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道决(4000)

第四百九十六章 道决(4000)

    沈若凡身影暴进,劈手夺过飞射而来的七杀刀,一身杀气地越过血衣教教徒,如狂风暴至到周若眉身前,见着周若眉虽然被泡在池子里面,但模样还好,稍稍松了口气,有些关心,却有想到树林之内的事,动作稍稍一滞道:“没事吧。”

    “没事。”周若眉异常冷淡道,虽然因为沈若凡的动作而心痛,却不得不为,既然下决心,就不该后悔迟疑。

    “那便好。”沈若凡点了点头,也没有多少表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被抛弃了,还要眼巴巴地赶过来,做人做到沈兄这个地步,还真的是贱呀。”见着沈若凡和周若眉明明关心却硬要装得互不关心的交流,慕容明成心里一阵快意,但又觉得嫉恨,不禁讽刺道。

    “这也比你这个畜生来得好,当面一套背面一套,说你是披着人品的畜生,畜生都觉得我侮辱了他们。活着让人恶心,死了弄脏空气,天生我材必有用,你生存的价值是不是就是为了恶心人的?”沈若凡注意力从周若眉身上移开,冰冷地看着慕容明成。

    慕容明成脸色一僵,沈若凡骂的不狠,他不是专业的论坛喷子,多数情况下只当吃瓜群众,但这种战斗力对慕容明成这种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来说,也已经是够狠够低俗了。

    “慕容景生逃跑,果然是你做的,只是你竟然把他也当作了祭品。这么看来,倒也难怪你将若眉抓来,你的心里始终你最大。”沈若凡瞄了眼地上慕容景生的尸体道。

    “野兽尚且乌鸦反哺,小羊跪乳,你却连生父都动手杀害,连野兽都不如。”一同赶来的玄天机冷声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谓仁义本就是人类自己添加在自己身上的无谓东西,你如此说,只证明你修为浅薄,看不破这大道。”影魔冷笑道。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老庄之意,乃是无善故无恶,无阳故无阴。阴阳相对,世间之所以有善有圣人,其根本是因为邪恶和大盗的存在,是以老庄先师认为这天地之间本无仁义,一切都是发自肺腑,发自自然,如乌鸦反哺,小羊跪乳,一切自然而然,故万民归化,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你们却混淆圣人之意,以恶为名,压迫善道,简直可恨。”玄天机正色道。

    “荒谬,凭你玄天机也配解释圣道?不过人云亦云的众人之流。”影魔针锋相对地嘲讽道。

    “慢着,先别说,都是多年老朋友,不要这么一见面就吵,不好。”沈若凡忽然插嘴道。

    “嗯?你这是说什么胡话,我和这躲躲藏藏的小人毫无关系。硬要说有,便是今日我要除了他。”玄天机朝沈若凡皱了皱眉。

    影魔闻言却没有立刻发言,而是目光如剑地看着沈若凡。

    “都是朋友,还是真面目的好,对吧,解大夫。”沈若凡看着影魔一字一句道。

    玄天机身形一震,不敢置信地看向影魔,若非话是从沈若凡嘴里面说出来的,他真不敢相信解大夫会是影魔。

    影魔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静,忽然又笑了起来,玄天机脸上的惊讶没了,这笑声不再是影魔平常那种阴鸷难听的声音,而是解百药的声音,一脸落寞道:“我来的时候听若凡说这事情和你有关,可我只以为你是帮凶,却没想到竟然是主谋,作为一名大夫,你吃着这由人肝脏练出来的丹,你于心何忍?”

    影魔身上黑袍自动滑落,露出解百药的模样,朝玄天机道:“刚才你不是听了吗?我所追求的不是你所能领会明白的,你终究只能庸碌一生,而我则真正能追求天道。”

    “你已经疯了。”玄天机道。

    “疯?在我眼里,你又何尝不是蠢?你若与我一同,一起探询这天地大道,那会是何等畅快。可惜,你太愚。”玄天机摇了摇头,朝沈若凡道,“你是怎么猜到我的?除了逍遥侯之外,就连慕容明成和妙公子都不知道我就是影魔,顶多就是有些猜测,但最多也就是像玄天机一样觉得我是帮凶,不会觉得我就是影魔,你是如何想到的?”

