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零六章 成长的周怀泰

第四百零六章 成长的周怀泰

    “怀泰,你怎么来了?”沈若凡诧异地看着周怀泰。

    吕长空和周和交手撂狠话之后,周和便没有了留客的意思,沈允全识趣地提出离开,沈若凡倒想留下,但隐隐有些担心沈允全便跟着他一起回了书院。

    经过周怀泰和吕惠能这件事情之后,沈允全显然觉得自己管理还是不够到位,对书院的进行改良,集思广益。

    沈若凡也在一边陪着,好算大致制定了个方案,就要执行,沈若凡松了口气,回房打算休息休息。

    但才没多久沈若凡就见朱睿、朱哲、林进平还有周怀泰来,连忙起身让周怀泰坐下,他看得出来周怀泰伤势未愈。

    “凡哥,我来找你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不二庄解决这件事情?或者说我能在这里面做什么帮家里?”周怀泰连坐都不坐,就一脸急切地问道。

    沈若凡微微皱眉,解决不二庄眼前的困境,不说是难如登天,但也差不多。

    吕长空走了,却只是事情的开端,这两天不二庄北方所有的航运都被破坏,柔和些的,不管出价多少,都不予承载,粗暴些的,直接把一大批的货物扔进河里,就是船员、商行的人都受到不轻的伤害。

    不二庄虽然予以反击,但效果并不明显,只是增加了彼此的伤亡,对于困境的突破并没有帮助。

    “你先坐下吧。”沈若凡道。

    “凡哥我不想坐,我从小到大就没给家里帮过什么忙,一直在惹事,这次更因为我,导致航运出现大问题,我偷听富叔和爹的对话,如果那些货都停下,不能及时送出去,我们就要承受上百万两的损失,而且还不包括之后的长期损失。祸是我闯下的,我想要去解决,可爹和娘只说让我好好养伤,我只能来找你,我是真的想要做点事情。”周怀泰一脸真诚道。

    沈若凡默默无言,看着周怀泰一脸着急和真诚的表情,他对周怀泰的想法便大致清楚,明白经过这件事情,怀泰和以前比算是长大了,想真真正正地表现自己是个大人,能为家里做事。

    可这件事情,莫说是周怀泰,就是沈若凡自己也没有好办法,否则他早就做了,哪里还会坐在这里?

    “凡哥,要不我写信让我爹下令,还有强令江南各地的文武百官来帮不二庄一把?”朱睿在一边插嘴道,这些日子他和周怀泰相处的都快能穿同一条裤裆,眼见周怀泰如此,心里也很是不好受。

    周怀泰面露惊喜,朱睿的身份他是知道的。

    “不行。”沈若凡却摇了摇头道,“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这世间诸事,熙熙攘攘,多半都是为了利而来,大联盟成立的时间已经将近百年,盘根错节,比地头蛇还地头蛇。朝廷为了漕运的便利,在许多地方也不得不迁就大联盟,甚至默许了他们一些贩卖私盐的举动。别说你父亲不会因为你而草率下令,就算下了,也多半起不到什么作用,基本只会是阳奉阴违,中途使坏,把船沉了,到时候说是天灾人祸,你能如何?何况,做不做买卖,是人家自愿的事情,你也不能逼着人家?从大局考虑,朝廷是不会动手的。”

    周怀泰脸色顿时暗淡,朱睿也面色沉重,他再一次认识了,许多时候从天下考虑,从大局考虑,就算是皇帝也必须迁就。

    否则大联盟崩盘,这里面造成的国计民生的麻烦,太大太大,大到,不是万不得已,皇帝绝不愿惹。

    “可我不能惹了祸,就只让家里人承担,要不我去找吕长空请罪?”周怀泰道。

    “想都别想。你再敢有这个主意,我不管你身体好没好,都先把你双腿打断。”沈若凡毫不犹豫地训斥周怀泰这个荒唐想法。

    只是见周怀泰眼里的坚定,沈若凡真怕他想不开,又放缓了语气道:“你别钻什么牛角尖,现在吕长空就想拿你的头祭奠吕惠能,你还傻傻地主动送上门去,是找死呀?别说什么人家前辈宽宏大量,想想你爹吧,你差点死了,他就一口一个小畜生地挤兑吕惠能这个死者,你觉得吕长空会好到哪里去,你要是去了,一定就死在那里,没别的可能。”

    “还有,你也别觉得你死了,事情就解决了,我告诉你,如果你好好活着,最多就是这样,吕长空他所能决定的到底只有青竹帮,他对大联盟的控制并没有那么完整,要说真闯入不二庄把你杀了,已经证明是不可能的,周叔都没用烈焰刀,吕长空都退了。可如果你死了,我都坐不住,何况是你爹你娘,我敢保证,如果你死了,周叔、周姨、楼叔、怀钰绝对会把青竹帮满门灭了给你陪葬!到时候,因为你一个人,死得人绝对成千上万!”

