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我是星二代 > 正文卷 第1254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第1254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小品继续。

    “不是怎么就?”

    徐乾道。

    “不是,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呀?”

    李志杰道。

    “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我。”

    李志杰直接拿起小桌板就开始挥舞起来,随即他自己愣住了。

    “哈哈!”

    众人大笑。

    “穿帮了。。。。。。。”

    “神队友。”

    “超级神队友。”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对李志杰服了,彻底的服了,我此生从来没有服气过别人。”

    。。。。。。。。。。。

    徐乾也傻眼了:“我掩护了一道了,一下子叫你给我冒了。”

    “哎呀,你们还毁坏公务是吧,就你们这种情况我还得找乘警。”

    夏言冰指着两人道。

    “哎呀,找乘警干嘛?”

    徐乾急忙拉住她。

    “找特警。”

    张总道。

    “对,特警枪法准,我要毙啊我。”

    徐乾道。

    众人哈哈大笑。

    “徐乾就是奇才。!”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这反转,这表情转换简直无敌。”

    “就服徐乾。”

    。。。。。。。。。。。

    “你有病吧。”

    李志杰道。

    闫总道:“我们没病,我们有票。”

    那嚣张的模样让人很是不爽。

    “农民工就该干农民工该干的事情,挣多少钱坐商务舱,疯了吧你。”

    张总鄙视道。

    李志杰道:“疯了打人是不是不犯法?”

    “哈哈!”

    张总直接傻眼了。

    众人大笑。

    “这台词。。。。。。”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服了,也就只有徐乾能写出这样的台词。”

    “强,无敌。”

    。。。。。。。。。。。

    “拼了。”

    李志杰直接冲了上去,然后整个屏幕就黑了下来。

    “*^O^**^O^*╭(╯ε╰)╮!”

    徐乾又说着一些不明就里的话。

    众人哈哈大笑。

    现在这几乎已经是成了他的个人特色。

    “哥,哥,哥!!”

    李志杰呼唤道。

    徐乾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怎么做个梦还开挖掘机呢?”

    李志杰道。

    “哈哈!”

    众人大笑。

    “做个梦还开挖掘机。。。。。”

    “真特么神台词。”

    “徐乾的小品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

    陈硕微微一惊:“咦,有点意思了。”

    他没有想道之前的情节竟然是梦,以他多年的经验观察现在应该是有反转了。

    “这不是你座,你赶紧起来,你坐那里干嘛?”

    徐乾走到李志杰身边对李志杰道。

    “我知道不是我的座,这不是他让我坐的吗?”

    李志杰道。

    “谁啊?”

    徐乾好奇的道。

    “谁让你这么坐,这么没长心呀?”

    徐乾道。

    “哈哈。”

    众人大笑。

    “这么没长心。。。。。。”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服了,心悦臣服。”

    。。。。。。。。。。。

    李志杰直接站起来,他下面的人也露了出来。

    “你是商务座中坐呀。”

    徐乾指着高冰道。

    高冰指着李志杰道:“我看这哥们站的挺累的,让他过来跟我挤一挤。”

    陈硕道:“果然。”

    这里果然有反转。

    并且是巨大的反转,之前在梦中的时候这些人都对农民工非常的看不起,而现在他们的态度似乎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甚至让人觉得有点暖心。

    “哎呀,那你心真好。”

    徐乾对着高冰道。

    “你脸也熟呀,你不是刚才跟你妈,跟你对象。。。。。”

    徐乾指着李哥道。

    “妈呀,你可拉到吧,谁跟他是两口子,长得跟个吉娃娃似的。”

    高冰一脸无语。

    李哥用东北话道。

    这和之前的反差太大了,之前在梦中的时候她可是自称自己是魔都人。

    “哈哈!”

    众人大笑:

    “这口音。。。。。”

    “李哥霸气。”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长得跟个吉娃娃似的。”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服了,彻底的服气了。”

    。。。。。。。。。。。

    徐乾:“不是大妹子,你这口音啥时候做的手术。”

    李哥:“啥口音咱不是老乡嘛,叭叭一道了咋地眯一觉忘了?”

    徐乾:“老乡那你这个魔都话讲的挺鞍山哪。”

    “哈哈!”

