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慕容交锋

第四百四十二章 慕容交锋

    “公审?见证?”沈若凡表情颇为玩味,摸不清霍春歌这些人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不错,少侠先请。”统领一拱手,让开路来,倒是先把石平靖和秦夫人这两个一庄一帮主事人给忽略了。

    “好。”沈若凡点了点头,也当仁不让地走了进去。

    石平靖与秦夫人脸色顿时一变,石平靖略微好些,知道沈若凡飞刀厉害,后台又有些深不可测,不想平白招惹,秦夫人脸上分明闪过一分不悦。

    不分尊卑长幼,实在没教养。

    冯九歌与段八方不以为意地紧跟上沈若凡,并未觉得沈若凡做得有丝毫失礼,因为沈若凡能代表藏剑山庄。

    江南武林最后的和第三第三的,都没人知道是谁,但第一永远都只能是藏剑山庄。

    至于尊卑之分,在这里的,石平靖和藏剑山庄黑白分明,秦夫人更不用说,冯九歌和段八方到现在还有释怀当初的事,只觉沈若凡做得还不够。

    在这两批人进了之后,石平靖才又进了去,慕容明成亲自作陪,也一并进了去,然后才是秦夫人和周若眉。

    “霍春歌,你到底有完没完?真当我慕容山庄是任人撒野的地方吗?你若再不给个交代,老夫明日就上书给宁王千岁,看看你们到底是仗了谁的势?”

    沈若凡才刚刚进了慕容山庄内,还没见人,就先听见慕容景生中气十足的咆哮声。

    快步疾走,沈若凡见着两帮人在厅中对峙,剑拔弩张,四周内力真气汹涌,整个大厅都变成了雷池一般。

    沈若凡好似全然没有感应一样,如闲庭信步一般走入:“说是公审见证,到底怎样?”

    “沈少侠?”霍春歌诧异地看了眼沈若凡,好似没有料到他的到来一般。

    “你来正好,代定国公、镇国公来当见证。”宋青瑶望了眼沈若凡道。

    “直觉告诉我,你们在坑我,三庄一帮的人几乎同时到达这里,应该是你们算计好时间通知的,所以才都恰恰好这个时间点到。”沈若凡道。

    “少侠高见。”霍春歌笑赞了句,朝冯九歌、秦夫人一群人一拱手,“此番冒昧让各位前来,实是有大事。列位都是江南武林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本官要公审慕容景生,还要各位做的见证,免得旁人说我们锦衣卫和六扇门的枉法徇私,草菅人命!”

    “公审慕容庄主?笑话,慕容庄主是堂堂一庄之主,身负数千人的生计性命,哪里容得了你们随随便便地就要抓拿审问?倘若不给出的交代来,我们江南武林也不是好惹,不是任由你们鱼肉搜刮民脂的地方。”石平靖怒声道,作为慕容景生的未来亲家,在这里与慕容景生的心最是齐的。

    “如果说搜刮民脂,我们区区锦衣卫又怎么比得上你们六合帮,横行霸道,搜刮四方?”霍春歌不屑地扫了眼石平靖。

    沈若凡微微挑眉,如果说搜刮民脂,六合帮与锦衣卫谁更厉害,这个问题真的有些无解,只能说大哥莫说二哥吧,虽然锦衣卫近些年老实了点的,但恶劣的时候,六合帮拍马也比不上。

    “霍大人邀老身前来,说杀害亡夫凶手的下落有了线索,老身才匆匆赶来,不知到底如何?”秦夫人问道。

    “秦夫人勿急,此事就要有结论了。根据六扇门与我锦衣卫明里暗里的调查,终于发现了些端倪,凶手就是慕容景生。”霍春歌朝秦夫人宽慰一句,又豁然转身看向慕容景生。

    “是我?霍春歌,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秦庄主自幼相识,大家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相反还有许多交情,我为什么要杀秦庄主?”慕容景生激烈反驳道,原本被人带官兵堵住家门这么久,他这个一方霸主本来就万分不爽,然后现在还被说杀了秦允益,哪里能稳?这盆脏水要是给泼上去,他非让秦家庄的人给咬死不可。

    “不错,霍春歌,你不要血口喷人,把你们朝廷里面那套栽赃陷害的肮脏手段用在我们身上,我们不是任你鱼肉的平头百姓!”最坚定盟友,石平靖出面声援力挺慕容景生。

    秦夫人也狐疑地看着或霍春歌,的确没有道理,慕容景生无端向秦允益动手,真不怕彼此开战吗?而且慕容景生也没这个武功!

    慕容景生将四周人表情收入眼中,心中稍稍有些安稳,略显得意地看了眼霍春歌。

    霍春歌同样回以不屑的表情,慕容景生心中顿时一凉,惊觉事情不对劲,忽然听着后面一阵动乱声响起,脸色顿变,抬步就要往后面走去,霍春歌踏前一步拦住慕容景生一步,慕容景生心里着急,也不管什么,一掌打去,霍春歌伸手横挡,轻笑道:“庄主不要急,很快就结束的,而且你也不能离开这里。”

    “霍春歌!”慕容景生怒声道,须发皆张。

    沈若凡面色变动,感觉越发奇怪有趣,耳旁风声骤响,看见一个穿着锦衣卫飞鱼服的男子从房梁上跳下,手里还提着慕容明珠。

    “白虎。”沈若凡眯起了眼,锦衣卫白虎,四大掌镜使当中杀气最重的一个,代表的本来也就是杀伐,负责主动出击和抓捕,一身武功据传还在霍春歌之上,本来还好奇这里就霍春歌、宋青瑶、柳心妍,剩下的白虎哪去了,没想到竟然是抓慕容明珠去了。

    “放手。”

    一声暴喝,慕容景生被霍春歌缠住无法脱身,石平靖见自己未来女婿被抓,顾不得身份,连忙出手,石破天惊的一拳打向白虎。

    白虎左手提着慕容明珠,身形不动,右手回以一掌,拳掌交接,气息震荡,两人各自退了一步,不分上下。

    石平靖瞳孔微缩,露出凝重的表情,双脚分立,铁拳握紧,内力澎湃,好似蓄势待发的猛虎。

    白虎也眯起了眼,感觉到了石平靖所带来的压力。

    “嗤”

    一声轻响突兀响起,一把飞刀毫无征兆地飞出,在石平靖发侧飘过,斩落几缕发丝。

    石平靖脸色顿变,转过身来面色阴沉地看向沈若凡。

    “帮主稍安勿躁,如今四庄一帮都在这里,如果锦衣卫和六扇门的人做什么不法之事,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庄主不用担心自己这未来女婿的安危,先请庄主站在一边,看他们如何吧?”沈若凡朗朗道。

    石平靖看了眼一边的飞刀,铁青着脸拂袖道:“就给老庄主和文正先生一个面子。”

    “好了,霍掌镜使该你说了,慕容景生到底是做了什么?你有多少证据?”沈若凡道。

    “证据就在慕容明珠身上。”霍春歌忽然抄起一边的刀,一刀砍伤慕容明珠,鲜血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