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十四章 青黄赤白黑

第三十四章 青黄赤白黑

    “看不出东西,会不会是因为就一张,所以起不到化合作用,把所有都放进去吧。”徐绍阳建议道,水盆里面的画卷除了因为浸水起到一些自然反应之外就没有其余半点变化。

    “或者是泡的时间不够长,多泡一会儿或许就行了。”阿七道。

    “你们两个人是想要把所有书画都泡在里面然后全部泡坏掉吧。”沈若凡没好气地瞪了眼两个人,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呀。

    “水浸不行,就烤吧,反正浸都浸了,要烘干本来就要烤。”宋淑妮道。

    “试试。”沈若凡从水中拿出画来,放在蜡烛上轻轻烘烤。

    正反两面变化,一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图画变化,然而即便是在十双眼睛的凝望下,图画一就不会因为这个而有丝毫的变化。

    “这画是属大爷的吧。”六耳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目光。

    “先是大海捞针,天南地北地找十五幅书画,然后又在六合寻龙尺上,通过超人的记忆去找,横跨半个江南来穷莫栈这鬼地方,又要懂九宫图地破译发现文字,再乱七八糟地破译文字,最后还猜了个谜才找到能辨别真伪的马王爷神像,然后二者合一,组成钥匙,才能找到四幅真正的书画,最后四幅书画我们还分不出来。而且就算我们分出来了,这一切的一切还只是个开头,所有藏宝图加起来才是宝藏的钥匙。所以我们现在为了钥匙的钥匙就差点狗带……卧槽,这到底是哪个脑残游戏设计者设计的?”徐绍阳忍不住吐槽道。

    “武尊的设计从来都是惨无人道,最大爷的大爷,别的网游或者软件最多就是投诉了不鸟你,或者说我们道歉但不改。可武尊是压根儿就没有投诉这个功能,爱玩不玩,不玩就滚,偏偏这样,我们还跟发疯了一样的往里面投钱。”六耳也忍不住吐槽道。

    “若凡,你比较有江湖经验和江湖知识渠道,除了水淹火烤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呀?”宋淑妮问道。

    “大致就是这些手段,剩下常见手段就是刚才说的把画和装裱的割开。而不常见的就比较麻烦,大致分两种,一个是用药粉,藏宝图上的文字是用特殊的药水写下,无法看见,必须要用与之相配的特殊药粉洒下,文字才会重新显现出来。而这种药粉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有些是常用的,有些却是门派独有的,像这个就是独有的,我之前撒过没用;另一个大同小异,同样是要用药水写下,要是想要显现,就必须用特殊内力施加在身上,这样才能显现,这个也是我用内力逼不出来的。”沈若凡道。

    “那我们不是就只能看着这些书画而束手无策?”宋淑妮失落道。

    “不对,如果是一开始的闯贼宝藏帮派之争可能如此,但这次不一样,这一次长江水患,江南水灾,然后我们的书画就全部收集齐了,如果换算成游戏平衡的话,是否这批藏宝就是被定了用在水患赈灾上,所以才会有马王爷像这种东西。否则正统武尊古代不会有‘战无不胜、练兵无双的武圣能不能练出连他自己都打不败的军队’这样的问题,这应该是针对我们玩家的,所以是否要用玩家的方法来寻找答案。我们千辛万苦,才找到马王爷像,不至于就这么没用了吧。”秦语曦道。

    “有道理。”宋淑妮拿起马王爷神像开始照射四幅画,但除了初时的莲花之外,再无半点变化。

    “没用呀。”宋淑妮失望道。

    “要不叠在一起吧。”六耳积极建议,主动把四幅画叠在一块儿,然而华光照射,依旧无效。

    沈若凡皱眉不语,他觉得秦语曦说的没错,那就代表他一定有什么地方疏漏了。

    武圣庙,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搜了个干净,绝无遗漏。

    六合寻龙尺已经碎裂成粉,又随风流逝或者掉入水中,就算有关,现在也找不到了。

    还有……壁画。

    沈若凡忽然眼前一亮,岩壁上有诗句有图画,如果只有诗句有用的话,要图画干什么?

    沈若凡努力回忆那幅图画模样,颜色基调,青黄赤白黑,传统五色,登坛授课,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

    沈若凡把四幅画摊开在眼前,定睛细看,忽然一愣,惊讶的发现四幅书画的基调竟然正好是这五色。

    清风的一幅,杨柳依依,一片树林,青色基调。

    丐帮的一幅,黄菊盛开,一片菊花,黄色基调。

    冰河的一幅,牡丹娇艳,一朵独傲,红色基调。

    落日的一幅,永字一字,一字隽永,黑色基调。

    沈若凡目光越发明亮,就好像菩提树下突然得道了的释迦摩尼一样,只是画面重合之际,思绪又突然断了,青黄赤白黑,剩下的白呢?

    白呢?不,该说是,一共就四幅画,却有五种颜色,怎么算都会少一个的,还少的一样东西呢?

    沈若凡紧皱着眉头,这种只剩下一片拼图不能找到的感觉实在太差,就像是被人掐着喉咙一样。

    六耳几人看出沈若凡的模样,看出他是在思考,不敢打扰,目光期待的。

    只是沈若凡这一思考就是长思,保持着姿势过了足足半个小时还没有什么变化,徐绍阳几人不禁觉得无聊,打了个招呼各自回去睡觉。

    “语曦你不走吗?”沈霜对秦语曦道。

    “不,若凡一个在这儿,我也不放心,我就在这里看吧,应该不用太久吧。”秦语曦道。

    “你对凡哥还真关心呀。”沈霜脸上露出暧昧表情。

    “快点回去睡觉啦。”秦语曦悄声道。

    “行,嫂子。”沈霜故意拖着长长音调,不待秦语曦发火,就一溜烟地先跑了。

    秦语曦发作不得,怕追出去闹得动静太大打扰沈若凡,只是坐在一边托着香腮看着沉思状的沈若凡,不知想到了什么,吹弹可破的娇颜肌肤上竟然浮现两丝淡淡红晕,一时竟是有些痴了。

    烛光翻动,少女怀春,娇靥微红,最是动人不过,

    只是可惜,这幅动人美景无人有福消受。

    不知过了多久,沈若凡脑中断了的思路陡然间连在了一起,看着一边的马王爷黑铁像,一道灵光闪过,一切都通了。

    马王爷铁像才是最后的黑,而永字八法不是黑。

    虽然整张宣纸的关键在于那个唯一的永,没了这个永,剩下都不过浮云。

    但如果从画上整体来说,这黑色只占据了整张宣纸四分之一不到的地方,剩下都是白色!

    青黄赤白黑。

    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