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第二大世界 1500 倒数第二个故事(二十)

1500 倒数第二个故事(二十)

    作为东区经济最发达的东海岸的太叔家族,哪怕在灵界一区的首府,也拥有着自己的产业。

    作为一个火系灵根频出的家族,太叔家无疑是一个战斗为主的家族。

    就连他们家族之中那些修炼天赋稍微差一些的子弟们经营的产业都比旁的家族要火爆一些。

    是的,他们在云海城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中一共有两家店铺。

    一家是以售卖东海岸沿线的土产,妖兽以及药材为主的商铺,另外一家则是全火属性的炼器作坊。

    因为这里的火力十足,炼制的手法又足够独特,不过刚开业,就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而顾峥与太叔鸿这几日在云海城的食宿,基本上都是在铺子后边的太叔家的院子里进行的。

    如同往常一样。

    太叔家的小少爷被叮叮咚咚的打铁声给吵醒,翻身起床之后,就会在早餐的桌子上碰到起的比他还早的顾峥。

    两个人吃完早饭,就按照早前的约定,在太叔鸿的带领下去这条街的最尽头,那个由东区城官方所开办的材料铺子之中购买顾峥前几天因为战斗所消耗的阵旗。

    因为时间间隔的太短。

    顾峥让太叔家帮忙制作的特定的阵盘不可能在三日内完成,所以他们必须寻找到资格赛之中的替代品。

    让他们勉强撑过那些重点学院的选手们的攻击,在全国大比的时候,再把顾峥特定的阵盘给拿出来使用。

    作为半个地头蛇,领人逛街的任务,太叔鸿是当仁不让。

    待到两个人踏入到这个云海商铺的时候,太叔鸿直接领着顾峥就上了二层。

    “看上了什么尽管挑,别替咱们俩省钱。”

    “前一阵的奖金都花用了,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随便用。”

    这点灵珠太叔大少爷真没看在眼中,他在乎的是自己取得了次重点联盟的冠军之后,家里人对他的态度。

    那简直是太好了。

    他那个财大气粗的爹,直接就给了他五百灵珠的零花钱。

    有了这些钱,自己赚的那点奖金也就不算什么了。

    但是,这二层楼里的价格,对于顾峥这种穷的干净的小子来说,却是太贵了。

    他只不过是拿了一套很普通的复合阵法,对面的小掌柜开口就要六十。

    这种性价比,让顾峥都想辍学钻研法阵出来售卖了。

    这些人做的不过比他稍微精细点罢了,但是在构思上还差得远呢。

    想到这里的顾峥,忍着对价格的不适应,就一份一份的看了下去。

    在看到了这排架子的最后一个空格的时候,就发出了“咦?”的一声。

    这是一个略显陈旧的盒子。

    盒子的上没有盖任何的盖子,当中铺了一张红色的丝绒底衬,底衬上平放了三个十分细小的骨头,骨头上仿佛雕刻着一些不明就里的花纹。

    这也是阵盘?

    从不曾看见过啊?

    对新知识有着莫名的渴望的顾峥,就把这个盒子给擎在了手中,当他想要将这细小的骨头捏起来细细的观看的时候,一双白皙的手,却是从侧方伸了过来,早顾峥一步,将这根骨头拿到了手中。

    “哎?这是什么?有点意思?”

    声音清脆,带着点小脾气。

    让直面这双手的顾峥抬眼望去,就看到了一个如同太叔鸿一样火红的身影。

    “你谁啊?抢我兄弟的东西?”

    在远处看着武器的太叔鸿听到了这边的响动,唯恐顾峥吃亏,两三步的就赶了过来。

    当他用胳膊朝着那红衣人的方向奋力的一挤的时候,就把那将面容扣得严严实实的红衣人的帽兜给挤了开来。

    ‘啪嗒!’

