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围杀
    “有酒吗?”

    靠在草庐前,沈若凡一脸落寞道。

    一张简陋木板床上,已经入睡的解百药听到声响,目光陡然一厉,待看清是沈若凡之后,目光才转为柔和,面色古怪道:“大半夜找我干什么?”

    “想喝酒?”沈若凡道。

    “你风云阁不就是专门卖酒的酒楼吗?怎么还会到我这儿来?”解百药奇道。

    “想来找你要特质的酒醉生梦死。”沈若凡道。

    醉生梦死,解百药独门好酒,融汇多种药材,喝下之后让人沉醉,沉于现实,醉于梦乡。

    据说能在梦中得到自我的解脱,看开自我,沈若凡不久前厚着脸皮硬讨来喝了一次,没有那么神奇,但感觉的确不一样,浮生若梦,酒醒之后一场空的感觉尤为强烈。

    “醉生梦死……你上次已经强拿了我一壶,现在还想再来拿,你……”解百药开口就想狠狠奚落沈若凡一番,但话说到一半,却感觉到了沈若凡的不对劲,剩下半截话当下咽回了嗓子里,大摇头道,“欠你的。”

    起身下床,从一边的小柜子中翻出两瓶精心包装着的酒瓶,“左边这瓶是醉生梦死,右边这瓶,是我先酿的叫行尸走肉,感觉更适合你。”

    沈若凡面色不改地接过两瓶酒,随意地道了声谢:“我还有点火灵芝,等下次见面给你,当报酬。”

    说完之后,沈若凡拿起两壶酒径直飘去——他想一个人静静地喝酒。

    有人陪着喝酒,能让人稍微宽松点,减少发生意外的可能,但沈若凡更想一个人待会儿。

    一夜上奔跑来奔跑去,天空已经渐渐放亮,一抹鱼肚白泛出。

    沈若凡坐在一处悬崖边上,听着萧瑟的风,明明已经一日一夜不睡,但仍旧没有丝毫睡意,只有别样的情绪。

    好像就在差不多的地方吧,也就在不久前。

    曾经答应过某个人,要和她一起看日出,但现在却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这儿。

    沈若凡猛地一晃头,不行呀,这酒越喝,越出不来。

    以前还嘲笑段誉是个2货,好好的一个大理世子,未来皇帝,结果因为王语嫣这个完全不爱他的神仙姐姐,低声下气,抛弃自我,活得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又像是个跟屁虫跟在王语嫣身后,不记国家,不记父母,把王语嫣放在自己世界的中心,而自己是卑微尘土。

    为此,沈若凡面对秦语曦的时候还怂了段时间,却没想过躲过了语曦,没躲过……

    沈若凡猛地一摇头,不对,不能再这么下去,老子天煞孤星,被桃花弄昏了头,做什么呀。

    桃花劫,当初她给自己卜的那一卦,七杀破军贪狼的杀破狼命格没怎么体现,但这桃花劫却是应在了她的身上。

    桃花劫,桃花烂。

    老老实实当一条快乐的单身狗多好。

    沈若凡脸上终于多了微笑,可心口却依旧疼得厉害。

    人不能一辈子像条死狗一样活着,如果想一辈子当死狗,那就直接死好了,别活着,要活至少要当条乐观的单身狗。

    可……

    人可以偶尔几天当死狗。

    脸上的笑容还是无法保持,沈若凡闭上眼睛干脆躺在悬崖边上,反正他轻功好,艺高人胆大,也不怕摔下去。

    酒越喝越少,人越喝越迷糊,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直到一阵不和谐的脚步声传来是,沈若凡眉头一皱,惺忪的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有杀气!

    目光凛然地转头,见着五人朝自己走来,当先一人赫然便是妙公子,沈若凡眼中杀意流转,他弄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妙公子功不可没。

    他要当几天死狗,没精力去主动报复,但如果对手就到了眼前的话,另当别论。

    “诶呦,这是沈哥哥吗?今天怎么这么狼狈呀?连周姐姐都不在身边?这是要抛弃俗缘吗?”妙公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颓废的沈若凡。

    “你是找死吗?”沈若凡左手一拍地,身体如离弦之箭蹿出,直朝妙公子咽喉而去。

    妙公子面上挂着谦逊微笑,毫无变化,好似丝毫不担心沈若凡的攻击,就在沈若凡即将攻击得手的时刻,身边一个瘦削男人猛然出手,如一匹灵敏的猎豹,一爪朝沈若凡打来,沈若凡内力相震,直朝后面退了三步,随即感觉到另外三人的不好惹,连忙拉开距离,只是他选了悬崖这个地方来借酒消愁,所以地方就这么大,根本拉不开距离,否则就要掉下悬崖二了。

