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联盟的解散(一)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联盟的解散(一)

    酒宴之上,觥筹交错,一来庆贺戴英全死里逃生,二来则是戴老大和周和似乎天生就比较投契,打了一架就称兄道弟不说,酒宴上,已经快让周怀泰和戴英全认干爹义父了!

    沈若凡本是小辈,不该坐在什么高的位置上,但此番救了戴英全,既避免了戴家绝后,也解决了不二庄面临的危机,是以坐在了上座。

    只不过沈若凡对位置之类却是半点都不在乎,只顾着和周若眉眉目传情的,其余的只做视而不见,周若眉被他看的羞涩,但间或的回应却也让沈若凡感觉欣喜。

    酒过三巡,司空长青忽然道:“如今戴老弟和周庄主一见如故,在下也看得甚是感激欣喜,但是在此,我也不得不说些扫兴的话,怀泰少爷毕竟是失手打死了吕惠能,这事若是不解决好,恐怕会和吕盟主闹得不愉快。”

    “管他姓吕的是什么想法呢?我们三水帮有恩必报,沈少侠救了英全,他的要求就算是赴汤蹈火都要完成,何况只是区区的运送货物?而且刚才老七也说了,如果我们真把不二庄的货物给停了,底下多少弟兄要吃不上饭?他们吕家死了跟我们戴家什么关系?凭什么要让我们来承担这个后果。”戴老大还没有开口,三水帮的二号人物戴长春一脸就不屑道。

    沈若凡微微挑眉,从戴长春的话里,他感觉到戴长春对吕长空的不满,但资料上不是说戴老大和吕长空关系很好的吗?难道传言有误?

    “老二,不准多说。大联盟是一体的,一江两河的弟兄们不管是在哪里那都是自家弟兄,不是这个帮那个帮的,大家分开都是不堪一击,只有我们联合起来,才能壮大,才能不被人欺负!对盟主,我们必须尊敬!”戴老大连忙呵斥了句。

    戴长春不敢再说,扁了扁嘴,但眼里分明还有不服之色。

    “爹,二叔说的没错呀,当年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大联盟是太师公一手创立的,也说好的盟主轮流,凭什么这次还是他长江青竹帮?要轮早该是我们三水帮了!而且这次还是吕惠能那混蛋把我打伤的!”戴英全不满道,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他才一直和吕惠能不对付,感觉是吕家抢了他们戴家的东西。

    “你说什么?是吕惠能打伤你的?这小兔崽子胆子肥了不成?不可能,吕家惊涛掌,虽然威力惊人,但绝对不能将你打得冰冻,而且他的武功和你不相上下,赢不了你。你没看错?”戴老大先是一惊,随即又怀疑道。

    “爹,谁把我打伤,我还不知道吗?动手的不是吕惠能,而是吕惠能旁边的一个人,一掌过来,冰寒刺骨的,我差点就挂了!”吕惠能道。

    “真是嘛!”戴老大目光陡然一厉,流露出一股杀气,谁敢动他儿子,让他绝后,他就敢刨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坟!

    “帮主,吕盟主在外面要你把周怀泰交给他让他报仇!”

    这时,一个三水帮弟子从外面急匆匆地来报道。

    “来找我,好啊,我也正想找他。”戴老大怒气冲冲地朝外面走出去。

    “戴老弟且慢,我们还是一起出去的好,如果英全不说,我都不知道原来他儿子竟然是同时向我们两家的继承人动手,是他觉得青竹帮够强了,还是觉得我们两个人老了,连儿子都保不住了!他来兴师问罪,我们也看看到底谁才是这个罪人!”周和拦住戴老大道。

    “好,我们就一起去,会会他吕长空。”戴老大道。

    众人纷纷离座,跟着戴老大和周和两人超前厅走去。

    前厅,吕长空坐在位置上,目光一直朝后面看去,着急得连喝口茶的心思都没有,他得到周怀泰的消息之后,就立刻赶了过来,想要赶在不二庄之前抓住周怀泰,拿他祭奠,只是却不知道他的消息情报网始终还是慢了不二庄一步。

    等看到里面人出来,吕长空便是一喜,正要问周怀泰下落,忽然见到周和,原本要说出的话顿时又憋回嗓子眼里去,脸色一冷道:“戴兴远,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二庄杀了我儿,我已经颁布联盟追杀令,凡我大联盟之人,不得再与不二庄人有接触,你这是在公然违抗我的命令吗?你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戴老大面色一冷,“我还没向你要交代,你倒向我要交代?我问你,我戴兴远有哪一点对不起你?当年争盟主的时候,三家的人彼此争斗不休,白白损耗盟内力量,我主动退出,让你登上这个盟主!当年你亲口许诺我,三年之后换我来,可现在十年了,你依旧还是盟主,我也没说你什么!一切为了大联盟!这些年你要做的事情,只要是对大联盟好的,我从来都没有反对过!可你呢?吕惠能竟然向英全动手,差点杀了英全,这事你给我一个交代!”

    戴老大话语如狂风惊雷,针针见血,须发皆张,带着强烈的霸气,先把吕长空给震慑住了。

    但吕长空好歹是长河系舵把子,青竹帮帮主,以及如今的大联盟盟主,很快就反应过来道:“当年为了大联盟的利益考虑,你主动退出,我很感激,但这些年来我为了大联盟兢兢业业,自问没有什么对不起大联盟和你的事情,就算是你儿子戴英全几次三番地找惠能的麻烦,我也看在你的面子上视而不见。现在惠能死了,你却要站在凶手那边,你还向我要交代!”

    “不要避重就轻,你儿子死了,我儿子不也差点死了吗?若不是有若凡帮忙把惠能救活,我连到底是谁向我儿子动手都不知道!先前怀泰中了冰掌,你确定是怀泰杀了吕惠能,那现在你还怎么抵赖?”戴老大道。

    “如今惠能死了,你说什么都可以。惠能虽然顽劣,但绝不至于要杀你儿子,到底是不是你与周和暗自勾结串通,对我这位子有觊觎之心?”吕长空喝问道。

    “我若有觊觎这张宝座的心,当年就不会主动退出让给你!你是乌鸦落黑猪,只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吕惠能这些年如果不是有你护着,也不会到现在这种胆大包天的地步。”戴老大怒喝道。

    “够了!你要这盟主的位置,光明正大来争就是,别拿惠能说事!”吕长空同样喝道,“当年是你让我的,我感激你,但这些年我也一直背负着这个耻辱。这些年你要是来抢,我还痛快!我只说一句,我以盟主的身份命令你把周怀泰交出来,你到底交不交?”

    “不交!”戴老大针锋相对道。

    “你敢?”吕长空一跺脚,身上衣袍一震,内力滚动,才刚刚收拾好的桌椅顿时碎裂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