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第三百九十五章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沈若凡,你怎么会还有内力的?”妙公子惊讶地叫道。

    点完一指的沈若凡也没有多少力气,点完之后,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过听到妙公子的提问还是回了一句:“一点点,连发刀都做不到,但刚好是一指,刚刚好点中你。”

    “所以你故意开口说这些求死的话,就是为了激我不杀你,来折磨你,让你有足够的机会出手……不对,还有迷药,你什么时候下的?你没机会的。”妙公子道。

    “不是我下的,而是自己射破的。”沈若凡呵呵笑道。

    “药丸?你那药丸不是解毒的,而是迷药的固态?”妙公子道。

    “不错,我知道你虽然武功在三公子之中居于末流,但是精通各项杂艺,而我这点施毒的功法在你面前就是班门弄斧,所以干脆让你自己来,我在药丸上施加功力,让他变得会挥发,然后你亲手射破药丸。否则,我早就自杀了,哪里会和你说这些废话。现在该风水轮流转了。”沈若凡笑道。

    “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中了我的散功散,又中了我六针,现在根本一点力量都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妙公子冷笑道。

    “所以我才必须先要拿到解药,你身上不会没有的,像你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放心把东西藏在别的地方又被人发现的可能的。”沈若凡阴阴笑道,伸手朝妙公子怀里摸去。

    “别动。”妙公子脸色大变,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慌乱。

    沈若凡理也不理他,说不动就不动你以为你谁呀,在妙公子身上大肆摸索,触手柔软,心道这家伙不但长得娘,身体也和女似的,直朝怀里摸索,摸到了几个瓶瓶罐罐的东西,沈若凡心下一喜,忽然古怪地挑了挑眉,奇怪,就算是男的再娇小也不至于柔软吧,难不成这家伙是个西贝货?

    想到这里,沈若凡抓起妙公子衣服直接往下一扯,撕裂开来,顿时一层层白布映入眼帘,裹胸布!

    顾名思义,专门裹胸,用来把胸缩小,避免打斗的时候造成负累,还有就是女扮男装的时候。

    这家伙真是个西贝货!

    沈若凡抬头看向妙公子双眼羞愤欲死,充满着浓浓的仇恨,当下不屑一笑:“瞪的跟个牛眼一样有个卵用?能杀了我吗?没机会了。不可能的,信不信我干脆把你这层布给解了?”

    妙公子脸色一变,眼中隐含一丝恐惧,显然不管正邪对清白贞操还是重视的。

    “妙公子,妙公子,妙字不就是女加少,反过来就是少女,原来这就是你的妙。”沈若凡玩味道,忽然笑容一滞,“不对,不对,不对……”

    沈若凡目光陡然转厉看向妙公子:“不对,你是女的,你怎么可能会对眉儿下春药?下了也没用,你也不能上。你总不至于是个拉拉,难道你那春药不是为你下的?”

    妙公子闭上眼睛,转过头去,不想与沈若凡说话。

    “你就再嘴硬会儿吧,希望到时候你能挺过去。”沈若凡冷笑了声,也不管妙公子,他受伤不轻,如果再不救治,别说拷问妙公子,能不晕过去就不错了。

    把妙公子怀里的几个药瓶拿出放在地上,沈若凡也真不知道妙公子是如何藏下这么多的药的,面前包装的瓶装的,加起来足足有二十多个,还都“贴心”地标上毒药和解药。

    可这种标签谁敢信?二选一的选择题,除了那种真没心没肺的,通常反而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贴这种标签只会让人更头疼。

    沈若凡对妙公子的恶趣味暗暗摇头,只相信自己的鼻子,轻轻嗅了嗅,分辨出了解药,暗自庆幸自己学过医,否则今天这局面就算是把妙公子给制住了也没用。

    看到沈若凡选择了正确的解药,妙公子脸色微变,心道这家伙竟然也学过药,该死,默运功力,想要逼出迷药,却发觉一身功力就跟消失了一样,一点也无,又暗自咒骂起沈若凡。

    沈若凡自是不知妙公子的想法,就算知道多半也不会在意,得了解药,又吞了几颗真的百草丸,开始打坐调息,运转功力。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沈若凡陡然睁开眼睛,身上六根银针射出体外,吐出一口浊血,脸上却是喜悦不已的,毒清了,目光转向妙公子。

    妙公子顿时叫遭,心道这家伙修炼的是什么武功,内力怎么这么精纯,竟然能在短短一盏茶的工夫就把这银针逼出去,还有这药,比散功散也差不到哪里去,又怎么解呀?