    一缕乌发从中滑落,雪白的肌肤映衬着红的似火的嘴唇,一脸嗔怒的姑娘的真容,就映照在了太叔鸿的眼中。

    “我艹!我艹!上官倩茹!”

    “我艹!告辞!”

    太叔鸿这一眼望过去,那是毫不犹豫,一个抱拳,那是扭头就往楼下跑去。

    他像是一道裹挟着火焰的雷电,十分迅速的消失在了这个姑娘的眼前。

    只可惜,他的逃避之举,没有为他赢得更多的时间,这姑娘见到太叔鸿竟是这种反应了之后,先是一愣,接着就将手中的小骨头往半空之中一抛,一个跺脚,就跟着追了上去。

    剩下顾峥一人,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这个轻飘飘的小骨,耸了耸肩膀,低头继续研究上边的花纹。

    这个花纹他总觉得在哪里看见过。

    那是一种十分久远的记忆,曾经在他的记忆之中留下过不深不浅的一笔。

    这是在哪里呢?

    大概是顾峥想的太过于投入,一旁的小管事觉得这位年轻人怕是要入手,于是就特别热情的给出了一点属于商家的提示。

    “客人,您在看上边的花纹?我跟您说啊这法阵好像是来自于大世界的呢。”

    “大世界?”

    “对!”小管事点点头:“咱们这个灵界中世界啊,可是有好几条通道通往上边的大世界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几百万年前啊,有一个大世界里边发生了很大的动荡,听说是大世界的天道遭受了十分严重的打击。”

    “然后大世界的位面裂缝之中就掉落了许多的东西。”

    “这套阵法呢,就在大世界遗迹当中找出来的最普通的东西了。”

    “经过灵界的学者研究啊,这好像是大世界之中某个物种的文字。”

    “不过因为没有人理解这个文字的含义,这阵法的威力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它最多能将一个筑基中期的修炼者给困上十分钟的时间。”

    “若是客人有兴趣,您给五十灵珠就可以拿走了啊。”

    听到这小管事这么一说,顾峥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立刻就想起了一个世界之中所见到的与巫族有关的文字。

    这不是洪荒世界的通用文字吗?

    难道说?

    顾峥将嘴巴一抿,立刻就将口袋中价值五十的灵珠递了过去。

    吝啬的他都不曾还价,拿起这三根小骨头所组成的阵法,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云海商铺,直奔着太叔炼器坊的方向跑去。

    待到他返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用一种十分古拙晦涩的音调,念出了骨头上所代表的字眼。

    在诵读完一个完整的口诀之后,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阵,竟是嗡的一下,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果然啊!”

    “这是洪荒截教大阵,三才,五瘟,八荒阵衍变简化而来的小阵法。”

    “只有迷惑人心的作用,在杀敌以及死亡的传播上边,还差的远呢。”

    “不过也好,若不是这样,我还不敢用它呢。”

    “这真是错有错招,明天的名额之争,有了它,就十拿九稳了。”

    刷拉,顾峥朝着虚空之中一抓,这三根细小的骨头就被他握在了手中。

    作为制胜的法宝,顾峥并没有将它放回到储物袋之中,反倒是用一种特殊的蛛丝系好,挂在了自己用作防御的手镯之上,权当装饰。

    待到他做完这一切,从座位上起身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衣袍散乱狼狈不堪的太叔鸿,横冲直撞的跑进他的屋里,抓起桌子上的茶壶,把内里已经变得有些温凉的茶水咕咚咚的就往嘴里倒去。

    “哎呦我去,这小娘们!哎呦我去。”

    这模样,像是被人蹂躏过的。

    凄惨程度让顾峥都不好意思开口。

    大概是这种安静来的太过于莫名,太叔鸿免不了要为自己的失态找补一下。

    这个从来眼睛长在头顶,却从来不会露出任何厌恶鄙夷情绪的年轻人,说道上官家的姑娘,第一次露出了相当排斥的情绪。

    “你都听说了吧?”

