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父毒子狠

第四百八十二章 父毒子狠

    时间一晃而过,距离七星连珠的日子已经只剩下三天。

    第五日,沈若凡和宋青瑶依旧待在悬崖底,找不到上来的路,只能被动的等待救援。

    展忠、司马翼、白虎、霍春歌四人决心铲除六合帮,将这毒瘤从江南消失。

    而就在这时刻,清晨的江南小巷之中,三四个披着黑袍的鬼祟身影闪过。

    一个黑袍意外滑落少许,露出一个人的模样来,赫然竟是慕容明珠。

    “小心些。”身边一个威严的中年声音警告道。

    “爹,是的。”慕容明珠一脸小心恭敬,重新将黑袍穿好,把头遮得严严实实的。

    “慕容庄主,慕容少爷,且等些,王爷就在前方不远等着。”身边一个人冷漠道,听着话语,却不是慕容山庄的人。

    “在下明白,有劳阁下救我父子二人出牢笼。”慕容景生客气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刻的他不再是之前的慕容山庄庄主,而是一个刚刚才出了牢笼的逃犯。

    一行人在街头隐晦行走,一会儿后来到一家幽静的小院子中。

    “两位稍待。”虽是客气的话,但说完后,却没曾给慕容景生父子颜面,不待慕容景生回答便走,显然只是知会一声,而不是商量什么。

    几人走后,慕容明珠脸色沉了下来,不满道:“爹,这些人是谁呀?好大的架子。”

    “闭嘴吧,人在屋檐下,还能如何?只有忍一时之气,我们才能有长久。这些人都是宁王麾下的人,你要客气尊敬,至少在我们慕容山庄恢复之前,你必须把你的那些脾气都收敛起来。”慕容景生严肃着脸叮嘱道。

    “爹,我明白。”慕容明珠忙点头。

    慕容景生见状赞赏地点了点头,这一次的牢狱之灾,虽然困苦,但能让明珠成长也算是因祸得福。

    “爹,那我们还要找大哥吗?这次我们能出来,与他有关吗?”慕容明珠道。

    “大哥?你还叫他大哥,直接叫他名字就是,不过是个走了些好运的逆子,暂时得到我们慕容家的产业,等这风头过去,慕容家还是会回到我们手里,而他不过是个管家罢了。”慕容景生道。

    “啊?那爹,你之前在牢房里面说的是?”慕容明珠奇道。

    “自然是来糊弄沈若凡那贼的。若不是为了保存精力,你以为为何那日为父会把所知的都说出,无外乎就是为了保留些精力,免得筋骨受损,武功无法恢复巅峰。”慕容景生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当日,为父看沈若凡进了大牢,本不以为意。但后来为父却看到了许多不同的东西,六扇门宋青瑶和锦衣卫柳心妍对他态度与众不同,太子为他亲自大闹牢房,还有素来不问世事的文正公沈允全也为他出头,朝野为他一人震动,为父虽不知具体原因,但为父可以肯定,他死不了,而且必然能出狱。”

    “要出狱就要翻案,要翻案就需要证据,为父就给他证据,让他去查慕容明成这个逆子,让慕容明成麻烦缠身。只有这样的麻烦,才能让慕容明成这本来就不稳的位置更加不稳,让宁王知道,他靠不住。如此一来,争执必有,就会涉及那些交易的账册,这些只有我知道在哪儿,所以宁王会重新想到我,也就要救我。”

    “只不过如此快的速度,倒也真的出乎为父预料,才不过一日功夫,那逆子的本事不该如此差。”

    说着,慕容景生自己倒怀疑起来。

    “说不定,一直都是在盯着他,现在父亲这么一弄,他就撑不住垮了。”慕容明珠道。

    “也对,这逆子武功平平,也撑不起这么大的家业,为父若不出来,他必然会被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慕容景生微微点头。

    “所以父亲你都是在利用他?”慕容明珠喜道。

    “自然,区区庶子罢了,为父养他如此,已是他的荣幸,如今是他该还给为父的,若是意外死了,为为父和你死,也是他的荣耀,而要是还活着,便让他继续当他的管家。”慕容景生道。

    “父亲英明。”慕容明珠喜形于色道,心道慕容明成啊,你这辈子就只能仰望我,休想再超过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

    就在这谈话间,里间一声大笑传来,慕容明成大步走出。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景生站起来惊讶地看着慕容明成。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若不在这里,你以为你能出来吗?我原好奇我身边的探子怎么多了,原来真是你的手笔呀,真是好得很,好得很,为了自己能出来的一个可能,就不惜拿我当诱饵,全然不曾想过我会不会被牵连,真是好啊。”慕容明成大笑着,眼中带着浓浓嘲讽,不知是在嘲讽慕容景生还是在嘲讽他自己。

    “放肆,你竟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慕容景生须发怒张,一脸愠怒道,“我生你养你,让你来临世上,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莫说是让你冒险,就是让你死了,也是应该的!”

    “不错,慕容明成你就是个庶出的也敢和父亲这么说话,还不快跪下。”慕容明珠也应和道。

    “庶出?是啊,我不过庶出,不过在二十多年前的时候,你怎么不用这种态度对我,当时是你亲口说要把慕容山庄交给我的吧。”慕容明成道。

    “当年是我膝下只有你一个孽障,而且当年的你天赋又岂是你现在所能比的?”慕容景生冷声道,“这里是宁王的地方,你怎么会在这里?还不快给我呆在一边去。”

    “蠢就是蠢,慕容明珠发现不了,你还发现不了吗?你以为是谁救的,是我慕容明成,是我调用了宁王的人把关系抛开,让人查不到我身上,你以为宁王真会救你,你也配呀。一个失去价值的人,有什么资格?”慕容明成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逆子找死。”一直没有将慕容明成放在心上的慕容景生哪里能容忍慕容明成用这种高傲的态度和他说话,一听此地与宁王无关,当即气势汹汹的一掌拍去。

    他要树立他父亲家主的威严!

    一掌就要落下,一道好似鬼魅般的身影从里间冲出,后发先至,轻易地穿梭在慕容景生和慕容明成之间,接下慕容景生一掌,手上掌劲阳刚霸道,好似烈火一般,慕容景生身形一震,不但没有伤到慕容明成,反而身形一晃,倒退两步吐出一口血来,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逍遥侯,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容景生啊慕容景生,以你的智慧到底是如何生出明成如此优秀的人来。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吗?从头到尾,你都只不过是我们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是我和明成用来欺骗他人的幌子罢了。”逍遥侯大摇其头,眼中尽是对慕容景生的不屑。

    “师父,他若是懂得这些,我又何须到现在才能习武?”慕容明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