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零五章 大联盟的威胁

第四百零五章 大联盟的威胁

    周和脸色一沉,客人在此,他更在庄内,竟然有人敢上不二庄闹事!

    沈若凡也是脸色微变,心下纳闷,江南地界上有谁敢这般不给不二庄面子。

    周和压下心中不快,朝沈允全露出分笑容道:“此番有恶客上门,怕要慢待文正先生,且让在下去收拾了对方。”

    敢上门来直呼他周和姓名挑衅的,不是疯子就是有备而来,周和更倾向于后者,不敢让下人随意打发。

    “且慢,秦庄主有所不知,此番来的恐怕是吕惠能的父亲。”沈允全叫住周和道,他一大早来这里就是担心会发生这样的冲突,只是未来得及说上一二。

    不二庄固然强大,但吕惠能的父亲却也不是好惹的,甚至更胜一筹!

    “吕惠能的父亲?来得正好,我这正一肚子的火气。”周和虎目之中闪过一丝寒芒,大跨步地朝门外走去。

    周夫人、周若眉、沈若凡连忙跟了上去,沈允全见状无奈,只好也跟了上去。

    出了正厅,沈若凡远远看见不二庄中多了群不速之客,身穿水墨色长衣,左胸口绣着三支青竹。

    沈若凡瞳孔一缩,水墨色长衣,三支青竹,这些都是青竹帮的人,还都是青竹帮长老一级的人物。

    青竹帮,也已经是百年帮派,屹立长江多年不倒,在长江漕运一块儿比皇帝说话还管用。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一届一江两河大联盟的盟主就是青竹帮帮主吕长空。

    吕惠能,吕长空!

    沈若凡忽然一个激灵,终于明白沈允全为何会这么早来。

    别的势力会怕不二庄,但大联盟却不会,此番来者不善也。

    青竹帮人中,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在庄内横冲直撞,招式狠辣,富叔出手想要拦他,却并非他的对手,三招两式,就要落败,生命悬于一线。

    “住手!”

    周和一声暴喝,突然插入到中年人和富叔之间,一招威猛十足的奔雷手打来,掌力相撞,周和与对方各自退了三步,武功却是在伯仲之间。

    周和救下富叔之后,并没有立即动手,而是一脸怒色喝道:“吕长空,你来我不二庄撒野,是打算一辈子回不了长江去吗?”

    “周和,别人怕你这个笑里藏刀的奔雷手,老子不怕你这个笑阎罗。今天识相的就把你儿子交出来,一命还一命的给我儿子陪葬,否则我今日必血洗你整个不二庄!”吕长空怒喝道,将儿子送来此处学习,却万万想不到竟然就成了永别,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

    “你儿子?”周和先是奇怪,随即便恍然过来,冷笑道,“原来那以多欺少的小杂种是你的儿子,难怪,果真一个德行!”

    “放屁,周和,你在江南开你的不二赌坊,老子自在长江漕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你儿子杀了我儿子,这笔账该怎么算?”吕长空骂道。

    “既然井水不犯河水,那你这水鬼离开长江干什么?还有事情原委,不是老子儿子要杀你儿子,而是你家的小畜生,打不过我家儿子,带着一群人下杀手,结果反而被我儿子杀了,你能怎样?这江湖上,凡是动了刀的,被人杀了也与人无尤!何况这是你家小畜生自找的!”周和不客气道。

    井水不犯河水,你家儿子不该死,我家儿子就该死了?

    带人围攻,没把人杀了,反而被人反杀,无论说到何处,都是吕惠能罪有应得!

    别说江湖事江湖了,生死无怨,就算告到官府去,都能说是自卫杀人!

    即便现在想来,周和也是一脸火气,幸亏学了招亢龙有悔,幸亏这小子以前天天和高手打斗,受了一身伤,忍受伤害的能力高强,否则现在死的就是自己儿子!

