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牢冲突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牢冲突

    “拿一百零八人的命来炼丹?说的具体详细些?”沈若凡手里的刀微微一顿,眼中精芒闪烁,“继续说,不要停。”

    “这是我无意中听到的,妙公子和那个神秘人谈话当中有提到这,似乎是要炼成什么丹药给某人脱胎换骨,功力大增。”看见沈若凡的刀终于停下,沙完有忙不迭道。

    “脱胎换骨,功力大增?”沈若凡面色变化,慕容景生,慕容明珠,难道慕容家才是真的大头?而不是被骗的。

    “是的,就是这样,那些黑衣人,我也不认识,藏头露尾的,身份应该不简单,而且武功很高,就算是独眼龙王都不见得是黑衣人首领的对手,他和妙公子也不是一体,应该也是合作的关系。”沙完有连忙道。

    “这个不急,我问你那个要一百零八人丹来练的丹是什么丹?阴阳为里,五行为表又是什么东西?”沈若凡问道。

    “这个……”沙完有结结巴巴,他只是听了这么一点,哪里听得清楚详细?

    “又不知道?”沈若凡七杀断刃抬起来,原本腐朽生锈的刀刃经过一番鲜血的洗礼,刀锋边缘泛起淡淡如水的鲜艳红光,邪异凛然。

    沙完有双眼瞪大,一颗心直接提到嗓子眼,急道:“可能和天罡地煞地排列有关。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正好一百零八之数。”

    “可能?”沈若凡七杀断刃一转,一道血痕飞溅,“我要的不是可能,不是你胡乱的猜测,刚刚还说阴阳五行的关系,这边就又天罡地煞,你给我好好说清。”

    “我真他妈不知道了,我就是个水贼,我要是知道这些什么阴阳五行的,我就去当道士了!”沙完有哭丧道。

    沈若凡眼皮不抬,七杀断刃斩下,断的边缘刀刃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你真要砍老子一百刀呀……嘶~你他妈快停下!”

    ……

    一刀接一刀,沈若凡这次足足砍了二十多刀,沙完有的骂声才稍稍一停,大喊道。

    “等一下,我想起来了,他们好像是要炼两种丹药,一种用阴阳五行,一种用天罡地煞。”

    沈若凡手上动作停也不停,编,接着编,为了自我圆谎,就编出两种丹来。

    “我真没胡说八道,他们真的是在练两种丹。一种是给武功高手用的,一种是给普通人脱胎换骨用的。天罡地煞的一百零八个人必须是练武之人,只有用练武之人的精血器官才能拿来练丹,这应该是来给武功高手用的。而另一种就是给普通人的用的,所以才会杀普通人。”

    “一分为二?”沈若凡眉头一皱,似乎有这个可能,将这些丹分成两种。

    “接着说!”沈若凡道。

    “祖宗,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了,多的我也想不出来了!”沙完有有气无力地哀嚎道。

    “先前你也是说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但现在不就又有两条吗?你们这样的人,都是蜡烛,不点不亮!”沈若凡冰冷道。

    又二十刀。

    “别砍了,我真的记不清楚了,我就只知道这么一点点,我就是曾经听说过逍遥门一些炼丹的事情,听独眼龙王说过,逍遥门人当年炼血丹的时候,需要用特制的血炉,这血炉需要用一千八百人的精血再配上天下少有的赤精血铁打造,这是真的,我没骗你。”

    沙完有最后哭喊道,他真的快崩溃了。

    “血炉?”沈若凡手里动作一停,“你还知道什么?”

    “真没了!你干脆一刀杀了我吧,别折磨老子了。”沙完有崩溃道。

    沈若凡无动于衷,依旧一刀接着一刀。

    “你个王八羔子,还是名门正派,你特么就是个屠夫,死后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你再砍,老子也什么都不会说了,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

    ……

    沙完有一句骂着一句,沈若凡却始终无动于衷,下手狠了,早点结束他的命,只会让沙完有痛快。

    沙完有越骂越没有力量,感觉到浑身力量在飞快流逝,鲜血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在流走。

    不对啊,一个人正常死的时候,流血应该没这么快得,我杀了这么多人,早就有经验了,这小子虽然没经验,但是刀快,我应该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感觉到这种无力感。

    沙完有低头看着沈若凡的刀砍破他的身体,鲜血极少,流出来的竟然是……被刀吸收了,隐隐闪耀的刀华充满着邪异恐怖,比沈若凡更加恐怖。

    “魔刀,魔刀!”沙完有惊恐地挪动身子,看着七杀断刃,眼神之中一片恐惧。

    沈若凡顺着沙完有的目光看去,看见原本充满铁锈的七杀断刃已经开始消退,虽然只退了浅浅一层,但刀刃边缘散发出一种邪异的血光,沈若凡心中一惊,见着这道血光,精神好似被全吸了进去。

