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锒铛入狱

第四百五十八章 锒铛入狱

    一声闷响,大牢打开,被关在牢狱之中的囚犯,目光三三两两地看过去,不时有着讨论。

    “又有人进来了?谁呀?”

    “听着动静就不小,估计又是位大人物吧。”

    “连慕容景生都被抓进来了,还能有什么大人物能大得过他?”

    “咦?进来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妈呀!是笑貔貅。”

    “娘希匹的,怎么是这王八蛋?快跑!”

    “跑什么,我们都被关着,能跑才有鬼!”

    “那怎么办求祖宗呀?拜神灵吗?谁知道哪个神比较灵呀?”

    “鬼他妈知道,老子要是信神拜佛,还会混黑道?娘呀!”

    ……

    看清沈若凡的到来,大牢内一群见过沈若凡折磨沙完有的囚犯哭天喊地,求爹告妈,沙完有更是一个哆嗦,整张脸都发白了。

    亲自押着沈若凡进来的柳心妍,诧异地看着监牢内一副末日般的情景,这帮人到底是怎么了?平时受刑都没这么怕,是集体要被押上刑场了吗?

    宋青瑶见怪不怪,意料之中事罢了。

    唯有沈若凡低着头,一言不发,好似全然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一样,或者说他连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都没有感应,自从主动戴上镣铐的时刻,沈若凡就几乎和外界断了联系,环境的光暗变化,声音变动丝毫无法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无所谓活,无所谓死。

    玩游戏这么久,还没有进过保安堂,据说进保安堂能美美地睡觉,那死一次也挺好。

    “不对呀,这家伙是带着镣铐进来的,也是犯了事的,大家怕什么?”

    “对啊,这家伙原来也犯了事。我说呢,笑貔貅笑貔貅,吃人不吐骨头,怎么看也更像是和我们黑的搭边而不是和白的,被抓了也理所当然。”

    “不对呀,不是听说笑貔貅和不二庄跟藏剑山庄都有关系吗?关进来也就一会儿,等一会儿就被捞出去吧。”

    “都安静。”宋青瑶柳眉一竖,怒斥道,四周的囚犯才纷纷偃旗息鼓不再说话,但目光还是在沈若凡身上打量。

    宋青瑶等人带着沈若凡到了间牢房,把门打开,沈若凡也自觉进去,如傀儡般。

    “在这儿待会,自己把自己的脑子理清楚,我再来问你话。”宋青瑶道。

    沈若凡依旧不言,自从进了牢房之后,就如枯木般自动坐到墙角处,无声无息。

    “别死得跟块木头一样,我认识的沈若凡如果是这个样子,就别当风盗了,当死盗去。”宋青瑶道。

    “笑貔貅是命不久矣,不过风盗不会死。至于想法问题,现在你能问的就快问,我也就现在可以回答你,过会儿,没空。”沈若凡道。

    “七香软骨散是不是在你手里?”宋青瑶看着沈若凡道。

    “不错,采花蜂死后,他的东西我拿了。”沈若凡供认不讳。

    “你知道不知道在树林里面,我感觉到了七香软骨散,段大侠就是因为中了这个,所以导致与冯大侠联手依旧被妙公子所败,死在妙公子手里。”

    “七香软骨散?”沈若凡终于抬起头来,“段叔,是因为七香软骨散而死?你也中过七香软骨散?你还好吧。”

    “在你面前自然不死,但段大侠死了,如今遗体送回藏剑山庄,老庄主还不知如何?”宋青瑶道。

    提到秋易青,沈若凡脸色再变,终是不那般死寂,“是我对不起爷爷,一场朋友,如果有事,顺便来这边知会我一声。”

    “七香软骨散到你手中之后,你有没有将药方外传,或者把药交给别的什么人?”宋青瑶继而问道。

    “药方只在我心里,至于药,我送给过金燕子和朱来,只不过他们都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似乎貌似,最有可能就是我自己。”沈若凡自嘲笑道。

