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九十章 庄前冲突

第四百九十章 庄前冲突

    尼玛。

    沈若凡眼睛瞪起,游戏马车可以自由地在各个重要地点穿梭,算是玩家唯一的特殊权利,减少路途消耗。

    只是在有任务的状态下无法使用,而沈若凡现在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在被朝廷通缉的状态下也无法使用。

    沈若凡颇为理解这种制度,如若不然,利用游戏马车,无线穿梭,游戏捕快连跟在屁股后面吃屁都不行,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时候发作。

    “朱来身体不行,年纪大了,武功又差,让他休息理所当然,但我不去,你一个人打探可以吗?而且没有我,你确信能找到准确的目标?或者说找到了,能全身而退吗?”玄天机奇怪道。

    “原本有自信,有时间,但现在不行。”沈若凡道。

    玄天机微微好奇,听出沈若凡不是在作假,但现在时间紧迫也不多说其余道:“那你现在打算如何?”他如果不能赶到,最多就是影魔炼羽化丹练成,对他没什么影响,只不过是处于公义的出手,但炼羽化丹那些该死的都死了,他现在就算出手也救不回来了,只能告慰一下那些与他非亲非故的无辜的在天之灵,而沈若凡不一样,所以他让沈若凡做决定。

    “我先去福州一趟,道长你留下来通知朱来,接应可能发生情况,不二庄那边应该会有消息,还有让六耳替我去趟藏剑山庄,当我求他们。”沈若凡道。

    “藏剑?你确定?”玄天机迟疑道。

    “没事。误会,解开就好。”沈若凡道。

    段八方死了,也算误会?还能解开?玄天机心中疑惑,但见沈若凡一脸自信,没有反驳,开口道:“这《阴阳五行奇丹经》你从解百药那里拿的,干嘛不让解百药一并过来,别看他是个大夫,但武功不在我之下,整个盗榜里面,也就萧如风可以压得住他。”

    “这次如果找到祭坛的话,我们会见到他的。”沈若凡道。

    “你是说他是逍遥门的人。”玄天机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一脸郑重问道,“确定吗?”

    “等真见了面再说吧。”沈若凡道。

    “好。我同你一般去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这些异人就是,他们联络消息比我们快,让他们照顾朱来就是,我想当面问问他,医者父母心,他真下得了手吗?”玄天机一脸郑重道。

    “好,走。”沈若凡一点头,两人一同跨过门阶朝外走去。

    庄前一阵喧闹突然响起,沈若凡两人眉头微皱,还没出了山庄就见两个玩家被人打了进来,玄天机伸手一拨一接给两人一道柔劲,两个玩家微微一晃站稳了身形,朝玄天机投了个感激的眼神。

    玄天机视而不见,只看向前方的一众,皱眉道:“秦家庄。”

    “沈若凡,你这与人合谋杀害我亡夫的凶手,今日总算现身,六扇门的人抓不了你,今日老身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畜生,替亡夫报仇。”

    玄天机话音刚落,秦夫人一脸仇恨地走了出来,身后张彦楚、张赫楚、张品、萧如风、秦婉容五人站着,张彦楚一家一脸冷漠杀戮,秦婉容面色纠结,萧如风更是不愿出来。

    “滚,今日我没空理会你们,如果你们要拦,秦家庄就赴慕容家的后尘吧。”沈若凡眸子一厉,秦夫人对他先天歧视,带着有色眼睛看他,而且以妇人之身掌控秦家庄又让她自视甚高,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了,而沈若凡现在一来缺时间,二来心情差,哪来心思和她好好说。

    他又不是萧如风,娶了人家闺女,没办法认怂。

    “恶贼,放肆……”

    秦夫人没有说话,张彦楚先出来一脸正气地呵斥道,他本就处心积虑地想要在秦家庄之中树立威风,继而让自己儿子张品娶了秦婉容,现在儿子张品因为宋淑妮给踢残了,心里一万个暴怒。

    只是现在沈若凡心中不悦哪来心思理会,话说到一半,挥手就一掌亢龙有悔打过去,张彦楚当即口喷鲜血地倒飞了出去。

    “放肆,你这恶贼竟敢先下毒手。”秦夫人脸色大怒,挥手一片银针朝沈若凡与玄天机射来,寒月金针,秦家绝学,虽然因为是外姓人,只学了前面几层,但威力依旧不俗,只是可惜秦夫人找错了对手。

