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七十章 给我一棵歪脖子树

第四百七十章 给我一棵歪脖子树

    狰豹和猾狼两个人站在悬崖边上,彼此对视,你看我,我看你的。

    两个领头人,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自己跳崖,他们两个如何回去?接下来做什么?

    心里正迷茫,忽然见着一道白影从悬崖下飞了上来。

    狰豹和猾狼表情惊骇,早就听闻妙公子轻功当世绝顶,玄天九变更是当世第一轻功身法的,但亲眼所见依旧震撼。

    这跳下悬崖竟然还能跳上来?

    跳上来之后,妙公子没有理会狰豹和猾狼的惊讶,而是自言自语道:“好雄浑的掌力,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一招。”

    “他们二人已经坠入悬崖,有死无生,你何必跳下去呢?”狰豹大着胆子问道,虽然你轻功高,活着从下面跳上来了,但没事跳下去做什么?

    “你懂什么,死不可怕,因为活着都会被我杀死,死了成鬼又能怎样?活也不可怕,因为我总有办法让他变成死的。唯独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最是麻烦,因为你不知道这样的人到底活没活着,你也永远不知道因为这个而导致的变数未来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妙公子冷声道。

    “你们两个找找,看没有没有其他可以下山的路,可以找到他们,这里就不用等了,我试过,以我的轻功如果再下去就上不来了,沈若凡和宋青瑶直线的轻功在我之上,但跳跃还不如我,上不来的。”

    “好。”狰豹和猾狼异口同声道,虽然觉得有些不必要,但还是选择听妙公子的话。

    只是看到恶虎和狡豺的尸体,狰豹和猾狼脸上不禁露出悲伤的神色,虽然冷血惯了,杀人如麻,但大家合作多年,骤然死了两个,心中悲伤难以自拔。

    狰豹走过去,想要拔出恶虎胸口的七杀断刃,但手刚一碰到七杀断刃的手柄,手心便猛地破裂开来,掌心鲜血被刀柄不断吸收了进去,狰豹大惊失色,连忙松手,却挣脱不掉。

    “二哥。”猾狼脸色着急,想帮狰豹挣脱,然而手一碰到刀,又是汩汩的鲜血流出,顿时惊骇不已。

    妙公子见状,着急地上前一步,奋力一掌,双手拍在狰豹和猾狼的背后,内力灌输入体,再结合两人内力,终于勉强将七杀断刃打出掉在地上。

    狰豹心有余悸地看着掉落在地上的七杀断刃,这时的七杀又重新变成那把难看不起眼的破刀,难以想象就是这么一把难看不起眼还断了的锈刀竟然差点要了他这个黑道高手的命。

    猾狼也面色发白,一方面是吓得,一方面是刚才被吸血吸多了。

    妙公子也一脸惊讶,狰豹和猾狼虽然武功不如她,但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竟然差点死在一把刀上,皱着眉头弯下腰,从死了的恶虎身上撕下一大片破布将七杀断刃裹住。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如此邪门,又有如此威力,必然是魔道神兵,既然遇见了自然先带回去。

    而狰豹、猾狼心有余悸,带着恶虎和狡豺的尸体就走。

    城郊溪边树林。

    一大早,欧阳浊便坐在这儿直钩垂钓,静待那愿意上钩的傻鱼。

    感觉到那股充满着森然杀意又夹杂着浩然正气的刀意,欧阳浊微微挑了挑眉头,自语道:“这一刀是用七杀刀发的吗?能在七杀刀的杀戮刀意中夹杂着如今精纯的刀意,应当已经到了第三重境界。惊神一刀不同普通武学,没有形神相意的区分,一开始就是意,苏晨的意志贯穿其中,现在的沈若凡应该已经达到了他练习所能达到的巅峰,也该是苏晨留下的一切,剩下来的便该是要靠他自己悟了。不错,不错。”

    话音未落,欧阳浊人已经在百丈之外,移形换影,浮光掠影,每一步抬出,就好似走出了千百步,恍若神仙在世。

    几个呼吸工夫,欧阳浊已经来到了沈若凡坠崖的地点,眯上眼睛,感觉到空中的剑气刀气,一会儿后睁开眼睛自语道:“心死的刀,哀莫大于心死,心死莫过情伤,我还未杀他爱人,反倒有情伤。天命所在,半点不由人。”

    走过一步,靠近悬崖,欧阳浊低头看着深不见底的下方:“如此深度,掉落下去,常人必死,但那小子不是短命的相,应该死不了,苏晨和苏夜一起认可的人,没这么容易死。”

    说完之后,欧阳浊也不下去查看,转身便走,如来时一般神奇。

    而坠落悬崖的沈若凡只能努力地让自己躺在宋青瑶下面,虽然如果真的摔到地的话,就算有沈若凡垫着,宋青瑶也活不下去。

    但能多点希望是点希望。

    只是不断望着悬崖看着,嘴上不断念着:“歪脖子树,歪脖子树!”

    老天爷呀,我沈若凡诚挚地向您请愿,不要钱不要房也不要女人,我就要一颗歪脖子树。

    一棵能救命的歪脖子树呀!

    沈若凡心心念念着,因为飞速下坠的原因,宋青瑶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听不清沈若凡的话,只是握着秋水剑,一言不发,身为捕头,自从进六扇门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有了这个觉悟,但真到了这一刻的时候,心里的感觉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呼呼地坠下,歪脖子树,沈若凡始终没有看到,但他好似看到了黄泉路和接引自己的黑白无常。看着身上的宋青瑶,沈若凡眼中闪过一丝坚定,被爱情伤了,活累了,想休息休息,当条死狗,可偏偏有人就让自己脸死狗都当不成,当死狗的心情都没了,我发誓,复活之后,风盗也不干了,就专门和逍遥门的人对着干,见一个杀一个,不凑齐一颗保安丸,决不罢休。

    怀着杀意,沈若凡已经感觉到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距离死亡也越来越近。

    叮咚

    沈若凡忽然听到一丝水声,原本绝望的眼睛忽然瞪起来,水声,如果不是小溪的话,可能还能活着呀!

    沈若凡抱着这想法,随即脑袋就一片冰凉,整个人重重地沉入水中,感受到了透心凉的感觉。

    好像死不了了!

    但这掉的好像有点深!

    从悬崖掉下,带来高速的重力动能,深深地扎进水潭之中,然后沈若凡发现他不会游泳,不会水性!

    内心忽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会没摔死反而淹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