    众人爆笑。

    “魔都话讲的挺鞍山。。。。”

    “服了,也就徐乾能想出这么奇葩的台词。”

    “牛叉,实在是太牛叉了。”

    “强无敌。”

    “魔都被黑的最惨的一次,我就知道徐乾绝对不会放过黑魔都的机会。”

    “笑死我了,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

    “最喜欢看徐乾了。”

    。。。。。。。。。。。。。

    李哥:“大哥,刚才你老弟说,那上海世博园都是你们盖的我心里就两字,仰慕。”

    李哥的这番表态又和之前在梦中的她判若两人,这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人感到浓浓的暖意。

    冯大师算是看明白了,徐乾这个作品的主题是宣扬人间有真爱,这还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主题。

    徐乾对于题材的驾驭真是越来越驾轻就熟了,他真的是从内心里感到佩服。

    徐乾:“仰慕,仰慕是什么狗?”

    “哈哈。”

    众人大笑。

    “仰慕什么狗???”

    “这台词徐乾也想的出来,我服了。”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佩服徐乾。”

    。。。。。。。。。。。

    李哥:“别闹,你说的那是牧羊。”

    徐乾:“看来我刚才做个梦你赶紧起来你摊人身上干啥你埋了八汰的你农民工给人弄脏了。”

    “农民工怎么呢?”

    “怎么呢?农民工?”

    突然冒出两个人出来。

    这正是梦中的张总和闫总。

    徐乾大吃一惊:“北京老炮儿不是要干吗,别干,别打。”

    冉总:“等会儿,谁打农民工,告诉我抽他。”

    张总:“就是,这是和谐号。”

    闫总:“农民工怎么了小,品说的多好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城市里的幸福生活哪离得开农民工。”

    “好。”

    全场的人都鼓掌。

    “说的漂亮!”

    “说的太好了。”

    “牛逼!”

    “服了,彻底的服了。”

    “这才是小品应该有的样子。”

    “服气了。”

    。。。。。。。。。。。。

    电视机前的许多农民工朋友都看的热泪盈眶,这句台词真的是说到他们心坎里了,他们感觉自己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徐乾:“看来我刚才真是做了个梦大家真好你说我们农民工心里边障碍你说买个商务座确实没有那么多票回家过年了我还把这小桌板,不是做梦,小桌板还是坏的。”

    徐乾当即就傻眼了。

    “哈哈!”

    众人大笑:

    “怕不是要笑死我。”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徐乾的作品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

    夏言冰走进来:“怎么了先生?”

    她好奇的问道。

    徐乾:“我就说我这个半月板,不是,我的小桌板坏了。”

    夏言冰解释道:“小桌板早就坏了一直没来得及维修,给您旅途带来的不便请您谅解。”

    这服务态度又和之前梦中的服务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真好。”

    许多人内心里都浮现出这样的词汇。

    徐乾:“给我吓得心惊胆战的,小心脏。”

    李哥:“大哥俩子,仰慕。

    徐乾:“好狗。”

    “哈哈!”

    众人大笑:

    “好狗。。。。。。。”

    “怕不是要笑死我。”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笑喷了,直接就笑喷了。”

    “笑死人不偿命。”

    。。。。。。。。。。。

    高冰:“过个好年。”

    徐乾:“好走。”

    闫总:“哥们给家人带好。”

    徐乾:“漂亮。”

    张总:“把扎嘿。”

    徐乾:“好丑。”

    “哈哈!”

    众人大笑:

    “好丑。。。。。。”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

    夏言冰:“二位新年快乐。”

    徐乾:“快乐。”

    此时此刻,无数人都被感动了,他们觉得非常的暖心。

    这些人都很好,他们对徐乾两人都非常的友好以及尊重,这才是人与人之间应该有的交流方式,这才是人与人之间应该有的关怀方式。

    “真好,真好。”

    无数人在心里暗道。

    他们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

    李志杰:“不知道,这帮人真好我发现咱俩在大家心里位置还挺高的。”

    徐乾:“走吧老弟,回家过年。”

    李志杰:“过啥年呢?你还没醒呢。”

    徐乾:“这不是魔都到s阳吗?”

    李志杰:“s阳到魔都了你不为了给你儿子凑明年学费吗拉着我过年加班三倍工资。”

    此刻,许多人都热泪盈眶。

    “可怜天下父母亲呀!”