    听说什么?

    真学神顾峥是从来不听校园之中的八卦传闻的。

    大概是顾峥的反应太过于真实,让太叔鸿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这个年轻人就像是倒饺子一样,将他与上官倩茹不得不说的二三十事给说了一个分明。

    “我们两看相厌,上官家的那个娘们就从来没把我看在眼里。总认为我是一个废物。”

    “现在呢,看着我有起色了,能给她在人前争面子了,这就又凑了上来。”

    “嘁!我太叔鸿是不上进,又不是傻,这种娘们心高气傲的,但凡我哪一点不如旁人了,她就能将好好的一个家搅个鸡犬不宁。”

    “所以这事儿啊,没门。”

    “凭什么你说成就成,你说不成就不成啊?”

    “我已经给家里两位老人家去信了,这上官家再来旧事重提,我们太叔家也就一句话,不成!”

    对!

    顾峥对此十分的赞同。

    这年头除了他,谁还不是家里的小公举呢?

    谈不上真情的联姻,也要找一个能让自己过得舒坦点的对象。

    至于这位上官小姐,真不是他这位朋友的菜啊。

    于是,这两个直男晚期患者,就着什么叫做好女人讨论了一个晚上。

    待到他们两个人进入到名额争夺赛的现场的时候,就受到了全体重点学院全体师生的围观。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参与到此次选拔赛的队伍之中,有太叔鸿的一个老熟人。

    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不读一所重点的学院,并在这个学院之中呼风唤雨呢?

    非常牛气的是,同样都是新入学的学生,上官倩茹的搭档是一个马上就要毕业的九年级生,年纪不大,同样的天才。

    而太叔鸿呢,却是配了一个练气八层的新人,光是这么一比较,就相当的寒酸了。

    哪怕这两个人在次重点之中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在这些天之骄子的眼中,也实在是不够看的。

    喏,就像是现在,这不,就挤兑上了。

    “我去,这就是太叔家跟上官倩茹传绯闻的小子?”

    “是啊,看起来够拽的啊!”

    “拽有啥用,绣花枕头,还带着一个拖后腿的,你看着吧,这次选拔必然就原形毕露了。”

    “是啊,是啊,我听说这太叔家的小儿子是个纨绔啊,招猫逗狗一等一,一提到修炼,那就歇菜了。”

    “可是我看他境界不低啊?”

    “嗨,你知道什么啊,现在光有境界有什么用?荒地开发惯用吗?秘境探险管用吗?现在要讲究脑子,脑子懂吗?”

    这些议论,让太叔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在他马上要发飙的时候,却被顾峥从身后一把拉住。

    他朝着太叔鸿摇了摇头,径直的走向了抽签分组的地方,从一个箱子一般的容器之中,抓出来了一个圆形的小球。

    “红组,六号。”

    这是选拔赛的规则,一共开启十个真实的小秘境,由十组人一同探索。

    每组人马之中由来自于不同学校的十个组合构成。

    也就是二十人一个秘境。

    至于探索的时间,都是三日。

    以每组成员从秘境之中带出来的收获作为计量。

    收获累计价值最高的,也是每个秘境的第一名,则会获得一个全国大比的资格。

    这种相对公平的比赛环境,就将所有的问题都考虑进去了。

    当然了,这十个秘境全由同一个大能批量制作出来的。

    同样的地图,同样的产出。

    全看这100组的选手的个人表现了。

    公平,公正,看点十足。

    在不排除拉帮结伙的前提下,还是挺考验学生的能力的。

    最起码,顾峥与太叔鸿知道,只要他们从这个秘境之中出来,就再也不用看上官家那个姑娘的脸色了。

    缘分使然,这个姑娘竟然也抽到了红色这一组的签筏,排序还在顾峥与太叔鸿的后边,七号,不算吉利。

    让这位上官姑娘在进入到秘境之前,狠狠的瞪了太叔鸿好几眼。

    “我说,你跟家里说的事儿,是不是让她知道了?”

