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十二章 相知不相见
    清晨阳光照进。

    沈若凡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一条乌黑的秀发隐约浮现在眼前,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清香,清新淡雅,异常的好闻。

    沈若凡朦胧的睁开眼睛,见着一张如清水芙蓉般的清丽面庞,肌肤胜雪,双眼闭着,像是安详的天使。

    语曦?

    沈若凡微微发愣,我怎么会和语曦睡在一块儿?

    昨天游戏下线之后,大家一起庆祝语曦生日,没有出去,也没有多找别的什么人,就是三个套间里面的人一起喝酒,然后玩嗨……

    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秦语曦,沈若凡心中一动,他和秦语曦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靠得这么近过,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以为是从画上下来的仙女,相处久了之后,却觉得是个被闷坏了的人。

    目光往下挪动,沈若凡眼睛突然一尖,秦语曦胸口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分了开去,隐约露出一抹雪白,肤白胜雪,晶莹如玉,沈若凡鼻子里险些喷出两条血龙。

    没看出来呀,语曦规模竟然也不小,36C,绝对的。

    摸摸?

    一个恶魔般的念头忽然升起,沈若凡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下身晨起自然而然地揭竿而起。

    沈若凡一咬舌尖,不行,我是个有道德的人。不能这么禽兽!

    沈若凡心里的光明面努力地将阴暗面给拉回来,回归正常思维的好人。

    只是见着秦语曦无暇的面庞,沈若凡鬼使神差地在娇嫩的脸颊上亲了口。

    秦语曦恰好这时候睁开了眼睛,沈若凡顿时瞪大了眼睛,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尼玛,老天,你玩我?

    秦语曦一言不发,脸颊却羞红一片,几乎能滴出血来。

    沈若凡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憋出一句话道:“语曦,你醒啦?”

    秦语曦点了点头,细若蚊呐地应了一声。

    “我们进游戏吧。”沈若凡尴尬地找着话题。

    “哦。”秦语曦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就想先起来,结果一时不注意踩了空,整个人就要翻下床,沈若凡脸色一变,连忙一个腾身,抱住秦语曦的腰,然后一个漂亮的转身——

    摔在了地上,给秦语曦当了人肉垫。

    沈若凡吃痛不已,心道剧情发展不对呀,这种情况不该是我抱住语曦,打转,然后目光对视,确认眼神,又或者我们两个人撞在一块儿,刚刚好吻在一起,结果都没有。

    果然不是偶像剧。

    沈若凡心里哀嚎。

    秦语曦意外跌进沈若凡怀里,更是面红耳赤,匆忙起身,朝外面走去。

    沈若凡摸了摸肚子,是早上没吃饱饭地原因吗?不然会更有准备的。

    “啪”

    沈若凡猛地给自己一个耳光,我靠,更有准备,你个渣渣想要什么准备呀?

    沈若凡深吸一口气,朝外面走去打开游戏舱进入游戏。

    一边的秦语曦见着沈若凡脸颊上的五指红印,扑哧一笑,这个笨蛋。摸了摸刚才被沈若凡亲的地方,脸色更是羞红,动人的眸眼中却流露出一股喜意。

    沈若凡逃难似地进入游戏里面,回想事情,莫名奇妙的感觉到些不对劲,向柳心妍发了条信息:“怎么回事?”

    公寓里面唯一有可能搞鬼的人就是她,不管什么事总之找她就没错。

    “不用谢我,我叫**,我现在回京城回报信息,有空再见。别再给我发信息,再发,我就屏蔽你。”

    沈若凡没好气地瞪了眼,就知道,自己就该防着她的,喝酒喝多了,就是嘛,我喝什么酒吗?喝酒就出事!

    沈若凡嘴里碎碎念,但想到早上的事情,嘴角总是莫名的翘起。

    “怎么了?一早上看见你,就跟发了春一样,现在快入冬了。”萧如风走过来说道。

    “萧哥,你还是别来调侃我,好好和嫂子一起给我造个小侄子吧,别成天和老朱、玄道长两个人喝酒。”沈若凡翻了翻白眼,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萧如风为了他跟朱来和秦家闹翻了,然后朱来在江南没产业,所以就直接住到沈若凡的风云阁里。

    秦婉容比较委婉秀气,可萧如风三个大老爷们,白吃白喝白住就算了,可住要住最好的,吃要吃最好的,喝也要喝最好的,几天下来,沈若凡感觉自己都要吃破产了。

    交友不慎,每天沈若凡都要这么感叹。

    “本来要走,但听说江南灾民越来越多,而且你要施粥赈灾,所以我和容儿想着就留下来帮帮你,反正回桃花岛也无聊,倒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萧如风道。

