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影魔
    匆匆下线,沈若凡拿起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才三点钟,拉开窗帘一看,外面依旧阳光明媚的。

    沈若凡努力地甩了甩头,把这种差异感甩出去,游戏玩了这么久,这点差异感也早适应了,只是刚刚在游戏里面承受了一波精神攻击,下了线竟然还感觉有些不适应,不过比游戏里那种只想睡一辈子不起来的感觉要好太多了。

    稍稍适应了下,沈若凡便下了床,打开门打算去找柳心妍。

    天下信息之全,除天机阁外,无任何一家敢言能胜过锦衣卫。而锦衣卫朱雀所专门对应的职责便是情报信息的搜集和整理。

    沈若凡刚打开门,还没走向柳心妍的房间,先看到一群人一一个不落地坐在沙发上盯着液晶显示屏上的广告。

    乖乖,又不是晚上,大家吃夜宵开会,这么整整齐齐,破天荒呀。

    好奇地朝电视屏幕看去,竟然还不是什么电视剧电影的,而是广告!

    全息武尊游戏舱:武尊专属,充满人体所需一切营养液,一次充满营养液,可七天七夜不下线,充分畅玩武尊游戏,尽情享受游戏乐趣,体验度百分百完美。

    “武尊游戏舱?什么时候的事情?”沈若凡走过去,一脸好奇地问道。

    “今天刚出来的,武尊游戏舱,以后你就真可以几天几夜不下线了,把吃喝拉撒的时间都给省了。”六耳看见沈若凡,出来也不以为意,解释了句。

    “好事呀。”沈若凡一脸兴奋地坐下来,一直说武尊游戏和现实的时间比例是二比一,但因为现实总需要吃喝拉撒睡,所以其实大致也就一天的功夫,现在有了游戏舱,沈若凡觉得以后完全不用管现实的事情了。

    “虽然在有了游戏头盔之后,就一直期盼着游戏舱的出现,但真的出现以后,还有些接受不了。武尊干脆改名叫第二世界好了。”六耳感叹道。

    “本来就是第二世界,不都是这么传吗?现在只是更加确定了而已。”沈若凡笑道,“不过,为什么今天突然就出了呀?”

    “这个……”六耳几个人好笑地看向秦语曦。

    沈若凡一脸纳闷地看向秦语曦,这还和秦语曦有关系了?虽然秦家是很强,但也绝不到影响武尊游戏的地步。

    在沈若凡几个人目光注视下,秦语曦娇俏的容颜上罕见地露出一丝羞红尴尬:“是我爸让我哥他们把武新几个人打了一顿,硬生生把他们游戏头盔都给打掉,打得下线,在世家圈子里闹得不可开交。一起向官网论坛反应,然后竟然有反应了,开启了这款游戏舱。”

    “还真是破天荒,一直是爱玩不玩,不玩滚蛋的武尊大爷,竟然会理会这种投诉?”沈若凡惊讶道。

    “这谁能晓得,武尊官网,至今不知到底是谁在打理。反正游戏舱出来是好事,不过房子,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平时你不该是玩到天昏地暗,只等到我们叫你吃饭,你才下来的吗?”六耳好奇道。

    “因为差点狗带呀,好不容易逃回去,结果也昏迷在风云阁,所以下线溜达溜达咯。”沈若凡道。

    “游戏里现在是深更半夜,你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夜猫子,不过有谁能伤你呀?你得罪了哪个npc?”六耳更好奇道,至于为什么不问玩家,那是因为他觉得没哪个玩家能比沈若凡更变态。

    “不知道,从始至终我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甚至没看见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的来历,武功路数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是绝不是名门正派的路数。”沈若凡道。

    “什么路数呀?说来听听。”一直关注游戏舱广告的柳心妍来了兴致,好奇地看向沈若凡。

    “无招无式,只是看着他的时候,他的脸好像就变成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带人进入一种害怕面对的恐怖情景之中,让人产生活之无益,干脆一死的感觉。”沈若凡回忆当时的情景,努力描述道。

    “这么鬼扯?这到底是武侠,还是修真呀?”六耳不信邪道。

    “幻术而已,只是幻术分三六九等,次者不过瞒人耳目,和魔术戏法没区别,深者与武功结合,可增强武功,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招式夺命。”理论权威柳心妍综合发言道。

