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八十八章 青瑶来访

第三百八十八章 青瑶来访

    海上漂泊两日,重回江南,秦婉容带萧如风回秦家庄,沈若凡身为外人不便干涉人家务事,且母女重逢,又遭逢大变,少不了一番哭哭啼啼,沈若凡自觉不适合在场,便一人回了风云阁。

    只是他前脚刚到了风云阁,宋青瑶便闯了进来。

    “这么急切要见我吗?发生什么事?坐下来喝杯茶,好好说。”见着急匆匆而来的宋青瑶,沈若凡面带纳闷,倒了杯清茶给宋青瑶,给了后面赶来的阿山几个人一个眼神,让他们下去。

    宋青瑶恍若未闻,丝毫没看沈若凡递给她的茶,俏脸发寒地沈若凡道:“你没什么需要向我交代的吗?”

    “你要我交代什么?我这才刚回风云阁,你就来这里找我,是一直派人在城门口盯着,我一回来,就得到消息过来吧。我到底是又做了什么案,让您宋大捕头找上我呀。”沈若凡自个儿给自己倒了杯茶。

    “秦允益死了,你知道吗?”宋青瑶冷冷道。

    “知道呀,这江南也没人不知道吧?”沈若凡拿茶杯的手微不可察地一滞,随即若无其事道。

    “可在秦允益死的那天,你就消失了,只看到你出海,却没人看到你到底去哪儿。”宋青瑶目光灼灼地盯着沈若凡。

    沈若凡面色微变,若是宋青瑶知道秦允益死的时候,他就在场,恐怕还要惹出是非来。

    捉贼拿赃,但影魔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硬要说沈若凡是凶手,沈若凡自己也难辩解,说影魔也在。

    “还不说嘛。”宋青瑶面色冷酷地从怀里扔出一块玉佩,沈若凡顺手接过,面色一愣,终是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正色道,“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东西的。”

    “秦家庄外四十里树林。”

    宋青瑶面色发冷,长剑出鞘,直指沈若凡喉间,剑意森然刺骨,“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把剑放下,万一不小心蹭到,我想说都没的说。”沈若凡把茶杯放下,瞄了眼喉间的秋水剑。

    宋青瑶面色不改,秋水剑倏忽回鞘,冷冷道:“说。”

    “我说秦允益的死和我没关系,你信吗?”沈若凡抬头看向宋青瑶。

    “信。”

    “我知道你不信,但这是事实,我真的只是……咦,不对,你说什么来着。”沈若凡自顾自说着,说到一半,猛然回过味来,错愕地抬起头看向宋青瑶。

    “我说信,我从来都没说是你杀的秦允益,你没这武功,更没这手段,真要动手,死的会是你,而不是秦允益。”宋青瑶语气冰冷道。

    “那你这么气势汹汹地杀过来做什么,吓我一跳。”沈若凡大大松了口气,虽然被宋青瑶鄙视了一番,但能摆脱嫌疑也就不管了,这种无辜的脏水能少碰就少碰。

    “我不如此,你会老实说话吗?”宋青瑶道。

    “撒谎这种事情不该是我这样的贼做得吗?身为朝廷捕快,这和你身份不符呀?”沈若凡郁闷地喝了口茶。

    “我若都老老实实,别说抓贼破案,能活到现在都不可能。盗贼卑鄙阴险,要想抓住他们,自然需要谋划心计。”宋青瑶不在意道,“还有我信你,不代表你无事,因为朝廷法度非一人可定,你需要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毫无头绪之下,我便抓你归案。”

    “抓良冒功,这种肮脏事情你也做?”沈若凡怪叫道。

    “我不做,但你本来也就不是良,而且不用我抓,司马翼不日就要下江南,他在六扇门的排名比我高,到时候他抓你,不会留情。”宋青瑶道。

    “司马翼。”沈若凡微微挑眉,司马翼,六扇门三名捕之一,轻功卓越,尚在宋青瑶之上,以腿法著称,和萧如风战过一场,平局。心里有些庆幸,幸好这次办案的是宋青瑶,否则要是换做司马翼拿了玉佩,等查到是自己之后,便直接抓人,哪里还会特意来找自己一番。

