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想要线索,先睡觉

第四百一十六章 想要线索,先睡觉

    周和与戴老大彼此指点了双方功法修炼的关键诀窍,又将彼此功法说了大半,便分了开来。

    一者是两人都身系重任,也是真的忙,二者是他们两个人的武功都已经自称一路,多学一套少学一套其实影响增加之类都不大,关键是为两个孩子铺路,而孩子们又都是在一个书院的,以后好好发展便是。

    沈若凡自然也跟着离开,把周若眉送到不二庄之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离了不二庄后,沈若凡既没回风云阁,也没回六艺书院,而是选择向衙门走去。

    七八天没见,一来想要说下自己最近的发现,让六扇门的去给逍遥侯添乱,反正敌人讨厌的,他就喜欢,二来也想看能不能从宋青瑶这边多顺点线索来。

    沈若凡非官府中人,没有什么身份,走到衙门口就被衙门守卫捕快拦住,幸好他笑貔貅的名头在江南还不错,而且六艺书院开幕画场的时候,江南官场的一流人物都知道沈若凡身份背景不一般,都交代过,所以不但没遭到什么歧视待遇,反而是人家捕快恭敬地把他给请进去。

    “沈若凡,是你呀?来找头儿吗?”一个青衣捕快走到沈若凡身边道,朝送沈若凡过来的捕快使了个眼色,示意接下来有他就够,对方可以下去了!

    “是啊,铭哥,最近怎样啊?”沈若凡朝对方熟稔地问道,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宋青瑶手下四大亲信之中的陈铭。

    宋青瑶手下四大亲信捕头,沈若凡全部认识,关系都还可以,尤其是陈铭,两个人极其熟稔,因为当初沈若凡被宋青瑶抓入六扇门大牢的时候,就是陈铭和徐东两个人负责押解的。

    所以沈若凡和陈铭两个人当初就聊了一路,关系不错。

    “还行,就是每天累得跟狗一样,四处制止江湖人的纷争打斗,可是每天街头巷尾出现的尸体就是没少过,有人领的好些,让他们自己的亲友领回去,就怕的是那些无名无姓无亲无友的,都还要我们去给他收尸。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做捕快的还是干收尸的。”陈铭没好气道。

    “起码铭哥你很安全嘛,不用着急来给送祭奠酒。”沈若凡玩笑道。

    “去你的,一见面就咒我死,你以为我是那些混吃等死的捕快呀?我个做捕快的不能保一方平安,只能这么治标不治本地制止纷争,简直对不起身上这身官服。头儿为了这事,已经几天几夜没合过眼了,都不知道怎样了?”陈铭没好气道。

    “宋青瑶几天几夜没合眼?什么鬼,她又忙什么呀?不是还有个司马翼吗?把担子都扛在自己肩上算怎么回事?”沈若凡道。

    “司马大人去开封了,现在江南的局面全靠头儿撑着,所以头儿才会累成这样。”陈铭叹了口气道。

    沈若凡一言不发,心中已经有所猜测,开封那边是墨如雪将要去的地方,开封展家蘸金判官笔、判官令,司马翼跑去开封那边恐怕是想以墨如雪为突破口追踪闯贼宝藏,只有彻底得了宝藏,才能把这事情给平息下去。否则江南这人心惶惶的局面是扭转不过来的。

    走到宋青瑶房间前,陈铭敲了敲门,里面才传来宋青瑶略带疲惫的声音:“有事?”

    “沈若凡来了。”陈铭如实道。

    “让他进来吧。”

    陈铭一点头,把空间让出来给沈若凡,沈若凡朝他一点头然后推门进去,入眼看到宋青瑶坐在一张书桌前,神色疲惫,原本灵动美丽的双眼带着血丝,清丽秀美的脸庞也憔悴许多,深入佛庵不禁皱了皱眉道:“这才几天不见呀,要是给宋先生知道你这样,就算是生拉硬拽也非要让你离开六扇门不可。”

    宋远溪一直就不怎么同意自己女儿抛头露面地做捕快这么危险的事情,现在要知道还累成这样,估计就算不要面皮地学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要让宋青瑶退出六扇门不可。

    “不准告诉我爹,否则我就把你关在牢里,关一辈子。”宋青瑶威胁道。

    “到时候就真被你爹拉出去了,你还怎么关我一辈子,关你家里呀?”沈若凡笑道,低头看着宋青瑶桌上半人高的文件,皱眉道,“你到底多就没有好好休息,文件是看不完,先休息一阵吧。”

    “没空,江南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我哪有什么休息的时间?十天以来,江南各地死亡人数不断增加,根据不完全的统计,现在已经有百人身死,都是武林人士,尚未计算异人的死伤,像七天前东郊几个大的异人团伙血拼,也不知为了什么。尤其是昨天,也不知是哪个丧心病狂的畜生杀害了南郊一个小村子,上上下下五十多口人,无一活口,还有几个是嗷嗷待哺的小孩,竟然也被残忍杀害!”宋青瑶气恼地一锤桌子。

    沈若凡面色微变,没想到事情竟然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十天就有百余多人丧命,无论发生在什么地方都是特大案件,而且只是持续性,愈演愈烈的。

    就算都是武林人士也不是一件小事,何况现在已经危害到平常百姓,一个村子五十余口人被杀,无一活口,也亏是在古代的游戏背景里面,信息传播慢,封锁容易,这要是在现实,绝对能轰动十五亿的人。

    现在不是在乱世而是在太平年间呀!