    满眼鲜红,一片炼狱景象,无数的冤魂朝着自己扑来讨债。

    恍惚间,沈若凡好似想起了当初和这些村民见面的情况,他走到哪儿算哪儿,就在几日前,六艺书院改革,沈若凡客串当了几回教师,美名其曰实践,让学生们去种地,他跟着在农家里面吃点饭,连太阳都没晒,但和农户们交谈不错。

    那个村落里的不少人,他都能报上名字!

    可现在……

    沈若凡拿起七杀断刃,身上杀气沸腾,似刀似魔,沙完有身体战栗,只觉眼前所站的已经非人。

    “住手!”

    一声清叱从外传来,破空声突兀响起。

    连剑带鞘从牢房之外投掷而来,沈若凡猛然转身,一刀砍去,血红色刀弧斩去打在剑鞘上,剑鞘返回,宋青瑶从门外进入一把抓过剑鞘指向沈若凡:“沈若凡住手,你不是公门中人,没有权力刑法!”

    “我只知道江湖事江湖了,这些人是我抓,我说了算,我要问出我要问的东西。”沈若凡冷冷回道。

    “是江湖人就不该进衙门大牢闹事,凡是进了我大牢的,不管是什么身份,也不管是十恶不赦还是罪大恶极,一切都要用国法制裁。”宋青瑶寸步不让道。

    “说得好,说得好,国法制裁,宋捕头你总算来了,快点帮我治伤吧,你们想问什么都可以,我知道都说,要判我死刑就判我死刑。”沙完有看到宋青瑶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险些哭了出来,头一次看见捕快有这种喜出望外的感觉。

    “闭嘴。”沈若凡猛地一脚踹过去,将沙完有重重踹在墙上又掉落在地上,发出声响。

    “够了。”宋青瑶震开剑鞘,秋水剑横在沈若凡身前,剪水双瞳冷冽地看着沈若凡。

    “我若说不够呢?”沈若凡七杀断刃一横,杀戮意境迸发,刀心通明,几乎和刀融为一体。

    宋青瑶瞳孔一缩,第一次在沈若凡身上感觉到这种重大的压力,好像在面对杀人狂魔一样,以往面对满手血腥的凶手都少有有这样的杀气,他到底哪来这些杀气?

    刀,有问题。

    宋青瑶目光一凝,沈若凡的七星刀她亲眼见过,熟悉的很,绝不是这把刀,把七星刀放在一边不用,转而用这把刀,这把刀到底是什么来历?

    握着秋水剑,宋青瑶娥眉轻蹙,她倒不是没有想过和沈若凡动手,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然和沈若凡在这种情况下动手。

    秋水剑与七杀断刃相撞,两股内力气息激烈撞击在一起,沙土尘石嗡嗡作响,空气动荡,本就受伤的沙完有收到两股气息的无辜压迫,猛地吐出一口血来,彻底昏了过去。

    “头儿,若凡,你们两个稍微住手,再打下去,沙完有就先死了。”站在牢房外的陈铭忍不住提醒道。

    宋青瑶扫了眼沙完有,才先一步收回内力,诧异地看了眼沈若凡,这家伙的内力怎么提高的这么快,虽然不如自己,可差距竟然不是特别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着急?甚至一违常理不惜用这种手段来折磨人。”宋青瑶问道,她在外面和人打了一架,意思意思地糊弄过去,旁人发现东西不在她身上也都没有纠缠她,她便轻松回来,但才一回来就听到沈若凡在折磨犯人,急匆匆地赶来,却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三个时辰前的时间,于家村全村两百多口人,无一生还,全部被灭口。”沈若凡道。

    “你说什么?”宋青瑶脸色当即一变,“都是逍遥门的人做的?”

    “死者多有肢体不全,血量流失高于寻常,和你案上的资料一模一样。”沈若凡道,“我发现一个,但去查的结果,不止一个。三四个,五六百人,几乎都是今日早上。”

    “五六百人。”宋青瑶手里一颤,险些握不住剑柄,“五六百人出事,这事情是真的?”

    “若不是真的,你觉得我这样的人会来你们六扇门大牢吗?”沈若凡道,“所以你还要拦我?”

