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当我的飞盗

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当我的飞盗

    “沈若凡。”

    冯九歌第一个冲回来,眼尖地发现段八方尸体旁的沈若凡,一怒拔剑。

    “住手。”

    秋易青目光一厉,剑指一扫,一道凌厉剑气射出,冯九歌一个踉跄退后一步,随即听到秋易青的话语“冷静些,若凡是在救八方。”

    满心愤怒的冯九歌顿时愣在那里,错愕地看着浑身散发着淡淡金光的段八方,这世间难道真有起死回生之术?

    “怎么办?”震雷剑客宋七云道。

    “等,只有等,等一个结果,如果是好的,最好,我其实不想和若凡动手。”巽风剑客李四海道。

    其余几名剑客统一一点头,他们痛失段八方而心痛,但本心来说他们也不愿和沈若凡动手,只不过他们相信冯九歌,所以没太怀疑。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当金光蔓延段八方全身又彻底消失后,段八方青色的脸已经转为红润,甚至冯九歌几人甚至还能听到呼吸声。

    虽然还没活,但他们可以看出现在的段八方绝对和死人没有关系。

    “那泥娃娃是什么?”秋易青诧异道,他几经风雨,大风大浪皆已闯过,天下间能让他动容之物几乎等于零,然而面对这起死回生之物,仍免不了震撼。

    死而复生,这已是近乎神话。

    “保安丸。”沈若凡道。

    “鬼谷子所留保安丸。”秋易青面色惊讶,“传闻保安丸样式多变,千变万化,放在眼前,若非有缘人也无法见得,没想到竟然还有泥娃娃。”

    “鬼谷子?也是鬼谷子造的嘛,果然当人强到一定境界之后,和神就没有区别了。”沈若凡面上也多了几分惊讶,他还真不知道原来保安丸是鬼谷子创的,总知道这样,上次在天子峰就该要保安丸的。

    “他本就是神,九州大地之上,自春秋战国以来,王朝兴替,国家衰弱,背后无不充斥着这两个字,传闻天机阁也不过是鬼谷子一个记名弟子所创。”秋易青道。

    “而且活了几千年,还容颜不老,帅得离谱。”沈若凡道。

    “嗯?你见过?”秋易青一脸惊讶道。

    “天子峰的时候见过一面。”沈若凡道。

    “传闻见过他的人非王即侯,必为人中之龙。”秋易青道。

    “什么人中之龙,不过是个贼罢了,还是个千夫所指,恶贯满盈的贼。”沈若凡自嘲笑着,转身看着神态安详的段八方,手指微动,眼皮睁开,已然醒了。

    冯九歌等人欣喜莫名,连忙围了上去,将段八方团团围住。

    刚刚醒来的段八方一脸懵懂,怎么了?跟看珍稀宝贝一样,大家认识几十年,同吃同睡,干嘛呢?

    “若凡,你没事吧?若眉小姐的解药找到了吗?妙公子他们抓到了吗?”段八方看向沈若凡,沈若凡是这里唯一一个目光正常的人。

    “没事。”沈若凡露出一丝浅浅微笑,“都过去了,段叔,好好休息吧。”

    段八方脑子还有些迷糊,沈若凡也没再多说,转身朝外面走去。

    “等下,你要去哪儿?”秋易青道。

    “不知道,找个坑睡一觉吧,秋庄主,日后再会了。”沈若凡道。

    “留下吧,不管外面风雨如何,藏剑之内,绝对不会有任何风雨能进来伤你分毫。”秋易青道,“还有,我从未向外宣布过,要与你断绝关系。”

    “若凡,是冯叔错怪了你,留下吧。”冯九歌一脸歉意道,虽然具体原委都不清楚,但没有任何人会为了一个计谋浪费保安丸这种神药。

    “不,冯叔,我没怪过你。只是藏剑浩然,而我只是个阴影下的飞盗,有我这样的个人,对藏剑不好,不是吗?老庄主不都说了,我这样的人物剑走偏锋,不是个正派的。”沈若凡脚步微微一顿,朝几人道,“多谢几位近日来的照顾,日后希望见面不是来追杀我的。”

    沈若凡微一躬身,随即身影一纵,朝远处而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昏迷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一天吧。”唯一不知道事情的段八方一脸错愕地问道。

    “是不超过一天,但是就这么一天,发生事情太多。”冯九歌长叹了口气道。

    “太多?我感觉若凡态度很不对,整个人神色萧索,像是断了肠一样。”段八方道。

    “断肠,我有责任,我去找他回来吧。”冯九歌脸色懊恼道。

    “不用,若凡说的不错,他是风盗,他也更爱风盗的潇洒,哪怕这并不是一个光彩的身份,可他也更喜欢而不是我们藏剑山庄人的身份,这样不错。你若是带他回来,是让他一辈子都不再动手?不可能,他本就是个不喜欢约束的人。又或者说,你是想让天下人耻笑我们藏剑山庄是藏污纳垢的。”秋易青道。

    “那我们就这么置之不理?”冯九歌难以接受道。

    “不是不理,一层关系而已,有和没有有区别吗?心里有数即可。如今的关键是,若凡这般萧索,你以为是因为你的怀疑?如果单单是这个,他会积极努力地来自我辩白,像是个斗士一般,尤其是八方活了之后,他心里的结,不是你。”秋易青道。

    “少年爱慕,那我不二庄找周小姐说个清楚。”冯九歌道。

    “不用,儿孙自有儿孙福,尤其是这感情的事,让他们自己去领悟。我们现在是该找逍遥门的人算算账了,敢把主意打到藏剑头上,是真的觉藏起来的剑便不锋锐了吗?去查查秦家庄和慕容山庄,尤其是张彦楚一家。”秋易青道。

    “是。”宋七云一点头,随即雷厉风行地下去工作。

    “为了让对方感觉他计谋得逞,八方你就诈死吧,然后继续表示对若凡的仇视态度,九歌一切的礼仪之类照旧。”秋易青道。

    “是。”冯九歌点头下去吩咐。

    段八方躺在那里,一脸懵,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给他解释一下,好像就是他要躺进棺材里面了。

    虽然江湖中人没有那么多忌讳,但这也太不吉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