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十四章 灾情日渐
    “都慢慢来,不要急,不要挤,会排到的。”

    风云阁下,沈傲媚亲自施粥,看着排得和长龙一样的队伍,大声宽慰。

    “人越来越多了,风云阁要是再这么每日施粥,估计连生意都做不得了。”萧如风站在二楼感叹道。

    虽说规定了时日,但这么多个乞丐,一个接着一个,看着一个个拖家带口,尤其是面黄肌瘦老人小孩,沈傲媚心软,往往都要拖延不少时间,而来酒楼吃饭的,看着一堆乞丐,能有什么好心情?一群人根本不进来。

    “可做都做了,难不成半途而废?朝廷钱粮还没来,地方官无粮可用,若是我们停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沈若凡叹气道。

    “若凡,你真的不适合当飞盗,而是该当大善人。”萧如风由衷而发道。

    “善人?别介,萧哥,这年头善人这两个字不好做,落难的人掉进水中,他们就跳入水中,可站在岸上的人却还要说着这跳进水中救人的如何如何的不当。好人半点做错,便会被那些站在岸上的人说着,却忘了他们自己站在岸上。我就是个贼,杀千刀的贼。”沈若凡道。

    “官、贼,这世间的官和贼有那么容易分清,那些贪官污吏鱼肉乡里,士人兼并土地,将佃农逼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遇上灾年就要卖儿卖女,现在更弄得堤坝决堤,而你这个贼,现在却在救人。”萧如风不无讽刺道,他自幼孤苦飘零,见识多了各种事情,对于什么是官什么是贼,根本不在乎。

    所谓官,是制度的维护者,但如果这个制度本身就是错的呢?为什么地主家的只需要读书,不事生产,写的锦绣文章就能保他一辈子衣食无忧,坐收朝廷俸禄和地租,而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累的几乎把腰弄断,结果田地里长出的雪白大米却都是用来交租,用来被地主出售,而他们只能吃剩下来最差的。

    一家数口能不饿死,勉强果腹,这就是盛世了。

    而若是国势衰弱,上面的控制不住下面,那么就连基本温饱都难保证,最后被钝刀子逼得活不下去,再被人几下糊弄,说为了自己,然后造反,再然后换些人继续压迫。

    “救都救了,自然不能半途而废,反正我们的钱都是从不干净的人身上来得,这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沈若凡道,社会阶级只有两种,一种是统治阶级,一种是被统治阶级,现代社会,虽然依旧如此,但因为被统治阶级壮大了些,所以压迫未曾有这么明显,但古代,等级压迫,几乎是不让你死就要感谢,沈若凡把这些钱用来救济,心里真没多少愧疚。

    “那你是要一直这么办着粥铺。”萧如风道。

    “是,不过明天开始不在风云阁,而是开始到城东灾民营,否则风云阁就真不用开业了。”沈若凡道。

    萧如风微微一笑,“果然这才符合你的性格,你萧大哥我没多少钱,全加起来也就几十两银子,现在也不好再去偷盗,不能给你提供多少帮忙。”

    “萧哥,你是穷鬼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知道。你就负责给我拳头震慑,这些灾民都流离失所,是失去家园的可怜人,但可怜人不代表就不可恨,很多地痞无赖不也是失去家园吗?而且这些地痞无赖往往力量不小,而且很多时候是打光棍的,一人饿死全家不饿,他们活下来更容易,所以下面这些人里面这种人也不少。平时,需要有高手震慑,否则出现居心叵测之人多次领粮,或者强抢,而老弱反而会吃不到,让有需要的人反而得不到,而且有些人得了恩惠,滴水之恩会以涌泉相报,但有些人会升米恩斗米仇,习惯了不劳而获。我要是做好人做到一半,没有力气做,想要自保,他们说不定会从可怜的羔羊变成可恨的狼,直接动手抢。”沈若凡缓缓道。

    “就是我是穷鬼所以才来白吃白喝你家的。”萧如风爽朗一笑,又道,“当不至于如此,我生平所见,这些人多是可怜老实的庄稼汉,不求锦衣玉食,甚至连锦衣玉食的梦都不敢做,想的只是不饿死,然后一年到头能吃到点肉。”

    “萧哥,你不要太善良。牛很老实,但如果看见了红色的东西,一群牛奔驰起来,就算是老虎也要被踩踏死,这些人就是牛。历朝历代皆如此,只要让百姓们能有最后一口饭吃,不饿死,什么都可以忍,任劳任怨,但如果动了这最后一口饭,就算是灭六国的暴秦和统南北的大隋都被推到了二世灭亡。何况是我这几两肉的,到时候他们抢,我打是打不过的,杀了,朝廷就会来杀我了。”沈若凡道。

