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意外
    沈若凡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去的,整个人意识朦朦胧胧,也迷迷糊糊。

    隐隐中好似做了个好梦,准确说是个极其香艳无耻的梦。

    在梦中,沈若凡与周若眉翻云覆雨,干柴烈火,鲜嫩花蕊遇狂风暴雨……

    然后,还和秦语曦一起巫山云雨,颠鸾倒凤……

    最后,宋青瑶也进来了。

    最后一个的感觉最真切真实,强烈的反抗,似有似无的抽泣声,在耳边浅浅的呻吟,还有那香肌玉骨。

    沈若凡醒来睁开眼睛,在心里狠狠地鄙夷自己的人品节操,你个畜生呀,一大把年纪还做春梦,又不是青春期,人家把你当朋友,你却在梦里想上她们,良心不会痛吗?

    沈若凡在心里狠狠地谴责自身,但随即看到的一幕却让惊呆了。

    一个雪白无瑕的身体,准确说是宋青瑶身无寸缕的身体。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宋青瑶,沈若凡下意识地瞄了眼身下血迹,又偷看了眼宋青瑶胸上青紫的抓痕,瞄了眼自己的手……

    第一反应,懵逼。

    第二反应,妈蛋,老子到底做了什么?

    第三反应,沈若凡看着原本该隔在两个人中间的火堆——灭了!

    尼玛,你怎么能灭?你要起到你应有的作用,怎么就垮了?

    早知道这样,就该把秋水剑刺在中间,谁越过界,谁就被砍死。

    现在怎么办?

    青瑶会把自己五马分尸,粉身碎骨,再挫骨扬灰吧。

    沈若凡脖子僵硬地低下来看向宋青瑶的脸庞,如清水芙蓉般的清丽脱俗,只是娇艳的脸颊上带着些泪痕,沈若凡心里一痛。

    昨夜不是梦。

    伸手拂过宋青瑶的秀发,沈若凡低头道:“对不起。”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这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和太大的意义,但他知道他必须说。

    沈若凡忽然察觉到怀里的玉人轻微一动,随即两道冰冷的目光注视在自己身上,像是两柄利刃。

    沈若凡浑身寒毛直竖,低头看向宋青瑶的眼睛,这是一双冰冷的毫无温度的双眼。

    沈若凡尴尬地和宋青瑶对视,身为男人,他在这时候该主动的说些什么,但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死不要脸地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其实发生关系也没什么,不要这么古板,凡是以结婚目的的谈恋爱其实都是把不尊重女性的行为,把女性当成生儿育女的工具,更何况只是发生关系,各自好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就当不认识,和以前一样。

    然后,宋青瑶直接一剑将自己这个不负责任,卑鄙无耻的淫贼刺死。

    当然,这还不是关键,更关键的是沈若凡就是个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的旧人类,他的原则就是不结婚谈恋爱干什么?而且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显然不可能,沈若凡自己就做不到,以前宋青瑶做什么,沈若凡都不会去管,但现在如果说有人和宋青瑶成亲什么的,他心里是滋味才怪。

    厚颜无耻地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从今以后就跟我姓吧,叫沈宋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嗯,想法很好。

    可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照顾她一辈子,你个贼去照顾别人一个捕头一辈子?你想怎么照顾啊?让人家一个堂堂的紫衣捕头不干,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地跟你当贼,你是脑子给门挤了吧?

    进一步,自己改变,真的从良,去六扇门报道?做正经合法的人?自己能适应得了朝廷的规矩,能放下飞盗这自己所喜欢的刺激?何况有一个叫做萧止的前车之鉴现在就摆在那里。

    大家退一步,你好我好,你不当捕快,我不当飞盗,目前看着最公平的选择,但可能性——零!

    宋远溪都不能让她不当捕快,自己能做什么呀?

    还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宋青瑶若是恨死自己,对一个强行占有她的男人,只会杀之而后快。

    所以该说什么?

