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四十章 换个地方接着问

第四百四十章 换个地方接着问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把你祖宗十八代都交代出来。”

    “说你在江南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又发现了什么?”

    一个阴暗密室当中,两个戴着面具的人左一句右一句地严厉逼迫被五花大绑起来的洪立。

    “啪啪”

    左边带着獠牙面具的人猛地一抽动鞭子,在空中发出骇人的声响。

    沈若凡站在外面看着里面的动静,脸上表情不禁古怪的很,他现在很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里面两个面具小鬼分别是周怀泰和戴英全。

    想要保护这两个家伙,当然不能说担心他们有什么危险之类的,因为这两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如果听了这些只会更加兴奋,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来,所以是请这两个人帮忙。

    两个混世魔王一听又有任务,两个人就跟打鸡血了一样,没有半点同窗之情地把洪立给绑了!

    因为还只是查探阶段,沈若凡并不确定洪立有没有搞出事情来,又都是六艺的学生,闹大了,夫子会不开心,所以沈若凡让戴英全两人戴上面具,又教了他们变声术。

    但是目前来看,效果很不显著。

    和戴英全、周怀泰两个人的嚣张相比,洪立的表现几乎可以被当成典型模范,无端被两个穷凶极恶,身份不详的人绑来威胁依旧谈笑自若。

    这份气度表现,沈若凡暗自惊讶,洪立的出身绝不简单,六艺书院资料上说是山西太原已故阁老之子,门生故旧不少,据说和晋商有些关系,但当初晋商暗中贩卖兵器钱粮给关外满人,将卖国求荣四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原本在正宗历史上勉强混了个从龙之功,当了八大皇商,但因为这里被魔改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嘛,所以八个全被抄家灭门充实国库,晋商也就因此没落得一蹶不振,被徽商几个联手挤压,现在起色都不是很好。

    所以这等情况下,这样的英才培育的出来吗?

    尤其是武功,沈若凡抓他的时候,洪立用了三种不同门派的武功,分别是少林、武当、崆峒,虽然不是各门各派最上乘,但也是一般弟子学不到,都要入门四五年左右才能开始学习。

    更别说身边还带着一个五十多级的保镖护卫,一身武当功夫,虽然比不上周怀钰,但比起沈若凡上次见的李剑南、梁书航不差分毫,甚至犹有过之。

    那两个虽然只是初出江湖,可已经是武当尽心培养的,基本就可以代表武当弟子的精英标准,周怀钰和君莫惜这样能和长老动手的是特例。

    走到一边,沈若凡看着同样被五花大绑起来的护卫,同样戴着面具走进来,变着音调道:“闯贼宝藏书画,你现在手里有多少幅?快点都交出来,否则你少爷的命就保不住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抓我和少爷?少爷是六艺书院的学生,你敢动他,文正先生不会放过你的。”护卫奋力挣扎道。

    “不要色厉内荏,更别挣扎什么,这是专门绑高手的牛筋,你越挣扎只会越难受,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就是,至于文正公,我是很敬佩他,但我把你们都杀了,然后就隐姓埋名,他也找不到我。”沈若凡阴鸷地笑道。

    “而且你混迹江湖多年了吧,不是那些天真的毛头小子,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做,什么正义呀生命呀都是扯淡。闯贼宝藏,多么丰厚的钱,我能不心动吗?你们两个人自从进了江南,江南就乱七八糟,你还成天大晚上地从六艺书院溜出去,然后一个个宅子闯过去。你到底拿了多少的东西?”沈若凡微微笑道。

    “你从哪里得到消息,我什么都没有拿?少爷是来这里求学的,老夫人让我来保护少爷,我们和闯贼宝藏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们真的是求财的话,我这就写信给老夫人他们,给你足够的赎金。”护卫道。

    “赎金?你们家能有多少钱呀?能和闯贼宝藏比吗?那可是富可敌国的宝藏,里面甚至还有绝世的武学,无论是谁得到都能鲤跃龙门,飞黄腾达。老子干了这一笔之后,以后就能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娶她十个八个漂亮好生养的娘们,生他一窝,那不是痛快。要不打个商量,把东西交出来,我七你三,也好过给别人当奴才!”沈若凡道。

    “老爷对我恩重如山,我绝对不会背叛少爷,何况我们是真的没有,我们只是来求学的,是知道江南会这么乱?你想干什么都冲我来,不要为难少爷!”护卫奋力喊道。

    “你还真是忠心呀,你说要不要让我把你少爷带到这里来?然后当着你的面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割下来呀?”沈若凡那道。

    “你敢?”护卫怒道。

    “你的回应让我很敢。他这样的富家公子,应该吃不了多少苦吧,忠心的仆人,总不想真让你的主人出事吧?”沈若凡呵呵笑道,果然关心即乱,这个家谱看着是死士模样,想要从他自己身上撬开嘴几乎不可能,但洪立身上出发,再让这个护卫开口就容易多了。

