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少林寺专养极品吗?

第四百三十三章 少林寺专养极品吗?

    “老柳啊,好久不见,最近日子过的还滋润吗?”沈若凡朝旁边坐下来跟死狗一样的柳随风道。

    “滋润?你们在上面看戏看这么久,无视我在下面打死打活。倒是丝毫不担心我死了,玉佩丢了。”柳随风没好气道,真的是险死还生,玩游戏这么久,第一次经历这么刺激的危险。

    “有我在,玉佩丢不了,至于你,死就死呗,赏金猎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反正给了钱,你死了也就死了咯。休息一会儿差不多就行了,等一会儿,你还要接着护送嘞。记得一定要将玉佩送出去哦。等出了江南,我们就不管你死活,也不会派人帮你的。”沈若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

    “你开什么玩笑,这才没走几步,就已经这么多人,然后你们都还走了,你们真想玉佩失窃呀。”柳随风道,刚才那么多的高手,一两个还好,可几十个他就负担不起了。

    “如果要大张旗鼓地运送,还需要找你吗?”沈若凡一脸你白痴的表情。

    “至于危险?你们赏金猎人不危险还能是赏金猎人?你管人家武功高低干嘛?不会躲好点吗?只要不被发现不就行咯,走吧,趁早,天黑前还能离开这里嘞。”沈若凡催促道。

    “躲?你还好意思说,六扇门的信息没这么容易泄露,本来我很奇怪,但现在看了你之后,我就一点不奇怪了,是不是你把这些路线信息都给卖了?”柳随风目光尖锐地看着沈若凡。

    “是呀。”沈若凡出乎意料地一口承认下来,“资源的最高程度利用,反正横竖要出事,就让出事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提前控制,像现在不就很不错,最大的鱼出来了,一条意想不到的鱼也出来了。”

    “另外你把消息拿过去卖钱了吧?”柳随风冷冷地看着沈若凡,一副别骗人的样子。

    “也不错。”沈若凡很诚实道,他又不在意柳随风的心情,

    “你~”柳随风愤怒万分地瞪着沈若凡,好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沈若凡好整以暇地对视,两人目光交锋,好似利刃,半晌后,柳随风才道:“分钱。”

    “一毛~没有。”沈若凡一本正经道,“别搞的这么无辜委屈,这任务的难度,是人就看得出来,你这么自觉的接了这个任务,显然这个任务完成之后,所能得到的奖励是丰厚。所以你装什么无辜委屈呀?要不你把任务的奖励也跟我平分,然后我也把赚来的钱和你平分怎样?”

    “天色不早,我还要提前赶路,日后江湖再会。”

    柳随风连忙一肃容,一拱手,然后转身就走。

    “现实的人类。”沈若凡看着跟有人在后追一样的柳随风大摇其头,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一谈到钱,一个个都这样了!

    秦语曦在一边翻着好看的白眼,心道大家都差不多,哪个也没比哪个好。

    眼角扫向一边,秦语曦忽然看见无叶缓缓走来,只是单独一人,没有妙公子,当下朝沈若凡看去,情况有一丢丢不对劲呀。

    沈若凡也注意到那边情况,脸上笑容顿时凝固。

    他布这个局,主要的关键是把玉佩丢出去,先用最粗暴的方法把江南的老鼠屎都扔出去,然后再让宋青瑶他们一只一只老鼠的抓过去,沈若凡也有空专心和逍遥门的人玩玩。

    其次,想要顺便看能不能抓几只大老鼠,让事情变得简单,而这里面最关键的老鼠就是逍遥门。

    而逍遥门里面,最好抓的当然是妙公子,其余的逍遥侯、心魔,沈若凡一个见了直接跑,一个也要掂量掂量。

    现在妙公子自己跑出来,沈若凡求之不得,这也是让沈若凡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前收网的原因。

    但现在无叶放跑了!

    妙公子虽然武功并不是特别厉害,但是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涉猎不知多少,想逃命躲起来,想从茫茫人海当中找到她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沈若凡强扯出一丝微笑道:“大师,人呢?”

    无叶如玉的面庞上少见地露出了一丝羞惭:“施主见谅,是贫僧辜负了施主的嘱托。”

    “真丢了?”沈若凡深吸一口气,然后双眼当中光芒闪烁,好似电闪雷鸣,天神睁眼,无叶更是羞惭。

    “少林三神僧,闻名天下?可你现在百分百告诉我你这名气是不是炒作出来的?你知不知道,这么多人里面,最关键的都是妙公子,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妙公子能抓住,江南现在的谜团很多都能从她的嘴里问出答案来。能大大减少江南死亡的人数。可你跟丢了!如果不是你,我都想亲自去抓的你知道吗?就是看你跟她啪啪啪地说了一大堆,感觉你们少林和逍遥门有世仇一样的,给你们个面子让你们亲手解决,结果你们玩脱了!”沈若凡死死地盯着无叶,像是要把无叶一口吞下了一样。

