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一十八章 风停了

第四百一十八章 风停了

    深夜之中,一声大叫,顿时惊醒了半数人,秦家庄护卫纷纷动手。

    沈若凡与宋青瑶各展神通,简单利落地料理四周家丁,不得不说没了秦允益的秦家庄防御力量的确有所欠缺,沈若凡本以为不下狠手,出来需要段时间,却不曾想一群人几乎弱的一招就能解决。

    沈若凡心中纳闷,就算秦允益不在,也还有萧如风,秦家庄的防御力量怎的这么弱?不过才十来天的功夫呀?

    冷不丁一把长剑刺来,沈若凡侧身一避,手如闪电般探出抓住对方手腕,用力一转,立即制住对方,看清对方面孔,发觉是秦夫人张家的小辈,看在秦婉容的面上不想和他计较,随手一推就要把他送出去,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强烈的狂风袭来,在把自己往后拉,当下不假思索地把手里的小辈往后扔。

    似乎是担心沈若凡往后扔的张家小辈,身后的吸引力大大缩小,沈若凡和宋青瑶趁隙离开,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夜空当中。

    张家小辈被沈若凡随手甩去,追击的萧如风无奈只能将这人先接下再追人,只是将这人接下之后,哪里还能看见沈若凡和宋青瑶的身影,只是看着沈若凡一闪而逝的影子,眼中闪过一丝奇怪,这道身影和轻功有点熟悉呀,是哪个老朋友吗?

    “萧止,你做什么,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追!”被萧如风救下的张品脸上并没有丝毫对萧如风的感激之情,反而是一脸指责道。

    萧如风神色不动,眼中一丝不悦闪过,只是道:“对方轻功不凡,被一众人围攻也都没有露出自身的武功路数,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一时间追不回来的,还是先看看到底有没有少了什么?”

    “你不是怕遇见什么老朋友,见了面尴尬吧?”张品讽刺道。

    萧如风面色微沉,没有发作,只是好脾气地忍了下来。

    “是姐夫的墓室出了事情,品儿你先带人看看,徐管家你带人去追。”秦夫人兄弟张彦楚简单地下了决断,张品听自己父亲的话不说话,萧如风竟也默认这安排。

    张彦楚不以为意,丝毫没有以他这三流武功就能指使安排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盗王的自豪,或许是对贼的蔑视,或许是习以为常的。

    墓室被盗,就算是大晚上,秦夫人和秦婉容也纷纷起床,带着精良的家丁护卫杀到墓室外,没问多的,仅仅只是自己、秦婉容、萧如风、张家人进了墓室里面,没看四周摆设之类,直接打开棺材,眼前秦允益没了心脏的一幕顿时让一众人变色。

    “是哪个天杀的贼子动的?”秦老夫人震怒道。

    萧如风几个人都未曾想到凶手闯进来竟然不是为了陪葬的钱财,而是为了剖去秦允益的心脏,到底是谁如此丧心病狂,连死者遗体都要破坏,而破坏了又有什么用?

    “说啊!”秦夫人喝问道,目光逼迫地看着张彦楚、张赫楚、张品还有萧如风四个人,秦允益在时,她操持了许多秦家庄的家业,如今秦允益死了,更是一人把持秦家庄,威严之盛,令张彦楚几人都心有恐惧,萧如风最能镇定自若,但自认没有保护好,也有些责任,外加秦夫人是他岳母,也不敢直视对方。

    “都是萧止不追击的,他明明有实力追击,却放任凶手逃跑,我怀疑是他故意纵容敌人。”张品道。

    “嗯?”秦夫人目光顿时严厉地看向萧如风,好似两柄利刀。

    “娘,你别信他胡说八道,夫君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秦婉容向张品怒斥道。

    “表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污蔑别人,萧止的身份你也不是不知道,说不定就是遇见了什么老朋友,怕见面尴尬,不敢抓。”秦婉容怒斥,张品却陪着笑脸,只是眼里的挑拨之意依旧不减分毫。

    “容儿你别说了,萧止,我问你,品儿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秦夫人先是一句喝止秦婉容,随即脸色冰冷地看向萧如风,“萧止,我问你,品儿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还和以前的人有来往?我告诉你,你叫萧止,不叫萧如风这个名字,你是我秦家姑爷,清清白白的姑爷,而不是一个不堪的贼。”

    萧如风眼里怒气一闪而过,只是眼角余光看到在自己和秦夫人之间显得左右为难的秦婉容,满腔的怒火瞬间化作烟消,为了婉容一切都是值得的。

    压抑着火气,萧如风沉声道:“并非如此,我并未负责任何具体守卫工作,只是听到这边响动,所以我才往这边走,但我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准备走,我正准备追击,眼看就要追上,张品被对方随手朝我丢来,我若再追,张品必受重伤,我只好先停一步救他,等救下他的时候,那两人已经走了!”