    宋青瑶深吸了口气,知道沈若凡的性子,爱好刺激,却怕麻烦,若不是自己找他,他连这件事情都不会插手进来,抬起头直直看着沈若凡的眼睛道:“计划由我确定,有罪有失也是我一人,与你无关!”

    看着宋青瑶清澈的瞳孔,沈若凡眼中血红渐渐消退,把七杀断刃放回鞘中:“我既然进来,便不会无关,你要用你的法度,我尊重你。但我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这个而停下,我只在乎我要知道的,至于手段,我不会正规。”

    “探案是官府的事情,你只是协助而已,不要给自己加上什么罪责,也别激动什么,你向来无拘无束,这次也可以没心没肺。从头到尾,本来和你也没有太大关系。”宋青瑶道。

    沈若凡皱了皱眉,他素来不惹事,但无拘无束不代表没心没肺,他便是太有心,生怕真有什么会连累别人,所以现实之中朋友不多。

    “贺磊、丁印,你们两个给我把他带下去,看着他让他给我先睡一觉。”宋青瑶对一边的两个捕快道。

    沈若凡面露不悦:“凭什么?”

    “凭我是六扇门紫衣捕头宋青瑶!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老老实实给我找个地方睡了,要么我把你抓起来,扔在牢里,让你好好睡一觉。别说什么承诺,我现在事情很多,不想和你讲什么承诺。”宋青瑶道。

    “今日抢夺白莲玉佩的人除了死的之外基本都在这里,唯独两个人走脱,一个是妙公子,还有一个……”沈若凡上前一步走到宋青瑶耳边道,“会飞燕剑法,而且造诣极高,在慕容景冲之上。”

    “那岂不是只有……”宋青瑶眼中一丝异色闪过,慕容景生。

    “闯贼宝藏最初消息的源头是从六合帮控制的鸡儿巷几条街开始传播的,而这几条街已经被六合帮送给慕容明珠。”沈若凡道。

    “慕容明珠……我会去查的。”宋青瑶一点头,转头要说,但沈若凡为了隐秘与她谈话距离太过靠近,无意间肌肤相亲,面色微微一羞,稍稍拉开一点距离道,“好好回去睡觉,大事我来,人也我抓,你只是协助,仅此而已。”

    沈若凡面色不改,只是貌似听话地转身离开。

    “陈铭、徐东你们两个人过来,好好拷问一下这些人,看能从这些人嘴里面多问出些什么来。”宋青瑶吩咐了句,又看了看地上的沙完有和其他犯人道,“如果你们不想像沙完有这样,就老老实实地交代。”

    “我们对罪状都供认不讳,你们凭什么还打我们?六扇门是天下间最清廉公正的地方,宋青瑶你不怕丢了郭巨的脸吗?”一个黑榜高手道,他们刚才怕沈若凡,因为沈若凡不是个什么好人,但是面对宋青瑶就不怕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好笑的事情,一群无恶不作的人竟然仰仗六扇门的清廉,一点也不怕六扇门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平日里你们骂我六扇门各种恶毒的话不少吧?一口一个狗官,走狗。今日倒是很恭维?只是……”宋青瑶面露冷笑,“我今天把你们都抓了,但是记录我还没有写,所以有几个人突然没掉,对我不会有任何影响,我可以写成没抓成,或者当场击毙,没有任何人会去研究这些。”

    “五六百人的命,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你们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还都是狼心狗肺?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你们每一个人手里都沾满了鲜血,死了都不可惜,一辈子可能都没做过什么好事,但临死前一个个能不能为自己积点德,死后也好去见阎罗,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为自己的亲人考虑考虑。”

    “当然,如果你们真的不肯说也没关系。我被你们骂了这么多声的走狗狗官的,今天也不辜负这些,五六百人的命,这已经是我无法做主决定的,如果不尽快破案,我这身官皮就要被扒下,那我便自私自利些,草菅些人命也不管了。或者,我还可以让刚才的笑貔貅回来找你们。”

    宋青瑶面色平淡道。

    “宋大人不急,您想知道什么,我一定都告诉你,就算是吧我祖宗十八代的都告诉你也没问题,只要别让刚才那个人回来。”暴熊王拖着重伤之躯挪动,一脸急切的,生怕真的是沈若凡回来。

    “没错,宋捕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宋大人,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临时的聚集地。”

    “宋大人,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平时的联络方式!”

    ……

    一听到要让沈若凡回来,一大群黑榜高手争先恐后地自我剖析,一副好好的官贼合作气象,沙完有的惨状实在让他们不想亲身经历。

    宋青瑶看着这滑稽一幕,脸上露出莫名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