    “你说得有理。”萧如风道。

    “有理,没理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让这帮灾民能活下去,为他们好,也为江南百姓好。”沈若凡道。

    “就希望这时候不要有人闹事,否则发生民乱的话……”萧如风道。

    “就看江南各世家的举动,应该不会出大事,我也尽量帮帮忙,毕竟这大明以后的主人是我师弟。”沈若凡道。

    “师兄。”

    说曹操曹操到,沈若凡话才说完,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沈若凡无奈一挑眉,每次听到这个声音,准没好事,就见着两三个人腾腾腾地走上来。

    沈若凡一看,好家伙,朱睿、朱哲、周怀泰、戴英全、林进平一个不差的全来了。

    “咋滴,又有什么事情,这么跑来?”沈若凡道。

    “还不是灾民的事,出京以前,我一直以为大明承平,天下安宁,人人安居乐业,结果到了江南,我才知道这么多我在京城一辈子都想不到的事情。竟然有这样的贪官徇私枉法,草菅人命,让堤坝决堤,还有人敢公然违逆我大明律法,劫掠赈灾银,最后还有不法奸商在这时候还哄抬粮价,我去找官府,竟然一说三不知,互相推诿,我都想知道这天下到底还姓不姓朱。”一进来,朱睿就怒气冲冲道。

    “你自幼长在深宫大院里面,所知道的都是书本里面的和那些官员们里面讲的,然而这些都是别人说好的,圣人说的都是对的,这是官员们安生立命的根本,所以不断和你说些人性本善,圣皇治天下拱手而治,把事情都交给他们,而且他们要是和你说这些,不是显得他们无能?何况他们自己有没有事都还是问题。”沈若凡道。

    “混账。”朱哲怒道,作为比朱睿更深的书呆子,一旦接触到实际的黑暗,反叛起来比朱睿更深,此刻没有半点谦谦君子的样子,反而像是个战力十足的斗士。

    “镇定,见多了就好,你再在江南多待一会儿,就会知道更多,你现在就这样,接下来怎么办?”沈若凡摇了摇头,“你们四个都是被宠大的,现在有机会见见实际也好,尤其是阿睿,阿哲,你们两个跟着沈爷爷多看看,也利用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压一压,这样对江南百姓有好处。”

    “凡哥,我这边可是努力帮忙,没有掉链子,运河系的弟兄们都答应配合,对于粮食的运输都无偿运输,而且还努力打鱼,帮忙当粮食。”戴英全炫耀道。

    “无偿?这样运河系的兄弟们肯吗?”沈若凡道。

    “大家都是穷苦出身,而且我爹说话,他们也没有不听。”戴英全自信道。

    “不错,戴叔的威望够,不过这是戴叔的威望不是你的,别太得意,好好地让自己的威望在运河系做到和你爹一样才是威风。”沈若凡道,内心也敬佩戴老大的威望,竟然能让运河系的人连生意都不做,不愧能在如今情况下占了半壁长江。

    “我会努力的。”戴英全郑重地点了点头,又道,“凡哥,可是我派人查了半天还是没有查到是谁劫了赈灾银和赈灾粮。”

    “对,我也没有查到。”周怀泰苦恼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但这时候有钱也不是很管用。

    “这个连老朱和玄道长都没有查到。”沈若凡皱了皱眉,现在朱来和玄天机不在就是出去查找了,可他们两个老江湖查到现在竟然也还没查到,只知道对方武功很高,但其余的便不知道了。

    “对了,有一件大事,江南这里除了凡哥你自发的赈灾救民之外,还有一个慈航静斋的传人正在救灾,免费治病送药送白粥,据说这个传人美若天仙,是天仙下凡,因为太美所以一直披着面纱。”戴英全忽然道。

    “啊?慈航静斋?什么鬼?”沈若凡眼睛一瞪,武林门派众多,但数得上名号的厉害帮派就那么些,武当少林藏剑不二峨眉丐帮唐门华山崆峒昆仑青城,怎么数也没听说过有慈航静斋呀。

    否则游戏论坛里面不早就传疯了?黄大大的笔下,慈航静斋里面的不管心底怎么样,但长得都很标致呀,而游戏里面最不缺的就是yy美眉的死肥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