    “贫僧无能,有负少侠所托,无颜相见,日后少侠有事,贫僧千里万里必定前来赎还今日之债。”无叶听得更是羞愧,整个头都快低下去了。

    秦语曦就站在沈若凡旁边,无叶本来比她高,但无叶这么一低,她正好看到无叶光秃秃的圆脑袋,顿时忍不住扑哧一笑。

    沈若凡没好气地狠狠瞪了眼秦语曦,秦语曦连忙收敛笑容,无辜地一耸肩膀,美丽大眼睛一眨一眨。

    沈若凡直翻白眼,别的演技看不出来,装无辜简直炉火纯青,就算青霞曼玉都没你行,也就这时候你是个演员,不过方才的火被秦语曦这一笑打乱了节奏,也发不下去,而且无叶到底身份不一般,都这样了,也不能再说下去,毕竟对方本来就是免费的义务工。

    “大师请起,在下一时失言,不要见怪,也不谈什么债不债的。”沈若凡道。

    “少侠海量,贫僧心服,但今日之事是贫僧之过,有因必有果,贫僧在此向少侠保证必然将妙公子抓住送到少侠手上。”无叶一脸正色道。

    沈若凡见他神色不像作假,又想这种十佳好和尚认定了的事情都是扭不回来的,索性也不劝阻,而是换个话题道:“在下有个疑惑,不知大师可否解答一下?妙公子武功并不如大师,奇门手段虽多,但大师也非初出茅庐之辈,按理说不该追丢呀,是有什么厉害兵器迷药?然后知道也好防范一二。”

    “并非是何厉害武器,也并非是什么迷药,而是……”说到此处,无叶白皙的脸上再次浮现一丝羞窘。

    沈若凡见得古怪,心道这大师咋滴了?怎么动不动就脸红不好意思,真跟个姑娘似的?不会是个西贝货吧?

    沈若凡目光下意识地着无叶喉咙的喉结,嗯,还有,不是妙公子那样的西贝货,都差点给妙公子留下阴影了。

    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沈若凡好奇道:“那到底如何走脱的?”

    见沈若凡问得如此急,无叶只好吞吐地说出四字:“金蝉脱壳!”

    “金蝉脱壳?”沈若凡一脸古怪,金蝉脱壳,就是说人了走了呀?这算什么呀?

    不对,金蝉脱壳,脱壳?

    沈若凡忽然一脸玩味地看着无叶:“那你看到了什么啊?”

    “贫僧什么都没看到。”无叶一脸急切道。

    “什么都没看到,那你怎么会知道要闭上眼睛的?肯定是先看到了,所以才闭上眼睛的。大师,你这是又犯了色戒又打了诳语呀!”沈若凡打趣道,妙公子横竖是抓不回来,那就苦中作乐,而且戏弄和尚也很好玩!

    “色戒,并非是我要破,而且只是无意,无心者无罪,至于诳语……”

    “别解释了,再解释,大师你就又要破戒了,无心者无罪,也就是说是真见了的,至于诳语不用说已经是有的。”沈若凡坏笑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贫僧自幼向佛,眼中无红尘之俗。”无叶一本正经道。

    看到无叶这样子,沈若凡就觉得无趣,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么一本正经的,就让我很想吐槽你,你如果真没有什么红尘之俗,倾城美人不过红粉骷髅,那你闭什么眼睛,反正见就是不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都是空,心中没有邪念即是。你闭上眼睛,说明色不是空。今天要是无果来,妙公子脱多少,他都不会闭眼。”

    无叶先是一愣,随即做出顿悟状,竟然心悦诚服地朝沈若凡一拜道:“世人对佛有诸多言论,更有一罪谤十,不得有邪僧,淫僧,无叶虽一心追求真理,但也不免受世俗之见,如今得少侠点拨,方才茅塞顿开,原来无果还走在我前头。一切皆空,心中无邪即可!不因衣衫不整而避讳。”

    “衣衫不整?等等?她不会只是稍微脱了脱外衣,露点肩头一类吧?”沈若凡道。

    “此还不够吗?若再不整,便毁人清白,虽是邪魔歪道,但也是云英少女。”无叶道。

    “真是败给你了,你还真是少林寺里养出来的清白好和尚呀,无果是个极品,另类的极品,而你是好的过分的极品,哪天我真想看看你大哥,这三神僧之首是多么极品。”沈若凡由衷道,这要能算毁人清白,现实世界没哪个女的有清白了!虽然这是理学盛行的背景,但关键是这是架空武侠呀!

    “无花师兄若是见到少侠,必然也会欣喜的。”无叶虽然不是很理解这极品的意思,但还是一脸客气道,“日后少侠想上少林,贫僧必扫榻以待。”

    “有机会的。”沈若凡笑道,武林泰山,去肯定是要去的,就是不知道最后会怎么去而已。

    “日后再会,山水相逢。”沈若凡和无叶一挥手,表示告辞。

    “再会。”无叶打了个佛礼,便与楚狂云一同离去。

    送走无叶,沈若凡再送走六扇门一群人,然后和秦语曦周怀钰一群江湖人也朝城内走去。

    只是待走到一个村落村口,看着一地鲜血的时刻,沈若凡的脸色瞬间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