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百章 头大的欧阳浊

第四百章 头大的欧阳浊

    在小溪边垂钓一会儿的欧阳浊不急不缓地收起鱼竿,至于鱼篓什么的自是不存在的。

    自从钓鱼开始到现在,欧阳浊就没有钓上过一条鱼,鱼篓一类的东西,他都没准备过。

    他所享受的无非是一个人静坐天地,感受四周的静谧,风吹草叶的生命,借以压制洗涤他的杀气。

    五十年不杀人,初时难以忍受,这些年已经渐渐习惯。

    站起身来回看竹林,感受到竹林面笼罩的杀气,欧阳浊那张万年不变的脸立即变得难看起来,随手将鱼竿丢在地上,不假思索地往里面冲。

    这混小子怎么去惹七杀了,真的是不怕死吗?

    欧阳浊并未专门修炼什么上乘轻功,但武功到了他这一境界,已经是一理通,百理通,不过个呼吸功夫,便到了竹林之内。

    四周杀气如刀,面对欧阳浊这个竹林的主人,却反而把他视作入侵者。

    欧阳浊面色不改,身影如剑,一道丈长剑影从身上发出,一剑将四周刀气斩了个干净。

    快步踏入,见着沈若凡昏厥在地,欧阳浊连忙走去,忽然脚步一顿,一脸震惊地看着沈若凡手中拔出来的断刃。

    “怎么可能?七杀怎么可能会被拔出来?”欧阳浊一脸骇然,手指放在沈若凡脖子动脉处,感受到沈若凡体内多的一股煞气,脸色顿变。

    “苏夜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和苏晨斗了一辈子,死了连个传人都要抢,你不累呀。”欧阳浊顿时没好气地骂道。

    内力顺入沈若凡体内感知到沈若凡体内充满着两股截然相反的气,一股浩然纯正,一个残暴狰狞,唯一相同的就是想要往死里攻击对方。

    一正一邪。

    欧阳浊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两个人都死了还要斗,你们真不累吗?尤其是苏夜,手成剑指将内力运到沈若凡体内,紧紧护住沈若凡的心脉,避免沈若凡在两股真气的夹击身死。

    只是进入沈若凡体内后,欧阳浊眉头继续皱着,他虽然武功高强,但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杀人,他能给出最快最好的几百种方法来,可救人,只能是中等偏上的水平,尤其是他的内力性质和惊魔一刀的惊死,与惊神一刀截然相反,这时候进去只会添乱。

    “附近也没有什么武功高的人可以救人。只能看这小子自己气数,堂堂惊神一刀的传人总不该就这么死了吧。”欧阳浊脸色焦急,不说一起待了四天多多少少有些感情,就说现在惊神一刀、惊魔一刀的传承都在沈若凡身上就让欧阳浊不能不担心沈若凡的死活,两个传承,两个传人,本来双保险的东西,现在就沈若凡一个保险了,要是沈若凡死了,他到哪儿去培养对手?

    许久之后,欧阳浊脸色忽得一喜,沈若凡体内惊神一刀的刀意开始压过惊魔一刀的残暴刀意,将惊魔一刀刀意压在底层。

    惊魔一刀刀意不过初学,沈若凡毫无学习,而惊神一刀刀意却是沈若凡修习半年的武学,惊魔一刀刀意自然是敌不过惊神一刀。

    “好小子,我就说你没这么容易死。就是一神一魔两种刀意都在你身上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如果两种都是长刀还好,偏偏还一个飞刀,一个长刀,简直可以说是南辕北辙,就算是要融会贯通,也是一个南一个北,完全没可能,学两套武功,简直糟蹋呀。”欧阳浊忽然大摇头道,真的是暴殄天物,本来好好的两个机会,现在就成一个,要是能增强也就算了,可两套武功根本合不起来。

    也就是说,沈若凡要是废了,欧阳浊就找不到人了。

    “头疼,早知道这样,怎么着也不该让这小子到这里来。”欧阳浊大大摇头,只是木已成舟,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再次提起沈若凡朝木屋走去。

