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一十章 近墨者黑

第四百一十章 近墨者黑

    “我抓了周怀泰?”戴老大皱了皱眉,错愕地看着旁边好生生的周怀泰。

    “我来的时候,我爹不知道,所以可能误会了,我这就出去解释。”周怀泰解释道。

    “不打紧。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没事。”戴老大豪迈地笑道,“我和你父亲当年也是打过架的,年轻时候在江南这块地还抢过地盘,这么多年没见,我倒也想看看他怎样,你们就在这里面吧,我出去会会你爹。”

    “凡哥,没事吧,我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戴老大走后,周怀泰有些没安全感道。

    “放心,反正大家现在没有利益冲突,也没什么误会。”沈若凡不在意道,转身看向解百药道,“解大夫,英全还要多久,才能醒过来呀?”

    “看他个人意志,慢的话需要一两个时辰,快的话一盏茶的工夫。”解百药将自己报酬那一部分的火灵芝截下收入囊中后回道。

    话音刚刚落下,床上的戴英全忽然浅浅地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沈若凡看着解百药,说好的最短一盏茶呢?

    解百药面色发黑,显然当场秒打脸的感觉很坏,臭臭地说了句:“这小子根基不错,提前醒了过来。”

    沈若凡点了点头,把人救活了,你说什么都有道理,不打你脸了。

    “行了,病好了赶大夫,这小子醒了就没事了,我先回草庐了。”解百药道。

    “不会是回光返照的好转吧?”周怀泰如神来之笔般地插了句。

    解百药面色更黑,这是在质疑他的医术。

    “滚,你回光返照,老子都不会回光返照。”

    解百药拉不下脸来回答周怀泰的问题,但病床上的戴英全直接开口骂道,虽然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周怀泰说的,还是说他回光返照,那不用多想,骂回去就是了。

    走到外面的戴老大听到里间这声中气十足的骂声,顿时露出了笑容,能让儿子醒来,什么都是小事。

    对面的周和面色皱起,不知道戴老大发了什么疯,只是面色冷酷,不管如何都要把自己儿子救出来。

    “骂的这么有力气,看来是真没事呀,没浪费了凡哥的火灵芝。”周怀泰被骂了句,不怒反喜。

    “火灵芝?到底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啦?”戴英全一脸诧异,火灵芝他也听过,知道这东西可遇不可求,甚至是救人一命的东西。

    周怀泰这才把所有事情给解释了一遍。

    “吕慧能那王八羔子死啦!”戴英全双眼放光,一脸痛快的表情。

    “没错,他是死了,被怀泰一掌拍死的。你这么痛苦啊,难道你也是被他打伤的?”朱睿道。

    沈若凡好奇看来,同样被寒冰掌力所伤,或许真是出于同一人之手。

    只是吕慧能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如果周怀泰和戴英全都死了,不二庄加上运河一系的,别说是他吕慧能,就算是他老子吕长空甚至青竹帮都要覆灭

    这家伙到底是脑子给门挤了,还是给人当了枪使。

    本来就感觉这件事情不简单的沈若凡此刻更感觉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秦允益身死,吕慧能身死,周怀泰险死,戴英全也险死,而这四个人所代表的势力都是举足轻重的,隐隐地似乎有人在拿整个江南布局。

    而做什么,至今未知,至于这人,是逍遥侯吗?

    心里正想着,沈若凡忽然听见扑通一声,抬起头才看见是戴英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病床上起来朝着自己就是一跪。

    “凡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刀山火海,你一句话,我必然赶到。”

    虽然知道沈若凡来是为了不二庄漕运的事情,但恩情就是恩情,无论是请解百药还是给予火灵芝,都恩同再造。

    而且禁止不二庄漕运,如果他醒了也是绝不会同意的,吕慧能差点把他打死,还要替吕慧能报仇出气,绝不可能!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没事别跪。你都叫我一声凡哥,救你也应该。真要感谢我,下辈子给我做牛做马,这辈子好好当人就行了。”沈若凡连忙伸手扶起戴英全,没想到戴英全就这么讲究回报。

    戴英全顺着沈若凡的力起来,但眼中的感激之意更甚。

    “师兄,你要英全下辈子做牛做马回报你,可我听秦姑娘说,长的英俊的,以身相许,长的丑的才下辈子做牛做马,师兄你是觉得自己不够英俊。”朱睿忽然道。

    沈若凡脸色当即一黑,你丫的找打,挥手一拳直接送了朱睿一个黑眼圈。

    “哎呦”

    朱睿刚刚得意挤兑了沈若凡一番,结果眼睛就被重点照顾了一番,只听到耳边传来沈若凡的话语。

    “这话是语曦教你的吧,她,我下不了手,你,我还下不了手?”

    朱睿心里暗骂,却拿沈若凡没辙。

    “下个月好像就是六艺武比了,怀泰、英全、小哲你们谁把小睿这左眼打出一个完美的框架,我就教他一门武功吧。”沈若凡笑眯眯道。

    “真的?”周怀泰、戴英全、朱哲三个人眼睛闪闪发亮,他们都有想要从沈若凡这里学武功。

    朱哲是天星指的下篇,戴英全想沈若凡指导他刀法,周怀泰也是想要刀,他掌法可以,但兵刃就有点差劲了,白白浪费了乌金到这样的好刀。

    朱睿顿时身体一紧,朝沈若凡哭丧着脸道:“师兄,没必要这么狠吧。”

    “都是公平的,你要是能把他们你仨都解决了,我也可以教你其他的功夫。”沈若凡道。

    “当真?”朱睿忽然眼睛泛光。

    “当真,不过你行吗?”沈若凡很怀疑道,不是他瞧不起朱睿,这里除了林进平以外其他都完虐朱睿,就算是朱哲也比朱睿稍强一些。

    “行,男人不能说不行!”朱睿梗着脖子,一脸坚定道。

    沈若凡直翻了翻白眼,这话是语曦教的还是武王那臭小子教的?

    “哥,你真的有自信吗?”别说沈若凡,朱哲这个亲弟弟就很不信任地看着朱睿。

    感觉到了自家弟弟浓浓的怀疑,朱睿很不客气地在朱哲头上狠狠地拍了下,把刚才的郁闷发泄了他身上,“你笨啊,现在怀泰和英全都受伤,我们把他们再打一顿,把伤势加重重到下个月不能去比武不就行了。至于你,你敢赢我?我就让你知道长幼尊卑。”

    朱哲一脸惊讶地看着朱睿,感觉这次见面之后,自己哥哥就越来越无耻,越来越不要脸,但说得……

    挺有道理的呀!

    先把怀泰和英全揍了,然后再把老哥给解决了,那不就是我赢了?

    什么?长幼尊卑?

    是民间兄弟朱哲把朱睿打了,又不是大明皇子朱怡哲把朱怡睿打了!

    周怀泰和戴英全对视一眼,莫名地感觉很危险。

    沈若凡摇了摇头,不理这些人,只听着外面打斗声起,顿时又一头雾水,不是误会吗?怎么又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