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十二章 姗姗来迟的秋寒枫

第四十二章 姗姗来迟的秋寒枫

    “今天才来,未免太慢了吧,让人很怀疑你这个江南双璧是不是浪得虚名呀。”沈若凡目光含笑地看着眼前的秋寒枫。

    原本秋寒枫闭关,所以藏剑能给桃花帮的帮助就仅仅是冯九歌和段八方两个中的一个,但秋寒枫出关,这事情自然也就交给了他。

    按沈若凡的想法,以秋寒枫的武功和江南的熟悉,应该是第一个到的,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最后一个到的,比锦衣卫的都晚。

    “途中遇到了点事情,所以迟了些。”秋寒枫笑道。

    “确定不是因为温柔乡的缘故?”沈若凡打趣地看着秋寒枫一样,目光扫着楼下正坐着喝茶的姑娘。

    一身鲜艳的七彩衣服,单薄暴露,上身露出平坦的小腹和圆润的肚脐,下身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同样自由地暴露在空气当中,像是一只美丽的七彩孔雀。

    西域歌舞团,第一舞女——明月。

    似乎是美女都喜欢蒙着面纱,和师婉清一样,明月也蒙着面纱,目光灿烂好似明珠,虽然面纱没有摘下来,但在场几乎所有都确定这是一名绝世美女。

    而这绝世美女就是秋寒枫亲自护送过来的。

    “只是途中偶遇。路见不平,自当相助。”秋寒枫温和一笑。

    “藏剑山庄少庄主,素来以分清轻重,明辨大是大非闻名天下,怎么会不知道这里的事情更重要,而去救一个西域歌舞团的舞女。”沈若凡却没有这么简单地被忽悠过去。

    “我算过时间,来与不来只差一天功夫而已,而且有你在,我来与不来也没有太大问题,无论是无叶还是师婉清,你都能应付。”秋寒枫道。

    “少给我戴高帽呀。你的剑已经不比萧大哥的风差了,现在江南第一高手可以安在你头上了,结果这么迟才来。”沈若凡道。

    “怀钰打不赢我,但我也打不赢他。如风也是半斤八两。而你也只差内力,长则五六年,快则两三年,你应当就能追上我。”秋寒枫道。

    “行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下面这些人你确定安全吗?不是也是为了闯贼宝藏来得吗?这鬼地方,正常人都不会来,更别说歌舞团什么的?”沈若凡眼中戒备之色一闪而过。

    “他们本来就不是来穷莫栈的,只是以穷莫栈为周转,更快地去宁王府。”秋寒枫解释道。

    “宁王府,一场歌舞表演能有多少钱,至于为了这个住穷莫栈这个贵的不像话的地方。”沈若凡依旧怀疑道。

    “至于。因为宁王府一场歌舞表演的报酬都是在十万两以上的。”秋寒枫道。

    “什么?竟然这么有钱?终于知道大明国库为什么被抢了几百万两之后就很难拿出钱来了,合着钱都这么用掉了。”沈若凡先是惊讶,随即嘲讽道。

    “你却不清楚这宁王的霸道跋扈,若是这些歌舞团的人不能按时到达的话,全部都要问斩。所以莫说有足够的钱,就算赔钱,他们也必须要赶到。”秋寒枫道。

    “没搞错吧,你说宁王有钱,我也就认了,可是这随随便便就杀人问罪的,什么时候大明藩王有这权力?”沈若凡惊讶道,大明虽然有藩王,但是自从朱棣发动靖难之役,用藩王之身将建文帝这天子赶下自己当之后,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所以对这情况进行根治,对于大明藩王都不是在养“朱”而是在养猪。

    要钱给钱,要田给田,而且还不怎么交税。

    但唯一一点,地方的军政不能插手,就是当头愉快的猪,给钱给美女给荣耀给田地,至于皇帝造反,就别想了。

    “你当这大明第一王室假的吗?天高皇帝远,这江西,宁王就是皇帝。”秋寒枫看着沈若凡的疑惑表情,知他不懂,开口解释道,“你忘了慕容景生在被捕之前说的就是要找宁王,在江南,就是巡抚李三思都比他低一头。起因还是百年前的那场混乱,当初有资格为帝的不仅是当今圣上一系的,还有宁王一脉,而且当初的义军之中,宁王一脉也有巨大的力量,所以后来这一脉的力量一直到现在。”

    “那都过去一百年了,也该解决了吧,要是到现在还没解决,这皇帝也太差了吧。”沈若凡不敢相信道。

    这一百年时间,身为一国之主,又是面对这种皇位,不把宁王弄死,他绝不信。

    “是解决了,一代宁王只有一个女儿,王位无法继承,所以宁王之位撤销。但一代宁王的女儿嫁给了上一代天子,一步一步地爬上了皇后的位置,生了二子,长子就是当今天子,次子就是如今的宁王。宁王重归江南,于是再将力量重新聚拢,甚至听闻当今太后就有想要兄终弟及,让宁王上位的想法。”秋寒枫道。

    “原来还有这重关系。”沈若凡带着些恍然道,看来这太后真是个人物呀。

    “那这姑娘是真没事呀。”沈若凡脸上忽然露出暧昧的表情,“要不你就试着和她谈谈,虽然没看脸,但是我敢保证绝对是个大美人,如果看上眼了,直接抢了。”

    “你说什么胡话,胡乱抢人,不怕被爷爷打死。”秋寒枫没好气道。

    “我哪是胡乱抢?这是和你满意,你的终身大事高于一切,如果这妞性格好点,没问题,就要了呗,喜欢就去追,管他什么身份不身份的。爷爷那里,我来交代,至于什么同意不同意,反正是我抢,我笑貔貅,吃人不吐骨头,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沈若凡道。

    “少说闲话,你这么淡然地和我在说话,不急不缓的,看着是半点不急,是成竹在胸了。”秋寒枫道。

    “有你前来,更是放心。但一切都在掌握,就等时间了。”沈若凡道,“你说三千多个人拿着火枪瞄准,武林人士能反抗吗?再加上一万兵马,有人可以劫吗?”

    “那我不是只是过来看戏。”秋寒枫道。

    “还有过来陪我喝酒呀。”沈若凡道。

    “你这家伙,希望一切如此吧。江南的军队卫所,我一个能打一千个。”秋寒枫道。

    “不至于吧。”沈若凡脸色微微变化,他还以为他的任务到此结束,这帮江湖人士再厉害也不可能从大军护卫当中抢走宝藏,现在看忽然有点怂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