    玄天机身上衣袍无风自动,一股浩然内力澎湃而出,银针凝固在空中,不断不前进反而向后射去,秦夫人眼中慌乱之色一闪而过,幸好一阵狂风掠过,萧如风出现在秦夫人身前,身上内力一震,将银针震落。

    “好功夫,上次说见面可能就要动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也罢。”玄天机瞳孔微微一缩,萧如风在盗榜上的排名是第三,但武功一直是第一,尤其是现在好似更上一层楼,但他显然不会畏惧。

    “萧止,快动手,将这两个伤害我秦家庄的贼子拿下。”秦夫人没有受伤,当下又指使萧如风道。

    萧如风面露难色,说是说一刀两断,但真动手,哪有这么容易?只能勉强露出张笑脸道:“若凡,要不先留下来,等展忠他们到吧,这些人查案还是可以的,他们来也能还你清白,至少不用担这杀人的骂名。”

    “萧止,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说要靠六扇门的人来证明我们的清白?”玄天机嗤笑道。

    沈若凡也是一脸冷漠地抬头看着萧如风:“萧大哥,我现在赶着救人,不浪费时间,要么让开,要么分生死。”

    萧如风心里一震,感受到沈若凡冰冷的双眼,知道他并非是说笑,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三个字会从沈若凡手中说出来,他当盗王的时候,也是伤人不杀人,不能说没杀过人,但很少,没想到有一天会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说分生死。

    沈若凡没有动摇,他不决胜负,胜负是比武切磋,他必败,只有分生死的惊神一刀有一线生机,他要去找周若眉,必须去,任何阻拦,都会打破。

    “萧止,还愣着做什么,他既然要分,便和他分个生死,难不成怕他?还是你顾念过去的交情,不肯为我夫报仇呀?”秦夫人喝道。

    萧如风身体一阵颤抖,艰难地看着沈若凡道:“你们走吧,不要伤了他们,反正我不追,这些人也追不上你们。”

    沈若凡点了点头,朝萧如风道了声谢,这已经是萧如风能做出的最大让步,而且为了他得罪丈母娘,他也有些过意不去,只是眼下一切还是以周若眉为重,纵身一跃就要离开。

    “来去如风,连少林寺都敢闯的盗王如今却成了一愚昧妇孺使唤的工具奴仆,萧止,日后不要与人谈论,我曾与你同桌吃酒,贫道深以为耻。”玄天机的话则更尖锐,他虽然知道萧如风变了萧止之后,一定大不相同,却没想到竟然会到了如此地步。

    沈若凡能接受是因为现实中生活在丈母娘巨大压力下的比比皆是,而玄天机则是完全无法接受,夫为妻纲,在他看来就是,堂堂七尺男儿,被女色所迷,甘愿入赘,白糟蹋了爹娘给他的这具身体,也糟蹋了他这一身惊世骇俗的武艺。

    夫为妻纲,娶妻就娶妻,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个当丈夫的倒是畏畏缩缩,若是毫无本事只能混吃等死倒也罢了,可偏偏一身本事。

    萧如风看着玄天机消失的身影,一言不发,不知该说什么。

    “萧止,你竟敢放他们走?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吗?”萧如风不语,秦夫人却大发雷霆,“你若不想再在我秦家庄了,我立刻就把你扫出门墙,婉容也能再觅良家。”

    “娘,你胡说什么。”秦婉容当即反驳道。

    “你给我闭嘴,怎么教的,他是否是贪图我们秦家万贯家财尚是问题,如今又放走了伤害你父亲和兄长的两个凶手,你让我如何信他?”秦夫人疾言厉色道。

    秦婉容脸色一急,想要分辩,却见萧如风朝她使了个眼色,当下只好忍着怒火。

    秦夫人却为就此罢休,怒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沈贼和玄贼破坏了慕容山庄,此刻这里就是个贼窝,我们与慕容山庄世代交好,明成是我看着长大,绝不容他受此侮辱,赫楚、品儿带人把这些异人贼寇全部驱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