    “没错,的确有些难以想象。济世救人的解大夫解百药和杀人如麻、无恶不作的影魔,常人绝不会想到一块儿去,因为这是两个相反的职业。尤其是盗榜上的传说,凡是登上盗榜的人,都是无门无派的散人,如萧哥、玄道长、余千面。”沈若凡道。

    “别打哑谜,快点说吧。怎么说大家也是朋友一场,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会向你动手。说真的,其实当解百药的这段时间,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段时间。”解百药道。

    “骗子有很多种,有的是不断地骗着别人,但自己压根儿不信,有的是不断地骗着别人骗着骗着自己都信了,你是哪一种呀?是骗着骗着自己都相信这虚假的感情?你若真当我是朋友,又怎么会把我的打算都告诉逍遥侯和慕容明成,所以次次失败,行动都在你们掌握之中。更别说数次给我下毒,我一直以为那些是解药,却没想到都是迷药,让我心甘情愿地服下,结果在树林里面,差点死了,不过最后也是差不多万劫不复。”

    “是我的错,忘记了这江湖之中,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父子、师徒、兄弟、恋人、朋友,何况是你?我当着飞盗,进了盗榜,习惯把盗榜的人都当朋友,也听着盗榜之上都是散人的话,所以一直都没有怀疑你。”

    “直到我在崖底遇到了凤阴花,然后开始怀疑你,结果一怀疑,就发现了许多问题。你为什么不能是逍遥门的人。盗榜之上尽散人?屁话。老朱是孤家寡人,但他自己就算是机关术的掌门人。萧哥入赘秦家庄,也算是秦家庄的人。还有关键的我自己,我自己立了个门派,虽然就六个人,但也是个门派,还有之前的我也算是藏剑山庄的人,还能算是半个不二庄的人,那既然如此,这句话不就是屁话了吗?你解百药为什么就不能是逍遥门的人呢?”

    “继这个问题之后,我能找的问题就更多了。那天我越狱出来,想找个地方喝酒,只找了你喝醉生梦死,你不但给了我醉生梦死还有行尸走肉,然后我喝到一半的时候,妙公子他们就来了,当时我想发刀都力量不足,精神不集中。我没猜错的话,人是你找的,酒里你也下了药。”

    “是我一念之仁,不忍心亲手杀你,毕竟大家一番交情,却没想到让你侥幸没死,早知如此,我便该亲手杀你。”解百药道。

    “这倒也是,不过你后悔也没用。在这个问题怀疑你之后,联系和你相处,我发现我真的是太蠢了,竟然一直没有怀疑你。”

    “青瑶追查凶手,追查血迹到东郊,然后锁定六艺书院,让我也查了许久。可我忽然想到,其实你的草庐也正好在东郊。尤其是次日我去你那里,你在配金疮药,当时你其实就是在治你自己的伤吧,我当时到底为什么不怀疑你呢。”

    “肝脏被挖了之后,需要冷藏吧,当初我在你那里吃了不少西瓜,冰冻的,当时我说了你太奢侈,弄个草庐,还要冷藏,现在才想起来,原来你是在冷藏那些肝脏。”

    “最后就是你那本阴阳五行奇丹经,你真的是太粗心了,竟然没有收好,而且还随手写了批注,玄道长,半夜的功夫就看完了,找到了地方。”沈若凡道。

    “我还好奇那些随手写的东西为何如此详细,如今全数了然。”玄天机点了点头,虽然也有些诧异,为什么沈若凡来了地方之后,找的比他还快还准,但这显然不是这里能说的。

    “在得到这么多消息之后,我怎么能不怀疑你,调查你。然后我拜托锦衣卫的柳心妍调查,于是我发现影魔十年前退隐江湖,然后解百药解大夫是在八年前渐渐崭露头角,然后一举登上盗榜第六宝座。你曾经和我说过,你之所以当盗贼,是因为有一些草药是买不来的,只能靠偷抢,这些药材就是用来炼羽化丹的药吧。”

