道。

    “有吗?”沈若凡不确定地问道。

    “若凡,你有没有发现这两天,你杀的人太多了。”秦语曦道。

    “多?多吗?”沈若凡微微皱眉,这四天,直接死在自己手里,被自己砍死的差不多有两百多人,间接被自己砍伤的就没法统计了。

    四天两百多人,平均就是一天五十多人,好像很多。

    不,应该就是很多了,以前虽然也混江湖,但干的是飞盗,很少和人正面冲突,更几乎不杀人,所以自己短短四天就杀了两百多人,实在太多。否则自己这个升级最慢的,怎么可能在短短四天时间就升到了五十级。

    短时间杀了这么多人,完全超出自己的心里承受范围,正常人会感觉到心累,想要放假。

    可是自己好像不是正常人,杀了这么多人之后,虽然有心累的感觉,可好像——更享受!

    或者说是,有些停不下来,就像刚刚,差点一刀杀了秦语曦。

    “若凡,你得了类似战争后遗症的病。”秦语曦认真道。

    “战争后遗症。”沈若凡表情错愕,他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古今都有,许多士兵退役之后,生理心理都受到巨大创伤,尤其是心理上的创伤,他们习惯了战场上的杀人,如何更好更快地杀人,却适应不了现代的和平生活。

    甚至不少直接选择自杀,后悔自己没有死在战场上。

    以及更暴戾的,习惯杀人,停不下来。

    自己难道也这样了吗?

    不可能呀,战争后遗症是那些打了不知道多久仗的人,才会有的,我怎么会有?

    “战争后遗症,是因为巨大的压力所导致的心理疾病,尤其是缺乏一种适应过程,如果是一个、十个、百个、千个这么按照顺序杀人,还能好,可往往却是才杀了一个人,就要做好在短短时间内杀百人千人的准备,完全没有放松休整自我的时间。若凡,你一下子就杀了这么多人,没有放松,我感觉就像是这种情况。你短时间内不能再杀人了!”秦语曦道,出身军人世家,对于这种军人的病,她很了解,虽然她也很奇怪沈若凡怎么会才四天就这样,但症状是没差的。

    沈若凡微微一愣,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不对劲,就是从杀方济番开始,那一刀很痛快,很爽,可就像是打开了自己心里的罪恶阀门。

    若是这么持续下去,对自己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恐怕会变得无杀不欢,一日不杀人,好似毒瘾发作。

    等等,这种症状怎么和苏夜那么像?

    沈若凡一脸惊惧地看着七杀刀,毒品具有恐怖的作用,让人戒不掉,但这种快感其实并不是最高级的,对男人来说最高级的永远是权力的享受。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这种掌握别人生死的感觉,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权力,一念决定别人生死……

    猛然惊出一身冷汗,有心想要将七杀断刃丢弃,但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七杀断刃就响起一阵悲鸣声,好像是孩童在哭泣,表示不舍。

    沈若凡心里又有些不舍,罢了,欧阳浊说的没错,自己和这把刀已经心神合一,就算把它丢了,也会来找我。

    何况若是就此丢弃,岂不是承认输给了一把刀?

    沈若凡眸中闪过思索的色彩,当年的苏夜是不是就和自己想的一样,所以被自己的自傲所害,以刀驭人,最后死在惊神一刀之下?

    弱者死于懦弱,强者死于骄傲?

    沈若凡忽然笑道:“我不想杀人,但总有人想要杀我,那我只好回击。不过等这次结束以后,我就会给自己放假养老,去桃花岛养生。”

    “那还要多久才能到呀?”秦语曦道。

    “不久,过了下一个渡口,再过半天时间,我们就能回到风云阁,如果不是沿途购买粮食,我们早就该到了,不过现在有了这这批粮食,能救很多人。”沈若凡道。

    “回江南以后,我给你弹琴吧。”秦语曦道。

    “美人天籁,人间享受呀。唯一可惜的就是不是桃林,明年三月,你再给我弹琴怎么样?人面桃相映红。”沈若凡道。

    “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却不知何处去的。”秦语曦微微撇嘴。

    “世事沧桑,未来的事情说不准。”沈若凡突发感叹,回头见秦语曦嘟嘴的表情,又不由笑道,“当然,现在我们在一起。”

    秦语曦闻言露出甜美的笑容。

    站在船头,沈若凡听着风声,自我放松,心中念着沈允全教他的浩气诀,身上气质当即一变,惊神一刀的刀意反压七杀断刃。

    秦语曦也站在沈若凡旁边。

    宋青瑶在后面见着,表情变化,微微带着黯然,随即又消散不见,抬头看向一边,快了,过了下个渡口,再采办一次,顺流而下,就成功了。

    船队在运河上行驶,顺风顺水,不知过了多久,宋青瑶眼尖地注意到岸边有大量人群在那等候。

    而且秩序井然,并没有过多的人声,显然不是普通围观百姓,而是朝廷大人物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