    万千思绪在电光火石之间在沈若凡脑中流过,但这杀人般的寒意就迫在眉睫,再没反应,会死。

    “我如果告诉你我到现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你信吗?”沈若凡小心翼翼道。

    宋青瑶依旧是一副杀人眼神。

    沈若凡咽了口口水:“我……”

    在宋青瑶目光下,一向极言善辩的沈若凡少有的结巴词穷。

    最终,沈若凡毫无征兆地抱住了宋青瑶,宋青瑶目光也因为意外出现了些细微变化。

    “我不管理智什么乱七八糟的了,我这辈子除了之前几天之外,一直都活着很理智。虽然一直都是为了自己活着的,但从来没有为自己争过,更未霸道过,能放就放,只有朋友的事,我才会去霸道地争争。但现在,我不想管什么有的没的,我只问你,我要你,可以吗?”沈若凡看着宋青瑶道。

    宋青瑶冰冷的眼神第一次有了解冻的痕迹,但冰冷的表情还没有太大变化,冷冷道:“出去。”

    沈若凡点了点头,没有想要强留下来,他终究不知道宋青瑶的意思,无法因为一次露水姻缘便堂而皇之地觉得自己就能主宰她的一切,但起身时,手中一股粘稠稠的,才发觉宋青瑶身上伤口破裂开来——昨晚动作似乎大了些,反正这些绷带之类的都已经给沈若凡扯下来了。

    “你身上伤口破开,我帮你重新包扎,别拒绝,你现在身上也没什么力量包扎,而要是在不敷药,你的伤会更重。反正该看不该看该摸不该摸,我都做了。”沈若凡直接从一边拿出药,也不管宋青瑶意见与否。

    宋青瑶冰冷的脸上闪过一分红晕,终是没有拒绝沈若凡的动作,她现在浑身无力,想要自己完成治疗,的确有些困难,她到底属于理智一类的女人。

    至于身体触摸一类,横竖已经发生了,昨晚该做不该做的都已经那样了,也就这样吧。

    要杀他,也得等身体好了。

    只是宋青瑶还是想当然,当沈若凡真的开始治疗的时候,必不可免的多了些身体接触,指尖与肌肤的碰触,宋青瑶一颗芳心忍不住地跳动。

    当然,她如此,沈若凡同样,昨天晚上他只记得是在做梦,而现在是真的亲身接触,从小到大,从未有过如此亲近距离。

    “慢着。”宋青瑶忽然喊了句打断了沈若凡的动作。

    沈若凡诧异地看去,怎么了,他心理素质还是很稳的,虽然美色当前,但一直规规矩矩地包扎,没动邪心。

    “这些药粉和吉阳丹混合在一块儿,别用了。”宋青瑶带着些窘迫道,说完后就别过头去,不看沈若凡。

    沈若凡诧异地抬起头来,吉阳丹,血衣教用来忽悠慕容明珠那个白痴的家伙,假称可以用此丹来修炼,达到黄帝御女飞升的传说,但在沈若凡看来就是高明点的壮阳丹。

    当初,沈若凡潜入慕容山庄用不光彩手段逼问慕容明珠,将所有吉阳丹拿在手里,然后分出三颗给解百药、不二庄邢叔以及宋青瑶来求结果,然后因为后面事情比较多,所以他只看了下解百药的有关消息,然后其余的便没来得及多问。

    却没想到有一颗吉阳丹被宋青瑶贴身收藏,更没有想到吉阳丹这玩意遇水及化,所以和昨天的几包药粉融在一起,宋青瑶也没有发现。

    沈若凡在这瞬间就差不多理清楚了关系,原来如此,那我还不是禽兽,罪魁祸首也不是……宋青瑶。

    千错万错还是我的错,如果不是自己把吉阳丹给宋青瑶,那么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沈若凡飞快端正自己的态度,这种事情上,只要对方不是如花,那么基本上不存在男人吃亏这种说法,如果这时候推脱就会显得很没品。

    只不过,我生平两次破戒,第一次差点破了,是女方被下了药,第二次是自己被下了药,可能青瑶也有点。

    合着我只能靠春药当男人吗?

    “你在干什么?”宋青瑶怒叱了一句,沈若凡一愣,低头一看才发觉原来刚才一激动,碰到了宋青瑶敏感的部位,尴尬地赔笑一声,“意外,绝对意外。”

    说完沈若凡开始规规矩矩地体宋青瑶整理伤口,直到结束被宋青瑶用秋水剑赶到了另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