    “闯贼宝藏的纷争暂时搁一边,屠杀那个村子的到底是什么人?就算是心理阴暗,心狠手辣,不把人命当人命,也不会无端端地杀人。这么做的是畜生吧,这种畜生活着一天,就是对江南百姓的危害。”沈若凡道,杀人对多数人来说是不想做的,想想现实发生冲突基本也就是痛打一顿,打残打废而已,少数杀人如麻的其实也很少是真喜欢杀人,只是杀人有利益而已,可杀一个村子到底为什么?

    有什么利益?或者是享受屠杀凌虐的快感。

    如果是后者,这种绝对不能留着,否则就是个人间炸弹!

    “暂时还没有线索,根据现场的调查,凶手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群体,可是我把这个村子里面所有人的信息搜集,又查了村子三代,都没找到这个村子到底惹了什么人。这个村子里面的人都是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而且不断耕种,说不上与世无争,但也惹不了什么人。”宋青瑶苦恼道。

    “能这么集体作案,但是你们却查不出来,说明背后势力不小,多半是本地的豪门,四大山庄、六合帮。”沈若凡推测道。

    “我也想过,但毫无头绪,难以追踪,他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我们人手本来就不足,应付江南平日里的纷争已经够紧张,如果再和四大山庄、六合帮一家起冲突,我们根本没有这力量,何况同时调查五家,会导致这边崩盘的。”宋青瑶道,她又何尝不知,能做的这么毫无痕迹,必然是地方的地头蛇,可这几个地头蛇又有哪几个是好惹的?上次和秦家庄冲突已经闹得很不愉快,再发生一次都不知道如何解决。

    “算了,不说这些心烦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是六艺书院那边有消息了吗?杀害秦允益的是谁?”宋青瑶问道。

    “这个暂时没有,我带来的是别的消息,你先前说的异人在城外东郊厮杀大战,是逍遥门的人一手安排的,他们似乎需要血来做什么。”沈若凡道。

    “逍遥门!”宋青瑶眸中精光一闪,“秦允益的尸体上毫无伤痕,我和司马查了数日资料,最后大致可以确定秦允益是死在逍遥门的噬魂大法下,现在逍遥门又出来了吗?魔道四大派里面,逍遥门的人是最偏激另类的,做事随心所欲,最难预料,不像血影门的就是纯粹的疯子想要杀人,也不像天魔宫的就要统一黑道,更不会是明月宫这样想要证明压服所有人的,他们做事都像是兴趣一样,这才是彻头彻尾的疯子!能知道是谁在背后动手吗?”

    “知道大概,有些线索,想知道——先睡觉。”沈若凡笑道。

    “快说!”宋青瑶目光一瞪。

    “不说。”沈若凡露出欠揍的笑容,目光看向一边的床,“给我躺床上美美地睡上几个时辰,养养精神,本来就成天舞刀弄枪的,现在还几天几夜不睡觉把精神弄差,等一会儿真嫁不出去,宋先生非给你气死不可。”

    “要你管?反正又不嫁你。”宋青瑶没好气道,只是沈若凡一副你随便说,反正你不睡我就不说的模样,最终还是投降了,“要是你没什么消息,我就算食言,也要把你抓进牢里。”

    “行行行,你说什么是什么,上辈子欠你的。好好休息,晚上会有大动作的。”沈若凡耸了耸肩道。

    宋青瑶看了眼沈若凡,像是相信了沈若凡,走到床边脱下靴子,径直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许是真的太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便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

    看着躺在床上的宋青瑶,陷入梦乡的她,一脸安详平和,秀发自然地分在两边,静谧宁和的如一个女神一般,沈若凡心中一动,还是睡着了的青瑶好看些,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浅笑。

    “啪”

    沈若凡猛然回过神来,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靠,发昏啦?跟痴汉一样,不丢人呀!

    猛地一摇头,沈若凡顿时感觉什么静谧美好气氛都没啦,转过身顺手看起宋青瑶书案上的信息情报。

    闲着也是闲着呀。

    沈若凡坐了不久,忽然听到后面传来淡淡的鼾声,嘴角忽然一翘,堂堂女神捕睡觉竟然……

    我会不会被灭口呀?

    沈若凡摇头失笑,心里也微微心疼,这家伙到底是累到了什么地步,也不知道以后谁能把她照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