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又闻一幅,东郊交手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又闻一幅,东郊交手

    黑道三公子,妙公子,机敏过人,轻功卓越,精通暗器机关毒药。

    更关键是与沈若凡有过节,属于沈若凡非杀不可的人,沈若凡手中一把飞刀出现在手中,妙公子精通各种杂艺且心机过人,但实打实的武功,未必比沈若凡高,更挡不住沈若凡的刀。

    眼下四处无人,沈若凡心道趁此机会杀了正好,

    见着妙公子就要消失在视线中,沈若凡连忙跟了上去,妙公子的轻功不在他之下,若是全力闪避,在这小巷子里面,沈若凡没把握能追上。

    只是跟得太紧,沈若凡又怕被察觉,只想控制好距离,跟了段路,感觉时机成熟正准备动手,却见妙公子在一间民居前停下,警觉地看了看四周,似乎觉得并无异状,才进了屋子,沈若凡心下好奇,又不敢进去,怕被发现,更怕里面是逍遥侯,只敢贴着门听些话。。

    因为距离有些远,沈若凡听的不是很真切,只是里面传来个青年男子的声音:“怎么现在才来?”听着话似乎有些急切不满,但显然不是逍遥侯。

    “我有空来管你的事情就不错了,还想怎样?难道要我把手里的事情都放下?”这是妙公子不满的声音,沈若凡眉头微皱,里面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和妙公子似乎不是很对付。

    “这是师父交代的事情?你有意见可以找师父。”

    “少拿师父压我,论起长幼尊卑,你还要叫我师兄。”

    “逍遥门从来不讲礼仪,那些都是儒家定的臭规矩,我们追求的逍遥,无所约束的逍遥,更是实力为尊。”

    “实力为尊?在我面前,现在的你和废物没区别。今天秦家庄上衙门闹事,多了个萧如风,他和秦婉容一起回来的,秦家庄的实力比我们预想的强了不少。”

    “萧如风和秦婉容是个意外,不过影响不大,这次也正好随了我们的心,否则秦允益的尸体再放下去就没用了。”

    再放下去就没用。沈若凡心中思索,听着妙公子两人的对话,最终的目的似乎不是闯贼宝藏的画,而是秦允益的尸体,如此噬魂大法让尸体的腐化速度大大减缓就有道理了。

    可死人有什么用?难道是湘西赶尸的功夫还是道家养僵尸,这些倒是需要尸体,逍遥门里面也不少这样的极致之人。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了,你几个异人属下管用吗?”

    “当然管用,其实异人被正道排斥,不正好被我们所用吗?这些人没有是非,没有正邪,就像追逐骨头的狗,只要给利益,让他们立刻死都没问题,反正他们死了也可以复活。”

    “你自己控制的狗,自己管好,别出乱子就行,最近江南乱七八糟的人越来越多,六扇门司马翼,少林无业,武当的君莫惜好像也来了。”

    “异人之间的厮杀,你觉得有谁会管吗?就算是衙门都懒得管,更别说别的武林人士,而这些异人的内部也不统一,到时候真真假假的给出画,他们也无从验证,只会彼此怀疑。而死了的人也是人,他们的血照样可以拿来用。异人,最好使唤的工具,你们也不用。像之前清风山庄的沈老先生不就一句话用了这帮人吗?今晚郊外,就会有一场大戏上演。”

    沈若凡站在外面暗自惊讶,里面这人到底是谁呀?虽然没见到这人,但单从他的说话思维就与众不同,特立独行之辈,不是疯子就是天才,总之不会是常人。

    如今武尊江湖对异人还是有种鄙视的态度的,沈允全算是其中特殊,先是利用公告让玩家灭了就因工会,后来又开书院教化一部分,就是打算控制一部分免得给大明造成什么麻烦,而这个想着却是如何驾驭。

    虽然早就已经不比武尊当作一个游戏,但沈若凡还是忍不住吐槽,这是npc该有的智能吗?再这样下去,到底是玩家玩游戏,还是游戏玩玩家就说不定了。

    “你自己控制就好,反正横竖与我无关,以后事情少来烦我,这种无聊的戏我懒得看。”妙公子语气不善道。

    沈若凡察觉妙公子离开之意,连忙后退转入拐口,果不其然,刚后退没多久,妙公子就从里面走出。

    沈若凡看了眼那个房间,很想一查究竟,但是里面的人到底什么来历,什么武功都不清楚,妙公子又要离开,错过今日,日后再碰上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更别说还有逍遥侯。

    当下只好撇下房间之人,连忙跟了上去。

    跟着妙公子,沈若凡飞刀准备出手,却见他左拐右拐地离开了偏僻小巷直朝郊外走去,又把飞刀收起,郊外好戏,到底是什么呀?