    时至傍晚,沈若凡才苏醒过来,沈若凡感觉脑袋沉沉的,暗道自己最近是不是撞了邪,怎么老昏迷,才过去几天呀,就有吐血的。

    看着旁边空空如也,沈若凡一脸苦闷,留了半天的血,这刀还是没有拔出来呀。

    心里发苦,沈若凡忽然听见一声嗡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和自己有什么联系,本能地伸了伸手,一边柜子中一把血刀陡然间跳了出来,摔在地上。

    沈若凡看着这刀,就感觉自己和这把刀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凌空一吸,血刀自动跳入到了手中。

    沈若凡低头看去,感觉这刀并没有自己第一次看见的那么好,刀身之上还有许多铁锈,显得陈旧,若非沈若凡能从这刀上大致看出血刀的痕迹,都会觉得这刀只是块破铜烂铁。

    抚摸刀身,沈若凡敏锐地感觉到腐朽刀身下隐藏着的刀心,霸道无情,带着舍我其谁的无敌还有蔑视天下的狂傲,其刀心之强,远胜沈若凡生平所见任何的刀,包括七星刀。

    而七星刀已经是地级上品,那此刀岂非是……

    沈若凡原本已经有些清醒的脑袋,忽然被这个天降惊喜又给砸得晕晕沉沉。

    “醒了。”欧阳浊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沈若凡道。

    “劳烦前辈了。”沈若凡忙起身道。

    “你也知道劳烦我呀,让我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把你扛进屋子里。”欧阳浊没好气道。

    沈若凡不敢反驳,只敢应是,暗暗腹诽你这模样哪来见的一点嫪毐,说你比我年轻我都信,哪来半点的累呀。

    “我说你小子好好地去挖竹笋就挖竹笋,没事碰那七杀刀干什么?还把他拔出来了。”欧阳浊没好气地训斥道。

    “七杀刀?等等,前辈你不会说这刀就是杀破狼三刀当中的七杀刀?”沈若凡一脸惊讶道。

    江湖之中,最常见的兵器便是刀剑,但剑乃百兵之王,文人雅士也有佩剑,比刀天生多了些雅,这天下有杀猪刀却没有杀猪剑,有天子剑也没有天子刀,刀在剑面前总是差了那么几分。

    所以江湖之上,剑客的数量远远比刀客多,剑神也比刀神多,相对的,这名剑也就比名刀多,像已知的两大天级神兵,武当真武剑、名剑山庄临天剑,还有失传了的诸多名剑,如轩辕剑、赤霄剑、承影剑,都是剑而非刀。

    但要说刀的神兵,也并非没有,相传唐时有一位铸刀大师,意外得到一块陨铁,耗时三年,走遍天涯海角,苦心孤诣打造出三把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刀,便七杀、破军、天狼三刀,刀成之际,风云变色,鬼哭神泣,天地震惊,铸刀师以身殉刀,在刀成之日身死。

    最后三把刀被各大江湖高手争夺,下落不明。

    七杀刀便是三刀之首,但他真正扬名却是在六十年前。

    因为这柄刀是惊魔一刀苏夜的佩刀,一人一刀掀翻整个武林,让武林萧条数十年,闻刀色变。

    “废话,普天之下除了惊魔一刀的刀意之外还有什么刀可以和惊神一刀刀意抗衡?也幸亏你有惊神一刀的刀意,否则得了这七杀刀,我或许还要把你功力给废了。”欧阳浊道。

    “为什么呀?”沈若凡好奇道,如果说要担心什么的也不存在呀,像欧阳浊这样的人,能有一个对手估计开心的要死呀。

    “因为这柄刀是柄魔刀,他自出世就秉承天地戾气,后来又随着苏夜不断厮杀,吸收那些死者的不甘、憎恨、愤怒,更包含着苏夜临死的气,若非它已经被苏晨惊神一刀斩断,你拿到这把刀的时候,恐怕你就已经不是你。”欧阳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