    “嗯?”秦夫人微微皱眉,看向张品,但目光却不似那般狠厉,“萧止说的是真的?”

    “没有,姑姑不要听他胡说,分明是他办事不力,反而在这里污蔑我,那两个贼怎么伤得了我?”张品着急辩解道。

    “那两个人,我虽然没和他们交过手,但是从他们被几十名家丁护卫团团包围还能轻松突围,而且没有使用本门功夫,这两人的实力都不是你能比的。”萧如风不客气道。

    “你胡说什么?什么叫不是我能比的?我不能比,你就行吗?我张家的神风十三剑威震江湖,有本事的,你和我一较高下?”张品怒道。

    “就你也配。”秦婉容冷笑道,论武功,张品连她都不是对手,更别说萧如风。

    “行了,容儿,怎么和表哥说话的呢?”秦夫人冷冷地朝秦婉容说了句,秦婉容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而秦夫人却没多说张品,而是继续朝萧如风道,“你一点都看不出对方的路数吗?能这么轻易进入我秦家庄的,多半是你们盗榜高手吧。”

    提到你们盗榜高手,萧如风面色微微变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并不以盗榜的朋友为耻,只是当他选择进秦家庄后,秦夫人给他一个选择,一带着秦婉容走,从此以后两个人私奔,无媒苟合,过着见不得人的日子,不会得到长辈的祝福;二留下来,但秦家庄必须清清白白,所以不准再与过往的人有亲密接触,不得损害秦家庄的清名。

    一番选择后,萧如风最终妥协了,改名萧止,不是萧如风。

    过往的记忆终将埋葬,萧如风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但每个人到每个时候都需要做出该有的决定,当看到秦婉容的笑容的时候,他觉得是值得,但秦夫人却三番四次地主动提了起来,他堂堂秦家姑爷又是秦家庄第一高手,但无论是不二庄事务还是不二庄的守卫,都与他无关,似乎只是一个闲人而已。

    努力平复心情,萧如风道:“那两人轻功高超,江湖之中能与之相比的不过二三十人,盗榜上能有这水准的,也就只有墨如雪、白如砚、金燕子三个,但如果是他们三个,不会来闯墓室,更不会拿心脏……至少会把这些财宝拿走。”似乎是感觉自己话语中替他们辩解的意思,生怕又多了无谓的麻烦,萧如风只好又加了一句。

    “二三十人?那到底是谁?敢来破坏老爷的遗体,是真觉得我秦家庄没有能力了吗?”秦夫人怒道,“六扇门如是,这不知名的畜生亦如是!”

    萧如风沉默不言,心道虽不过短短十数日,但自从张家的几人来了秦家庄,掌控秦家庄的护卫之后,秦家卫队的实力比最初弱了不知多少,若是易地而处,自己来闯,当年的秦家庄还需要小心翼翼,可如今的,只要不从危险的乾门进入秦家庄,几乎不会有事!

    现在的秦家庄也唯有寒月楼还算得上是机关险要。

    “萧止,追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务必要将凶手缉拿回来。”秦夫人道。

    “是。”萧如风一点头,这本不需秦夫人说的。

    “走吧。”秦夫人朝张彦楚几人道,从始至终未曾对他们三人护卫不利有什么苛刻的话。

    “夫君,我们也走吧。”秦婉容道。

    “不急。”萧如风朝秦婉容摇了摇头,转身看向秦允益的尸体道,“你看这里的血迹已经干了很久,如果是刚刚挖的,多少会有点新的,可现在一点都没有,那就只能说明不是刚才两个人动的手。”

    “是这样,那会是谁?还有夫君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你娘呢?”秦婉容道。

    “告诉又有什么大用?我还是要去找那两个人,也只有从那两个人嘴里才能知道更多的东西。”萧如风道。

    秦婉容一点头,挽起萧如风的手,忽然歉意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否则你还会是那个自由自在的盗王。”

    “傻瓜,你我之间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还说对不起,你我之间从不需要。娘偏爱舅舅他们也罢了,只要有你就好。”萧如风微微笑道,朝着外面走去,“风停了,我们慢慢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