    “秦家庄多数人的确是被你亲手所杀,我们也亲眼所见,到底是为什么?”宋青瑶没理会沈若凡的自嘲,继而问道。

    “不知,我进阵中不久,闻到一股异香,然后匆忙吞了百草丹,结果意志便昏昏沉沉地昏迷了过去,等有意识之后,便是和冯叔段叔相遇。”沈若凡也没有隐瞒。

    “异香?我似乎也有闻到过,不过没什么影响。”宋青瑶皱了皱眉道,“除此外,便没有什么变化吗?你具体收到信的过程,还有如何与周若眉一起去?以及妙公子说的那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日……”沈若凡露出回忆的神色,原本该是幸福而甜蜜的回忆,现在想来,却有股钻心的疼痛,又想起她今日的冷漠,曾想过有朝一日与她一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曾想过有朝一日或许与她儿女承欢,唯独未曾想过会有今日情景。

    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算了,反正我已认罪,锦衣卫罗列组织人罪名不是最擅长的吗?可以直接交给你旁边的人解决,如果到时候抓不到逍遥侯,可以拿我充数的。”

    “你……沈若凡,我问你可让你真实说话,若是白虎他们来,说的就没人能保证了,而且手段不会如我这般。你自己想想清楚,是想就这么一辈子呆在这里吗?当然,你要呆在这里,要死要活,是你自己的一个人的事,我不管你。大丈夫为了儿女情长,自暴自弃,不怕让爹娘蒙羞?更让秋老庄主惭愧吗?秋老庄主和文正公一生识人不曾出错,我不想日后朝野传闻因为你让他们二人蒙羞。还有先前意气风发地要探案,要无愧于心的是谁?现在给我跟死人一样在这里,对得起你自己吗?”宋青瑶柳眉倒竖,清眸中闪过一丝怒火,随即压下。

    “如今江南不平,我要做的事情许多,不会在你身上浪费太多心力,会有其余人来找你。自己想想清楚。”

    说完之后,宋青瑶转身就走,不与沈若凡再谈半句。

    柳心妍见着宋青瑶的模样嘴角不禁上翘,只是看了眼墙角的沈若凡,也没了兴致,只是发了个短信:“沈帅哥,看开点,不就是失恋被甩嘛,谁没个两三次,大男人坚强点。我帮你开了语音频道的权限,这里你可以随便和公会里面的人聊天,努力点。现在有人把你整得这么惨,不整回来,怎么可以?”

    发完短信之后,柳心妍也三步两步地追上宋青瑶:“这么火大什么?不就是寻常拷问犯人吗?”

    “关你没事,少多嘴。”宋青瑶语气不善道,六扇门和锦衣卫是相辅相成,互相补充,但更是竞争关系,六扇门的成立其实就是分走了锦衣卫的一批大资源和权力。不过郭巨与任东流关系还好,所以两个组织竞争算是良性,霍春歌和司马翼关系还很不错,唯独宋青瑶和前朱雀两个人的关系很差,性格几乎完全相反,所以明争暗斗的,没少过。

    “只是你刚才的问话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问犯人问罪,而是在努力找证据翻案,难道我们堂堂六扇门女神捕也会动情呀。”柳心妍玩味笑道,游戏人本的性格和她本人一模一样,所以天生的和宋青瑶性格不合犯怵,日常互怼。

    “杨树林中,你叫住手的速度不比我慢,你陪同若凡的时候,姿势态度,你该是认识他吧。至于动情,你们锦衣卫没有公理,只想着一己之私,所以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是吧。”宋青瑶道。

    “照你这么说,你已经坚信沈若凡无辜,这不已经是私人情感的问题吗?”柳心妍道。

    “这是我理性的判断罢了。”宋青瑶道。

    “嘴硬。”柳心妍不可置否的一笑,“不过大家意见一致,我的确认识若凡,合作吧。”

    “我没空!”宋青瑶丢下一句话,就走得更远。

    “嘴硬的。”柳心妍脸上笑容越发玩味,给沈若凡发了条私信,“别自暴自弃,放弃了一棵树,外面还有一片森林,尤其是某位嘴硬心软的神捕。”

    发了过去,却收到对方没有接受的消息,柳心妍古怪地看了眼,才发觉沈若凡竟然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