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崖底求生

第四百七十一章 崖底求生

    沈若凡使劲地扑腾着,努力向上面游上去。

    他发誓,不管这次能不能活,他一定抽时间去学会游泳。

    就算不能在大海里面求生,也绝不能淹死在这种水潭里面。

    沈若凡努力地向上扑腾着,但这深潭不知道多深,而且常年背阳,所以水温极低,沈若凡猛地扑腾了一会儿之后,就扑腾不动了,一股凉意直冲大脑。

    沈若凡意识又有些昏沉,只是忽然一股血腥涌进鼻腔嘴巴里,沈若凡想起宋青瑶,她的伤不比自己轻,甚至还重些。

    不行,自己死了还能复活,宋青瑶死了就真死了,宋远溪一大把年纪白发人送黑发人,说不定也要跟着去。

    努力动弹着,沈若凡终于见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好似美人鱼一样,体态婀娜窈窕。

    原来,她会游泳。

    然后,她一个北方人会游泳,自己这个南方不会游泳!

    果然南北地理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实际技能。

    沈若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个快进保安堂的人,会突然想到这么多不相干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自己思路一直很偏,或许是更靠谱的原因——脑袋进水了。

    只是脑袋进水越来越多,沈若凡感觉自己差不多也要进保安堂了,不过宋青瑶能活着便好了。

    抱着这念头,沈若凡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真的要进保安堂了,说了这么多次要进,还没进过呢!

    沉在水中,沈若凡意识昏沉忽然感觉到嘴唇一片柔软,一条香舌滑入口中撬开双唇,将气渡来,沈若凡双眼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一双清澈见底的双眸紧盯着自己“上去”。

    沈若凡一瞬间失了神,唇间的柔软不知道身在何方,云里雾里的,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宋青瑶感觉到沈若凡的状态,狠狠地瞪了眼沈若凡,一手拉起沈若凡,努力地往上游。

    沈若凡不知道游了多久,两人终于上了岸,宋青瑶无力地酸软在岸上,动也不动,也真是为难她一个女流,虽然武功高强,但身体力量到底不如男子,还受了伤,能把沈若凡拖上来已经是大大为难她。

    沈若凡没上岸,只是双手撑着岸边,脑子的想法是——

    水性不好,水下渡气,古装偶像武侠剧常见套路。

    但为什么我是被换气的那个,难道我是受?

    沈若凡猛地一摇头,甩了甩头上的水,我靠,掉进水里面,结果脑袋进水就进得这么严重。

    用力一拍,也上了岸,只是刚刚站立在岸上,忽然感觉脑袋一昏,脚下发软,沈若凡才想起来刚刚中了妙公子的毒针,连忙点了自己身上几处穴道,封锁穴道,然后也无力地躺在地上,抬头看着白云蓝天。

    “不错,逢林莫入,山贼不扰,逢崖必跳,死而后生。”沈若凡躺在地上发出感叹道。

    “光说废话。”一边的宋青瑶冷冷道,“休息够后,跟我回六扇门,治你越狱之罪。”

    “啊?不是吧,你不是都知道这些杀人案和我没关系了吗?”沈若凡怪叫道。

    “但你,犯了越狱之罪,而且你是风盗,知道了,如今众所周知,我自要抓你。”宋青瑶道。

    “算了吧,大家都是老朋友,我也不是第一次越狱了,大家意思意思就是了嘛。”沈若凡道。

    “休想,咳咳”宋青瑶就要驳斥,忽然咳嗽起来。

    沈若凡本不以为意,听着宋青瑶声音渐弱,才急切地坐了起来,看这宋青瑶原本红润俏丽的连发了白,胸口三道血痕尤为明显,鲜血还在流淌,紫色的衣服染红。

    沈若凡脸色急变,好不容易从水下出来脱了险,竟然忘了宋青瑶也受着伤,而且又费了大力气,把自己救上来,现在体力不济,难以维持。

    “你有带药吗?”沈若凡问道,他从监牢当中出来,就穿着一身的囚服,连七星刀和七杀刀都没带,更别说药了。

    宋青瑶从怀中摸索出一小瓶金疮药,打开瓶口塞子,将药粉塞在手上,幸好封口还算结实,没有进太多的水,不像一包一包的药粉已经快废了。

    “转过身去。”

    注意到沈若凡的目光,宋青瑶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浮现一丝红晕,娇叱道。

    沈若凡连忙转过头去,只是道:“小心些,你身上伤痕较多,有些地方,你不一定顾得过来,大不了事后,你挖了我眼睛。”

    “闭嘴,替我找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山洞树洞的。”宋青瑶冷冰冰道。

    “没问题。”沈若凡勉力站起身来,四处查看地方。

    这里似乎是个峡谷,以水潭为中心四散开来。

    宋青瑶如今的状况,沈若凡委实放心不下,不敢走远,只是走了一小段路,发觉一个天然半圆屏障,山体上面朝外突出,下面往里面缩,较为封闭,勉强可遮风挡雨,也能隔开视线,现在也不是个可以挑地方的时候,沈若凡找到这地方之后,就匆匆回去与宋青瑶说。

    宋青瑶也没扭捏,一口答应下来,站起来要和沈若凡一同,但刚刚站起,脚下便有些无力,沈若凡眼疾手快,伸手揽住宋青瑶纤腰,看着宋青瑶身上伤口,摇了摇头也不问宋青瑶意见,弯腰直接横抱起宋青瑶。

    “沈若凡,你做什么?”宋青瑶色厉内荏地叫着,想要挣扎,沈若凡直接虎着脸道,“别动了,你现在的身体太虚,如果根本走不远多少的路,只会浪费治疗时间。别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屁话,事急从权,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们两个早把礼教破了,大不了你伤好了以后,一剑刺死我,我绝不还手。”

    宋青瑶看着沈若凡终是没有拿手里的秋水剑刺向沈若凡,她知道沈若凡说的都是实情,现在的她实在太虚弱,需要尽早治伤,而且她先前以一敌三,受了重伤,身上伤口颇多,又费力气把沈若凡救上岸牵动伤口,流血过多,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像是受伤的夜莺蜷缩起身子靠在沈若凡怀里。

    沈若凡颇为心疼,只是他此刻体力也并非很好,所以并不如平时那般稳当,行走间摩擦不少,于是胸膛便和一个柔软之物相触,心里仍旧忍不住发出感叹——武尊美女都是深藏不露吗?

    周若眉如此,宋青瑶也如此。

    好在沈若凡只敢想想,过程之中没有丝毫主动占便宜的举动,目不斜视,否则宋青瑶非捅他几剑不可。

    送到了地方后,沈若凡将宋青瑶放下:“我到外面把风,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