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175章 见宋江孔亮填表格打麻将众人起纠纷

第175章 见宋江孔亮填表格打麻将众人起纠纷

    李立一听,吃了一惊,忙问道:“你要去梁山集团找谁呀?”

    李立听了,想起宋江有一次和他们聊天时曾经说起过自己曾经在孔家庄当过一段时间的家教,便问道:“先生是不是姓孔呀?”

    孔亮一听,吓了一跳,慌忙道:“你、你怎么知道?”

    李立呵呵笑道:“兄弟莫怕,其实我这个酒店也是梁山集团开的,我叫李立,也是梁山集团的员工。我们宋老大有一次开党时曾经说起在孔家庄给孔太公的儿子孔明和孔亮当过家教,所以你一说宋老大是你老师我就猜到你姓孔。不知兄弟是孔明还是孔亮啊?”

    孔亮这才释然,忙道:“我是孔亮,你快带我去见我的老师,我找他有急事!”

    “没问题!”李立说着,拿过一张表格让孔亮填写。

    “这是什么?”孔亮问。

    “这是《会客登记表》,我们公司规定,凡是外来人员要到山上去,都必须填这个表”。李立答道。

    “哦!”孔亮接过表开始填了起来。

    填着填着,孔亮忽然嚷了起来:“我靠!你们这是什么他《会客登记表》呀,还要填什么对异性地域的要求;对异性性格及体貎特征的要求;对异性工作收入住房的要求;有病啊!”

    李立听了,慌忙从孔亮手里抢过那张表,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拿错了,这是我从婚姻介绍所拿回来的《征婚登记表》”。说完,又另外拿过一张表让孔亮填写。

    孔亮填好了表,李立就把孔亮带到酒店后面的水亭。李立取出信号枪,发射了三颗红色信号弹。不一会儿,一艘快艇就从水泊里面驶了过来。

    快艇驶到水亭边就停住了。李立和孔亮上了船,快艇掉转头,飞快的向梁山驶了去。快艇开到金沙滩,李立和孔亮上了岸。李立便领着孔亮往山上走来。到了山上的广场,李立看见张横和张顺他们哥儿俩正坐在那里下棋,便走过去问张横道:“喂!张二娃,宋老大他们在哪儿?”

    张横头也没抬,顺手往大厅一指道:“喏,在里面打牌呢”。

    李立听了,领着孔亮往大厅走去。

    进了大厅,就见宋江正和晁盖、吴用、公孙胜坐在一起打麻将。戴宗和李逵则坐在一旁报膀子。

    宋江瞥见孔亮来了,忙笑着招呼道:“哟,孔老二,还有一个星期才到教师节呀,你咋个这么早就来看望老师了呢,来,快坐老吴,不准偷看我的牌!”

    孔亮走上前先给宋江行了个礼,然后说道:“老师好!”

    宋江伸手摸了一张牌,点点头,说道:“你来看我给我带来些什么好东西啊?”

    孔亮鼻子一酸,正要说话,忽然宋江猛地把手中往桌子上使劲一扣,兴奋地大叫道:“哈哈!清一色自摸十三幺,每人八百,快给钱!”

    晁盖、吴用、公孙胜看了看宋江的牌,都叹了口气,哭丧着脸拿出八百块给了宋江。

    宋江笑嘻嘻地收了钱,又问孔亮:“你教师节给老师送啥子礼物来了?”

    “我什么也没带!”孔亮说着,“哇”的一声就跪着哭了起来。

    宋江一见,赶忙起身把孔亮搀起来,笑着说道:“你没有给老师带礼物来,老师又不得打你,你哭啥子嘛!”

    孔亮慢慢止住哭,抽抽噎噎地说道:“我,我这,这次来是,是请,请老师去帮,帮忙救,救我叔叔和哥哥的!”

    宋江听了,大吃一惊,忙问:“你叔叔和哥哥怎么了?”孔亮于是先把经过用告诉武松的那番话说给了宋江听,最后又说呼延灼追他,幸亏遇见武松救了他,武松又带他去见了鲁智深和杨志,请他们帮忙打青州救人。后来杨志叫他到梁山来请宋江他们去帮忙。

    宋江听完,便对孔亮道:“这个忙我们一定帮,你跑了那么久也累了,先下去休息一下,我们在这里商量怎么样去打青州救你叔叔和哥哥的”。说完,便叫人领孔亮去客房休息。

    孔亮下去后,宋江回到桌子前,吩咐手下把麻将收了。公孙胜输的最多,一听宋江叫收拾了,顿时不乐意了:“干啥子,输家不开口,赢家不许走,你一个人赢了那么多钱就喊不打了嗦,不得行,继续打喔!”

    “哎呀!老公,现在我们要商量怎样去打青州了,下次再打!”

    “少说那么多,继续打!”

    宋江无奈,只得说道:“好了,好了,大不了我把赢你的钱还给你,这下总可以了嘛!”

    公孙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样也行!”可这么一来,晁盖和吴用又不乐意了:“凭什么只还给他呀!我们也输了不少啊!要还就一起还!”

    “好,好,好,我把赢的全还给你们,这样你们总满意了吧!”宋江说道。

    “满意了!”三人一齐答道。

    三人收了钱以后,晁盖就问宋江:“小黑,你真的要去打青州帮你那个学生救人啊?”

    宋江点了点头。

    晁盖又问吴用:“老吴,你看呢?”

    吴用正要说话,公孙胜插口道:“青州那么远,去打的话用差旅费会很多。而且青州城墙又是钢筋混泥土框架结构的,非常坚固,要打下来要花很多的财力物力;我们要是去的话不但赚不到钱反而还要赔本!我看还是不要去了”。

    吴用白了公孙胜一眼,说道:“你懂个鸟!赔什么本啊,打青州对我们公司那是好处大大的有!你不懂经济学就一边做俯卧撑去!乱冒傻话人家听见了会笑话你的!”

    公孙胜一听这话,顿时勃然大怒,站起来一把揪住吴用道:“你敢侮辱老子,信不信老子捅你两刀。

    宋江赶紧把公孙胜拉开道:“老公啊!你也算是公司的高层了,做事怎么这么冲动呢。就算你怀疑你前天打牌收到的那张十元的伪钞是老吴给你的,你也用不着喊打喊杀的嘛,让下属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啊!何况你还只是怀疑,又没有证据!你要是想不过的话,大不了我吃点亏,我拿五块钱换你那张十元的假钞,怎么样啊”。

    “不用换了!”公孙胜说道。

    “咦!难道你想这张伪钞呀?”宋江有些奇怪的问道。

    “那倒不是”。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宋江更加奇怪了。

    “这不用说了吧!”公孙胜道。

    “不行,必须说!”宋江道。

    “那好吧,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听了可不许生气哦!”

    “切!我的情绪商数是很高的,换不了你的伪钞我怎么会生气呢!宋江道。

    “那张伪钞现在已经在你那里了,昨天我就把它输给你了!”公孙胜说道。

    “什么?我靠!”宋江怒目圆睁,一把抓起桌上的茶壶就朝公孙胜头上砸去。幸亏戴宗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宋江的手,那茶壶才没有砸到公孙胜头上。不过,那茶壶里的开水却撒了不少在公孙胜的脸上,烫得公孙胜哇哇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