    太叔鸿却是一缩脖子,就往秘境之中钻去:“赶紧进,赶紧进,咱们把这娘们淘汰了,这个世界也就清净了!”

    这让顾峥还不顾不得观察四周,就被太叔鸿一把给带进了秘境之中。

    刚一入眼的就是一片雾蒙蒙的景象。

    “这是遗迹模拟?”

    灵界虽然大,开发力度也是相当给力的。

    但是看这个小秘境之中的构造,仿佛这个遗迹并不曾被灵界的人给开发出来?

    再瞧瞧周围这种简陋的格局,就像是一个特别粗鄙的原始群居部落一样,依照灵界发达的认知,不应该啊。

    反常即为妖。

    顾峥的精神立马就紧绷了起来。

    他二话不说,先让太叔鸿开启了防御屏障,之后,就神识沟通了一下笑忘书。

    “小秘境全景地图。”

    “是!”

    一个小型的栖居群落全景图就展现在了顾峥的面前。

    除了村落口处有奇怪的灵力波动之外,这个村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毫无特点的凡人的村落。

    奇怪?

    “小心点!你跟在我身后吧。”

    从储物袋中拿出阵盘的顾峥,又给自己与太叔鸿加持了一个防护。

    随后,才一步一试探的朝着村口的方位走去。

    这个时候,同为红组的其他九组成员,早就冲进了村子,翻箱倒柜,一户一户开始搜刮了。

    太叔鸿有些着急,出于对顾峥的信任,他莫名的就忍住了跟着一起冲的冲动。

    跟着领路的顾峥,就停在了村口处,两根高达十米,雕刻着古怪的图腾的立柱跟前。

    “这是,果然。”

    这是巫族最原始的图腾,崇拜的是巫族的血脉与肉体的强大。

    那些旁人看不懂的构造与符号,实际上都是巫族人对于祖先的崇拜。

    至于图形,有些是躯体的一部分,有些则是人体内重要的器官构造。

    都是相对抽象的,不了解巫族文化的人是看不懂的。

    至于这两根柱子上呈现的诡异的气息。

    用手覆盖到立柱上的顾峥,刚一闭起眼睛,就嗖的一下睁开了。

    “不好!快退!”

    他从这两根立柱上看到了盘踞在这个村落之中久久不散的野神的怨念。

    这个没有神格与清楚的思维的野神,只能算是一个被动防御的野兽罢了。

    它将一切非巫族的人都当成了闯入者。

    入到村落之中的参赛者做的越多,开发的越多,这个野神的愤怒也会越多。

    最后,人们将会迎来它的怒火以及疯狂的报复。

    而顾峥的那一声喊,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个野神爆发的节点,就是现在。

    当机立断的顾峥,拉住太叔鸿嗖嗖的往后退出了十米。

    这是图腾守护神不会波及到的范围。

    至于还在村落深处的其他组员们。

    你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这不,一声声惊慌的惨叫就从当中响了起来。

    一道如同蛇一般的红色的藤蔓从村落的中央升腾而起,顺着有人的生气的所在,就缠绕了过去。

    “啊!!”

    “这是什么!!”

    练气九层的术法,攻击在这些藤蔓的身上,有效果,却赶不上这些藤蔓持续生长的速度。

    往往一个人打碎了一根蔓藤,则会有两根,三根甚至更多的藤蔓朝着他们涌现过来。

    “见鬼!往外跑!”

    可是已经居于这种东西的攻击范围,又哪里那么容易跑出来呢?

    这些用灵力操控着法器的学生们发现,随着这些藤蔓越涌越多,他们周围的灵力仿佛被一抽而空,完全得不到后续的补充。

    而他们身上佩戴的防御的法器,在被这种红色的藤蔓缠绕住了之后,竟然有被腐蚀侵袭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