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坤剑殒落

第四百五十四章 坤剑殒落

    沈若凡脸色骤变,他学了很多种武功,但是没有一种是全方位的防御武功,这种万箭齐发的情况,超出他的应对能力,躲无可躲,闪无可闪。

    生死关头,沈若凡一切潜力爆发,深吸一口气,运用缩骨功,整个人缩成一团,缩进衣服里面。

    利箭射来,尖锐地射在衣服上,缩成一块儿,脸不是脸,背不是背的沈若凡顿时吃痛不已。

    好半晌,利箭射完,沈若凡才重新变回正常身形,看着外衣射破而露出来的金丝甲,重重地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有若眉送的金丝甲,自己又刚好和老朱学了缩骨功,否则这百八十斤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死里逃生一次,沈若凡抬头看着前方的湖泊,阵法果然是最难缠的东西,这次贸贸然闯进来,是真的有些危险。

    鼻尖抽动,沈若凡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脑袋沉沉发昏。

    不管三七二十,沈若凡打开药瓶取出一颗百草丹吞下,谁知丹药服下,脑袋发昏的情况却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一股戾气充斥双眼。

    耳朵轻动,打斗声响起,沈若凡本能地朝那边走去。

    另一边冯九歌与段八方两人联手共敌妙公子,本来以二人武功,莫说以二对一,就是一对一都能大占上风,可如今二人中了七香软骨散,一身功力只能发挥五成不到,二人联手,却还处在下风。

    飞镖入肉,淡黑色的血液流出,冯九歌与段八方更感无力,冯九歌骂道:“卑鄙。”

    “承蒙夸奖,我又不是名门正派,自当用卑鄙手段,否则怎么能算得上是魔道三公子呢?”妙公子盈盈一笑,好似千手观音,暗器如雨。

    “八方剑舞”

    段八方强提一口真气,钢剑上淡淡光华涌现,剑气呼啸,一剑斩出,好似万剑飞舞,将如雨般的暗器在空中交击,不断发出清脆的交击声。

    冯九歌见状不忧反喜,急道:“老段,快停手,你这样过度消耗自身根源会油尽灯枯的!”

    “别管我,退出阵去。”段八方右手剑狂舞,嘴中鲜血不止,左手还强行推了把冯九歌,将他推得极远。

    “困兽之斗?”妙公子见着把冯九歌远远推开的段八方,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内力涌起,飞镖毒针铁蒺藜十数种不同暗器,百来件尽数朝段八方激射而去。

    “断”

    段八方猛然斩出,剑气冲击,却终究难以抵御如此多的暗器,如雨点般射来,穿透段八方身体,十数个血洞崩裂。

    妙公子则同样面对段八方临死一击,回光返照的全力一剑,勉力撑起内力护罩。

    破空声响,一道半月形血红刀气忽然斩出将这道剑气斩碎。

    段八方艰难地转过头看向救了妙公子的人,带着鲜血的蓝衣,散乱的头发,沈若凡!

    段八方瞪大着眼睛想问一句为什么,最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沉沉地向后倒了下去。

    妙公子也诧异地看着沈若凡,见着沈若凡右手刀上鲜血,和眼神中如野兽般的杀意的时刻,又忽然明白过来,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道:“你终于来了,已经将霍春歌他们都杀了吗?”

    沈若凡不发一言,只是继续朝妙公子走来。

    “何必不说话,是对我杀了段八方有愧疚吗?何必呢?这不是我们一手安排的吗?如果不是你来通知这些高手,我们怎么可以把这些人都一网打?花玉楼和周怀钰应该都死在你手里了吧。”妙公子道。

    听到段八方、花玉楼、周怀钰三个人名字,沈若凡脚步顿了顿,好像是在思索什么?

    “不用这么沉闷吧,我们也算是老朋友啦,秦家庄我们就开始合作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把七香软骨散给我,我还真杀不了段八方。你要的东西,我一定会给你的。凝冰散的解药嘛,你也真是个情种呀,为美人,不惜和天下人为敌。”妙公子又兀自赞叹道。

    “段叔,死了?”

    走近了的沈若凡低头看到倒在地上的段八方,忽然浑身一震,猛然从迷惘之中走出,连忙蹲下朝地上的段八方喊道:“段叔!”

    妙公子脸上笑容一滞,怎么会这么快就挣脱出来,师叔还说已经让沈若凡连服七日,说虽然不能立刻控制他为傀儡,但也能让他成为无意识的战斗野兽,结果这才多久呀。

    师叔的炼丹术不会出问题吧?

    眼角见着一边的冯九歌,妙公子眼珠忽然一转,别有深意道:“还装什么呀,又没有什么人在?你伪装给谁看呀?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又何必装呢?凝冰散的解药还要吗?”

    “你说什么?”沈若凡抬起头来,目光尖锐,满是杀气,他此刻脑子还有些迷糊,但是他可以肯定是妙公子杀了段八方。

    先是下毒害周若眉,如今又杀段八方,无论是哪一件,他都非杀妙公子不可。

    只是凝冰散解药还是让沈若凡的杀气按捺下来,周若眉的毒必须要解。

    妙公子见状,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随手抛出一瓶药瓶,沈若凡虽然心有防备,但还是下意识地接过。

    “沈若凡!”

    正接过手,沈若凡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查探到底是不是解药,一声怒不可遏的吼声响起,沈若凡循声看去,见冯九歌一脸悲愤憎恨地朝他走来,眼中之中的痛恨与懊悔让沈若凡心惊。

    “冯叔……”

    “住口!你这个畜生,老庄主好心收你,我们几人也半点不曾把你当外人,如今你却与他人勾结,害了八方!我今日非替老庄主清理门户不可!”

    冯九歌一剑朝沈若凡心口刺来,出招狠辣,绝无半点留手之意。

    沈若凡大吃一惊,不敢还手,只是侧身闪过,急切道:“冯叔,到底怎么了?段叔,不是我害的。”

    “你还要狡辩!沈若凡,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还装什么?你为了得到周若眉的解药,不惜和妙公子合谋引我们进来,又用七香软骨散让我们功力尽失,好好!我们算是白信了你,为了你闯入这杨树林。”冯九歌一剑砍来。

    沈若凡心中再惊,七香软骨散让人功力尽散,这是什么事情?难道是因为中了七香软骨散,所以段叔才会死在妙公子手下。

    心中惊诧,沈若凡的动作不免也慢了下来,被冯九歌一剑刺中肩头。

    多亏此刻冯九歌功力受损,又怒极攻心,剑法紊乱,失了平时的准头,才只是刺破肩头,否则就是刺中心口了。

    妙公子在一旁见得大笑,手中折扇轻轻摇动,有趣有趣,也不知道师叔那边如何,如果成功了,用上噬魂大法,然后用沈若凡的两把飞刀杀了两个人,到时候就算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这口锅,沈若凡背得背,不背也得背,还要承受周若眉的憎恨。

    再爱也不可能和一个杀了自己的舅舅与弟弟的人在一起。

    今天就是你沈若凡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时候。

    妙公子耳朵微动,听到声响,远远眺望,见着一群伤号,又笑了。

    沈若凡,你若还不死,我妙公子三个字倒过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