    “那我面对的是最高级的?”沈若凡疑惑道。

    “算是。深者分两种,一种是与武功相结合,但还有一种是把幻术威力发挥最大,结合催眠术,对于意志薄弱和武功低微着,甚至可以强行催眠,植入许多并不存在的记忆和遗忘许多记忆,完全可以改造一个人。而如你所说的,则该是江湖中上乘的武学,配合内力袭击精神。不过能让你到昏厥的地步,想来功力应当不浅。”柳心妍道。

    “何止是不浅,简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在房间外看着,几秒钟的时间,秦允益就被他杀了。也亏他先前已经在秦允益身上用过,否则估计我连风云阁都回不去就挂了。”沈若凡道。

    “什么?他杀了秦允益?”柳心妍几个人纷纷变色,把注意力都从广告游戏舱里面拉了回来,一脸震惊地看着沈若凡。

    江南四大山庄庄主,一方强豪,竟然就这么死了。

    “你说只是几秒钟时间?”柳心妍一脸凝重地问道,秦允益再不济,也是六十级以上的高手,秦家庄庄主,白榜二十七的高手。

    “亲眼所见,几秒钟,我在房外看着,他突然就出现了,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出现的,然后说了几句话,又是一阵笑声,秦允益就死了。而且轻功高超,也是数得着。”沈若凡面上也带着骇然,若非亲眼所见,他也是不敢相信竟然有着诡异的事情。

    “几秒钟,不动手就杀了秦允益,那便不用猜了,虽然江湖上学幻术的人不少,但江湖之中能做到这一点就只有逍遥门影魔。”柳心妍道。

    “影魔?黑榜中没这号人呀。”沈若凡奇道。

    “黑榜中无他,是因为黑榜不招列退隐江湖的人,影魔上一次出手已经是在十年前了,十年时间都不出江湖,等于退隐,湖中甚至有人传闻他已经死了,所以才把他的名字拿下去,但现在看来是没死。也可能是有了新的传人,噬魂大法,吞噬魂魄,虽然夸张了些,但此功防不胜防,当年影魔在黑榜上只排三十,却把白榜二十的少林高僧通难大师击杀,成了他的成名之战,江湖中人闻言莫不心惊。”柳心妍道。

    “估计那位高僧曾经做过什么很遗憾的事情,所以被他刺激了。这种法门最适合用在这些高僧上,人谁无过,高僧也有过,但高僧和普通人又不同,普通人多半不在意,恶人我恶我自豪,高僧却时时牵挂,知错而悔,悔而愿死。”沈若凡道。

    “没错,我们锦衣卫的人查过,通难大师小时候调皮捣蛋,和无所事事的混混一同,有一次为了逞威风,竟然去偷了自己母亲的私房钱,而他母亲的私房钱是用来生产请产婆的,最后一尸两命,其父恨他,将他弃之门外,他一个人流落荒野,最后被路过的少林大师收为弟子,悉听佛法,最后才成了一代大师。”柳心妍点了点头道,“只是影魔下江南做什么?”

    “逍遥门又有大动作吗?”沈若凡道,心中思量起妙公子和逍遥侯,有这机会,倒可以试着解决妙公子这家伙。

    “也不一定,逍遥门的形式组织太松散,没人知道逍遥门的人到底有多少,因为许多人甚至到死那一刻,都不会为逍遥门做一件事情,逍遥门门主也命令不了他们。除非用逍遥令,但逍遥令每任门主一生只能用一次,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用。”柳心妍道,“现在要说的反而是江南的局势吧,本来已经够乱的,如今秦允益又死了。蛇无头不行,秦家庄恐怕有没落的风险,其余几家也不会坐视不理,说不定还要落井下石。”

    “那我这个秦家庄弟子不是很受伤。”宋淑妮道,她忽然觉得自己当初选错门派了,四大庄,怎么选也比秦家庄这个连庄主都死了的有前途呀。

    “这不至于,秦家庄虽然没了老大,衰弱是必然,但也不会弱的太多,毕竟底蕴不是假的,只是做人要低调点,如果再高调,可能真会有灭门之灾。”沈若凡道。

    “那这事情,要告诉秦婉容吗?”秦语曦道。

    沈若凡一愣,却忘了这个,该怎么和嫂子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