    “说吧,当晚你为什么要出手?是谁让你出手的。”沈若凡道。

    妙公子扭过头去,不屑答沈若凡的话。

    “大家客客气气的,看在你是个女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安乐死的,但你非要嘴硬,那么我只好把你刚才对我做的事情加倍还给你。”

    沈若凡脸色复杂地摇了摇头,右手七星刀出鞘,刀光一抹,妙公子胸前顿时一凉,白布嗤的一声裂成两截,一团被压抑许久的雪白丰满终于重见天日,不安分地抖动着。

    “卑鄙。”妙公子脸色当即大变,怨毒地看着沈若凡。

    “卑鄙,这是我小名呀。”沈若凡不以为意道,低头看向妙公子胸前的风光,“不错呀,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如此规模,再大些就了不得了。”

    最宝贝的地方“光明正大”地赤luo人前,还被人当作商品一样评头论足,就算妙公子心计颇深,面上也不由一阵青白交加,眼中怨毒之深,令人胆寒。

    “你说如果东西被割了会怎样呢?”沈若凡忽然看向妙公子,双眼闪亮,好似明星,但也深邃的像是黑暗的深渊入口。

    妙公子当下无法保持镇定开口骂道:“卑鄙。你堂堂藏剑山庄的人,竟然如此卑鄙,简直让藏剑山庄为你蒙羞。”

    “藏剑山庄,一世清白,轮不到你来评价。”沈若凡冷冷道,“首先,我不姓秋,我叫沈若凡,我做的事情和藏剑山庄没关系;其次,我都说了卑鄙是我小名,我没说过我是大侠,任何事情都坦坦荡荡,光明正大。还是说你们黑道的怎么卑鄙都可以用,那些混白道的就一定要规规矩矩,什么阴的都不准用,就只准你们黑道的玩阴的?人家白道道德绑架就算了,你们黑道还玩这招,不嫌丢人呀?”

    “怎么?觉得清白被侮辱了?很难过?那你就没想过如果当初让你得逞,眉儿会怎样?我不是大侠,也没想过,我的外号是笑貔貅,吃人不吐骨头。”沈若凡盯着妙公子一字一句道。

    妙公子不敢发言,真的有些怕了,因为他感觉沈若凡什么都不顾忌,很她所见到的江湖人都不一样,其余江湖人就算再怎么恶劣,也总有些是顾忌的,感觉就像是异人一样。

    当然如果妙公子知道沈若凡就是异人的话,估计会理解。

    “所以还不说吗?”沈若凡目光陡然变得锐利。

    妙公子心中天人交战,她不在意被她供出来的人会怎样,但她从小到大没服过软,不愿意就此屈服。

    沈若凡低头看向妙公子,挥手一刀将妙公子发带斩落,一头如瀑长发洒下,伸手摸着妙公子的脸忽然笑道:“其实你长得还不错的?如果用异人的话来说,可以算是童颜**的代表。”

    “你想干什么?”妙公子瞳孔紧缩,是真的有些害怕,此处是她专门设计用来杀沈若凡的,所以四处无声,偏僻无人,若是沈若凡对她做出什么兽行,也根本无人会管。

    “不要这么担心,你,我是非杀不可的。所以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虽然卑鄙,但先奸后杀的事情和我无关。”沈若凡笑道。

    妙公子稍稍松了口气,却感觉胸口冰凉异常——刀刃的冰凉。

    “其实我刚才是想把你送到丐帮分舵的,你也知道那些乞丐一年到头吃不到肉味,看到你这样的美女,十几个一起上,一定会让你叫上一晚上的。但太麻烦了,迟则生变,所以我还是先把你这两团肉割下来吧,你说好不好?”沈若凡道。

    妙公子身体微微一凉,带着些恐惧地看着沈若凡,这个人比她更像是逍遥门的人。

    “想安乐死就说,否则你活着才会是悲剧。”沈若凡脸色阴冷道。

    妙公子天人交战,已经向着妥协那方面倾斜,逍遥门的人最在乎的始终是自己,绝对的逍遥自在。

    时刻关注妙公子表情的沈若凡心中欣喜,他已经看出了妙公子的妥协之意,老实说这么欺负一个女的不是很有意思,只是不这么欺负,这家伙不会怂。心软的代价,便是可能会被这个女人送进地狱。

    就等妙公子开口的时候,沈若凡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袭来,连忙躲避,却依旧躲闪不开,被一掌打中后背,喷出一口鲜血,紧随着的是一句冰冷刺骨的话。

    “活着才是悲剧?本侯倒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