    一路跟着妙公子,沈若凡穿过几条街,直出了城,见着四周布置,目光变化,平平无奇,和普通景色没有区别。

    心下一奇,见着妙公子忽然消失在眼前,脸色顿变,连忙走了出来,耳旁当即传来妙公子的笑声。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沈家哥哥。沈家哥哥怎么不去找周家姐姐,反而来找我这个毛头小子,难不成沈家哥哥有龙阳之好?”

    “龙阳之好和我没关系,只是你长得好看倒是真的,最近刚好缺钱,想做些缺德买卖,看你细皮嫩肉,眉清目秀,把你卖了给富贵人家当**,还能大赚一笔。”沈若凡冷笑道,妙公子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法听声辨位,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沈家哥哥可真是狠心,枉费我对你日思夜想呀。”

    “日思夜想?这么想我,那干嘛不干脆出来见我呀?”沈若凡笑道。

    “好啊,那我便出来见见沈家哥哥。”

    妙公子出乎意料的干脆,话音落下,沈若凡便在枯树下看到了妙公子的身影,唇红齿白,即便沈若凡对妙公子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认,妙公子的卖相的确很好,像是个瓷娃娃。

    “这么有胆量出来,是自信能躲得过我的飞刀了。”沈若凡颇为诧异地看着自己出来的妙公子。

    “其实沈家哥哥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硬要动手呢?”妙公子道。

    “别装蒜,当日在秦家庄给眉儿下阴阳合欢散的就是你,否则你怎么会知道我飞刀。”沈若凡道。

    “哦?这是露出破绽了吗?看来最近撒谎撒少了,都骗不了人。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当日沈家哥哥也不过是偷袭,而现在可不一样。”妙公子故作懊恼的模样,又露出得意笑容,“何况沈家哥哥你现在还有多少力气呀?”

    沈若凡脸色当即一变,正要提气,发觉内力运转不畅,暗道不妙,连忙拿出一颗百草丸准备吞下,妙公子手中一根银针猛地射出将百草丸射落。

    “现在才发觉不对劲,你还真是迟钝呀!而且在我面前吞药,不觉得可笑吗?”妙公子不屑地摇了摇头,“你当我妙公子这黑道三公子的名号是怎么来的?你以为你真能瞒得过我?你可知道我是故意引你来这里?逍遥散功散,中了这药,三个时辰之内提不了半点内力,就算是大罗神仙中了这药也要任我宰割。”

    “当日你送我一刀,若非我天生心脏偏右,此刻早已死了,今日我就以牙还牙,还你十针。”妙公子目光陡然转厉,挥手十根闪烁着幽光的银针脱手而出,沈若凡外衣一甩,内力灌输,想要将这毒针击落,毒针却射透衣服,穿过沈若凡身体,沈若凡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

    “那一刀险些要了我性命,我原以为你武功是多么了不得,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早知道我就不和你说那么多废话等药效发作,直接动手算了。”见沈若凡连躲针的能力都没有,妙公子不屑地露出身形,朝沈若凡走来。

    “想要英雄救美,也需要实力,否则强出头,就要做好下地狱的准备。下辈子知道点。”妙公子走到沈若凡身前,一脚将沈若凡踹开三米多,沈若凡又吐了口鲜血,色厉内荏道:“有本事就一刀杀了我,少来折磨我。”

    “杀你,太便宜你了,你死是肯定要死的,但绝不会是安乐死。逍遥门折磨人的手法很多,虽然这里没什么工具,但还是可以稍微用用。”妙公子又是一脚将沈若凡踹出几米,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其实吧,我最擅长的就是银针暗器,所以对穴道也很熟,更明白怎么让人痛不欲生。”妙公子说着话,手中几根银针脱手射入沈若凡体内,沈若凡闷哼一声,真的痛得要命呀。

    “别着急呀,这还只是开胃小菜,这九九索命针,最高境界是在你身上三十六处死穴同时插入银针,让你必死无疑,却又能苟延残喘,在极度痛苦之中死去,我只练了个小成,只能插九针,不过应该也勉强够。”妙公子笑道。

    “有种你就杀我。”沈若凡咬牙道。

    “怎么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你们正道人士都傻成这个样子吗?没意思。”妙公子一脸不屑,自顾自地动手,又连插了三针,看沈若凡强忍痛苦的模样便是一阵痛快,又拿出三根银针,准备插入,忽然脚下一软,提气不畅,三根针掉落在地,一直闷哼的沈若凡,见此目光一厉,拼着最后力量朝妙公子点了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