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第七夜,逍遥门的天

第四百八十八章 第七夜,逍遥门的天

    景德村。

    一个原本平平无奇又静谧祥和的小村庄,只是在今夜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祸事——屠村。

    依旧是满地的鲜血,炼狱景象,只是不同于之前那残肢断骸四处乱飞的景象,这里的鲜血和尸体都按照特殊的轨迹摆列,鲜血勾画成一个个图案,正中央一个祭坛造起。

    影魔依旧一身黑袍,但站在祭坛中央,张开双臂迎接迎面而来的风,感觉与天地前所未有的契合,天地都在一心。

    苦心谋划许久,如今终于到了丰收的时刻,只差一日了。

    血衣教教徒穿着血红衣裳来来往往,将一个个丹炉摆放整齐。

    “此番功成,师弟便能吞下羽化丹,长生可望。”逍遥侯从一边飘来道。

    “羽化飞升,这不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吗?不过我能功成,还要多亏你和你的两个宝贝徒弟。明成呢?怎么没有见到他?”影魔道。

    “他就要赶来了,东西带得比较多,尤其是周若眉和石平靖。”逍遥侯解释道。

    “你这徒弟心机深不可测,不二庄固若金汤,但他先利用周若眉对弟弟的爱护之情分出湘西四鬼,又唆使司徒长青与吕长空一起动手给黄河三水帮造成巨大压力,使周和夫妇不得不赶去帮忙,最后再欺骗买通丫鬟,厉害厉害。”影魔赞叹道。

    “我的衣钵传人,自然如此。”逍遥侯得意道。

    “可如此厉害的人,你就不怕他反咬你一口吗?一个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杀的人,可不好养?尤其是你还有一个宝贝徒弟,难道就不顾他的死活了?”影魔道。

    “为求逍遥,舍弃所有,这不才是我们逍遥门的宗旨吗?父毒,子若不狠,如何生存?至于妙儿,我还活着,明成便不会反咬。”逍遥侯自信道。

    “希望你的自信能给你带来好事。不过你这徒弟也真是非同一般,把真心喜爱的周若眉亲手送来当药引,又一手将自己未婚妻的娘家六合帮搞垮,现在又去威逼岳父,这心狠手辣的本事,实在一绝,日后成长起来,或许我们逍遥门能再出一个魔帝。”影魔道。

    “这本就是我的期望。说起周若眉,还要算当初那笔糊涂帐。初时,我还真没想过要用周若眉来炼丹,而是让妙儿配合明成演了一出戏,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借周若眉的纯阴身为明成打通经脉,结果半路杀出个沈若凡,好在最后错有错着,遇到师弟,大家才有了现在的计划,更好的计划。”逍遥侯道。

    “因为天命在我们身上。”影魔双手摊开,眼中露出霸道锋锐的目光。

    “不,是我们就是天。”逍遥侯更显霸道。

    “不错,我们就是天,大道长生,我们生于这天地之间,就是要成为那最高的人,天若顺我,则天命在我,若不顺,则翻了这天,我们是天。华山那帮牛鼻子一边追求长生,幻想着达到天人合一的梦幻境界,与自然天地相合,追求长生,实在荒谬,既然顺应天地怎么不晓得生老病死皆是自然,要修,就要逆天。”影魔也道。

    “那便事先恭喜一下师弟,七星连珠、龙脉之地、纯阴命格、血炉这难以凑齐的四大条件今日都已经凑齐,师弟延年益寿乃至返老还童都已经是唾手可得。”逍遥侯道。

    “你也不亏,我帮你徒弟经脉打通,如果我真服下羽化丹,那我也要为你卖命。”影魔道。

    “都是师兄弟,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大家守望相助。”逍遥侯道。

    影魔笑而不语,大功就要告成,他的心情很好,所以不介意逍遥侯的虚伪,如果说血影门的弟子就是互相残杀,毫无同门之谊的话,逍遥门的人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彼此就像是陌生人,追溯上一代彼此的师父就已经如此。

    月夜无声,只要影魔和逍遥侯都没有再说话,只有血衣教教徒还在工作着。

    一条河流上,一艘小船独自漂泊。

    船舱中,烛光照耀下,慕容明成面冠如玉的脸庞更显俊朗,好似翩翩公子,轻轻倒了杯茶朝对面的人道:“船舱简陋,还希望叔父海涵。”