    “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天天见面,大家也算是相互了解。你懂我,所以会用若眉伤我,我懂你,你不是个喜欢屈居人下的人,你追求的是自我的逍遥,也没道理这么帮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所以为什么没可能你就是影魔呢?毕竟谁都没有见过影魔不是吗?”沈若凡道。

    “说得好,推理得妙,没想到头一个发现我身份的人,竟然是你。说来好笑,锦衣卫和六扇门的人不断追查这件事情,但仅有能猜出这些原委的人竟然是周若眉这个弱质女流和你这个飞盗,看来你们两个互相爱慕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一个不相信你的女人,也没什么好,要不跟我如何?炼出丹药来,我分你点。”解百药道。

    “痴人说梦。”沈若凡不屑道。

    “好,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下地狱好了,让你们做对亡命鸳鸯。”解百药语气冰寒道。

    “想要动手,问过我了吗?”玄天机对上解百药道,“今日我玄天机便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道门败类。”

    “你行吗?”解百药阴阴一笑,笑容阴冷,内劲融于空气之中,四周空间好似幽灵鬼域,阴森恐怖。

    “噬魂大法。”沈若凡脸色一变,飞刀就要脱手,逍遥侯目光冷冷地逼视着他,却是不敢脱手。

    惊神一刀,威力无穷,几近没有弱点,若真要说有,就是不适合群战以及出刀的那一瞬间,不可能再出一刀,是最危险的时候,是以这一刀出,可能就要死。

    “死吧。”

    沈若凡迟疑瞬间,解百药一声沉喝,沈若凡心中大急,顾不得其他,飞刀就要出手,却见玄天机忽然睁开眼睛,强劲的内气迸发,解百药反而吐了口血。

    出乎意料的变化,逍遥侯、沈若凡、解百药全部惊讶,尤其解百药瞪大着眼睛,他的噬魂大法自从修炼以来,无敌天下,可到了江南,先是因为功力不足和沈若凡两败俱伤,又不凑巧碰上周怀钰这个天生克星,既无求又无憾还无惧的人,可现在竟然又有一个,江南真的是她的凶地吗?

    玄天机睁开眼睛,目光冰冷,好似头野兽,没有情感,毫无征兆地出手,凶狠致命。

    “忘情道。玄天机竟然修炼了这么功夫,难怪。”逍遥侯摇了摇头,噬魂大法独步天下,无视了招式、内功,只拼精神和心,而江湖中人手上难免会有些无辜的血,也难免患得患失又有遗憾愧疚和畏惧,所以可怕,但并非没有克星。如果说周怀钰的不胜参化诀只是自保,那这忘情道就是克星。

    忘情道,忘情忘我,连自己都忘了,把感情记忆都抛开,哪里还会被噬魂大法操控?

    只是这种偏门功夫,江湖上修炼的人很少,因为修炼的太深,可能真的会把自己是谁都给忘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把自己所珍爱的都忘了,那还修炼什么?却没想到玄天机竟然练这种偏门功夫。

    玄天机与解百药缠斗,两人你来我往,一时间势均力敌,不分伯仲,沈若凡便被抛下独自一人面对慕容明成和逍遥侯。

    “也罢让他们打去,如今就你一人,是来送死的吗?影魔说的没有错,你和周若眉一样的聪明,但也一样的蠢,一个力量不足就敢设陷阱,你更是自取思路。要不你再发一刀,看看我还能不能接下。”逍遥侯看着沈若凡不怀好意地笑道。

    “也行,赌赌看,是你的玄天九变快,还是我的惊神一刀快,看你能不能在我发刀之前,救下你的女儿?”沈若凡飞刀指向台下的妙公子。

    “你敢?”逍遥侯瞳孔一缩。

    “这世界上不存在我不敢的事情,你若不放若眉,我今天就拉着你一起死。你该知道,年轻人总是不怕死的。”沈若凡看着逍遥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