    “好啊,萧哥留下来,我也安稳,不怕人闹事。”沈若凡道。

    “就你现在在江南的地位,谁敢在你风云阁撒野?”萧如风道。

    “都是靠别人的,最后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真实力。我若不用飞刀,现在连青瑶都不是对手,也就是比怀泰稍微好些。”沈若凡道。

    “飞刀也是武功,如今你的刀要是发出去,除了黑白榜前十的,几乎没有人能逃得过。假以时日,你的武功更进一步,就是我都没有把握躲过。”萧如风道。

    “假以时日还不知要什么样的时日,而且飞刀只能单挑,群殴太差,我还是需要好好练武,至少要比青瑶这个最差名捕强些,否则哪天给抓了怎么办?”沈若凡道。

    “宋青瑶虽然在几个名捕里面是武功最差的,但也是名震一方的,如果进黑白榜的话也是前二十几的。天下人数千万,宋青瑶的武功可以说,能打赢她的是千万中之一。”萧如风道。

    沈若凡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说的是不错,就像周怀泰这种武功,基本上都是一方高手,如果换个小地方,说不定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了,一个打一百都没问题,只不过最近沈若凡遇见的都是些不世出的高手,像影魔半退隐,逍遥侯黑榜前四。

    但,打不过宋青瑶,以后见面会被反打的,总不能对宋青瑶用飞刀吧。

    “萧大哥,你说朝廷的赈灾银和粮食大概什么时候到呀?”沈若凡转移话题道。

    “按照朝廷的效率来说该是五六天后会送来第一批赈灾银和粮食,不过粮食从京城运来困难,沿途耗损不小,长江虽然决堤,但江南粮食充裕,应该发赈灾银比较多,让江南人就地买粮。”萧如风以专业的态度判断道,作为盗王,他对这种事情极为熟稔。

    “这样的话,江南的粮价要上涨了。”沈若凡道。

    “不错,基本都如此。”沈若凡点了点头,自古以来重农抑商,阻碍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但不得不说有些时候也有道理,比方说这种趁着发灾时赚黑心钱是常有的,所以政府常常调控,但调控效果却很难说,大米商的后面往往都是一堆权利的人。

    “江南应该会好些,南财神和不二庄的算是天下少有的好商了,他们调控,虽然价格还是要上涨,但不会像平时一样直接翻个三四倍,应当能控制在三四成之间。”萧如风道。

    “但南财神和不二庄都以珠宝、地产为主,瓷器、丝绸也不少,但粮食,却很少被他们掌握,最多能压到只翻一倍,多了恐怕不行。不过这些是朝廷该想的事情,也不用我们掏钱,省心。我们只救济十七八天,用不了多少粮食,江南估计也没人敢跟我多收钱。”沈若凡忽然笑道。

    “也对。”萧如风一点头,又道,“说起不二庄,你与若眉小姐如何?你们两人之间还有感情,不要因为一时误会就彻底分开。你为她拼命,我可看在眼中的。”

    “她。”沈若凡表情一滞,早间意外造成的暧昧感瞬间消失,只剩下浓浓的失落和惆怅。即便有过两次心动,也有想当韦小宝的“宏伟”想法,但最放不下的始终是她。

    “萧哥,和你,我也不说别的话了,我爱她,真的,哪怕到了现在依旧如是。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不信我。”沈若凡道,微微吸了口气,“如果她来找我,其实我也可以当事情没有发生过,但……”

    说到一半,沈若凡忽然顿住不说,朝萧如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我和若眉不在一起,说不定也是好事,有你这个前车之鉴嘛!”

    “你个混小子。”萧如风没好气的瞪了眼沈若凡,打了过去。

    沈若凡脖子一缩,躲了过去。

    与此同时,不二庄内,周若眉缓缓把账本合上,差不多了,再过一月左右,差不多就能下海了,到时出些意外,爹娘应该能少些牵挂。

    摸了摸脖间的沧海月明珠,这颗珠子来自沧海,自己把它带回东海也对,只是若凡……

    以他性格,应该在等我,但我不去,他也能适应,他不是小孩。

    周若眉将账本叠在一块儿,最后一月,再为他做些事情,如今江南中,有定国公和太子在,朝廷不会有人动手,藏剑和他关系深厚,我走后,怀钰、怀泰还有爹娘对他也不会见外,这样再把秦家灭了,江南里他就是无冕的王。

    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秦夫人既然已经被权势迷昏了眼,那就要让她清醒一二,更要明白若凡不是她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