    “不敢,我怎么敢怪罪你啊。”慕容明成对面的赫然就是六合帮失踪了的帮主石平靖。

    贩卖人口的案子被捅了出来之后,如此多的人数一瞬间汇聚在一起,还是被锦衣卫与六扇门两大机构盯上,六合帮除了死之外没有别的下场。

    如狂风骤雨般地袭来,最近的江南本来就很乱,人心不安,为了政绩考虑,江南的地方官们开始考虑灭了六合帮这个大毒瘤,作为自己升迁的功绩,彼此配合,六合帮这个武林人眼中的苍天大树,倒的很快。

    在大明这片土地上,朝廷要是不计较一切后果,那皇权无敌,六合帮这个黑帮自然不例外。

    六扇门、锦衣卫、藏剑山庄、官兵,四股力量一起的结果就是,四个堂口被人打残,六合帮主干残了,只有帮主石平靖失踪。

    却不曾想,现在与慕容明成一同。

    “叔父说笑,若按照婚约,在下还要叫你一声岳父呢。”慕容明成笑道,笑容谦逊有礼。

    “不用,这不过是我与你父亲当年的儿戏语罢了。”石平靖回道,他不会把女儿嫁给慕容明成,之前是瞧不上,现在是害怕。

    是的,白手起家一手一脚打下六合帮的黑道巨擘石平靖害怕慕容明成,害怕眼前这个和毒蛇一样的男人,虽然做的隐晦,但他石平靖纵横江湖大半辈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六合帮的毁灭都是慕容明成一手造成的。

    亲手摧毁了自己一生心血的六合帮,一边却又能和自己说要叫自己岳父。

    若非没有选择,石平靖真的不想和慕容明成在一块儿。

    “就算如此,但大家也是世交,此次请石世伯帮忙,事成之后,晚辈必然竭尽全力寻找石小姐的下落,甚至帮石世伯东山再起,江南不成,大漠黄沙依旧还有一番天地。”慕容明成道。

    石平靖微微点头,出了这样的事情,想要在江南在东山再起是不可能的,只能换个地方,要么再南去岭南那个土匪窝,要么就是北上去大漠,这两个地方都是大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地方,但他一个人不容易出去,想要东山再起也不容易,尤其是还有下落不明的女儿的情况下,所以他需要慕容明成的帮助,否则早动手了。

    “以你的计划,其实已经很完善,用不用我,都无伤大雅。”石平靖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石世伯的六合崩灭拳震慑江南,宵小丧胆,有世伯在,总能安心些。”慕容明成道。

    石平靖嗤笑一声,震慑江南,却被你给害到如今地步,“我现在很好奇,接下来,你要怎样?你苦心积虑做这么多,总不会不为自己考虑,是不是明日之后,整个江南就是你的了。”

    “没有,只不过是拿半个江南,要拿整个江南还要三到五年。毕竟改变形象需要时间,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也要避风头,还有藏剑山庄的秋老爷子也老而弥坚嘛。”慕容明成谦逊笑着道、

    “三到五年?”石平靖眼中一道光芒转过,这是要在三到五年内灭了藏剑,好大气魄呀,连少林武当都没做到,若是别人,石平靖一定笑他痴人说梦,但面对这个一手把江南弄到如今乱局的人,他却不敢小瞧。

    “你真不怕你的身份暴露吗?你的行为不算是万无一失吧?至少明日你还要到场,若是被人发现,你如何分辨?何况你父亲慕容景生出现,你不怕他给你捅娄子。”石平靖道。

    “自然是万无一失,此刻的我是在和黄河帮的帮主司徒长青谈论贩卖私盐的事情,因为慕容山庄的衰落,所以我必须要做着非法的勾当,也因为必须处处小心谨慎,所以和司徒长青的下落不明,他们努力地找也只能找到我在和司徒长青谈论贩卖私盐的事情,因为我真的在那里。”慕容明成道。

    石平靖了然地点了点头,他明白慕容明成的意思,此刻必然有人戴上面具假扮他在和司徒长青谈判,六扇门的人不管怎么查也只能查到这一点,然后也很恰好地解释了慕容明成失踪的原因,没有比这个更有力的不在场证据,哪怕这是违法的。

    “还是预祝愉快,比较好,一群废物是抓不到我们的。”慕容明成道。

    石平靖皮笑肉不笑,看了眼一边昏迷的周若眉,心道慕容明成对有婚约的正妻如此,对自己所喜欢的周若眉也如此,他心底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光明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