    “好感动。”

    “太感人了。”

    “为什么我想哭。”

    。。。。。。。。。。。

    冯大师也看的泪光闪烁,他知道这是煽情了,但他就是忍不住,这个作品最能击中他的内心。

    徐乾捂着自己的额头蹲下来:“我就是为了这个臭小子。”

    李志杰:“你呀,就是想家了。”

    徐乾反问道:“你不想家?”

    李志杰蹲下来泪光闪烁:“我也想。”

    徐乾:“兄弟,放心,钱挣差不多明年回去高低给爹妈磕头,把这几年没磕的头都给他补上走,开工。”

    此时电视机屏幕上开始显现各种画面,都是农民工勤奋的身影,配合着吗低沉的音乐,真是催人泪下。

    “城市因你而璀璨,你们的背影和城市的高度一样伟岸。”

    “啪啪啪!”

    观众热烈的掌声响起。

    “好,太好了。”

    “这才是真正的小品。”

    “漂亮,我被感动了,我的眼光中有泪光闪烁。”

    “徐乾出品,必属精品,我早该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就只有徐乾的作品才能这么有深度,只能说徐乾太特么的强了!!!!!”

    “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就是徐,他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惊喜,多到根本数不清,他真的是一位非常非常完美的人。”

    “这样的作品才是最值得人们观看的作品,太感人了,震撼人们的灵魂,强无敌。”

    。。。。。。。。。。。。

    此时此刻,电视机前的无数人都被感动了,尤其是那些过年没有回家的人,他们难道不想回家么?

    不,只是生活不允许而已,只是有太多的无奈而已,他们要面临更多的责任,他们是男人,他们是父亲,他们要顶天立地,他们要为自己的家人撑起一片天空。

    而此刻有无数人拿起了手中的电话:

    “爸爸回家过年吧,钱可以少赚点。”

    “爸爸回家过年吧,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爸爸回家过年吧,你为我们已经付出太多了,该歇一歇了。”

    “爸爸回家过年吧,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爸爸回家过年吧,我爱你,我真的非常非常的爱你。”

    “爸爸回家过年吧,你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他也可以赚钱了,可以为你分担压力了。”

    “爸爸回家过年吧,我已经记不清你的模样了。”

    。。。。。。。。。。。。

    此刻,这样的场景发生在华夏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有无数人都热泪盈眶。

    东方台长惊愕的发现许多人的眼中竟然含着泪水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这都是被徐乾的作品给感动的。

    “厉害!”

    他还能说什么?

    徐乾的作品不但搞笑还能催人泪下,他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的一切。

    他的作品堪称是“寓教于乐”,这样的作品最符合春晚这个舞台了。

    他能当上这届春晚总导演当之无愧。

    陈硕也是佩服不已,他佩服的是这个作品的结构,许多作品到了最后的煽情阶段就会让人觉得虚假,但徐乾这个作品并没有。

    搞笑与正能量、煽情、说教等元素相结合,是徐乾作品的惯常套路了,尽管搞笑与煽情相结合的喜剧套路不是徐乾的原创,但是在当前的喜剧界,这个套路没有谁比徐乾玩得更好。

    这一搞笑与煽情的科学配比,应该是8:2。这个比例就够玩的了,很多喜剧演员都玩不明白。它对演员的煽情爆发力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拿一个小品为例,如果这个小品的时长是14分钟,那么前12分钟全部都用来搞笑,只有最后的2分钟才用来煽情。

    试想一下,如果演员有足够的爆发力,那么他必须要在2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让观众泪流满面,相反如果演员的爆发力不足,那么最后就只能够拉长煽情时间,最后使得作品沦为悲剧小品。

    而徐乾牛逼的地方,就是他不但能超额完成8:2的搞笑与煽情配比,而且他还能在《人在冏车》作品中把这一比例压缩到9:1,这应该是演技爆发力的极限了。

    “厉害。”

    这一点就连陈硕是不得不佩服的。

    因为就连他本人都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徐乾的本事让他觉得叹为观止的感觉。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

    陈硕觉得自己真的老了,未来是属于徐乾的,以徐乾的能耐一定能够将小品或者说整个喜剧艺术发扬光大,对此他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