    不对,沈若凡忽然回过味来,目光上下打量宋青瑶,脸上渐渐露出玩味的轻松笑容。

    “你这般看我作甚?”宋青瑶被沈若凡看得不适应道。

    “想看看你到底来找我帮你干什么事呀?”沈若凡笑道,他算是明白过来了,宋青瑶不是来抓他的,要是来抓他的话,根本不会把玉佩这罪证还他,更不会孤身前来,这样来的理由只有一个——需要用到自己。

    先前所作所为不过就是在吓唬自己,方便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沈若凡便淡定的很,人本来就不是他杀的,宋青瑶也没恶意,他慌什么?以他现在在江南的地位,无论朝廷还是武林都有人保着,就算是郭巨都不能贸然动他。

    一番心思被沈若凡看破,宋青瑶也不坚持,径直坐了下来,拿起清茶饮了口,“我需要当晚的一切情况。”

    “没问题。”沈若凡将当晚的事情娓娓道来,说到一半,想着闯贼宝藏的画,又想着朝廷耳目众多,宋青瑶知道的未必比自己少,还是不要瞒得好,便改了改词,只是说最后画被影魔抢走,他侥幸保得一命,其余都未曾改动一词。

    宋青瑶微微点头,她故意不说闯贼宝藏的图画,便存了考较的心思,若沈若凡瞒了过去,她便能断定是在沈若凡这里,现在虽然还没有完全打消疑心,但也不再说。

    “你可知道那人受伤之后去哪儿了?”宋青瑶道。

    “不知道,我逃都来不及,哪里还管这个呀。”沈若凡道。

    “可我知道。东郊六艺。”宋青瑶一字一句道。

    沈若凡瞳孔一缩:“不可能。”

    “但血迹是直通那边,所以杀手多半在那儿。”宋青瑶镇定道。

    沈若凡沉下心来,细细思索,不觉宋青瑶会骗他,血迹多半是真的通向那边,若如此,难道六艺书院之中真有这般厉害的凶手?是学生还是老师。

    “你想让我帮你调查?”沈若凡道。

    “不错,未免打草惊蛇,调查需要不动声色,而六艺书院之中龙蛇混杂,几乎聚集了整个江南官、黑、商、武的二代少爷,若非文正先生威名太盛,这书院都开不起来,同样我们也不好查,否则一旦出事,反弹太大。而你非六扇门人,与六艺书院关系匪浅,最为合适。我在明,你在暗。”宋青瑶道。

    “但我为什么要帮你?洗刷罪名,还我清白,如你所说我本就不清不白,罪名对我来说更不在乎。”沈若凡回道。

    “因为你已经沾上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没得选。”宋青瑶淡淡道,说完后,直接离开,让沈若凡一个人思考。

    宋青瑶走后,沈若凡脸上露出苦笑,本来想再看看有没有便宜可以占的,没想到宋青瑶这么干脆,将手里的茶喝干净后,沈若凡眺望窗外,眼里露出复杂的表情,宋青瑶说的没错,这事他惹上了,本来就不可能退出来,也根本没打算退出去,就只好不断前进。

    六艺书院,不好查呀。

    沈若凡闲不下来的左手玩着宋青瑶送回来的玉佩,脑筋飞快的动着,隐隐想出了些个头绪,目光看着手里的玉佩,暗自责怪自己大意,应该是拿百草丸解毒的时候意外掉下来的,幸亏这次是宋青瑶办案,才少了麻烦,如果换做是司马翼估计就是两码事,而要换做是展义,恐怕自己都要进大牢了,日后出去,除了必备的百草丸以外,其余的便都不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