    沈若凡看周怀泰因为愧疚而钻了牛角尖,既怕他去请罪,更怕他真想用一命抵一命地让事情解决,什么都往重里说。

    听到沈若凡这番话,周怀泰的求死的念头才渐渐淡了下去,心道自己如果真死了,能解决家里的事情也好,但爹他们肯定会更拼命的,还是不能这么做。

    “师兄,大联盟不是铁板一块,那是否可以从中利用,说动一部分人呢?”朱哲忽然道。

    沈若凡看了眼朱哲,这个是比朱睿更书呆子的书呆子,也是目前还没有被他带坏的人,但说得很有道理呀,微微沉思起这件事情的可能性,遂又摇了摇头道:“说得容易,可我们与大联盟的人都不熟悉,怎么解决?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这些外人?”

    朱哲闻言也陷入沉思,大联盟虽然组织松散,但既然这么明显的敌对了,显然不容易说动,否则答应下来,成为众矢之的,瞬间就会死翘翘,什么利益都没有用。

    “不管怎样,我也要先试一试。”周怀泰一脸郑重道,他很想做点事情来,说完拔腿就打算走。

    “站住。”沈若凡没好气地叫住,“你现在有伤在身,一个人去,出意外也没人负责,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们也去!”朱睿朱哲林进平三个人异口同声道。

    “好,那就一起走,不过办事不是只靠努力就可以的,要找对方法,方法不对,你努力十天不如人家努力一天。效率要高,效果要好。所以需要敲定一个方案来。”沈若凡道。

    “那师兄怎么敲呀?”朱睿好奇道。

    “这个不要来问我,去问我们书院里面知道最多,活得最久,最聪明的人。”沈若凡道。

    “你是说院长?”朱睿道,“可是这种事情,院长不会帮忙的呀。”

    “错。院长不会为这些江湖事操心,但院长会为国家大事操心,会为国之根本操心,也就是说为你操心,为你的教育操心。”沈若凡道。

    “嗯~不懂。”朱睿无奈一拱手。

    沈若凡翻了翻白眼,心想还是说大白话吧,就听一边的朱哲道:“师兄的意思是说,让我哥借这件事情去问院长,讨论治理的方法,提升自己,然后院长作为老师不得不教授?”

    “不错。”沈若凡给了个赞赏的眼神,然后朝朱睿没好气道,“看看人家看看你,都是一个爹的,你的内心就不会愧疚吗?”

    “那是我爹先教了我,然后再教小哲,有了我这个经验教训嘛。”朱睿小声嘀咕道,沈若凡顿时一眼横来,朱睿连忙端正态度,“那我这就去问院长。”

    “再等一下,把措辞措好,否则十有八九要扑街。你要记得这么说,你是在担心天下。不二庄富甲天下,堪称江南一霸,大联盟势力盘根错节,两家闹起事来,最终只会苦了江南和沿路的百姓,为天下计,为苍生计,为大明计,你义不容辞,当仁不让地站出来,想要解决这样的事情,为大明做点事情。你不是为了个人,你是在考虑整个江南千千万的百姓,一旦两家起了冲突,不二庄倒下,诸多人就要失去工作,流离失所,流民增多,必然导致民生维艰……”

    朱睿点了点头,一脸吃惊地看着沈若凡道:“师兄,这就是你说的信口雌黄,我好像明白,为什么许多看着很紧急的消息,我爹看一眼就扔在一边了。”

    “信你妹的黄,去找院长问点消息吧。”沈若凡道。

    “好,不过,那师兄你做什么呀?”朱睿道。

    “我去找另一个老爷子,要道护身符,否则出事就麻烦了。”沈若凡道,说完就先一步离开,江南最大的两个老爷子,都要烦烦咯,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样,先试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