    “沈哥哥好像很不在状态呀,轻功都没有以前好了。对啦,现在周姐姐不在,而且沈哥哥还喝了酒。”妙公子笑眯眯道,眼中一道寒光闪过,现在的沈若凡,果然很弱,弱得就像是只可以随便踩死的蚂蚁。

    “本来还有些好奇,想好好见识一番,名震江南的笑貔貅与把李象虎打下去的黑榜二十二风盗,可没想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实力竟然如此的低微,简直不堪一击。”那个打退了沈若凡的瘦削男子一脸不屑道。

    “二弟,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样名不副实的样子货太多,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们兄弟一样名副其实的。”妙公子旁边一个一脸横肉的大汉摇头晃脑道,脸上也尽是对沈若凡的不屑。

    “粗犷高大,面目狰狞,目中无人,手掌宽厚,你应该就是臭名昭著的四大寇虎豹豺狼之首的恶虎吧。”沈若凡道。

    “武功不咋滴,眼神还行,不错,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我们四大寇。”恶虎狞笑道。

    “恶虎、狰豹、狡豺、猾狼。四大寇,奸淫掳掠,无恶不作,都是些低俗的强盗土盗,盗榜之上,连排名都不屑给你们排,三十名开外的东西。”沈若凡不屑道。

    四大寇,非盗,说白了就是不偷,而是简单粗暴地抢劫,杀人掠货,盗亦有道与他们毫无联系,连劫财不劫色,夺宝不杀人的事情都做不到。

    用墨如雪的话来说就是——毫无技术含量,有点武功,是个人就能做。

    所以盗榜前十没一个不鄙视这十个的,干的都没点技巧追求。

    “你找死。”被沈若凡戳中痛点,恶虎脸色顿变,气势汹汹地一记虎拳打来,沈若凡只感觉一头狰狞的猛虎朝自己扑来。

    虎形拳,沈若凡脸色一紧,虎豹豺狼四大寇都是自我修炼的野路子,将四种形态融入自己武功中,战斗之时,就如同四头野兽。

    而且四大寇,虽然在盗榜上的排名低,但不代表他们在黑榜上的武功低,最强的恶虎武功几乎不下于宋青瑶,四人联手,就是萧如风都要慎重以对。

    虎豹豺狼更可怕在于,四人毫无武德可言,不管对手如何,都是四人一起动手,以多欺少,沈若凡才躲过恶虎一拳,另外三人便同时出手。

    沈若凡纵然七星刀在手,也难以同时敌得过四人,何况如今赤手空拳,手中无刀,而且还喝了酒,纵然精神尚好,但手脚不免还是慢了些。

    交手几招,沈若凡就被猾狼一爪打中胸口,在胸口留下三道血痕。

    妙公子淡然地看着这一幕,嘴角挂着淡淡微笑,自己还是太小题大作,他已经没了飞刀,便如同没了爪牙的老虎,自己独自一人就能对付,何况他连七星刀都没了,又喝了酒,武功之弱,根本不足为虑。

    “沈若凡,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弱到了这个地步,真是让我失望又满足呀。”妙公子折扇转动,“你说你这样真的是毫无挑战性,让我把你当成第一假想敌,花费大精力,专门替你设局让你身败名裂,从堂堂的藏剑山庄代表变成恶贯满盈的贼寇。知道你出来后,又特意这么赶来杀你,可你这样太让我失望了。果然,你就是运气太好。上上次,你刚好有克制我的药,而上一次树林,我本来是想让你武功尽废成个废人,替我们承担这些骂名,然后等你自杀的,结果周怀钰实力出了偏差。但运气始终会用完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死期?”沈若凡眸中厉光一闪,刀意闪动,有心以刀夺命,但念头刚升起,脑袋就昏昏沉沉,何况手中根本无刀,而就在这时候,恶虎四人同时出手,沈若凡身受重创,口喷鲜血。

    “毫无挑战。”狡豺一脸冷漠,抬手一掌就要朝沈若凡脑袋拍去。

    沈若凡有心对战,却无力动手。

    破空声突兀响起,一道倩影好似电光冲来,一剑封喉,沈若凡没有等到预料当中的重击,反而见到了狡豺死不瞑目的眼神以及脸上多了几滴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