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118章 李家庄杨雄遇故友救时迁李应强出头

第118章 李家庄杨雄遇故友救时迁李应强出头

    杨雄、石秀,跑到天明,见没有人追来,这才松了口气。二人望见路边有一个小饭馆。石秀便道:“哥哥,跑了一晚上也饿了,咱们前头饭馆里吃点早餐,顺便问一下路。”

    两个便望饭馆里来,进门坐下,叫服务员拿稀饭馒头来。正吃着,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个大汉,模样非常的丑。他走进来对那饭馆老板吩咐道:“我们总经理让你们马上给他送三根油条和一斤豆浆去。”

    店主人连忙应道:“马上就去!马上就去!”那大汉点点头,转身要走。

    杨雄看到这大汉,立刻站了起来,冲那人叫道:“小郎兄弟,你啷个会在这里呢?”那人回过头来一看杨雄,顿时又惊又喜,快步走过来拉住杨雄兴奋地说道:“恩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杨雄拉着那人坐下,给石秀引见了。石秀便问道:“这位老大是谁?”

    杨雄道:“这个兄弟,姓杜,名兴,因为他样子长得丑,所以都叫他做鬼脸儿。前年他到蓟州开茶馆,因为他没有办工商执照,被我们工商局查到了,要他缴十万块的罚款,不然就抓他去坐牢。他哪里缴得起十万块的罚款啊,当时就急得大哭起来。我见他可怜,就在领导面前替他说情,最后只罚了他一千块。他见茶馆没法开了,就离开了在蓟州,想不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他。”

    杜兴便问道:“恩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来旅游吗?”

    杨雄悄悄说道:“我在蓟州杀人,只好去梁山泊应聘。昨晚在祝家酒店吃饭,因为我们一起来的一个哥们时迁,偷了他店里的鸡吃,那个店小二就来敲诈我们,我们毛了,一把火就把酒店给他烧了。店小二后来带了一两百人来追我们,我和石秀兄弟砍翻了他们好几个,哪晓得他们撒了一张大网下来,把时迁抓走了。我们两个跑了一夜才跑到这里,还不晓得这是什么地方,正打算问路,不想遇见了兄弟。”

    杜兴道:“恩人不要慌,既然时迁是你你哥们儿,我可以叫他们把时迁放了。”

    杨雄有些怀疑道:“兄弟,你真的能够让他们把时迁放了?”

    杜兴笑道:“当然了,小弟自从离开蓟州,来到这里,正碰上这里的一个老板招聘管家,我就去应聘了。那老板见了我非常喜欢,立刻就聘用了我,还跟我签了五年的合同呢!”

    杨雄道:“你的老板是谁?”

    杜兴道:“这独龙冈有三个私营大企业。中间是祝氏企业,西边是扈氏企业,东边是李氏企业。其中以祝氏企业最大,光保安就有一两千人,他们老板叫祝朝奉,他有三个儿子,人称祝氏三杰。老大叫祝龙,老二叫祝虎,老三叫祝彪。他们手下有一个保安队长,叫铁棒栾廷玉,武功非常厉害。这几个企业虽然和政府靠的很近,可暗地里还带有黑社会性质。这几个企业最近为了对抗梁山集团公司,在祝朝奉的提议下,成立了一个集团公司,祝氏企业占40%的股份,扈氏企业和李氏企业各占30%的股份。我的主人就是李氏企业的老板,姓李,名应,武艺高强,他还有一手飞刀绝技,一把三寸七分长的飞刀百步取人,例不虚发。现在我就领二位到公司见李老板,求他去救时迁。”

    杨雄又问道:“你那个李老板,是不是就是江湖上人称扑天雕的李应?”

    杜兴道:“正是他。”

    三个人离了饭馆,杜兴便引着杨雄、石秀来到李应的办公室。

    杨雄一看那李应,西装革履,一表人才。

    这李应在这水浒传虽然并不是十分出色的人物,可他的第九代子孙李寻欢可就了不得了。他将李应祖传下来的飞刀绝技练的更加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成了当时江湖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江湖人称“小李飞刀。”

    李应见杜兴领着两个陌生人进了办公室,忙问杜兴怎么回事。

    杜兴便将经过讲了,并请李应出手去救时迁。

    李应是个豪爽的人,听完后哈哈一笑道:“这事好办!我马上给祝家庄打个电话叫他们把时迁给放了就是了。”

    杨雄、石秀大喜,谢了李应。

    李应请二人坐下,然后抓起电话拨通祝家庄的电话。就听电话那边一个声音懒洋洋地问道:“喂,是谁呀?”

    李应便道:“是老三吗,我是李应啊!”

    “大清早的什么事啊?”对方不耐烦地说道。

    “昨天晚上你们酒店的人是不是抓了一个人,这人是我朋友,你们就给我个面子把他给”李应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李应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立即写了封信,盖上了单位的公章和自己的私章,然后把秘书叫进来,把信递给他说道:“你马上拿这封信去祝家庄见祝朝奉,让他们把时迁交给你带回来。”

    秘书接过信去了。

    李应叫人给杨雄、石秀倒了茶,说道:“二位放心,我的秘书一会儿就会把时迁带回来,先喝会儿茶吧。”杨雄、石秀又谢了。几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聊得甚是投机。

    没多久,秘书回来了。李应见秘书一个人回来,便问:“我让你带回来的人呢?”

    秘书哭丧着脸说道:“李总,别提了,我到了祝家庄把信交给了祝朝奉,祝朝奉看了后本来打算放人,可他那三个儿子不答应,把我骂了出来,您的司机去和他们理论还被他们打了一顿。”

    “什么?他们敢打老子的司机!”李应一听顿时大怒。“打狗也得看主人呀,那几个臭小子居然敢打我的人,摆明了是不给老子面子,不行,老子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子非得让他们给我个说法不可!”说完,站起身抓起车钥匙就往外走。杨雄和石秀慌忙拦住道:“算了李总,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算了!他们这样欺负老子,老子怎么能算了!”李应说完,一把推开二人继续往外走。

    杨雄、石秀和杜兴见拦不住李应,怕他一个人去吃亏,赶忙跟了上去。

    李应开着车,载着三人来到祝家庄。

    李应停好车,领着三人就要进祝家庄,却被两个保安给拦住了。

    李应大喝道:“你们不认识老子吗,赶快给老子让开!”

    两个保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好意思,李总,刚才我们三公子吩咐了,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人不许进公司。”

    李应一听,更气了。怒喝道:“叫祝彪那小子给老子滚出来!”