    是以,自从周若眉诞生之后就没有怎么爆过粗口的周和,一口一个小畜生,全然没给吕长空这个大联盟盟主留面子。

    吕长空面色阴沉一片,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让他的心像是被挖了一样,如今儿子还被人骂作小畜生,心里怒火澎湃,完全无法忍耐,又是一掌打出。

    周和同样一掌打去,后发先至,身上衣袍鼓起,一股炎热至极的气息涌动,显然已经将奔雷手的功力运转到了极致,两大高手交战,出手之间都毫不留情,招招往对方要害处招呼。

    一个差点没了儿子,一个真的没了儿子,类似的性格,自然往死里招呼。

    庄主和帮主都动手了,不二庄高手和青竹帮高手自然也不会站在一边看戏,刚刚停下还没多久的战斗,立刻就又打响,你来我往,毫不留情。

    沈允全皱了皱眉,两家人把孩子放到他的书院,便该由他照顾,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自认是有责任的,想着出面调解一二,沈若凡眼尖看见沈允全动作,连忙拦住他道:“爷爷,你还是别出去的好,现在这情况,你出去被误伤就不好了!”

    “可此事到底是在我书院发生,我身为院长有这个责任。也是我大意,有教无类,却忘了这些出身显赫的不能与一般人等同看待。”沈允全道,他是真没想到仅仅只是因为几句口舌,就要生死相见,弄到如今一死一重伤的地步。

    “爷爷,他们是在放假的时间结仇,不是在书院之内,你的责任可以减免的,而且这样的人打起来也正常,您还是别出去,否则不断可能波及到你,或许还会波及书院,书院可有一大批人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沈若凡道。虽说学生出事,校长要负一定程度的责任,没有事先教育一类,但这两个真能简单教育的好?

    像吕惠能这种性格,除非他天天是第一,否则打人总是免不了的,只不过这次的对手是周怀泰,自己打不过,所以请人,结果一请就闹到了后来不可收拾的地步。

    而且就算是吕惠能天天第一,他估计就要开始奚落别人,这下黑手打闷棍的事情,估计还会发生,只是不会死人而已。

    两个武功高强的富二代黑二代之间的事情,学校想管在一定程度上是真的有心无力的,尤其是武尊这个政府不一定管得了武林的情况下,没看见周和跟吕长空从头到尾都没有想找沈允全麻烦吗?而都是直接找对方的?

    下课打人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时时刻刻盯着吧?

    沈允全做的其实已经挺到位了,像现在冲突只是武林之间的冲突,两家人还能打打,没有让普通学生被武林人打,那是真的连打都没得打。

    提到书院,沈允全身体一顿,的确书院里面的大批学生和老师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哪里是青竹帮的对手?沈允全可以不顾自己,但不能不顾其他人。

    见劝住了沈允全,沈若凡心下稍安,继续看着场内打斗,相对来说,还是不二庄占优势的,虽然青竹帮来的都是高手,但这里是不二庄的大本营呀。

    周和与吕长空两人一时还分不出胜负来,但其余青竹帮的帮众都纷纷受创,已经只能防守。

    吕长空看得真切,心中一急,手上动作不免慢了半分,周和抓准时机,狠狠一掌打在吕长空胸口,吕长空闷哼一声,退后三步。

    “全部给我滚出不二庄去。”周和没有继续追击,负手而立冷冷喝道。

    “好,好你个周和,今天这事情没完,你不把周怀泰交出来一命抵一命,从今以后,一江两河之上都不准有你们周家任何一艘船漂过!”吕长空怒道。

    “你找死。”周和脸色再变,一掌愤怒打去,热气澎湃汹涌,吕长空硬对一掌,两股强大的内力气场笼罩全身,两旁树枝纷纷被震的断裂。

    内力震荡,周和跟吕长空再次分离,气息都狼狈了许多。

    “今日我话是放在这里了,只要我吕长空一日不死,你不二庄休想让一艘船登上一江两河!”吕长空一脸阴狠地撂下话来,带着青竹帮人离开。

    看着吕长空离去的背影,周和眼中阴霾一片,不二庄商业往来天下,除了江南以外,北方也有许多商业往来,而这些都需要水运,走陆路太过麻烦,耗时耗力,都比不上水路,而且水运的关系都已经打点好,如果走陆路的话,许多关系都要重新打点。

    可以说一旦水路废了,不二庄的产业就废了大半,从此之后就真的只能龟缩在江南,甚至江南也不一定能百分百保住,因为江南上许多的河道也是大联盟的人控制的。

    周和此刻是真的有想让吕长空永远留在这里的冲动,但还是强行把这股冲动压下,一个青竹帮,不二庄不惧,但大联盟,却让周和忌惮三分,吕长空活着,这已经是最恶劣的情况,但如果吕长空死了,为了大联盟的面子,其余的帮派不管想不想都必须动手!

    否则大联盟便毫无威慑力,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个道理,小门派不知道,可大联盟那些有资格竞选盟主的都是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