    护卫脸色大变,暗骂自己糊涂,这么小儿科的把戏,自己都轻易中计了,让对方拿捏住了自己的七寸,如今骑虎难下,消息不能说,可如果不说,少爷出事,自己更难辞其咎。

    “说,你到底知道多少闯贼宝藏的藏宝图?”沈若凡道。

    “嗯?还不舍得开口?是真要我去给你少爷砍一根手指头下来送你?对了,你有没有听过一些刑法。人是能承受很多强硬的刑罚,但对一些小的反而没办法,比方说把你手上的指甲一片片地拔下来,或者把竹签一根一根地插进你的手指头里面,十指连心呀,这种滋味,你能想象吗?”沈若凡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护卫面露骇色,眼中满满恐惧,他除了武功高以外,对各种刑罚更了如指掌,明白这些刑罚的痛楚。

    “为财的江湖人,只要给钱都好说,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没钱,就你不好,我不好。”沈若凡手里一根竹签忽然射了出去,射在护卫手上,“不想让你少爷承受比这更痛苦的惩罚吧。所以说,老实些吧。”

    沈若凡踏前一步,一把抓住护卫的衣领:“说!你们到底拿了多少书画!和什么人有勾结?江南的混乱和你们到底有什么关系?”

    “江南混乱和我们没有关系,都是逍遥门的人为了长生故意做的。”护卫着急道。

    “逍遥门?他们为求长生?有这么扯淡的梦吗?你确定不是在骗我?”沈若凡阴着脸道,“如果是骗我,休怪我从你少爷身上刮下几斤肉。”

    “真没有,不要动我们家少爷,江南的这些事情真的都是逍遥门的人搞出来的。他们求长生,是从建立最初开始的真的没有错,他们逍遥门的都是一帮疯子,为了长生不择手段,什么手段都敢出,拿人命鲜血炼丹,甚至连秦允益的命都拿过去了。”护卫着急辩解道。

    “秦允益的命?也是他拿的,不是你拿的?你去过秦家庄吧。”沈若凡明知故问道。

    洪礼和逍遥门的关系,沈若凡并不清楚,如果是一伙的,估计能问出许多,而如果不是一伙的,鼠也有鼠道,这些都是暗地里的,估计会多些。

    “是,我是去过。”护卫眼中闪过一丝骇然,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知道在秦允益出事前,自己去过秦家庄?这件事情分明就只有自己和少爷知道,“但我到的时候,秦允益就已经被影魔用噬魂大法击杀,闯贼宝藏的书画也落入影魔之手,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你说与你无关就与你无关?”沈若凡目光玩味地看着护卫,“你的意思是东西都是在逍遥门那里,和你都没有关系,甩锅甩得真干净呀!”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查过了,他们在炼羽化丹,用一阴一阳的纯阴纯阳之人和五行命的人做药引,然后再分别用二十个五行命格的人当辅药……”

    “阴阳加五行命格是七个人,五行命格各二十,也就是一百零七人。”沈若凡皱眉道,怎么少了一个?

    “是一零八个,还有一个阴阳人。”护卫道。

    “阴阳人?太监?还有这操作!”沈若凡是真震惊了起来,用太监来炼,这是真心牛批呀。

    “那七个人是谁?不,这七个人是谁和我也不重要,关键还是宝藏的事情?你手里到底有多少幅书画?”沈若凡那还想深入问,但又一想这么问太明显,话锋一转,改成继续逼问。

    “没有,我手里一幅都没有,我们是来这边查,但是一幅画都没有来得及找到。”护卫道。

    “不肯说实话吗?那既然如此,就是逼我继续逼问了,去找你家少爷严刑拷问?”沈若凡目光陡然一厉,透露出浓浓的杀气。

    “不要,我们真的是没有,但我可以给你提供线索,千万不要去找少爷麻烦。具体说话的线索,我们不知道,但现在大部分肯定在逍遥门手里,所以我们告诉你逍遥门的七个药引是什么。秦允益、常春、杨进、吕惠能、周怀泰、戴英全、周若眉。你知道跟进周若眉几个就能顺藤摸瓜找到线索,找到藏宝图,这是我们目前所有的信息,你要杀我可以,不准伤害少爷。”护卫道。

    “眉儿?”沈若凡脸色变化,好在面具下没人看得出来,只是听了之后,却没有多少继续问下去的心思,强压下心里的紧张道,“炼丹,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之类吗?”

    “必须是在七星连珠之日。如果你找不到线索,可以直接到那个时间点,然后找风水玄门大师确定风水位,江南适合的就这么些个地方。”

    “好,假设你没骗我,好好待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